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5.第五章
    第五章

    陆明朗忙不迭婉拒了陈楠楠的好意,前世陈楠楠帮了他很多,复读之后她不在实验高中教书调走了,陆明朗一直引以为憾。

    陈楠楠见陆明朗的情况比她想象中的要好,眉头也舒展开来。

    “虽然理科考得不行,不过你语文英语的字体都挺不错,刚劲有力,以后继续努力,字还是可以继续临摹的。”

    陆明朗微微一惊,想起前世这时他为了语文卷面分而练了好几个月字上——陈楠楠是知道这个的,考试时很多人的字都会认真起来,所以她只以为陆明朗的字好是因为练出来的,平时为了快所以不求质量……连忙笑笑,和老师再见,不敢多聊露出马脚,很快回到了班级里。

    “老大,老师叫你去干什么?”

    “是不是说你考砸的事?”

    陆明朗道:“没什么事,陈老师怕我家里有事所以找我去的,我下次会考好些的。”

    盛建明和崔振翔便拉着他开始讨论题目,教室里这许多人,没一个是睡觉的。

    下午试卷讲完了,陆明朗又记起了一些东西,他对这一世高考的难题出在哪儿记忆深刻——他复读过,而复读那一年就又考过前一年的高考卷作为分析。所以记得是非常地牢。

    语文现代文阅读出的是记叙文,英语作文是书信……

    晚自习陆明朗把自己的笔记本全找出来背了。

    谢天谢地他有良好的记笔记习惯,并且班主任陈老师让他们贯彻了这个习惯。

    理科全三年的知识点都在这些本子上,他只要背下来,再练上那么两个星期的试卷,记忆回来能上前世的水平是一定的!而且他考过两次高考,到了社会上后又考过更难的试,就像高中回头去做初中的难题也觉得简单一样,陆明朗甚至自信自己能比前世好!

    晚自习结束,回到宿舍,十二人的宿舍,却只有他和盛建明还有崔振翔三个人。

    实验高中是允许住校的,但是要交钱,而且这钱政府并没有补贴。他们这儿已经算是不错的了,还有伙食费补贴。

    一班那边的宿舍就几乎是满的,只他们二班,不少人都是回家住,有百分之八十的人回家还要帮家里干活,女孩子都要烧饭打猪草什么的,到了农忙的时候更是!如果真的忙了,连学校都不来了,夸张的时候学校大半人都不在,而这在后世根本无法想象。

    陆明朗高一高二的时候也是回家住的,但是他们家那时已经小有资产,又不用亲自种地,陆明朗觉得耽误学习,而且盛建明和崔振翔老怂恿他,最后就也到学校住了——这就方便了陆明朗的计划。

    “公式?语文还有公式啊。”

    陆明朗严肃道:“我去了大城市一趟,这是那儿的学霸经验。”

    盛建明和崔振翔闪亮着双眼看着他,道:“真的吗?”

    “真的。”

    陆明朗把买来的材料书摊开来,让他们把他圈出来的都抄下来。

    好记性不如烂笔头,这是亘古不变的真理。

    陆明朗复读的时候成绩基本已经固定了,他理科各个科目都考过单科全校第一,英语也能在中上,只语文从来都没考过高分,政治也要看运气。复读到后期有个新老师说到了学习方法,陆明朗就不像以前一样题海战术,而是开始琢磨自己为什么考低,最后改变答题方式提升了很多……

    很多人复读甚至都没第一次考得好,陆明朗那时候压力也很大,如今他在经济上已经有了底气,而且他所拥有的知识也够让他不把这次高考当做唯一的希望。

    陆明朗花了十来块钱买了很多的书——都是前世复读时用过的。

    盛建明和崔振翔甚至都被他吓到了,怕他受刺激了所以乱花钱。

    但陆明朗叫他们花几分钱,复印出试卷,然后分块练习,自习课三个人都在做试卷……

    到最后几个月,学校里也不过是做试卷讲试卷而已。

    陆明朗花了半个月,才确认自己能把一张随意考点的卷子做出前世的水平。因为他现在不用担心英语的缘故,这甚至让他觉得比想象之中轻松。

    毕竟学了四年,复读时又是那般地狱水平,如今再度复习,很快就想起了大半。

    盛建明和崔振翔几乎被他训练得要吐血了。

    陆明朗深切地记得前世这俩好哥们的悲惨遭遇,一个因为欠债压力太大没考好,去了专科,后来回家打工,厂子倒闭了,一个考上了本科,结果家里闹小三,小三不肯供崔振翔读大学,硬要他去读专科有钱拿,崔振翔一气之下和父亲断绝了关系去读了专科,陆明朗找他的时候也算打拼出了点儿事业,结果他妈妈的耳根子软,小三怂恿他爸闹,他妈就把他周转资金都分出去了……

