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第四章
    第四章

    江学明回了派出所就把情况和队长说了,队长知道情况后也同意让这两家私下和解。乡里乡亲的,若是要为难至此,他们也不忍。抓捕到赵春华的事没直接派人和陆明朗说,就等陆仲柏先和陆明朗说好后再来派出所解释是“误会”。趁这空档,他们就可以对赵春华进行一番教育。

    现在这个年代没有摄像头,要想抓到人还是不容易的,当陆仲柏找上门来说赵春华被抓走了以后,陆明朗情不自禁愣了一愣,没想到破案的速度竟然能这么快。

    “……你婶婶是真的误会了,明朗,可不能让她在牢里过一辈子啊!”

    陆明朗看陆仲柏焦急得脸上皱纹都要出来了,叹了一口气,道:“别担心,二叔,我也没想到是婶婶……我会去派出所说清楚的。”

    陆仲柏有些歉疚,赵春华把钱偷去的事他根本就不知道。如果陆明朗不报警的话他可能就要辛苦的撑下去了——这个孩子很有些自尊,不愿意接受他的资助。

    本来他对他是有怨的,怨他直接把案子上报给了派出所,这两年国家犯罪分子太猖獗了,上头出了一系列的严打政策,偷几块钱都得坐穿牢底,像赵春华这样的说不定得枪毙!要不是早先陆家塘抓了那么多犯罪团伙赵春华还真不一定能出来。可是陆明朗说的一句话进了他的心坎儿——他怎么知道是赵春华呢?独身一个人一点儿钱都没了,换别人也会报警的。

    陆明朗跟着陆仲柏去了派出所,和警察们解释这一切不过是场误会,他不想追究。

    理所当然,赵春华被放了出来,只不过她被放出来的时候脸色发白,连走路时都有些腿软。

    江学明那些人给她说了一些严打的经典案例,并告诉她如果再这样,下次就没这么好运了。赵春华当然吓得半死,本来还有那么一点联系赵家村人来做点什么的想法,立刻就烟消云散了!

    这人哪,过日子还是得安分点儿。

    陆明朗给赵春华道了歉,赵春华让陆仲柏把钱给他——她当然是不出的,反正陆仲柏也有私房钱。被警察那么一吓,赵春华也不敢把陆明朗的钱给贪墨——本来有贪墨的机会,因为陆明朗来派出所求情时说那钱的确是陆仲柏给他的。

    回家以后,陆仲柏还了陆明朗一百块钱并让陆明朗别把这件事放在心上,陆明朗当然道:“婶婶以为是自己家的钱,所以才这么做,我不会怪她。”

    陆仲柏听陆明朗如此深明大义,这心里就更愧疚了,回家后就和赵春华一通大吵,让她以后少算计这些七七八八的。

    “要不是你藏私房钱也不会发生这种事!”赵春华虽然吓到了,但是骨子里还是刚硬的,陆仲柏竟然对她大小声,于是便一通吵吵得鸡飞狗跳。

    一直吵到半夜,陆仲柏把所有私房钱给了她才了事。赵春华得到私房钱后心里终于舒坦了一些,但是对陆明朗却有些忌惮——他竟然会想到报警,看起来并不是一个好欺负的主儿。以后权当没这个亲戚了,既然他有钱,就不要想他们家出一分钱!都害得她差点进牢了,就算陆明朗穷死也不关他家的事。

    这通闹剧闹了许久,陆明朗买菜做饭,吃完饭天就暗了。

    陆明朗的家里只有一盏电灯泡的光足够看书不费眼,而且还在一楼的客厅。

    陆明朗打开灯以后被那黄色的灯光照得闪眼睛,打开书看了两眼,脑子都是晕的。

    没看几行他就恶心了,连忙跑门外吐到垃圾堆那儿。

    吐完以后感觉身体舒服多了,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胃似乎不太好。

    他睡了三十多个小时,晕车之后又那么久没吃饭,去警察局时他也没吃饭……竟然饿忘了。

    陆明朗记得前世自己的胃就是他爸妈走之后坏的,一直到大学的时候才养好。

    胃病十分影响学习,陆明朗也不干熬,也不差这么一天。

    他没有再弄菜,而是熬了粥。

    喝了一大碗粥下去,饱了八分,关了晕黄晕黄的灯就上楼睡觉了。

    肚子里仍旧感觉怪怪的,但是粥慢慢缓和了那种怪异。

    陆明朗深吸了一口气,放松自己的全身……

    明天就要上学了,而且还要考试。

    他要好好的,他要好好的……

    星期一,陆明朗吃完早饭背着书包骑了自行车赶去小镇的实验高中,下坡的时候差点没摔死他——他已经很久都没有骑过自行车了,而且他家这自行车破烂得很,是买的二手车修补了好多次的。

    陆明朗把车停在学校里,往班级去。

    班里的人不算特别多,大都还在食堂吃早饭。

    他的发小盛建明和崔振翔都在班级里拿着包子临时抱佛脚,陆明朗一进门就看见他俩凑在角落里埋头讨论什么。

    “老二老三!!”

