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9章 体内的残血
    :

    “最近?”青袍老人望着尹沫琪,难以理解,人,生而怕死,别说是普通的凡人,就是他们这种半神,还有那些异界的神族,所有人都是怕死的,尹沫琪回答怕死这让青袍老人一点儿也不意外,虽然他在期待着另一个答案,因为尹沫琪总是会给他“惊喜”,那伶牙俐齿的模样,让青袍老人对她却有了另眼相待的感觉,于是再次问道,“最近最怕死是什么意思?难道是,因为我?”

    噗!尹沫琪这时候若是正在喝水的话,肯定是一口喷在了这个老头那皱巴巴的脸上,顺便给他那张老的又皱又厚的脸皮给补补水。

    “你知道老不要脸是什么意思吗?那就是形容你的!因为你?可笑吧!”尹沫琪骂起人来是不带脏字儿的,更是不含糊的。

    “我想是因为我,因为,今天,只有我决定,你是活,还是死!”青袍老人说话的时候眼睛四处转着,仿佛是不经意,可是每个字里面都带着阴狠。

    尹沫琪不屑的瞧着他,瞧着青袍老人的眼神儿并不相识在膜拜一个可以主宰人生命的神,而是肮脏到腐臭甚至连臭水沟里面的老鼠都不如的东西,“生死不是由你决定的,你可以剥夺我的生命,但是我是否活着你是主宰不了的!”

    青袍老头望着尹沫琪,似乎陷入了沉思,并没有说话。

    尹沫琪笑了,这次是轻蔑的笑了,调侃道:“怎么?听不懂?”

    “我不需要懂,但是有一件事情,我确实需要像你请教!”青袍老人显然是被尹沫琪勾起了怒气,但是他一直强忍着,他还有王牌,他还没有输,他期待着尹沫琪痛哭流涕,精神防线崩坍跪下来求自己的那一刻,青袍老人领导着一个庞大的队伍,他的手里有权利,他享受着荣华富贵和至高的荣誉,人就是这样,越高,他越想感受到权利的滋味儿,他越想去操控一切,他越想用这种特权去压倒一切,让所有人都拜倒在他的金色拐杖的下面,接受他的恩赐,或者是惩罚。可是尹沫琪到现在这一刻都没有低头,这样很快的激起了青袍老头战胜的**,仿佛就是这样,对方越难缠,他就越兴奋,这是长时间压抑的变态心理!其实,他从骨子里面,都已经坏掉了!

    青袍老人望着尹沫琪,清清楚楚的说:“在石洞的时候我想你也听见了,我的徒弟进去禀告了西界的事情,西界的战事已败,洛影战死沙场,而你的心上人夜凌风,受了重伤,还不知了去向,也许被俘虏了,在那边受尽折磨,也许在半路上就给杀死了,抛尸于荒野,从此你们二人就阴阳相隔了,而你还有心情在这里跟我耍嘴皮子,老身是应该夸奖你心理素质好呢?还是应该看清你根本就是一个没有感情、没有心的东西?”

    “随你!”尹沫琪寥寥的两个字就把青袍老人肺咳半天唾沫说的话给堵死了,她满不在乎的坐了下来,若是这里有电视、电脑、或者是ipad的话,尹沫琪根本就可以随便捡来玩一玩,把这个老怪物给气死,心脏病犯了才是最好。

    尹沫琪满不在乎,一脸无所谓的样子给青袍老人一个难以走下来的台阶,他甚至都开始怀疑自己刚刚为何要提起这件事情了,他本来是想着跟刺激南宫拓一样刺激尹沫琪的,他打折如意算盘,等尹沫琪知道了后一定会痛不欲生,哭的梨花带雨,那个时候他在凌驾于其上,摆出一副尊者的样子,又或者是直接凌辱她,直接把她的肠子挖出来看看有没有变成青色,看看她的悔过。现在,尹沫琪跟一个没事儿人一样的坐在那里,连眉头都没有皱一下,青袍老人自己先慌了。

    “你不在乎吗?”青袍老人的声音都被气得发生了微小的变化。

    尹沫琪埋头玩着自己的手,连眉毛都没有抬一抬。

    青袍老人失语的笑了,摇着头说:“看来是我错了,夜凌风,血族的二殿下,真的是瞎了眼啊!他居然真的相信你是爱他的!我居然也相信了,在你心里,他夜凌风究竟算什么啊?难道死了,连你的一滴眼泪都换不到?可惜,可笑!还是我那徒儿傻,脑子转不过弯来,把一颗心,血淋淋的一颗心都交给了洛影,换来的是什么?全身经脉尽段,千年的修行耗尽,什么都没有了,一无所有!”

