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4章 老友重逢
    :

    尹沫琪有些紧张,搓了搓手问:“你……离开之后,都去哪了?我找过你,可是……”

    “我离开珊海市了!”夕晴貌似没有什么情绪的回答道,“当时是任性,毕竟年纪小嘛!一赌气就走了。”

    “走了?”尹沫琪瞪圆了眼睛,“那伯父他……”

    “他才不在乎我的死活呢!”夕晴的眼底终于透露出了什么情感,其实这么久,她一直都是很会隐藏自己的女人,隐藏自己对父亲的埋怨,隐藏自己对继母的憎恶,隐藏自己对好友的极度,隐藏自己对心上人的爱慕,有的东西真的是习惯成自然吧,到了社会,发现隐藏,其实是个不错的本领,有了这件外套,就不用再担心手上什么的了,可是夕晴的本性并不坏,只是她摊上的事情太悲哀了,导致了她自己心灵极度的自卑和敏感。

    尹沫琪劝慰道:“其实伯父他……”

    “我不想谈这个,”夕晴打断了尹沫琪的话。

    夜晚本来就很安静,两个人一旦不说话起来,真的是连空气都凝结住了。

    其实尹沫琪是想安慰安慰夕晴,夕晴的父亲在夕晴离开之后并没有找她,甚至连问都没有问一声,依照夕晴继母带来的那个小妹妹的原画说,就是“不会来才好呢,我们一家人才像是个家,她来,就会惹爸爸妈妈生气”。

    小孩子懂什么?好像什么都不懂,又好像懂得了一切,连一个小孩子都能看出来的事儿,夕晴会看不出来吗?她,就是家里的一个多余!

    半晌,夕晴先开口问道:“你怎么在酒吧里面喝醉了?”

    尹沫琪楞了一下,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她喝醉了?真希望是醉了,再也醒不过来才好呢!

    “你有不开心的事儿?”夕晴略带调侃的反问,“其实你要比大多数的女孩儿幸运多了!长得漂亮,家庭条件又好,在学校成绩又优秀,身边围着你转的人那么多,难得又有几个知己肯为你赴汤蹈火,你还来通宵买醉个什么劲儿?”

    尹沫琪费力的扯扯嘴角,她幸运?真特么幸运!

    “你结婚了?”

    夕晴的问题让尹沫琪猛地抬头,夕晴被尹沫琪这种反应弄疑惑了,问道:“你这么激动做什么?别告诉我你手上这枚大红宝石戒指是你没事儿买着玩儿的?”

    尹沫琪错愕的看着手上的戒指,身体经不住发抖了。

    夕晴见状有些慌了,“怎么了你?没事儿吧?不会是……跟男朋友吵架了吧?”

    就是这么一会儿的功夫,尹沫琪的泪水滴落下来,她真的忍了的,拼命的想要控制,可是这就是自己的生理反应,越是想要压制,越是来的凶猛。

    这下真的给了夕晴一个重击,尹沫琪虽然算不上是那种不怕风雨的女孩儿,但是绝非较弱的千金小姐,这金豆子可从来都不会平白无故的掉出来的。

    尹沫琪啜泣着,哽咽着,这一讲,就讲到了天亮。

    夕晴愣了足足三分钟,整个人没有任何面部表情,没有说话,甚至都很少眨眼,要不是因为尹沫琪是她从小玩到大的闺蜜,她一定会觉得要么这是个弥天大谎,要么就是尹沫琪丫的是个神经病!

    “我知道这听起来很扯,连我自己都觉得是个梦,可是太真实了,夕晴,真的太真实了!你讲过他,你却不记得他,为什么我还记得那么清楚,他的一个吻,一个眼神,甚至是每一次的抚摸我都能感觉的到!为什么?”尹沫琪的精神真的处在最后一道防线上面了,就差那么一步她觉得自己真的要崩溃了!这一步,迈进万丈深渊,永无回头之日!