    “卧槽老大!”

    盛建明和崔振翔扭头一看就惊了,立刻飞一般地越过挡路的凳子桌子跑过来了。

    “干什么呢?”陆明朗重重地打了踩了别人桌子的崔振翔一下,“等会儿班长知道你踩她桌子又骂你了。”

    崔振翔一脸嬉笑,显然巴不得班长史仲薇骂他。

    陆明朗还记得崔振翔暗恋史仲薇很久了,但是高中的时候老欺负她,到后来崔振翔事业有成之后差一点就和她成了正果,可惜的是最后还是因为钱分开了。

    盛建明道:“你怎么现在才回校?星期天返校的时候没见到你我和老三都要吓死了!你那堂弟忒不是个东西了,他到处和人说他家救济了你一百块钱,妈的听得都气人!”

    陆明朗道:“这钱是我爸妈留给我的。”

    盛建明道:“不是他家给的?”

    “当然不是。”

    崔振翔立刻就道:“我马上给你澄清!省得那小子老是絮絮叨叨……”

    陆明朗连忙把人拉住,道:“别,这事可复杂了。”他把前因后果给两个人说了一通,说的两个人那是面面相觑。

    “这事已经结束了。”陆明朗道。“所以还是别把事情闹大了。”

    陆明伟是个藏不住话的人,他这么说肯定是赵春华不甘心所以背地里偷偷和他嘀咕,但是等这周回去了赵春华肯定骂他!赵春华和他这么说不过是想泄气,但她绝对比陆明朗恐惧别人知道这件事!

    乡里乡亲的,什么事情是秘密呢?

    不管那钱是不是他家给的,她可都偷了钱!万一以后再次严打,警察局想起这事来……惹怒了陆明朗,她可不一定就安全了!

    于是盛建明和崔振翔就把这事抛到了脑后,两个人都开始着急这次考试上。

    “就剩两次摸底考了,我好紧张啊!”

    “我也是!”

    陆明朗因为重生了一回,倒是非常淡定:“尽力发挥就好。”

    等吃完饭的人回来,坐好位置,考试很快就要开始了。

    陆明朗当初成绩很好,复读后成绩更加好,虽然多年没读,但他非常自信地想自己总不能差到哪儿去吧?结果摸出书包里的化学书,看着那些公式整个人都懵了。

    理想是美好的,现实是骨感的,这些化学公式他竟然都忘了……

    预备铃没一会儿就响了。

    班级里的人三三两两也都坐满了。

    陆明朗坐在自己的位置上考试,试卷发到自己时班主任陈楠楠还冲他鼓励一笑,陆明朗给了她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惹得陈楠楠还暗想陆明朗不会身体没好吧?

    第一门考试是语文,写得还不错。

    虽然许多答题公式陆明朗都忘得差不多了,可是至少这张卷子上的还有点儿印象。

    第二门,数学,陆明朗写数学时脑门上的汗都出来了。

    他只做出了一半的题,前面的圆啊什么的公式都是自己重新推的——怕记错,而后面的简答题只有函数那方面的做出来了,证明题那些乱七八糟的他都没做出来——不是没有解题思路,而是忘了怎么做!考试是需要步骤的,而他这么久没有学习已经忘得差不多了。

    一起去吃饭的时候盛建明和崔振翔发现陆明朗一脑袋的汗。

    “老大,你该不会身体还没好吧?”

    陆明朗欲哭无泪地道:“没事……我就是现在脑子有点儿懵,所以可能考得不好。”

    崔振翔和盛建明当然不当一回事了!陆明朗是他们三个之中成绩最好的。

    如果不是陆明朗的话,估计他们的高中成绩也不会这么好——同伴的学习成绩怎么说都是有榜样作用的。

    陆明朗没有说话,下午第一门就是物理。

    一张大试卷一张小试卷,他在考试没开始前扫视了一下全卷,发现自己大题目至少得丢百分之八十。

    选择题难题还有印象,简答题还能做出来,陆明朗做到后面的时候甚至因为选择题里的某些公式而想起了些什么,没把大题目全都丢了。

    收卷上去,仍旧空了大半,陆明朗暗想,这次成绩自己估计要退步很多很多——这个年代很多人还是不学的,哪怕是成绩好的都想读个专科就够,所以两极分化非常严重,陆明朗知道自己就算是考成这样,有英语语文的分数肯定也在全班前二十名——可是这前二十名完全掩盖不了他退步很大的事实,前世他就算遭受了那样的打击,也绝对没差成这样。

