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3章 人间蒸发
    :

    如果说需要有什么来证明这一切都是真的的话,那就是这枚红宝石戒指了!尹沫琪苦苦寻觅了一天,还是没有找到夜凌风,那个清泉庄是什么地方?根本不知道啊!尹沫琪坐在大树下面,傍晚的余晖斜洒在她的侧脸上,整个人除了疲倦就是疲倦了。

    真的好傻,说了那不是凡界,我又怎么找的到呢?

    靠在书上,尹沫琪觉得眼皮很重,不一会儿就睡了过去,等到再醒来的时候她已经躺在床上了。

    “凌风?凌风!”尹沫琪猛地从床上蹦了下来,赤着脚连拖鞋都没有穿,打开门咚咚咚的就跑下了楼,“凌……”

    没等她喊出口,她看见站在厨房里面的是个女人,“可可?”

    “沫琪,你终于醒啦!”薛可可拿着锅铲转过身来,腰间还围着一个围裙,回过头冲尹沫琪灿烂一笑。

    尹沫琪只是短暂的懵了一秒钟,问道:“我怎么会在这儿?”

    “是我抱你回来的!”声音从后面传来,尹沫琪转身一看,沐帆正抱着一本杂志头也没有抬的回答道,“我下班的时候发现你在我们家门口一颗老树下面睡着了,喊你了两声你没答应,我就把你抱回来了,别说,”沐帆抬起头,“你睡得可是真沉呐!一脚能睡到现在。”

    “现在?”尹沫琪像是才从国外回来没有倒好时差一般,完全不明白如今这个情况究竟是怎么回事儿,她,睡在沐帆的家门口?这怎么可能,她明明记得自己睡在一片花园里面,后来好像迷失了方向,特别累就想着先道一棵树下面休息休息呢,怎么会跑到沐帆的家门口?这位面也是太离奇了一点吧?

    “现在是……”沐帆看了一眼腕上的手表,说,“下午一点十分。”

    这时薛可可走了过来,说:“那,你才起床先吃点东西吧。”

    “下午一点十分,”尹沫琪痴痴的重复了一遍,然后按照可可的要求坐在了桌子边上,手里拿着勺子,面前摆着鸡蛋羹,面包,还有一些菜,尹沫琪抬头问,“对了,你们发现我的时候,有没有看见过凌风?”

    “谁?”

    “夜凌风!”尹沫琪重复了一遍在她心里已经念了几千遍的名字。

    沐帆随意的把手上的杂志翻了一页,问道:“夜凌风是谁?”

    咣当一声,勺子从尹沫琪的手上滑落,她错愕的瞄着沐帆,他的脸还是那样的阳光,整个人都透着暖暖的感觉,灰色的毛衣和他咖啡色的皮肤交相辉映,“你在开玩笑吗?”

    沐帆把杂志放了下来,望着尹沫琪,他也是懵懂的,“什么?”

    尹沫琪不由自主的慌张了起来,“我说的夜凌风,你刚刚问他是谁?”

    沐帆点头,说:“是啊,这个名字听起来不耳熟啊,是我们学校的?”

    尹沫琪的心脏咯噔一声,沐帆的表情不像是在开玩笑,甚至还比平时认真了几分,“怎么……怎么你会不认识……可可,可可!”

    薛可可成为了尹沫琪的希望,她站起身来大声的叫着可可的名字,可可闻声匆匆忙忙的跑了过来,右手上面还挂着亮晶晶的泡沫,“怎么了?”

    “你,你是认识夜凌风的吧?”尹沫琪胆战心惊的试探性的问道。

    “夜凌风?”

    “对!你是认识的,对吧?”

    薛可可不理解的摇摇头,“谁啊?没有听过这个名字啊!”

    就是那么一瞬间,尹沫琪的头翁的一声炸开了,这怎么可能?这两个人是在跟我玩游戏吗?夜凌风明明来了这个家里面好几次,和沐帆早就在学校里面碰过面,二人还起了争执,更是亲自送过薛可可回家,但是现在他们怎么都说不认识,甚至没有听过这个名字?

