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9.第九章
    第九章

    离高考只剩一个月,学习气氛就紧张了起来。

    临近农忙,学校里有近六分之一的学生没来上课。许多家庭并不在乎是否临近高考了,他们只想孩子回去帮忙,高考简单考考就行。每个班的班主任都开始家访,意图把那些扣留子女在家干活的家长劝服,让学生能回来读书。但纵然他们一家一家谈话过去,最终还是有七分之一学生的家长不愿意让孩子来上学。

    这时候陆明朗开始发现盛建明的状态不对劲,和上一世一样。

    崔振翔性子要比盛建明开朗敢拼得多,偶尔的时候也可以说是缺心眼。盛建明心思却细腻得多,前世陆明朗想让他去深造,深造回来以后再在公司里做事。其实这并不算多么走后门的事,可是盛建明却不愿意接受。他认为他欠他的太多,如果还要花他的钱去深造,他过不了自己的那一关。

    哪怕陆明朗说他深造回来以后能更好地给他做事,盛建明也不愿意,偏要他自己赚够了钱,用自己的钱去深造。陆明朗知道这是他的心意,不愿意伤他的心,就没有拒绝。

    可今世他可不能让他重蹈前世的覆辙了。

    晚上,约莫是凌晨十二点多,崔振翔的呼噜声都已经响起,宿舍楼外虫子们唧唧地叫着,凉风从窗户里吹进来,比后世开着空调还要冷。

    盛建明悄悄地掀开被子下床,套了拖鞋,拿着手电筒蹑手蹑脚地想到阳台那儿去,陆明朗一下子从床上翻了下来,拽住了盛建明的衣服。

    “?!”盛建明惊了一跳,扭头看见陆明朗,差点没叫出声来。

    陆明朗拉着他到阳台那儿,盯着他手上一叠卷子,道:“老二,你每天这么晚,干什么呢?”

    盛建明含糊地道:“晚上睡不着,所以做点题目。”

    陆明朗道:“知不知道什么叫过犹不及?”

    盛建明道:“但是多学点总是好的,都快考试了……”

    陆明朗把他手里的卷子夺了过来——这是他们平时做题目剩下的卷子,只几个大题目做了,都是为了训练他们专项而做的。

    “学校里的复习进度已经够了,我又给你们练这么多,老二,你再花精力就超过了。我和你们说过效率的事,橡皮筋抻到一定程度就会失去弹性,人也一样。”

    盛建明苦笑道:“这个我都知道。”

    这时候崔振翔的呼噜声忽然大了起来,盛建明和陆明朗都情不自禁地噤声。崔振翔睡梦中摸了摸自己的脸,翻了个身,继续打呼噜。

    陆明朗和盛建明对视一眼,一起笑了,然后陆明朗就道:“你这样不行,打乱作息,到时候考得可能还更差,如果睡不着的话吃点甜的东西,你妈不是给你准备了枣子吗?”

    盛建明道:“吃枣子?没用,我在家里就吃枣子,我妈一咳嗽我就醒了。”

    “咳嗽?”

    盛建明点头道:“也快一个月了,她一直咳嗽,我晚上听见她咳嗽就睡不着,越想睡越睡不着,就干脆起来做题目。”其实做题目的时候大脑也累,但想睡睡不着同样累,还不如做题目呢。

    陆明朗心头一紧,想起了盛建明妈妈前世的病,前世盛建明妈妈不知道是得了什么病,一直没见好,后来甚至失明、瘫痪在床,没等去大医院检查就去世了。没想到这么早的时候他妈妈就已经开始咳嗽了,前世盛建明高考失误,原因可能不是因为紧张而导致的失眠,而是被咳嗽吵醒破坏了生物钟。

    “咳太久了容易是肺炎。”陆明朗道,“应该让伯母去诊所看看。”

    盛建明大惊失色道:“肺炎?”

