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1.第十一章
    第十一章

    陆明朗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梦见沈宴珩,而且是没有头发的沈宴珩。

    前世他们遇见的时候沈宴珩已经长出了头发,弄的时下别人喜欢却又多不会弄的发型:头发往后梳喷了定型水,就像是国产大片赌神赌圣一样,帅得让人注目——但其实沈宴珩洗完头之后碎发散乱的样子更加好看,带了点儿慵懒,眼睛眯起来瞧他时很勾人……

    陆明朗深吸了一口气,发现自己想他时竟忍不住硬了。

    沈宴珩和他的关系过于亲近,亲近到前世他们有空的时候总会做一两次,哪怕再忙。

    身体的关系自然让陆明朗更加笃定沈宴珩的心,但本来男人就是下半身思考的动物,沈宴珩不过是找他泄欲而已。

    陆明朗皱着眉发泄了,换了衣裤,然后忍不住从床头摸出了个小镜子。

    月光窗外泄入进来,并不是完全黑暗,而小镜子里的自己,双眸明亮,俊美清秀——比前世还好看些。

    陆明浩也好看,不是他这种类型,虽然有几分像,但是更像是单纯的大男孩。

    陆明朗发现自己的心情有些糟糕,没来由的。

    重生到现在都这么久了,哪怕是刚活过来遇到沈宴珩的那次他都没心情这么糟糕过。

    前世他瘸腿,刚和沈宴珩遇见时还沉默寡言,除了一张脸,几乎是没理由让沈宴珩主动追他的。当时沈宴珩撞见他操盘投资,再在学校那儿遇见就开始和他搭讪,如果只是为了他的才,也不用追求他和他发展**关系。

    但也许是因为那张脸和陆明浩像,而陆明浩瞧来那样天真淳朴,沈宴珩也舍不得对他下手——

    陆明朗心中猛然一股火气,“砰”地一声把镜子摔了。

    月色从窗外照进来,照到他的被子又照到他的脸上,陆明朗微微一怔,这才察觉他干了什么。

    他竟然为了沈宴珩摔了一面镜子!现在这个年代的镜子虽然没有后世的设计感,但是背后的图却非常的精美复古,是美人图。以后他想买都买不到了。

    陆明朗立刻心疼起了自己的镜子,月色下那一片略有些反光的碎片让他下了床,但很快又重新上了床。

    大半夜的要扫地,只怕碎片会被他踩到。

    他可不想脚再受伤了,还是明天起来吧。

    陆明朗心想着,但是那一地的碎片却让他有点睡不着了。

    都怪沈宴珩!

    如果再在a大遇见他,他一定把他打得满地找牙!

    高考完,一切安排就都没那么紧迫了。

    陆明朗第二天起来把地扫了,又在日历上看了一看,确认接下去的行程安排。过两天答案就会出来,他们就能估分。等填完志愿,二十号他就要去s市把股票卖了。

    沈宴珩也是a大的人,不过前世他们遇见的时候,陆明朗都已经大三了,沈宴珩更是早已开了自己的公司,把他叔叔按在地上摩擦。

    陆明朗确认自己上大学时能有百万资金,但他并不是没有眼界的人,不会就把钱放在那里不动。若要打拼事业,b市既是个坏地方又是个好地方。那里的人际关系出奇复杂,外来人要挤进去分一杯羹实在麻烦。但是,重活一世,知道那么多信息,若连这么一点挑战都接受不了,他也别混了。

    还是和前世一样做金融地产开发和文化管理业吗?他和沈宴珩的公司,最大头就是这几样。他们的公司本来只干金融,只是沈宴珩要并了原本由他叔叔掌管的企业,到后面越做越复杂,越做也越大……

    陆明朗如果要干老本行,肯定会动到沈家的蛋糕。和沈宴珩敌对陆明朗并没有必胜的把握,沈宴珩太敢做,而且他也不想和他有什么交集。船到桥头自然直,陆明朗心想着,等他先去学校,以后再决定他未来的事业发展方向吧。

    “老大!”

    “老大!”