    “我看一无所有的人是你吧!”尹沫琪终于开口了,她可以忍受这哥臭老头的胡言乱语,她也可以忍受他对自己的诽谤甚至是人格上面的侮辱,甚至可以玷污她对夜凌风的一颗真心,但是她没有办法接受这个老头那样说南宫拓,南宫拓是个好人,这些天对她是照顾有加,为了坚持他和夜凌风的诺言甚至可以那般牺牲自己,他,绝对不能够再收任何人的侮辱,他对洛影的爱真的是日月可鉴的。

    “我?我一无措有?”青袍老头哈哈大笑起来,“你是没学过词语吧?我这叫拥有所有,一无所缺!”

    “你就是个傻缺!”尹沫琪毫无顾忌的开骂了,从小她的父母都在教育她做人的道理,什么尊老爱幼,什么学会礼貌,可是现在面前这位,比她大上好几万岁,几百个世纪,可是他,却不值得任何的尊重,“你真的以为我会相信你的狗屁言论?什么西界战败,什么洛影战死,什么凌风受重伤,那全都是你胡诌的吧!别以为我不知道这些都是你的阴谋诡计,是你眼看着打不过南宫拓大哥才想出了这么损的招数,你真是越老越不要脸了!”

    尹沫琪骂着骂着,心里的恨意全部豆涌出来了,“你是很想知道我是怎呢么知道的吧?行,今儿个我就满足你这个糟老头子的好奇心,还活了几万年,简直就是白活了!我告诉你,从第一天西界的人来消息我就记住了时间,以后的几天都是下午那会儿才报来的消息,对,我知道,你会说这次是提前了,提前你个大鬼头,我早就问过那个报消息的使者了,他说根本就不可能提前,若是提前肯定是胜利的消息!战败,一定有人员伤亡,他们是先救人才会抱回消息的!若是真的像你所说,那么样的惨战,那就更得延时了!南宫拓大哥是因为当时把精力集中在对抗你这老头子的身上才没有识破你的诡计,你以为你这点小招小式的还能骗得过我?”

    青袍老人:“说完了?”

    尹沫琪:“说完了!”

    “说了这么多,你好像漏掉了一件事情!”青袍老人提醒道。

    尹沫琪:

    “你漏掉了,南宫拓为什么拼死不让我进去!”青袍老头阴险一笑,下令道,“把她给我绑起来,抽干身上所有的血!”

    “什么?”尹沫琪还没来得及反抗就已经被五花大绑的捆在了桌子上,紧接着就看着那些人手里拿着奇形怪状的东西走了过来,最后尖头一下子啊插入了她的血管里面。

    “你这是干什么?”尹沫琪不理解了,这些使者,这些所谓的使者不是保护人类的吗?

    “抽你的血啊!”青袍老人仿佛胜利了,眉开眼笑的看着尹沫琪的血迅速的导入旁边的玻璃瓶子里面,“刚刚在石洞里面我想我那个逆徒已经告诉你了,唤尸术!他跟你说了三样,妖狼之心,人鱼之尾,火影之眼,最后一个他没有说,说出老可能是怕吓到了你,最后一个,就是上神的残血。异界三分天下,有三个上神领导人,一个是血族的血灵帝,一个是白骑军的白幽王,还有一个你不陌生了,就是鬼面君,他们三个人,血灵帝再叛乱之战中死了,鬼面君是叛乱之战的发起者,而白幽王失踪了,没有人看见他的尸首,也没有人发现他活着,因为,他的尸体被鬼面君藏起来了,鬼面君想要使用唤尸术的对象就是白幽王,白幽王在临死之前意识到了这一点,所以把自己身上的残血洒向了凡间,这样,鬼面君就是再有能耐,他也没有办法在短时间之内使用唤尸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