    盛建明和崔振翔本来都是可以上本科的,而且有他的指点,说不定还能上重点。

    陆明朗在语文方面着重训练他们记叙文的解题,什么段落的作用埋下伏笔啊、某某句出现在文中是起了哪三方面的作用啊……盛建明和崔振翔几乎都能倒背如流了!

    这个年代的语文试卷字词和句子并没有那么难,难的就是这些没有固定答案的内容。

    陆明朗训练的只是难题,他们的基础都不能算差。

    高考区分人们的也不过就是那些题而已。

    盛建明和崔振翔天天做圆的大题、写英语的书信作文,背生物书和化学有机方程式!——陆明朗把重点圈出来让他们整段整段地背!要是有时间的话陆明朗其实想让他们把整本书都背下来。各科中英语方面背单词是被抓得最狠的,此外每周陆明朗还会让他们写一篇议论文并要求严格按照他所指定的模式写。

    也就是他们几个的感情好,并且盛建明和崔振翔发现真的有用,要不然这么久训下来他们都得放弃。陆明朗虽然训练时有所偏重,但是几次小试卷他们做的都比以前轻松——尤其是作文!盛建明非常讨厌议论文,但是某次语文小考他试着写了议论文后,老师竟然只给他扣了五分!

    转眼间就到五月份了,天气热了起来,而离高考也就只剩下一个多月了。

    陆明朗开始把高考涉及的知识点作为重中之重的复习对象,政治更是花了几天时间把所有知识要点挑出来复印,逼他们也逼自己硬生生全部背下来——每天都还得再读一遍。

    所有人都在努力学习准备高考,一班二班的气氛更加凝重!

    最后一次摸底考前,陆明伟走到二班门口的时候那叫一个不情不愿,几乎连门都不愿意踏进去。

    赵春华和他说他爸资助了陆明朗很多钱后他立刻把这件事传扬出去了,学校里不少人背后就开始议论陆明朗,这让陆明伟很是得意。但等他那周回家,和家里人说起这件事,赵春华却给了他一个嘴巴子,让他以后不许胡说。

    这可真是天大的冤枉!赵春华自他长这么大以来什么时候打过他?甚至在他说起陆明朗只考了四百多分时还笑得很开心,但等他洋洋得意说到了那事,她却颤抖着手打了他,而且还带着恐惧!陆明伟回校之后再也没敢说陆明朗用他们家钱的事了,甚至十分排斥见到他。他妈和他重复了好久让他不要和陆明朗来往直接无视他就好,陆明伟听进去了。

    但是他爸却让他去给陆明朗送钱!

    陆明伟很不想给陆明朗送钱,可面子上的功夫总要做做的。

    “陆明朗,有人找!”

    扎着两个小马尾的班长史仲薇立刻帮忙传信了。

    陆明朗眼一瞟就看见陆明伟了,眉头皱得那个紧巴。

    崔振翔忍不住道:“老大,我们跟你一起出去吧?”

    陆明朗咳嗽了一声:“又不是去打架。”让他们稍安勿躁,自己就出去了。

    “有什么事吗?”陆明朗一边问,一边开始回忆前世陆明伟找他干什么。

    前世陆明伟也找过他,但是好像什么都没干,后来陆仲柏拽着陆明伟到他这儿打了陆明伟一顿,他才知道原来陆明伟本来是想给他送钱的——他贪污了他爸要资助他的钱。

    但陆明朗就算知道也不会收,今世更是!不愿受他家太多恩惠,更不愿再招赵春华的眼。

    陆明伟比前世更加不情不愿地和他打招呼,并且非常阴阳怪气地道:“我爸关心你最近情况,不知道你最近怎么样啊?”他显然是想嘲笑陆明朗上次只考了四百分这件事。

    像陆明伟他们这样的人,成绩基本上已经稳定了,陆明朗能考成那样,他的打击一定很大。

    陆明朗道:“我最近挺好的,而且感觉比以前还要好。”

    陆明伟忍不住笑了,道:“最后一次大考要开始了,你小心别又只考了四百分。”