    政治,因为重生前都还在学,勉强都写完了,有三四成是乱写的。

    最后一门英语,倒是得心应手,九零年的英语试卷并不难,比后世的简单很多。陆明朗跟着沈宴珩出过几次国,口语都非常不错,更别说后来还为了熟练商务英语逼着自己背了大量的生词。

    考完以后数学老师就带了数学答案过来让他们对了,陆明朗算了一下分数,七十二,刚好及格。

    盛建明和崔振翔一个一百十八一个一百零七,高兴得不得了——这次数学卷子并不难,而也因为不难,所以比较难的那两三道题都有足够的时间可以解决。

    然而一看陆明朗的估分,七十二。

    “……老大你这旁边写个七十二干什么?”

    陆明朗道:“……这是我的分数。”

    盛建明和崔振翔一脸“你是在逗我吗?”的表情。

    陆明朗原本还有那么一点儿生无可恋的,但看到他们的震惊脸竟然莫名地淡定了下来。

    自习课,语文、数学、英语、物理,都对完了。

    陆明朗英语除了作文以外确认是满分外,数学七十二,语文九十三,物理四十二。

    实验高中的题目并不难,高考的难题要难的多,但是这时候高考大部分的题目并没有难到发指的地步,只不过实验高中自认难题攻克不了,所以给学生拼命地练简单的题目,让他们在这方面不要失分——一班二班的同学还是会有难题练,因为他们已经是这个学校最好的班级了。

    第二天早上考完了化学和生物,语文和英语政治成绩都出来了,像这样理科答案固定的就也没什么变化。

    陆明朗算了一下自己的总分,四百多分。他记得这次考得最好的是六百多分,这在这个年代已经是非常高非常高的分数了,那一年b市全国最有名学府的录取分数线都才五百六十多。只不过这次试卷简单,所以考六百多分的全校竟然有六十几个。

    陆明朗是班里第十八名,正正好卡在第十八名的位置。

    这时候的第十八名可不是值得骄傲的事,中午的时候班主任陈楠楠就把他叫出去了,盛建明和崔振翔一脸担忧,但是他们都不敢跟上去。

    “明朗,家里的事怎么样了?”到了办公室里,陈楠楠并没有先提起他骤降的成绩,而是让他坐在她放了许多小盆栽的办公桌旁,先给他倒了一杯热开水。

    陆明朗正觉得胃有些难受,有热水喝脸上便露出一个略微放松的笑来:“没什么了老师,已经处理得差不多了。”

    陈楠楠道:“你这次英语考得非常好,甚至语文作文都写得很好……”她顿了一顿,道,“但是……”

    陆明朗知道那个但是后面的内容是什么,他理科考得一塌糊涂。

    “咱们实验高中能上本科加专科的也就五十个人差不多,一班加上我们二班就占了一半,虽然在班里你是第十八名,但是如果这次是高考的话,你就考砸了。”

    哪怕是二班,两极分化都很严重,实验高中并没有把所有最好的学生都集中起来,一班多是有势力的和入学成绩最好的半批,而二班则是没什么势力掺和着入学成绩最好的那半批。这种梯度能让下面的人有目标追赶上来,也能让每个班的平均成绩不差太大。

    因此,第十名和第六名的差距,也许就是一百分。

    陆明朗现在的成绩连专科都还差一大截。

    陆明朗道:“老师,我保证很快就能调整好,下一次摸底考,绝对不会让你失望。”

    陈楠楠拍了拍他的肩膀,道:“我是担心你有难处。”

    她相信陆明朗肯定能走过这个坎儿,先前准假就是给他时间。但是陆明朗这么简单的卷子考成这样,陈楠楠认为他是心不在焉。

    心不在焉还能是什么原因?一定是心里藏着事儿了。

    难道是钱不够?

    陆明朗笑了笑道:“本来是有的,不过已经都解决了,陈老师,我就是身体刚好,脑袋还有些晕,下次一定会好的!”

    陈楠楠看他眉眼之间的愁苦竟然是真的不见了,犹豫了一下,拍拍他的肩膀道:“那我可要看你下次的成绩的。如果你生活上有什么困难的话,一定要和老师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