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7.第七章
    第七章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回到教室,班主任让他们先去吃饭。盛建明和崔振翔激动得连饭都不想吃了,拽着陆明朗就往花坛那边跑。

    “我如果考上重点了请你吃饭!!”

    “我如果考上重点了请你去唐沟子玩!!”

    陆明朗笑道:“这可是你们说的!”

    崔振翔兴奋得手舞足蹈的:“我们说的我们说的!我感觉我都要爆炸了!!”这是他第一次考进前十!以前也就高一的时候撞大运靠进过校前二十,但前十名一次都没进过。

    陆明朗便道:“那剩下一个月,你们就得跟着我继续练题目了。”

    陆明朗以前在公司里带过不少新人,规划能力和领导能力都不错。虽然崔振翔和盛建明都跟着他训练,但是陆明朗知道,在学校老师的计划外再专项练习,花费的精力是巨大的,盛建明和崔振翔每天早上被他押着去操场背单词,光是这一点就够让他们累得够呛。现在效果如此明显如此迅速,他们自己的积极性就会比以前更高。

    为了平衡,陆明朗早先并不是只让他们练了高考的知识点,现在离高考只有一个月了,他就得给他们只练考试要点了,陆明朗已经准备好练习的题目了。物理那道全市只有一个人做出来的题,他还记得解题思路,等把数学化学和生物的难题给他们练透,考试前再不着痕迹地和崔振翔盛建明讨论讨论物理的某种现象,十五分就到手了。

    ——希望他们能走运点和他一块儿上a大!

    盛建明倒是有些担忧地道:“我们学校的卷子还是简单太多了,虽然我们这次的分数很高,可是等高考的话卷子就不会这么简单了。”

    陆明朗慢吞吞地道:“高考难,也许是一件好事。”

    更好的事是,今年的高考理科许多题目都会难到变态的程度,比以往高考都要难上很多!a大去年的录取分数线还是五百九十多,今年就变成了五百六十多,差距由此可见。

    文科,倒是大部分都简单,对于崔振翔和盛建明偏重理科的人来说非常有优势,且陆明朗记得他们前世的文科成绩都不算太差,语文也考了九十多分。

    陆明朗庆幸没有重生在明年,若等明年考试,难的就是语文政治了。而且他文科的答案都几乎忘光了,重生一次恐怕连上一世的水平都不一定达得到,毕竟他上一世拼得厉害。

    盛建明道:“我还是希望不要太难,以前的卷子难题都做不出来,得事后花好久才行……”

    陆明朗严肃地道:“你难别人也难,老三,不要自己事先先怕了。都还没考呢,不要自己吓自己。”

    盛建明没想到陆明朗会忽然严肃,迟疑地“哦”了一声。

    “陆明朗!陆,陆呼呼呼陆明朗!”

    忽然有人叫他,陆明朗转头过去,崔振翔不由眼前一亮:“班长?”

    扎着马尾辫的史仲薇气喘吁吁地跑过来,道,“原来你们在这儿啊,快,快快!陆明朗,老师找你。”

    “老师?”陆明朗道。

    史仲薇比划道:“班主任办公室,还有别的老师,陆明朗……呼,陈老师让你吃完饭马上过去。”

    陆明朗和盛建明他们面面相觑,崔振翔道:“陈老师让老大过去干什么啊?”

    史仲薇咽了咽口水,道:“我也不知道,不过季校长也在呢,陆明朗你快点吃完快点去吧。”

    陆明朗便让盛建明他们先去吃饭,给他要一份炒面带回来。

    史仲薇道:“你不先吃饭吗?”

    陆明朗道:“我还不是很饿。”

    史仲薇就道:“那你快点去吧,老师他们应该都还没走!”她偷摸地看了崔振翔一眼,双颊红扑扑的,很显然是想和崔振翔他们一起去食堂。

    陆明朗了然笑了笑,一个人回了教学楼,上了二楼最大的那个办公室。

    陈楠楠正在和季校长还有教导主任说着什么,手上一张一张地掀卷子,陆明朗看得分明,那卷子上面的字迹行云流水而又流畅清晰,是他的卷子。

    “陈老师。”

    “明朗,你来了?”陈楠楠立刻放下卷子走到了陆明朗的身边,把他拉了过来,对校长道,“校长,明朗来了。”

    季校长示意了一下教导主任,教导主任就对陆明朗笑笑出去了。

    陈楠楠道:“校长,以前明朗的成绩就不错,上一次没考好有家里的原因,他上次病了,考不好也正常。作弊这种事怎么可能呢?他以前又不是没考过满分。”

    陆明朗一下子懂了,这大概是他考得太好惹出的祸事——这是被怀疑作弊了?

    季校长道:“我看了他以前的成绩,物理化学数学生物……这些科目都考过满分,不过,他以前的语文政治英语没有这次好,一般都会有一两门有所波动。”

    陈楠楠道:“有所波动是正常的,谁也不能保证一直考得好。”

    季校长道:“我相信他发挥超常,不过既然有同学举报,那么就还是要调查调查,陆明朗同学,你们班主任说二班这次进全校前十的人是和你一起做课外习题的,这件事是不是真的?”

