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6.第六章
    第六章

    考试的时候,盛建明和崔振翔都有一种特殊的感觉。

    顺,太顺了!

    考的第一科目是语文,除了字词那块的选择题不太确定,阅读和古诗文他们都按答题模板顺理成章的答全了。

    作文,议论文,论点论据论证,陆明朗还和他们说老师批卷一般会分成三阶段来给分,比较保守就是根据题目再延伸一点,但是不要有太多的新意——这使得作文得不到满分,但是能非常稳定地只扣五分左右。

    盛建明和崔振翔不约而同地写了议论文,甚至陆明朗说的最佳段落数他们都严格按照了。崔振翔比较敢,他除了按照陆明朗的教法外还来了点儿新意——反正不是高考,等高考了再保守。

    数学考试和往常差不多,只不过陆明朗给他们修整了答题规范,并且给他们练了好多圆的题目。这次摸底刚好有一道大题是圆。

    英语,那么多单词从头过了一遍,从前觉得有些头痛的题目忽然就简单了起来,也没以前那么难了。

    物理,他们本来基础就不错,这一次考试难,但陆明朗给他们练了许多难题,练多了竟然就有了手感,莫名其妙地就写出来不少。

    化学生物更不用说,早上起来除了把初中到高中的英语单词全过一遍——老师都没让他们复习初中的单词!陆明朗还特别周扒皮地叫他们默写化学公式背诵生物书!虽然不像政治一样几乎全都要背,但是盛建明和崔振翔都有一种感觉……如果不是时间不够,陆明朗也许真的会逼他们把生物的几本书都背下来。

    陆明朗前世复读的时候不管多难的理科试卷写完都有大概十五分钟的空闲。为了训练自己的速度,他甚至会花十分钟审题,然后再开始答题,最后只剩五分钟检查。

    复读时的压力太大了,虽然各种技巧都被他琢磨了出来,但是大脑也很疲累……

    整个村子的流言蜚语,都像是看不见的大山压在他的肩膀上。陆明朗后来在a大考过很多比这难的试,甚至还考了比考大学还更难过的公务员——只是因为沈宴珩没去面试。偶尔的时候,他也会想,如果当时他的压力没那么大,各科尤其是语文能发挥得稍微好一点点的话,陆明伟给他使坏填a大,他也能直接上——他复读时每次的大考成绩都是能上a大的啊。

    “老大,我有点害怕。”

    第二天的时候,各科成绩已经出得差不多了,盛建明和崔振翔对过答案以后,那叫一个心惊肉跳!

    陆明朗说的太对了,语文题,阅读的答案他们竟然都有大半能对上!另外那一小点对不上,不过是套话之外各自的发挥,他们直觉,老师还是会给他们分数。

    如果作文真如陆明朗所说只扣五分的话,他们语文成绩能从八十几直接跳到一百多。

    这可多太多了!!

    理科他们的成绩本来就不算太差,背了书练了难题之后也比从前感觉好些。但就算只好了一点,每科提高的成绩加起来也是一个让人恐怖的数字。

    以前只炼题目的他们简直弱爆了!

    中午,陈楠楠没去食堂吃饭,她看着班级的成绩出神,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陆明朗终于回到了第一名的宝座上,甚至上一次的第一名直接掉到了第四名。

    第二名盛建明,第三名崔振翔……

    他们三个最近都有自己的复习计划,陈楠楠甚至听到物理老师和他抱怨说他们买了课外题目在做——不是没有学霸这样,但是一二班如果认真学的话光是老师的教学进度就够了。胡乱课外可能还会把学校安排的复习进度给落下。

    怎么可能呢??

    语文满分一百二,陆明朗考了一百一十四,只作文和不允许给满分的材料题扣了六分!崔振翔一百十一,他们高中语文最高分总会有超过这个的,但是崔振翔从前撑死了九十几分徘徊,盛建明也考了一百多分,一百零七。

    陈楠楠深吸了一口气,手指抚上了陆明朗的分数。

    数学满分生物满分物理满分化学九十八……英语加上两篇作文就扣了六分。

    这次摸底考比高考简单很多,百分之八十五都是简单的题目,但是还有百分之十五是难的,而且数学还掺杂了历年高考的大难题。九十分的这些人未必就多么地厉害,厉害的人粗心又或普通水平的人细心一些都能达到。但考成这样……

    他是不是之前做过这些题目?