    陆明朗道:“小病不治,等大病就治不好了。”

    盛建明立刻就被吓到了,他妈妈一直咳嗽,他晚上听得也揪心。早些时候他妈妈说找了草药找了偏方啊在那儿治,可是根本就没有多少疗效。他们家被骗光了钱,还负着债,他妈妈是绝对不舍得拿钱去治病的,纵然是去诊所,那也要钱啊。

    “还有两个星期就高考了,后天我们去你家看看吧。”

    盛建明点头如捣蒜,几乎把陆明朗当做了自己的主心骨。他爸妈非常喜欢陆明朗,尤其是他妈妈,朱美珍每次看见陆明朗都会给他们做好吃的,如果是陆明朗说的话,他妈兴许会听。

    周末,休息的时间又到了。

    陆明朗从不给他们安排周末作业,只让他们周末痛快地玩。在学校里把所有作业都做好了,崔振翔“卡啦卡啦”地拗着自己的手指,只感觉身心都要飘起来了。

    陆明朗把东西收拾好了以后示意他们两个人跟上,他们各自骑着自己的小破自行车,行驶出校门就像飞一样地往盛建明家里去。

    盛建明家就在隔壁村龙桥村,离陆家塘不远。

    行驶进石子遍地坑坑洼洼的小路,陆明朗三个人就都从自行车下来了。

    从村子入口最前面进去,穿过一条小路,第一个十字路口那儿,就是盛建明的家。

    村里的小十字路口将整个村子分开了两部分,十字路口的这一半边全是泥胚木造瓦片房,大多有百年的历史了,而十字路口那一半边多是这几年起的砖瓦房,最大的那一家就是龙桥村最大的超市——有陆家塘那儿小卖部的四个那么大。

    盛建明一头当先,走在最前面。陆明朗和崔振翔轻车熟路地跟上,一路上家家炊烟,老式烟囱那儿白烟一直往天上冒,看起来好看极了。

    “建明!咳咳咳咳……回来啦!咳咳,明朗和振翔也来了啊……”朱美珍正坐在门前的石砖台阶上拿着灰扑扑的蒲扇扇风,说一句咳一句,果然是咳嗽得厉害。

    “阿姨好。”

    “阿姨好。”

    “好好好。”

    “阿姨今天真漂亮!”崔振翔立刻开始拍马屁,又夸她今天的穿着又夸她今天的气质,把朱美珍夸得那是眉开眼笑,边咳边红着脸说自己哪有那么好。

    “妈,爸呢?”

    “你爸还在田垄那儿,你们先去做作业吧。”

    盛建明道:“做好了!”

    朱美珍道:“又做好了?”她又咳嗽了两声,却是非常高兴地感谢陆明朗道,“我家这个说了,明朗你给他们专项练习呢!他上次摸底考提升了咳四十多咳分,真的咳咳咳咳太好了。”她说话说太多,一时之间竟然差点咳吐了。

    陆明朗和崔振翔都吓了一跳,连忙想去扶。

    “妈……”盛建明把自行车停好了比陆明朗他们更快一步地去扶她,担忧地道,“你都咳了快半个月了,要不去诊所看看吧?”

    朱美珍拿蒲扇拍了拍他的手,道:“费那力气干什么?还乱花钱,我在吃草药了,而且有民间秘方,绝对能好!”

    崔振翔道:“看诊所好的快,老二也放心。阿姨,要不您就去诊所看看吧。”

    朱美珍笑着摇头,显然是不为所动。

    盛建明求助地看向陆明朗,崔振翔也看向了陆明朗。

    陆明朗坐到了朱美珍的旁边,道:“阿姨,老二在学校晚上一直睡不好,你知道吗?”

    “老大!”盛建明急了,他没想到陆明朗会向朱美珍告状。

    朱美珍一边咳嗽一边诧异地问盛建明道:“真的?”

    盛建明嗫嚅着,半天也说不出一个字。

    陆明朗道:“他半夜起来做试卷被我抓到了,您知道高考最后一个月了,休息很重要。而且我们学校的复习计划很重,我又让他们做那么多题……老二说不是他不想睡,是平时在家的时候听您咳嗽。您晚上一直咳嗽,咳了很久了,他一直睡不着。”

    涉及孩子,朱美珍立刻道:“建明,你咳咳咳你睡不着不早说?”

    盛建明涨红了脸道:“我这不是不想让你担心吗?”要是朱美珍知道会吵到他,只怕她直接晚上不睡觉了。

    陆明朗道:“阿姨,老二他不止是被吵的,而且也是担心您,您一直这么咳嗽,咳嗽老不好,小病万一拖成了大病那可怎么办?再说了都快高考了,您这样把病拖着,老二心里惦记着这件事,发挥也发挥得不好了。”

    盛建明的基础要比崔振翔好,前世就如此。但前世崔振翔考上了本科盛建明却没考上,可想而知他家里人会多么悔恨。

    朱美珍叹了一口气,又咳了两声,道:“他之前也没说——好吧,看看就看看,现在诊所还没关门,那我咳我现在就去看看……其实不过是小病而已,以前也不是没咳过。”

    盛建明眼前一亮:“妈?!”