    “我相信你!”夕晴抱住了尹沫琪,不再问任何的为什么。

    好朋友也许就是这样的,在最关键的时候走出来,力挺你,或许解决不了你的问题,但是能够减轻你的孤独。

    就这样尹沫琪在夕晴的房间里生活了一段时间,白天没事儿就画会画,做做饭,夕晴白天在公司里面上班,晚上还要去酒吧里面做服务员,生活过的很忙碌,却也很充实。

    三年后的一天,夕晴提早回来了,那个时候尹沫琪还在厨房里面忙活,听见门响了一声之后,头也没回的就问:“怎么今天回来的这么早啊?”

    “你好!”

    一个男人的声音,尹沫琪手一抖,刀切进了肉里。

    那个男人连忙跑了过来,问道:“你没事吧?我看看你的手。”

    尹沫琪慌张的把手背到后面去,死活都不让男子检查。

    这时夕晴也进来了,看见情况之后脸上也难以掩饰紧张之色,“那个,徐教授,她没事儿的,她可以自己处理。”

    “我是医生,我可以看看的!”徐教授坚持着。

    尹沫琪的头摆的像是拨浪鼓,给夕晴轮番的使眼色,“真不用了,小伤,我经常切到手,那个,我进去贴个创口贴就好,你们先聊,你们先聊。”

    说话的功夫尹沫琪已经退回房间了,伸出手来,刚刚的伤口早就愈合了,她没有撒谎,她不会做饭,切菜的时候经常切到手,可是因为这枚戒指的原因,她身上不管受到什么伤,没一会儿的功夫就会立刻痊愈,疼痛感也会随即消失。

    “还好没有被发现!”尹沫琪松了一口气,在伤口处意思性的贴了一个创口贴。

    房间本来就小,尹沫琪刚走出门的时候就听见客厅里面传来了两个人故意压低的声音。

    夕晴:“现在还不是时候。”

    徐教授:“我明白你们姐妹情深,可是你看,我们都已经交往一年半了,难道连……我是真心爱你的,如果你答应,我明天就娶你,小晴!”

    夕晴:“我知道,我明白你是真心待我的,可是……再等等吧!”

    徐教授:“还要等到什么时候?那你,那你给我一个期限,一个月?十个月?一年?三年?”

    夕晴:“你别这样,时机到了我自然会告诉你的。”

    徐教授:“可是我们都已经不小了,如果你搬过去跟我住的话,这里的房租我可以帮你的姐妹出着,她相住多久就住多久!这还不成吗?”

    夕晴:“我现在是……嘘,别说了!”

    尹沫琪故意把脚步声弄大了走了出来,没事儿人一样,夕晴见状连忙走了过来,问,“真没事儿?”

    “没事儿!”尹沫琪笑了笑,说,“你们先聊着,我之前煲了汤,还炒了两个菜,我不知道有客人要来,所以没有准备多的……”

    “尹小姐客气了,”刘教授站起来,彬彬有礼,鼻梁上面架了厚重的眼睛,一个本分的文化人儿,“我也不是什么客人,其实,我是小晴的男朋友!”

    “男朋友?恭喜了!”尹沫琪笑着。

    这顿饭吃的很开心,至少三个人脸上挂着的都是微笑。

    尹沫琪上下打量着这位刘教授,头发是个往后面熟的大背头,身材厚实,微微的小肚腩,一身的西装领带,从头到脚,他和左逸都没有一处是一样的。夕晴这是真的想通了吗?

    当天晚上尹沫琪就告诉了夕晴她的计划。

    “你要搬走?为什么啊?”夕晴很吃惊,这完全没有一点预兆,“你……你是不是听到我们在外面说的话了?”

    尹沫琪点头,夕晴想要解释却被拦住了,“小晴,不管听没听到,其实都是一样的,我在这里确实住的很久了,我也想出去走走,回家看看,你有你自己的生活,我开始住在这里是因为我们两个可以做个伴,但是,你现在不一样了,我不能成为你幸福路上的绊脚石。”

    夕晴:“沫琪,我……”

    尹沫琪郑重其事的看着夕晴,说:“走之前,我只有一件事情想要问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