    崔振翔和盛建明的总分比他们上次的成绩高了四十来分。这非常地恐怖!第四名和前三名拉开这么大的距离,简直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这个年代,专科和本科也不过相差二十分而已,提高四五十分意味着他们能直接上重点!除了陆明朗以外,另外两个人成绩虽然不错,但原本重点基本考不上。

    不是没有满分的,陆明朗以前也曾经物理生物同时满分,化学只扣了两分过。可是怎么可能连其他科目都这么高呢?怎么可能?

    陆明朗未出事前语文成绩在九十分左右波动,最低到过八十三,最高到过九十八。英语最多也就九十分出头!才多久而已,进步这么大?

    “……一班有两个物理满分一个化学后半卷满分,不知道是谁。”

    “二班也有,还有数学满分的。”

    “数学?这次数学那两道大题很难啊,物理化学难度不高,数学竟然有人做出来?”

    “可能是碰巧,或者刚好做过类似的?”

    “……二班语文考得不错,我改到好几张试卷,答题都很规范。”

    最后一次摸底考,全校排名前十有奖励。

    中午的时候全班排队要去操场听动员大会。

    按照习惯,会报出全校前十给予奖励。

    集合前陈楠楠站在讲台上欲言又止,最后还是没把班里有人考得非常好这件事说出来。

    崔振翔和盛建明对了答案之后觉得自己至少能提高三十多分——作文方面不确定,语文方面他们也把不确定的都给扣掉了。

    三十多分!!兴奋得他们脸红脖子粗的!为什么这次不是高考,为什么这次不是高考!

    陆明朗对完答案之后,心脏微漏跳了一拍。

    他可能考太好了……

    最后一次摸底考,比高考简单得多,前世复读之后的他在最后一次摸底考时除了语文英语总分也只扣了三十分不到,反而是高考时光是理科就扣了六十来分。复读那年的理科比他第一次高考时简单,大题目还是难。语文和英语是噩梦难度,政治更更更更难。当时的他考完语文就头昏脑涨的了,复读的重压终于迎来曙光,写题目写完他脑子里根本都是放空的,甚至不像摸底考那样全神贯注。

    他现在的练习强度绝对没有复读期间的大,但是重生之前经历过太多的事,而英语语文这样需要底蕴的他得了便宜。

    这一年高考政治非常简单,并且都是书上有的内容,不像很多年后有各类变通。而其他科目只要崔振翔和盛建明不掉链子,考个高分也很容易。

    如果专项训练得好,崔振翔和盛建明幸运一点的话能和他一起上a大。

    这种可能令陆明朗心跳加快,更重要的是他知道这并不是痴人说梦——他知道全市都只有三个人做出来的大难题的答案!

    坐在操场上,校领导激昂地发表了一番展望未来的演讲。

    “我们学校虽然比不上市一中重点!可除了市重点以外,其他所有学校考上大学的人数都不到我们学校的零头!”

    陆明朗露出些许感慨的表情来,这是他第三次听到这番话了,复读时他才知道校长每年的演讲都差不多,但只一段是不变的,对他们学校的豪迈吹捧。

    “……像湖畔中学,他们去年高考就全军覆没!”

    崔振翔忽然“噗”地一声笑出来了,陆明朗本来没想笑的,但是他已经是第三次听到这话了,结果他也忍不住“噗”地笑了出来。

    校长的目光往底下扫了那么一圈,停留在陆明朗身上:“有些同学笑,对,因为你们坐在这里,所以可以笑。咱们学校以前也出过考上a大的人,你们平时的成绩不是没有高分,为什么这两年都没有考上a大的,就是因为你们成绩不稳定!还有上升空间!!”