    朱美珍起身,把蒲扇塞到了盛建明的手里,示意他们道:“你们先在家里玩会儿吧,等我回来给你们做饭。”

    “谢谢阿姨。”

    “谢谢阿姨!”

    朱美珍就去房间里摸出了装钱的小布兜,预备去诊所,盛建明想跟着去,朱美珍硬让他留下来和陆明朗崔振翔一起,让他们招呼他。

    盛建明左右为难,陆明朗暗想着咳嗽如何拖成前世失明又瘫痪的情况呢?于是便要求大家一起去。

    “你们这群孩子,还觉得诊所是好玩的地方不成?”朱美珍一边咳嗽一边无奈地道。

    陆明朗却道:“一起去看看,我们也放心不是?”

    朱美珍向来是喜欢陆明朗的,情不自禁就笑了,道:“好好好,咳,咱们一起去!”

    把小门上了栓,大门也上了锁,朱美珍便和三个少年踏上了去诊所的路。一路上村子里的人都和他们打招呼,朱美珍身边跟着三个少年人,觉得风光,便笑得合不拢嘴。

    龙桥村的诊所就在隔着超市五六间房的地方,地方很小,有些逼仄。

    朱美珍连声咳嗽,用小块的白布捂着,前面正在看病的是一个老人,医生在给他把脉,听诊器挂在耳朵上,把脉把了一会儿才听了他的胸腔和腹部,把听诊器放下了,道,“没什么大碍,回去多休息休息就好——重口味的东西少吃,您年纪也大了,要注意忌口。”

    那老爷爷连声答应,还算利落地站了起来,付了诊金就给朱美珍让了位。

    朱美珍坐了下去,医生翻出一个小本本来道:“什么症状?”

    崔振翔抢答道:“咳嗽!”

    医生便问朱美珍有没有痰,痰是什么颜色的。

    他问了一系列的问题,然后戴上听诊器听了听她的肺音,一根木签压上了她的舌头,看了一下喉咙,然后就把木签给丢掉了。

    盛建明简直紧张得不知道如何是好,抓住了陆明朗的手,额头上的汗都要冒出来了。

    崔振翔担忧地道:“老二?”

    正当陆明朗都觉得心跳加快的时候,那医生道:“没什么大碍,只是普通的咳嗽而已,有点感染,开点儿药就好了。”

    朱美珍道:“我说没什么吧!”

    盛建明松了一口气,崔振翔则笑道:“没什么是好事啊!”

    那医生开了三种药,看得朱美珍心疼得不得了。盛建明却按着朱美珍的肩膀,不让朱美珍中途跑路。

    医生把药开好了,收了钱。朱美珍一边心疼一边感谢医生,出了诊所,口里的话就都是心疼钱了。

    ——“咳着咳着就好了,以前也不是没咳过。”

    “花这个钱干什么,它自然而然就好了。”

    陆明朗行到中途顿住了脚步,让他们先走,崔振翔诧异道:“老大你去干嘛?”

    陆明朗道:“我钥匙忘在诊所了。”

    朱美珍连忙让他快点回去拿,并说他们慢悠悠地走着等他。

    回到诊所,医生还在收拾东西。

    陆明朗当然没有落下任何东西,钥匙还稳稳当当地在他的口袋里。

    “医生,你好,我想问一下,咳嗽,或者是呼吸道感染——反正是有咳嗽症状的病,会引起失明和瘫痪吗?”

    “失明瘫痪?”医生诧异道,“一般不会。”

    陆明朗道:“您确定不会?”

    医生道:“有的人身体不好,譬如老人,咳嗽咳用力了会引起短时失明或者瘫痪,但一般不会是咳嗽本身的疾病引起的。”

    “是这样啊……”

    “是啊,你问这个干什么?”

    “没什么,只是问问。”陆明朗心中有数,就道,“打扰医生了,谢谢医生。”

    医生点了点头,陆明朗就从诊所出去,追上了朱美珍他们三个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