    尹沫琪浑身发麻,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你没事吧?”沐帆发现尹沫琪有些不对劲儿,浑身上下都在止不住的哆嗦。

    沐帆想上去扶一下尹沫琪,却被她狠狠的推开了,之间尹沫琪瞪着一双眼睛,里面没有丝毫情感的样子瞅着薛可可问,“那么,公司,公司现在的律师是谁?”

    薛可可不自觉的瞅了沐帆一眼,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最后回答道:“王律师。”

    “王律师,王律师……这,这中间,颐莲可曾换过律师?”尹沫琪走上前紧紧的抓住薛可可的肩膀问道,“可曾换过?啊?”

    薛可可被一通好摇,“没啊,公司里面的大小事务都是由王律师监管的,何况他做的挺好,为什么要换掉?”

    沐帆见状感觉事情不太妙,走上前拍了拍尹沫琪的肩膀问:“沫琪,出什么事了吗?公司里面律师怎么了?”

    沐帆的影子是模糊的,薛可可的影子也是模糊的,一男一女的声音混杂着在尹沫琪的耳边嗡嗡作响,可是怎么老半天一句也听不进去,他们的声音像是掺杂着风声,飘得好远好远。

    尹沫琪跑出了门,问了一圈,居然没有一个人认识夜凌风,就像是当初雪灵消失了一样,没有人记得过他们的存在,那么,为什么她记得?为什么?

    这是她人生第二次买醉,为了同一个男人!真是可笑!尹沫琪趴在桌子上,眼里全是泪水,这次醒过来,真他妈像是一场梦!一个在公司里面备受瞩目天天被那群姑娘们念叨的人,居然压根儿就不存在?

    “为什么?为什么……”

    尹沫琪喝醉了,嘴里一遍一遍的念着,嗓子都哑了还是不肯停声儿。

    这时一个送酒水的姑娘来了,拍了拍尹沫琪的肩膀,没反应,再翻开人一看,猛地愣住了。

    不知道是几点了,尹沫琪只觉得头痛欲裂,整个人好像被刀劈成了好几瓣儿人,灵魂都已经不附体了,睁开眼,模模糊糊中看见一盏橘黄色的灯,在这冰冷的夜里仿佛是一点点的慰藉,身子软绵绵的,床也软绵绵的,杯子里面好冷,跟自己身体一样冰冷。

    等等……床?

    尹沫琪刷的一下子坐了起来,字一个问题就是问自己在哪里?眼角的余光瞥见了不远处的黑暗一角,仿佛什么东西在动,尹沫琪整个人的神经都紧绷了起来,缩了缩脚,那个人站了起来,身影越来越清晰,尹沫琪攥紧被褥,就像是被狼舔过了后背,脊椎一阵冰凉。

    “怎么,真的这么久了,久到你都认不出来我了?”

    这声音是……

    “夕晴?”尹沫琪抬头,暖色的灯光下夕晴的脸很柔和,没有了往日的尖锐,很长时间不见,她好像什么都没变,但仔仔细细的瞧上一瞧,好像又变了?

    “还好,没有傻!”夕晴半调侃似的坐了下来,就坐在了床边,和她们小时候一样。

    回忆起小时候,真的好久了,仿佛就像是上个世纪的事情了一般,尹沫琪感觉自己尽力了太多,看过的一切是人家几辈子都不可能感受到的东西,这样好像阅历丰富了,人却累了,比以往连续备考一周都要疲倦。

    “小晴,你好像瘦了,”尹沫琪透过微弱的灯光刻画着夕晴的轮廓,这个人好像更瘦了,锁骨变得更加清晰,脸部的线条也清晰许多。

    夕晴笑了笑,没有说话,真的好久了,好久都没有人叫她小晴了,真是怀念,原来人长大了,是容易怀旧的,像是最古老的cd,那个时候的音乐才最值得人珍藏。

    尹沫琪睁着朦胧的双眼,发现夕晴一个岁大的变化,“你……你的头发?”

    夕晴呵呵一笑,用手捋了捋脖子后面,空荡荡的,满不在意的说:“恩,剪了,省的麻烦,冬天难干,夏天难洗。”

    尹沫琪也陪着笑了,只是她的笑容显得更加拘谨,还有些勉强,她知道,夕晴的头发是专门为左逸留的,只因为左逸曾经开玩笑似的说了一句“我喜欢长头发的女生”,从那以后夕晴就再也没有剪过头发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