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3.第十三章
    第十三章

    再次遇到了沈宴珩,陆明朗的心情非常不好。

    看这个时间点,沈宴珩是已经回归b市沈家了,怎么两次都在s市遇见了他?

    这到底是什么样的狗屎运?

    回到了陆家塘,高考考完的盛建明和崔振翔天天来找他去玩。陆明朗心情本来不是很好,跟着他们玩了一段时间却也好了不少。

    不过是两次见面而已,算不了什么。

    考试成绩快出来的那天,陆仲柏又带着东西上陆明朗家门了。

    陆明朗接待了他,婉拒了礼品,陆仲柏轻叹了一口气,道:“你堂哥他考得不好,虽然分数线还没出来,但他应该是落榜了。”

    陆明朗不动声色地道:“那真的太可惜了。”

    陆仲柏便透露了陆明伟想要复读的消息,并道:“明朗,我听说你之前在学校里分享了学习计划?能不能……”他面上露出一些为难的神色。可这个年代能下决心复读都是一件非常不容易的事了,与之相比找亲戚帮忙根本不算什么。

    陆明朗道:“我的计划已经给老师了,自己不太记得。不过每个班的后面都还挂着计划,我们班主任陈老师说不会把计划撕掉,下一届的学弟学妹们也可以看。”

    陆仲柏便有些不好意思地道:“好好好,那这样的话明伟他复读应该也能看到。”

    陆明朗和他寒暄一阵,陆仲柏问他分数时,陆明朗不好撒谎,没说太多,只含糊说本科是能考上的。陆仲柏由衷地恭喜了他,只不过面上仍旧透露着惆怅,道:“希望明年明伟也能考得好一些,我会让他多看看你的计划。”

    陆明朗一副不好意思的样子应是,但那份计划对陆明伟会不会有很大的作用,他心中和明镜似的。

    看起来容易做起来难,若没有十足的自制力或者其他人监督,要保持那个强度训练非常难。

    陆明伟原本就不喜欢他,心里存了偏见。再者说复读压力那么大,陆明伟又是被娇宠惯了的,一年高三都苦了,何况是两年高三?像陈伯宗能提升那么多分的人到底是少数,他不和他们一样。陆明朗知道题目范围专门给他们几个练了,陈伯宗可是无范围全方面复习的。看他估分,实际分数出来怎么说也会比前世多个十几二十分——这非常地了不起。崔振翔和盛建明的分数都还有陆明朗透露的物理大题分数撑着,而陈伯宗是完全靠其他题目提上去的。

    “成绩是这两天出来的吧?”

    他们三个人一起去镇上看黄梅戏回来,崔振翔就忍不住问了。

    盛建明道:“是这两天,我们这儿消息迟些,说不定市中心那边都已经知道了。”

    崔振翔搓了搓手,道:“我真紧张啊!”

    陆明朗竟然也有点心跳加快,道:“我也有点。”

    但不管紧不紧张,时间就这样一天一天地过去了。

    那天早晨陆明朗煮了早饭洗脸刷牙,在陆家塘绕着整个村子跑了一圈,回来时就慢慢地走路,平复喘息。

    走到半路,陆明朗察觉有人在跟踪他。

    比起前世被私家侦探跟踪来说,这些人的跟踪实在是太蹩脚太容易被人发现了。

    陆明朗不动声色地避开容易被堵住的角落,往陆家塘的派出所靠近。

    跟踪的几个人似乎并不知道陆明朗走的方向是派出所,很明显不是这附近的人。

    陆明朗在走往通向派出所的小路时那几个人就一拥而上,抄了棍子向陆明朗打来。

    陆明朗早有准备,矮身避开脑后劲风撒腿就跑。

    “站住!”

    “**的站住!”

    那几个混混一边喊一边骂各种有关生殖器的脏话追上来。

    陆明朗一路不回头也不吭声,由得他们追打,一直等跑过小路跑到派出所门前他才高喊:“救命啊,救命啊!警察叔叔,救命!!”

    派出所里江学明等值班警察一下子就跑了出来,看见那几个小混混手里拿着棍子登时厉声喝道:“干什么你们!”

    警服、警棍!

    小混混们看见便是一个激灵,转身就要跑。

    可惜陆明朗把他们引得太里面了,几个警察将小路一堵,一顿包抄,一帮子小混混就全被逮住了。一个个都铐上了手铐蹲在派出所门前。

    江学明给陆明朗搬了一条凳子让他在院子里坐下来压惊,他们队的队长则审问了那几个混混几句,那帮人噤若寒蝉,双手抱头地蹲着,连抬头都不敢抬。

    “他们为什么打你?”江学明问。

    一个年轻的小警察在旁边做笔录,陆明朗端着一个女警递给他的热茶一脸茫然地道:“我也不知道,我跑步回来以后感觉有人跟着我,我害怕,就装作什么也没发现的往这边走。结果他们一句话不说上来就拿想打我后脑勺,还好我闪得快。”

    江学明看见混混手里的棍子就觉得这不是小仇,朝脑子打那可是要出人命的!如果陆明朗不知道为什么的话,那么他应该不是直接和小混混结的仇。

    和队长商量了几句,队长皱了皱眉头,看了一眼陆明朗,又去看这群小混混。

    “到底为什么打人?”江学明走至这帮子人面前厉声地道,“你们给我老实点坦白,坦白了罪还能轻点!”

