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4.第十四章
    第十四章

    约莫过了二十分钟,陆明朗家的大门被敲响了,“砰砰砰”的。

    陆明朗在二楼听着声音,眯着眼睛想是不是陆仲柏找上了门。

    警方既然不愿意他们私下和解,就算陆仲柏找上门也没用——再说,这样凶险的事,难道他大伯立刻就有脸找上差一点就要被打死的他吗?

    但是那大门还是“砰砰砰”地响着。

    “谁啊?”陆明朗终于应声,一边下楼,一边整理了自己的衣服去开门。

    “明朗,是我!”

    似乎从厚厚的门板那头听到了班主任陈楠楠的声音,陆明朗一愣,连忙打开了门。

    陈楠楠呼吸急促,满脸的兴奋之色,陆明朗一开门她就踏进来了,激动地抓住了他的手,道:“明朗,明朗!你知道你考了多少分吗?你知道你考了多少分吗?!”

    陆明朗觉得陈楠楠的手都在抖,不知道是因为激动得发抖还是因为先前敲门敲得太用力。

    陆明朗连忙迎了她坐下,有些愧疚刚才竟然把她当成陆明伟一家没及时开门。

    陈楠楠的手上红了一大片,但是她抓住了要去给她倒茶的陆明朗:“不——不用倒茶,明朗,你考的很高!那边消息刚传过来!你知道你考了多少分吗?你考了多少分?!”

    陆明朗道:“我……估了分,大概,大概六百多……”他都忍不住跟着陈楠楠语无伦次了起来。

    “是六百六十六!”陈楠楠压低声音却越发激动道,“咱们省最高分就是你!和咱们考同个卷子的有好几个省呢,最高分六百六十九,你,你是第二名啊!”

    陆明朗首先升起的是兴奋!非常兴奋。前世他复读后在他们市考了两百多名,如今他却是省最高分!不过随即,他便有淡淡的遗憾,考第三次的试卷竟然还有人比他高,这一年的全国状元果然变态。

    陈楠楠道:“最高分的那个是省会重点的,他们学校六百分的都几十个,咱们这儿可不一样!我听校长说成绩出来后咱们市的报刊记者都联系了他想找你采访,不过校长说政府很早就禁止炒作状元了,拒绝了……”

    陆明朗脸上的遗憾还未散去,陈楠楠以为他是为了这事遗憾:“你放心,校长知道你家的情况,不过他没让广告商找你。季校长帮你申请了一大笔奖学金,除了陆家塘、市政府给的奖励,我们学校还会给你一万块的奖金!”

    陆明朗不禁动容,道:“一万?”他虽有了百万资产,但这个时代,一万块仍旧是笔大金额,实验高中要出一万给他,季校长绝对有资助的意思在里面——整个陆家塘可都还没多少万元户!

    陈楠楠道:“大城市需要钱,而且你家里又只剩你一个了……对了明朗,你志愿填了a大呀?估分六百多的话你应该会填a大的。”

    陆明朗道:“我填了a大,现在录取分数线还没出来吗?”

    陈楠楠道:“出来了出来了,不过校长那儿就和我说了你的分数,忘说录取学校——毕竟省状元,哈哈,市一中都不一定出省状元呢。这一届咱们学校也不知道烧了什么高香,你那朋友——啊对了,我还要去盛建明家里,你等会可以和我一起去,他也被a大录取了,天啊,三个a大!”

    陆明朗道:“三个?”

    “还有一个是陈伯宗,你们都是理科的,文科那边蒋媛考了五百八十多,可惜了,比录取分数线高一分,但是志愿没填上。一分太险了,成绩没出来谁敢填呢?不过咱们学校本来文科就比理科弱势,成绩在,学校也会奖励她的。”

    陈楠楠几乎是滔滔不绝地和他说了一大堆,兴奋地都止不住话头。

    往年他们学校总是和a大失之交臂,距离最近的有个也超了录取分数线两分,可惜没敢填。如今这三个可都是分数超过而且都填上了的,简直老天保佑!

    陆明朗听着听着就道:“b大的也出来了,那崔振翔呢?”

    “崔振翔?”

    “我给他估过分,b大应该是能上的。”

    陆明朗的心砰砰地跳,暗道崔振翔难道落榜了?

    陈楠楠道:“b大录取分数线五百五十四,他估分多少?”

    “五百五十。”陆明朗顿了顿,“应该是超过了的,我给老三估的分,五百五十绝对是保守估计。”

    陈楠楠沉吟片刻,道:“你等等,我给校长打个电话。”她起身,要去陆家塘那儿的小卖部。

    陆明朗连忙跟了上去,手脚都有些冰冷——真让崔振翔高分落榜,他恐怕要以头抢地了,保守估计的分怎么说都要比真实成绩少个七八分的,还是崔振翔倒霉,偏巧改卷的老师不喜欢他的答题套话?