    陆明朗道:“是。”

    季校长道:“他们成绩提升了很多,虽然这次的试卷没有太难,不过,一下子提升四五十分还是很高了。”

    陆明朗很是镇定地道:“校长,这是有原因的,一个月前我家里出事,我受了打击病倒了,请了一段时间的假。那个时候我躺在床上,每天就只躺在那里想着自己能干什么,最后想到的是我必须要好好读书,将来找到我爸妈,好好生活下去……”想起了前世的这段经历,他的声音略有些艰涩起来,若不是曾下了这样的决心,前世他是没有勇气复读的。

    季校长明显是已经了解过陆明朗的事了,目光微动,示意他继续说。

    “我琢磨了很久,琢磨自己的缺点,我其他成绩都不错,语文成绩最差,所以我买了一些参考资料来看,想起以前老是曾经说过语文也有答题公式……”

    季校长也是知识分子,虽然并不习惯应试的套路,但还是知道一点,陈楠楠立刻道:“平常讲题目的时候怎么解题老师也教过的。”

    陆明朗点头道:“就是没有人试着归纳过。我看了书之后才发现以前一直只是在死读书,没有用方法。我回来之后拉着我发小——就是盛建明和崔振翔两个人照着参考书上说的做,我们买了很多卷子把同种类型的题目放在一起练,每天写作文练字,每天早上去操场上背初中到现在的英语单词……”

    “初中到现在?”季校长挑了挑眉。

    陆明朗点头道:“初中的单词加现在的就很全了,大家基础都还可以,语法练了这么多早就熟悉得很了,主要是单词忘了有些……”

    季校长忍不住笑了,道:“你的意思是四五十分就是这样练出来的?”

    陆明朗道:“有很多分是作文!我们语文成绩都提升了不少,因为我让他们写议论文,我们练了也有一段时间了,而且盛建明和崔振翔的基础本来也还不错,所以……”

    季校长道:“好了,我知道了。”他沉吟片刻,对陆明朗道,“这么快就来办公室,你还没吃饭吧?”

    “是……校长。”

    “先去吃饭吧,等下没饭了。”

    “我让朋友给我带了……”

    季校长挥了挥手,道:“没关系,本来这就不是什么大事,你先去吃饭吧,别为了这事占用了午休时间,这件事我大概了解了。”

    陆明朗看了陈楠楠一眼,陈楠楠冲他点了点头,陆明朗心下一松,道:“那我去吃饭了,老师再见,校长再见。”

    陆明朗出门后还替他们带上了门。

    陈楠楠等他走不见了,才疑惑道:“校长不是想让他再做一张卷子的吗?”她虽然不认为陆明朗作弊了,但是有同学这么认为,那就需要有力的证据澄清。陆明朗的确考得太高,而且和他混在一起的盛建明和崔振翔也考得太高,有人怀疑也很正常。

    季校长却是情不自禁地感慨道:“此子定非池中之物。”

    “啊?”

    季校长目光炯炯道:“他如果作弊的话说不出这些提高的方法,而且,他如果说谎,下个月就高考了,最后一次摸底考作弊根本就没什么用,只不过他们提高这么多,我先前的确有点儿怀疑……”

    陆明朗考出这样的成绩可以归根于超常发挥,他们学校超常发挥从前一百到前十的也不是没有过,稀奇只稀奇在盛建明和崔振翔的忽然提高罢了。

    陈楠楠道:“那……”

    “咱们学校语文方面是弱项,以前就只想着练题练题练题……数学化学生物物理,语文倒是不够重视,咱们学校语文高分的,像贾正浩,有哪个把自己好不容易悟出来的东西教给别人?大家都是竞争对手,都是要上考场的,他能带着同学一起学,自己的精力就分出去了。实力、义气、勇气。”季校长感叹了道,“所以我才说此子定非池中之物。”

    陈楠楠眼前一亮,道:“您是说,盛建明和崔振翔真的是被训练出来的?”

    “应该是。”

    “如果这样的话要是其他人也跟着训练……”

    季校长却摇头道:“哪有那么简单?”他皱了皱眉,道,“方法有了,也要肯学。而且就剩一个月了,最后一个月是各科老师总结归纳的时候,贸然改变学习计划,学生手足无措得不偿失。他这样的训练要靠自己自觉,你可以和他聊聊多了解一点具体怎么提高,然后在班级里提一下。有想法的自然会跟着试,没有想法的就是逼着也起不了太大的作用……”

    何况陆明朗提到了买参考书,有些家长恨不得孩子退学去给家里帮忙,哪里还愿意出钱买书?陆明朗也不知道哪里来的钱,这种训练需要大量试卷,光买一本两本恐怕是不够的。

    陈楠楠点头道:“我会和明朗好好聊聊的。”

    ※

    阳光明媚。

    风都是柔和的。

    陆明朗出了教学楼后就去了食堂,盛建明和崔振翔还坐在桌旁吃饭,见他来了眼前一亮,立刻放慢了吃饭的速度给他空出了位置。陆明朗坐进去后掏出了筷子,打开了饭盒,隔壁桌的陆明伟忽然阴阳怪气地道:“堂弟,我听说你被叫到老师办公室里去了,好像是因为作弊被发现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