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2.第十二章
    第十二章

    陆明朗的话总是让他们情不自禁地相信。

    盛建明想。

    明明换作别人听了一定会觉得陆明朗是在做梦,但他竟然真的想填a大了!

    估完分,盛建明和崔振翔虽然不是都考上了a大,可是有一个考上了,这就让陆明朗神清气爽。

    学校中午的时候免费供他们最后一餐,大家一起吃完回班级开个毕业晚会就算毕业了。

    陆明朗他们去吃饭的时候就把答案卷子和志愿表都给收了,盛建明和崔振翔也都把东西塞到了他们的书包里。

    “喂,陆明朗,你考的怎么样?”吃完饭以后,回教室的路上,陆明朗就被陆明伟给堵在了走廊上。

    陆明伟的面色不太好看,显然估分并不理想。

    这一年的高考卷子难,整体分数线都比去年下降了三十多分。可是他们哪怕知道分数线一定会下降都还会认为自己考得太差,而陆明伟只考了五百多分——他知道自己是考砸了,可能连专科都上不了。

    都是他妈!考试那天给他鸡蛋油条牛奶……各种东西补,结果他吃得肚子难受,跑了好几次厕所。

    陆明朗道:“马马虎虎吧,五百多分……”他说着还叹了一口气。

    盛建明和崔振翔面面相觑,但是他们两个人都没有说话。

    “五百多分?”陆明伟微微蹙眉,带了一点儿试探地道:“大概是五百多多少分?我要告诉我爸呢。”

    前世陆明伟露出这样的表情过两次,第一次,是他和他一起考砸了的时候,第二次,就是打听出他估分找小混混打他的那次。

    “五百五十多。”陆明朗道,瞥了他一眼,“你考得很差?”

    陆明伟扯了一个勉强笑容,道:“拉肚子,没考太好。”他也没多说,问出成绩后看了一眼他身后的盛建明和崔振翔,很快溜走了——连招呼都没打。

    陈伯宗和陆明伟擦肩而过,原本是要进一班的,但竟然走了过来。

    陆明朗进班级门的入口被他挡住了,微微一愣,道:“陈伯宗?”

    盛建明和崔振翔进了班级见陆明朗没进来就也站在门口看他们。

    陈伯宗点了点头,道:“我估分是五百六十五。”

    陆明朗心头一跳,忍不住挑了挑眉。

    前世陈伯宗高考成绩离a大差了两分,而因为不知道分数线下降那么多,他没填a**大而是填了c大。

    这个年代这几个大学其实也没太大的差别,哪怕是学生家长都没那么介意,但是实验高中这边,还是对他有不少惋惜之声。

    谁不想自己学校再出一个a大的呢?

    如今他估分五百六十五,等分数出来怎么说也不可能低于a大录取分数线——成绩越好的人估分时越会把可能得不到的分数扣干净,陆明朗前世估分夸张时甚至会多扣二十分。

    “你的办法很有用,可惜的是我没有一开始就那么练,你真的只考了五百五十吗?”

    不在前茅的人也许会以为前茅的人有一定程度是靠运气的,但是陈伯宗知道,除非是精神体力影响太大,比如说先前陆明朗遭受家变,他们年级前十大部分人的名字是不会变动太多的。

    陆明朗先前考得那么好,哪怕高考卷子难了也不会落到这个地步,他只训练了一个月不到就有这样的提高,何况是陆明朗?

    陆明朗对他一笑,道:“成绩没出来前,怎么能断定呢。”他对着他眨了眨单只眼睛。

    陈伯宗心领神会,目光微动竟然笑了:“你考得好就好。”给了他一个像是冰雪消融一般的笑,他转身,准备离开。

    身为实验高中长期年级第一没下过几次前五的人,陈伯宗一向是张面瘫脸,他长得帅,成绩又好,若到后世,绝对是众多少女的梦中情人。他们现在这个年代还奉行男人不坏女人不爱,等以后,就有很多人追他了。

    陆明朗心中一动,道:“等等!”

    陈伯宗诧异回头。

    陆明朗深吸了一口气,把他拉到一边,低声道:“你大学准备填什么志愿?”