    陆明朗便露出了一个微笑,其实实验中学的成绩是真的不错的了,偶尔也有能考上b大c大的。不过他们学校摸底考的试卷虽然类似高考出题,但陆明朗参加过两次高考,还是察觉到里面的不同。

    高考的难题,是真的难,而且都结合了生活实际,需要灵活思维,他们学校重点班虽然也在训练难题,可是却不是大量的。所以,尖子不少,尖子中的尖子却没有几个。实验中学去年的全校第一第二和a大也不过就相差十来分,可高考中的十来分却是致命的。他们学校单语文成绩一百分以上的都没有多少个,和别的学校比,一门课就被拉开十几甚至二十几分。而且这个年代是先填志愿后才知道分数,没有确切的把握没人敢填a大。

    “……但是你们不是没有实力!比如说,二班的陆明朗同学,他就很有实力。”

    刹那间许多人的目光都看向了陆明朗。

    校长的目光也投向了陆明朗,见是之前发笑的人,便道:“看到没有!像二班的陆明朗,他就可以笑,他的前途就和你们很多人都不一样。”

    陆明朗的脸腾地红了,纵使重活一世,他的脸也红成了猴子屁股。

    “二班的陆明朗同学,语文一百一十四英语九十四化学九十八政治九十三数学满分生物满分物理满分!!”

    一阵比一阵高的惊呼,崔振翔直接忍不住鼓起了掌来,盛建明立刻跟上,紧接着全年级的师生都鼓起了掌。

    校长弹了弹自己手上的成绩单,非常感慨地道:“我以前在市重点当老师的时候就经常看见这样的成绩单,但是已经好久都没看到过了。”

    陆明朗能察觉到隔壁坐着的陆明伟震惊的视线,与此同时还有校长的,陆明朗因为先前还笑出过声感觉自己的脸更加红了,甚至都避开了老师同学投过来的视线。

    “这次二班的平均成绩上升很大,超过了一班,并且全校前十占了四个人!”校长道,“这是最后一次摸底考,也是你们阶段性整理的最后一次!六月高考,告诉我,你们有没有信心?!”

    “有!”

    “大声点儿!”

    “有!!”

    校长便又弹了弹手上的成绩单,道:“接下去理科全年级前十和文科全年级前十的人上台领取奖品。高三(2)班,陆明朗;高三(1)班,陈伯宗;高三(1)班,贾正浩;高三(1)班陆明伟……”

    陆明朗耳朵红红地站上去了,他们学校传统是高考动员会领奖的人要拿着奖品站在一旁,每个人给其他同学说一段鼓励的话。

    陆明伟这次摸底考得还行,全校第四名,他得意于自己生物和物理都考了满分,但没想到陆明朗连数学都考了满分!这次数学非常难,他考了一百零一分都是全班第一了,而且语文和英语陆明朗怎么可能考得那么高?!他总分几乎比他低了五十多分!

    “我,想和大家说的是,高考就像是朝圣,我们大家坐在这里,不少人都是顶着家庭的压力在学习的。既然来了,就不要让自己后悔,只剩下一个月了,努力是一个月,不努力也是一个月。等过了十几二十年回首,我希望大家回忆起这段岁月,都不会后悔。我们拼搏过了,绝不后悔!”

    掌声后,陆明朗把话筒递给了前排文科第一的女生,崔振翔和盛建明以往都是在校前五十名和前一百名反复徘徊的,第一次站在上面,脸红得比陆明朗还厉害。好不容易轮到他们两个说话都结结巴巴的,但他们都感谢了一遍陆明朗。

    “……最后我要特别感谢老大陆明朗当周扒皮强迫我们跟着他一起做试卷!”

    “……我也要感谢老大陆扒皮!”

    “哈哈哈哈哈……”

    老师同学都笑了。

    陆明伟敷衍性地说了一段鼓励的话后站在上面本来有些不耐烦的,但是听到崔振翔和盛建明的话,他忍不住了。

    二班的这三个人都考得这么好,而且是同时,如果是写试卷写出来的谁信?他们班里做课外试卷的人更多!怎么没见有提高这么多的?提高个十几分都可能,怎么可能提高几十分?虽然平时的卷子没有高考的难度大,可是那也没有这么高的!

    陆明朗他们归队回班级的时候,陆明伟就悄悄地脱离了自己的班级,他留了下来,拿着自己的礼物向校长告状。

    “怎么了,有什么事吗?”

    “老师,我怀疑陆明朗他们几个人作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