    那几个小混混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还是不吭声。

    “你们不说是不是?不说也行。”江学明露出一个冷笑,道,“拿这么粗的棍子朝人脑袋打,故意杀人罪总有的?”

    那几个混混吓得面如土色,有一个连抱头都抱不住了,忙道:“我们只是吓唬吓唬他,只是想打断他的腿!”真的把故意杀人罪坐实,他们恐怕直接会被拉去枪毙。

    陆明朗手一紧,心脏都似被人掐了一把。

    他被跟踪的时候就猜到是陆明伟干的了,虽然陆明伟找的和前世的不像是同一伙人,但前世追打他的人用的也是棍子。

    江学明道:“吓唬?你们吓唬就是拿棍子往人脑袋上招呼?”

    那混混中为首的人道:“那不是故意的——是,是你们村子里的人叫我们干的,我们收了钱,我们没真的想杀人!”

    事情忽然变成了买凶伤人,江学明情不自禁往队长那儿看了一眼,队长皱了皱眉头,示意他继续问——他们都没想到陆家塘里会出这样的事。

    大概是被故意杀人罪给吓到了,混混们竹筒倒豆子一般地把给他们钱的人都说出来了。

    “真的只是教训教训,就让我们打断他腿而已……收了五十块钱,对,我们所有人总共五十……”

    江学明详细问了给他们钱的人的样貌和年龄。

    混混们提到陆明伟的时候很明显含含糊糊的,绝大多数人都看向为首的那个混混。

    江学明他们自然注意到了这点,便也着紧那个为首的审问。

    混混头儿叫苦不迭,简直想把这群猪队友痛揍一顿。

    事已至此,瞒是瞒不住的。

    “叫我们打断他的腿的人叫陆明伟,是他亲戚——陆明伟他妈是赵春华,她娘家在我们村是出名的不好惹……”他们现在把人供出去了,以后在赵家村那边也就生活不下去了。他们也是出奇地倒霉,本来把陆明朗打一顿就跑,这年头也没有摄像头什么的,被抓到的几率微乎及微,谁知道他们竟然直接全军覆没了?

    “又是她?”江学明想起当初那起偷盗事件,神情立刻严肃了起来。偷盗不说,他们竟然还敢买凶?

    陆明朗却道:“你们不要胡说八道,我堂兄为什么找人打我?”

    江学明喝道:“快点说!”

    那混混道:“我们也不知道为什么啊!听说,听说是你高考考的好……”

    陆明朗道:“成绩都还没有出来,他们怎么知道我高考考的好?”

    那混混道:“成绩已经出来了,赵春华去问的在一中当老师的亲戚——”

    江学明道:“就为了这事,买凶伤人?”

    那混混连忙哀求道:“我们只是拿钱办事,而且赵春华她家不好惹,我们没有办法啊……”

    队长给了江学明一个眼神,江学明就让人把他们先关起来,点了一群人,带了手铐警棍各种东西准备去陆明伟的家里。

    陆明朗刚要站起身跟上去,警队队长岳刚让他坐下来,道:“小伙子,虽然犯事的是你亲戚,但是你要知道,法不容情。”

    陆明朗有些无措地道:“我只是没想到,而且也不明白。”

    岳刚道:“你不用明白,但你要知道,如果今天你不是运气好,也许就会被打断腿,甚至连命都没了。”

    陆明朗心中酸涩,差点就扮演不好一个不知情的受害者。前世他瘸腿之后有很长一段时间都情绪崩溃,那还导致了他有一段时间沉默寡言。如果说从没有过复仇的念头陆明朗自己都骗不了自己,只不过他腿都瘸了,复仇了腿也好不回来了。

    陆明朗的手摸到自己的右脚脚踝,不着痕迹地确认自己腿脚的健康。

    岳刚道:“这件事你如果不方便出面的话,我们处理。不过我想,是必须处理的。”

    陆明朗能看到他眼里迸射出的锐利光芒,很明显这件事已经触及了他们警方的底线,不愿意让他们亲戚之间私下和解。

    连对亲戚都能做出这种事,对别人呢?

    陆明朗垂下眼,将所有情绪都敛入了眼中:“我,我就当什么都不知道。”

    岳刚拍了拍他的肩膀,和他和颜悦色地说了一些话安慰他。

    陆明朗走出派出所的时候,太阳已经升上了高空。

    他眯了眯眼睛,径直往家里走,走在门口的时候,不远处穿着制服的警察和便衣押着个人过来,后面跟着的女人哭天抢地的,声音之大几乎传入了他的耳朵。

    陆明朗只当没听见,重重地把门关上了。

    “吱嘎”一声,关掉了前世所有的苦痛岁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