    陈伯宗道:“等成绩出来,没有大意外的话真实成绩会比我估分高个十几,五百七十多近五百八的话,我想……填b大吧。”

    陆明朗道:“填a大。”

    陈伯宗微微一愣,道:“赌吗?”

    陆明朗道:“你认为今年的分数线降不了二十分吗?”

    陈伯宗沉吟,目光闪动。

    今年的题要比以前难,不过陈伯宗到底还是做出来了很多,只是感觉比以前复杂。其他中上水平的人会感受得更加直白,而他们这些尖子生不过是感觉解题艰难了些,所以陈伯宗也不可能敢想a大录取分数线会降三十多分。

    只降二十多分,他就有可能上a大,但是陈伯宗也怕分数线没降太多,又或者是答题的老师偏给他扣的分多——这都是有可能的。

    写a大,有点冒险。

    陆明朗拍了拍他的肩膀,道:“咱们实验高中的全校前几,每年的成绩都比a大差一小截,我们这届也是。今年……如果我们提高了这么多都还考不上a大,前辈们情何以堪啊?”

    陈伯宗的眼中猛然迸发出色彩,原先陷入的思维误区就一下子挣脱了!他本来只考虑了客观条件,但主观条件上他原先水平就已经接近a大了,发挥得好些也不是没有机会,而且他这段时间语文英语提高了那么多……

    “……谢谢!”陈伯宗认真地道,“我知道怎么填了。”

    陆明朗笑道:“不客气。”

    两个人道别,陆明朗就示意盛建明和崔振翔,一起坐回了位置上。

    “老大,我跟着你填!”盛建明有些兴奋地道,知道陈伯宗的估分也不过五百六十五,他立刻充满了信心,陈伯宗是年级第一常客!而且陆明朗说的有道理,他既然和陈伯宗成绩都这么相近,那么a大也是有可能的——哪怕落榜了,也比以后后悔的好!

    “我也听你的!”崔振翔极其高兴地道。

    “不过老大,我怎么感觉你和陈伯宗的关系还不错?”盛建明有些奇怪。

    陆明朗是二班的常年第一,陈伯宗是一班的常年第一,他们两个班级经常互相攀比,虽然只是学习上的,但也敌对惯了。

    陆明朗做了一个抱拳的手势,道:“我们这是英雄惜英雄。”

    “哈哈哈哈!”崔振翔和盛建明一起笑了,其他人听到一耳朵的,就也跟着笑了。

    ※

    陆明朗再三确认盛建明和崔振翔没有改动志愿填报。

    如果分考上了,志愿没填,那可就太冤了。

    过了几天,高考志愿上交,约莫六月底,分数就会出来。

    19号,陆明朗已满十八周岁去城镇办了身份证和临时身份证。

    20号,陆明朗收拾了家里,带着一百元现金和办下来的临时身份证去了b市当地工商银行办了一张牡丹卡。

    大概下午两点,陆明朗到了s市。

    东巢a股果然已经涨到了恐怖的地步,二十号以后还会有小涨,二十三号还是二十四号就开始暴跌。

    虽然小涨的部分再等两天仍旧是可怕的利润,但是陆明朗并不打算切合得太准。

    钱是赚不完的,他以后也会赚很多钱。

    陆明朗很干脆地就通过官方把股票卖了,账户里所有资金都转进了牡丹卡里。

    股票交易并不算太公开透明,而东巢a股的涨势也让人疯狂。陆明朗出手之后,三百多万的股票竟然很快就卖完了,一点不剩。

    这些股票这几天还会给买卖的人带来巨大的利润,只不过,过一段时间,就都会被牢牢套住。

    陆明朗知道,散户是吞吃不下他的股票的——这年头万元户都少,敢大资金炒股的不是富豪就是近乎疯狂的赌徒。

    吞吃他股票的人肯定不是散户,交易的速度之快让陆明朗猜测这恐怕是有人越过了手续私自截留。

    至少他不会害得少数跟风的散户倾家荡产,陆明朗安了不少心。至于买他股票的人么……他搜寻了一下脑海中的记忆,发现在s市有这精力财力和关系截胡的恐怕没有几家,而且大多和他有仇。