    “季校长,啊,对,我刚从陆明朗家出来。”陈楠楠站在小卖部那儿拿着老旧的电话听筒道,“有个学生的成绩明朗想拜托查一查。崔振翔,估分五百五十多,志愿填的b大。”

    “……啊,什么,是吗?是这样啊……”陈楠楠敛了些笑,道,“好的好的,季校长,我知道了,我会和明朗说的,嗯,嗯,再见。”

    “怎么了?”陆明朗道,心口上的石头越发重了。

    陈楠楠道:“查分查出来,五百五十九。”

    “那……”

    陈楠楠拍了拍他的肩膀,低声道:“我很遗憾,不过,校长说崔振翔志愿填了专科。”

    陆明朗瞳孔微缩,五百五十九,和a大录取分数线差四分,他就是报a大也能花钱买进去了。

    “不可能啊,那时候我问过他们,老三说的填的b大!”

    哪怕不填b大崔振翔也不可能填专科!开什么玩笑,崔振翔都知道陈伯宗估分五百六十多了,别说重点了,至少他本科总有信心填的吧?

    陈楠楠皱眉道:“教育系统不会出这么大的乱子的,有可能是他家里想让他考专科吧……”她叹了一口气,显然是扼腕不已,“这成绩这么好,去上专科太可惜了。虽然专科也有补助,但他上了b大一样会有奖金。”

    陆明朗的心沉了沉,道:“老师,我想等会儿去他家一趟——”他猜都猜得到是怎么回事!

    陈楠楠想了想道:“先去盛建明家吧,等会儿我和你一起去。”

    陆明朗勉强忍住了不甘和怒火,点了点头。

    一九九零年六月底,盛建明家被a大录取这一喜讯炸得欢天喜地乐不可支。

    “他他他他填了a大?”盛明国说话的时候都颤抖了,朱美珍更是热泪盈眶。

    盛建明都懵逼了,虽然他有期待,而且写下志愿的时候就做好了不成功便成仁的准备,但真的考上了,他仍然觉得就像在做梦。

    “是的,填了a大,而且也录取了。”陈楠楠欢天喜地地道,“过段时间录取通知书就到了,咱们学校咱们乡镇还有咱们市,都会给予一定的奖学金鼓励,你们不用担心学费。”

    朱美珍直接抱住盛建明哭了,几乎是大哭一场。欠债时他们做父母的咬牙留在了这里没有离开,无非就是为了盛建明。如今盛建明出息了,哪怕当时再苦都值得!!

    一阵兵荒马乱,安慰的安慰,擦眼泪的擦眼泪。

    待得大家的情绪都收拾好了,朱美珍才通红着眼睛给他们上茶,嗔怨道:“这孩子填a大都没跟我说,真胆大啊。”

    盛建明嘿嘿嘿地傻笑,道:“我不敢和你们说啊,其实我本来也不敢填,是老大非要我填——他给我再估了一次分以后硬说我能考上,我当时不敢相信,后来知道陈伯宗估分也五百六十多,老大也让他填a大。我就想,我也能填……”

    朱美珍几乎都想给陆明朗跪下了——陆明朗甚至觉察出她这想法,连忙把她给按住了。

    “当时也是赌呢!今年高考难,万一老二落榜了,我可就对不起他了。”

    大家伙热火朝天地聊了一阵,盛建明双眼发亮地道:“那老三呢?老三是不是也考上b大了?!”

    陆明朗脸上的笑消失了,陈楠楠的也是。

    陆明朗道:“老三填了专科。”

    “什么,专科?!!”盛建明几乎是吼出来的,崔振翔的估分离a大也没差多少,填专科不是有病吗?就算按去年的分数线五百五也不可能是专科啊!

    陆明朗冷笑道:“我估计是他家里偷偷改的。”

    崔振翔不可能说谎,上交志愿之前陆明朗还问过,他说填的b大。无缘无故变成专科,这一定是被改了志愿!

    陈楠楠再提起崔振翔,简直是心痛般的惋惜:“太可惜了,太可惜了唉……”

    朱美珍和盛明国面面相觑,自家孩子考上的兴奋压下去了不少,而后也是仿佛共情一般地可惜——这事要是摊到自己家孩子上,只怕他们得气吐血!

    陆明朗道:“等一下我们要去老三家,老二,你去吗?”

    “去,当然去!”盛建明都有些火了,“这谁改的志愿?不会是他爸吧!”

    有些人考上了本科也会为了专科有钱拿而填专科,可崔振翔自己不可能那样。他家又不穷,搞这幺蛾子是干什么?

    朱美珍忧心忡忡地道:“这振翔要是知道这事不得崩溃吗?”

    陆明朗道:“就算他知道了崩溃也总有一天会知道的。”怒火又翻涌上来,陆明朗深呼吸了几下才压下去。

    和朱美珍夫妇告别,陆明朗和盛建明都跟上了陈媛媛,一行人甚至有些气势汹汹地往崔振翔家里赶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