    盛建明和崔振翔九点钟的时候就骑着他们的小破车来找他一起去玩了。

    陆明朗虽然过了喜好玩乐的心理年龄,但仍然蠢蠢欲动,和他们跑去陆家塘田垄那边抓了一天的鱼和龙虾。

    就地生火,烧烤。

    撒的作料是小卖部买的调料,没有后世口感丰富,却仍旧别有一番滋味。

    这个年代的东西,材料都很不错。

    他们几个人吃完以后把衣服铺在旁边的杂草地上就坐下来了,每个人都很惬意。

    “老大你上次说的还真有用,高考前那俩星期我爸对我和我妈可好了,周末都不出门了。”

    陆明朗正观察杂草地上跳来跳去的蚂蚱呢,没反应过来,道:“啊?”

    崔振翔却似自言自语地喃喃道:“不过我总感觉他和以前不太一样,好像对我们太好了……”

    陆明朗沉默。

    他爸现在正处于愧疚心虚的状态,既然是愧疚心虚,当然忍不住弥补他们。

    如果前世崔振翔不是被那女人害得太惨,也许陆明朗都会考虑替赵丽君把小三赶走,让崔振翔什么都不知道。

    崔振翔对他爸也有不浅的感情,他妈妈早就知道端倪却一直不吭声,只因为他爸一开始不是故意出轨,而是被人算计了……

    但是他不行,他做不到。

    崔敏才一开始也许是被算计了,可那女人有了他的孩子之后很多事就是他自己干的。

    崔振翔和家里决裂出去读专科时,那女人还设计让同伙昧了崔振翔的学费让崔振翔吃了不少的苦头。崔振翔差点病死在异乡,他爸爸知道一切真相后却还认为是他和他妈自找的。

    等崔振翔发达了,分家那么久以后崔敏才还打着是他父亲的旗号要钱。崔敏才明知道崔振翔自己手头也紧的,流动资金本来就不够。如果他爸真的对他还有父子之情,怎么也不可能逼他们到那个地步。

    盛建明道:“你快要高考了,当然要对你好。你和我妈妈一样,都太敏感了。”

    崔振翔忍不住笑了,道:“老二,你竟然认为我敏感?”

    陆明朗也忍不住笑了,盛建明的心思一向比崔振翔细腻,虽说崔振翔也算粗中有细,可是盛建明可比他“细”多了。

    盛建明道:“我妈更敏感,她咳嗽早好了,但还总是觉得自己身上这不对那不对的,去诊所看了,也没什么事。我高考完以后我爸才和我说,但我陪我妈一起去,医生还是说没什么事儿……”

    陆明朗道:“会不会是诊所没诊出来?”他之前就认为朱美珍可能得了其他疾病,但是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得的,而且还要高考,就也没说。

    盛建明犹豫了一下,道:“应该不会吧?医生说她五脏六腑都没毛病,全身都检查了……”如果真是有病的话,那也不可能一点都没查出来啊?

    陆明朗沉吟片刻,缓缓地道:“等过几天,再看看。”

    盛建明总觉得陆明朗说这话时似乎是考虑了什么似的,但他也不知道他考虑了什么。

    下午,各回各家。

    陆明朗回家以后掏出张纸写写画画,写了半天计划,又揉掉了。

    那天问医生的时候,陆明朗就猜测前世朱美珍患了其他疾病。可如果连点症状都没有显示出来就让朱美珍去大城市看病,他们家是绝对不会同意的。

    等估分估完填完志愿,他去s市把股票卖了,他就有钱能让朱美珍看病。

    但是怎么开口呢?

    陆明朗有些犯愁。

    盛建明只要没发挥差,考上好大学,哪怕不是a大,去别的大城市,他都可以打着提前熟悉学校的旗号让盛建明父母和盛建明一起去大城市。只不过,他如果也要跟着去的话,就没有一个好理由了。

    再好的哥们,总不能连学校也要跟去吧?这是去外地,不是去隔壁村,如果他不跟去的话他们不会去医院也是白去了。

    但如果盛建明考上a大就好了,他就可以顺理成章的和他一起去。

    过了两天,答案终于出来了。

    陆明朗回到学校,仍是和盛建明还有崔振翔坐在临近。

    史仲薇把答案分发下来,路过崔振翔的时候,还偷瞄了他一眼。

    盛建明和陆明朗都知道他们俩有猫腻,于是崔振翔和她眉来眼去的时候,就都别开了眼去。

    “我一定能考得很好!”