    陆明朗随大众地在交易所里待了半个小时,除了给他办理手续的工作人员没人知道他刚卖了三百万的股票。

    半个小时后,陆明朗仿佛绝大多数炒股的年轻人一样神态自若地走出了交易所。

    “砰”地一声,撞上了一个人。

    那个人似乎是没看路,撞到他时反射性伸手,双手都抄到了他的腋下,陆明朗反射性地攀住那人的手臂,那人就顺理成章地把踉跄摔倒的他给抱起来了。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一抬头,就看见近在咫尺的高挺鼻梁还有近似光头仍旧只有一点发茬的青皮脑袋和黑色蛤蟆镜。

    “是你!”沈宴珩把人扶起来以后就摘下了蛤蟆镜,眨了眨好看的凤眼惊喜地笑道,“我们真有缘啊。”

    虽然好几个月没见了,但沈宴珩不知为什么将这个只见过一面的人牢牢记住了。

    陆明朗脸色大变,后退了两步立刻冷下了脸来:“我不认识你!”嫌恶地拍了拍衣服,摆出一副“老子非常不好惹”的样子越过他走了,头也不回。

    沈宴珩“哎”了一声,伸了伸手,却没有拦住他,他有些茫然地转过身看他离去的背影,不明白陆明朗为什么反应这么大。

    方云帆捧着两杯关东煮跑了过来,道:“六,六哥。”

    沈宴珩莫名地道:“我哪里惹到他了吗?”

    方云帆道:“谁?”四下张望。

    沈宴珩沉吟道:“一个我看了总觉得有几分熟悉的人。”

    方云帆不由笑了:“这是s市,又不是b市。你熟悉的人都在b市呢。”

    沈宴珩不置可否地笑了笑,接过了方云帆手上的关东煮。

    方云帆跟着他走进了交易所,看着他甩了甩圆珠笔填股票买卖的表单。

    “六哥,你真的要卖东巢a股啊?”几个月了,这只股票涨了几个月了!方云帆一开始心惊胆战,老催着沈宴珩快点卖掉。可后来,他看着那涨幅都要麻木了,都涨了一百多倍了,放着继续涨吧,看它还能涨多少。

    沈宴珩瞥了他一眼,道:“你傻吗?这只股票明摆着有问题,不卖了,还等它暴跌的时候被套牢?”

    方云帆道:“那你怎么知道现在是那个时机呢?”看面板,昨天东巢a股才又涨停了,如果说它明天就跌,方云帆才不相信。

    沈宴珩咬了一串关东煮,道:“他们公司法人都做好一切逃跑准备了,现在不卖还什么时候卖?”这个时候涨停,明显就是障眼法,稍有点金融知识的人可能都觉得不对了,涨几个月,应该是后继无力的时候了,又连续三天涨停板,怎么可能?但哪怕知道不对的人都想来搏一搏,里面的利润太大了。

    方云帆面色微变,从这消息中知道了点儿端倪。拉了拉沈宴珩的衣服,低声地道:“可你堂哥他还在想法子收购,只是一直买不到。”

    s市交易所有沈丰兴的关系在,若沈宴珩卖了股票,十有**会落入沈宴斌的怀抱。

    沈宴珩冷笑一声,道:“由得他收购,老子聪明,儿子怎么就这么蠢,赔死他。”

    卖了所有的股票,没半个小时就买卖成功,沈宴珩先前炒股买了全身家当两万五千四百多块,卖掉以后就是近四百万,这么大一笔交易按理来说不会太快结束,但是,半个小时竟然就完成了。

    沈宴珩把钱都提到自己卡里的时候方云帆忍不住咽了咽口水。

    他们家财大气粗,但四百万也不是小钱了。沈宴珩爷爷想让沈宴珩与他叔叔学着一起管理宏腾股份有限公司,沈宴珩受了不少的打压,窝了一肚子的火气没处发。

    要是沈宴斌真的都买了,这股票一跌,那可就有好戏看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