    陆明朗看了他一眼,但笑不语,前世陆明伟是跟着他一起复读的,因为陆明伟也没考好。赵春华把人给补过头了,陆明伟在考场上拉肚子,倒是把题目做完了,就是没来得及检查——当然,陆明伟一家是这么对别人解释的。陆明朗却知道那次高考的题目比较难,简单的题目比以往地要难一些,而难题则比以往要更难。很多人慌了,所以没发挥好,陆明伟拉完肚子也不过浪费了十来分钟——如果着急点儿,甚至不用浪费这么点时间。一难就容易出乱子,比如说他。

    陆明朗那时和陆明伟考得差不多,甚至还高了七八分。只不过陆明伟有个拉肚子加成,别人听起来就觉得陆明伟可惜得多。

    “你笑什么?”陆明伟看见他笑就觉得浑身不舒服,那仿佛是回忆——掺杂着些许的自嘲还有对他的同情。陆明朗这样的还想同情他?开什么玩笑!

    “你没什么事了吧,没什么事的话我就走了。”陆明朗微微敛笑,不想多和他纠缠,陆明伟见他头也不回就想走,连忙叫了他一声,陆明朗回头。

    陆明伟暗道自己有病,本来就不打算给他钱,还叫住他干什么?

    于是,仿佛为了面子一样地,陆明伟道:“我下次一定能考得很好,你别又考那么菜了,哈哈哈哈哈。”

    陆明朗:“……”

    妈的智障。

    陆明朗回教室了,这次陆明伟没有再把他叫住了,崔振翔和盛建明很想知道陆明伟叫他去干什么,陆明朗道:“他给我下战帖呢。”

    “下战帖?什么战帖?”

    陆明朗道:“下一次考试的战帖啊。”他忍不住笑了,“看起来他胸有成竹一定能考得比我好。”

    盛建明与崔振翔面面相觑。

    他们不知道陆明朗现在的成绩如何,但是他们平日里作试卷,陆明朗做的那些买来的题目,竟然都是对的。

    最开始的时候,他忘了公式,甚至忘了很多很多东西,但是陆明朗花了两三天背回来了,而后又花了几天巩固运用,再之后用大量的习题把知识点运用得熟练……

    这种感觉让他们觉得陆明朗似乎只是把这些东西给忘了。

    好在,他很快就想起来了,而且他莫名其妙会了许多的办法,那些办法还很管用。

    “这次考试,你们得给我考班里前三。”

    “啊?”盛建明忍不住心头打鼓了,“前三这也不能确定吧……”

    陆明朗以前成绩稳定在前三,他是二班的第一名,基本上不会掉下来,在全校,陆明朗却在前十名里徘徊,只考过一次全校第一。

    倒不是二班的水平不够好,而是这一届的一班有许多人都是有背景的,于是师资力量方面就有点儿问题……

    何况,一班二班的争斗由来已久,这教育资源分配不平衡的事情吵闹的也不是一天两天了。

    “你这是在开玩笑吗?”崔振翔更是一脸惊讶地道,“我从来没考进前三过啊。”

    陆明朗瞥了他一眼,道:“光语文你们就能比以前多二十分,信不信?”

    盛建明和崔振翔面面相觑,他们语文老师并没有整理过什么答题公式,大家的语文成绩基本上都是看运气——知道正确答案都估不了分。

    英语、语文、政治,最花时间也是最让人头痛的科目,在这个年代,是大多数人的绊脚石。他们几个因为家境本来还不错的缘故,不用回家干活,倒是有大量时间来提升成绩——饶是这样都没太大的进步,像其他人,那就更加低了。

    “按我说的答题公式套,作文没特殊要求都给我写议论文保底!至少能比以前高二十分。”陆明朗道,“英语试卷不会太难,我们都把这三年以及初中的单词都过一遍了,基础打好了,不会有大问题。”

    崔振翔道:“可是……”他仍旧迟疑。

    陆明朗笑道:“等考完以后你就知道了。”

    他们三个人的理科其实都不错,甚至是英语。语文是全校的短板,甚至是全市的,会教答题公式的老师他们这边没有。大多数老师只是埋头教,就看有没有人能从题海中悟出套路。

    陆明朗虽然考过两次此次的高考试卷,但他除了作文以外并不记得多少题目。他只记得类型,记得那年数学最后一道是几何,有三种分析六个答案,他当初写出了两种分析五个答案,漏了一个错了两个。

    既然不记得正确答案,他就只能挑这方面大量的题给他们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