    史仲薇回到座位上以后,崔振翔非常雄心壮志地道。

    盛建明忍不住笑了,道:“你都考完了,就算副班长给你爱的鼓励,那也改不了成绩了。”

    崔振翔冲着他龇牙一笑,道:“我就是觉得自己考得很好。”

    陆明朗对着答案很快就把分数估出来了。

    语文,他基本上能答对的都答对了,就看老师怎么给他的套话和作文打分。政治,选择题也是都对了,大题目都不允许给满分,如果按照他的经验,应该会扣十分以内,不会太多。

    数学、物理、化学、生物……

    陆明朗确信,自己就算再保守都比a大录取分数线高几十分,他放下自己的卷子。把旁边盛建明的拿过来了。

    “老大?”盛建明一脸懵逼,他自己在卷子旁的估分上写了个五百六十。

    陆明朗眯了眯眼,问他扣掉的是哪些方面的。

    盛建明一个一个答了,最后道:“该扣的我都扣了,保守估计,五百六十。”

    陆明朗眼睛里似乎绽放出了光芒,在听到他物理那道十五分的大题全答出来后就开始放光——盛建明有些纳闷,但是陆明朗给了他一个拥抱。

    陆明朗似乎很激动的样子,然后把崔振翔的卷子也拿了过来,问他扣掉的分数是哪些地方的。

    这个年代的考试,是允许把选择题答案写在橡皮擦上的,陆明朗只靠记忆就能记住全部,但他们却不行。

    崔振翔把自己答案对不到的地方大概说了说,物理同样是大体答对,陆明朗最后给他算了个保守分,保守分是五百五十。

    离a大今年录取分数线差十三分。

    陆明朗皱着眉头,陷入沉思。

    他们估分都会把能扣的分数都扣掉,最后再在总分上加点分数。盛建明过于细心,听他的答案他的分数说不定能比五百六十高十几分,可崔振翔的估分已经是他按答卷规则尽可能地接近地算了——等分数出来,绝不会比这个分数高十几分。

    如果崔振翔填a大,这就要赌,这个年代不是平行志愿,进不了a大,崔振翔就会成为又一个高分落榜的流言主角。

    若是陆明朗自己,陆明朗会博一把,但是他不能拿自己兄弟的未来开玩笑。崔振翔的估分但凡再高五分他都会让他填a大,a大允许五分之差内用钱买分,但是差十三分,就太险了。

    “老二,志愿表发下来以后,你跟我一起填a大。”

    盛建明正拿着自己的小杯子喝水,闻言噗地一声就喷了。

    崔振翔更是惊恐地看着陆明朗,道:“a大,你开玩笑吗?”他差点连声音都没压住。

    陆明朗道:“去年的a大录取分数线是五百九十,今年的题目难,老三估分五百六,实际出来的分数会更高,能上a大。”

    盛建明原本认为绝不可能的心就鼓动了起来……是啊,他们先前的成绩本来就已经能上重点了。高考题目他明显感觉到理科题的变态,但不知道为什么,竟然没有多少生涩感顺当地做出了不少。

    崔振翔还是一脸惊恐地道:“那是不是也太……”

    陆明朗把崔振翔的答案卷翻了过去,仔细琢磨他的作文标题,崔振翔的分数和a大应该差不了太多分,但是上的机会不大,b大却是稳的。

    “你,填b大。”

    崔振翔感觉自己都有些虚脱了,咽了咽口水,和盛建明对视。

    “……万一……万一……”

    陆明朗瞥他们一眼,道:“害怕?”他低头一笑,道,“你信不信,咱们这次说不定包圆了全校前三。我志愿表上也会填a大,如果你们上不了,我就陪你们一起复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