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6.第十六章
    第十六章

    陆明朗首先感到的不是喜悦,而是惊疑不定。

    前世陆仲松是他复读之后才来的,如今提前一年来到,反而让他有所顾虑。

    盛建明抓了陆明朗的手臂,激动道:“老大,你爸回来了?你爸他竟然回来了?!”

    赵丽君都把眼泪抹了,崔振翔也十分惊喜地看向陆明朗。

    陈楠楠忙问来人,道:“陆明朗他爸现在就到了吗?”

    那来报信的道:“现在就到了,他已经回家去了!”

    陈楠楠连忙道:“明朗!”她双眼也是冒光了的。

    陆明朗回头,看了陈楠楠一眼后目光停留在赵丽君身上。

    崔振翔立刻道:“老大,你不用管我。伯父来了,你去接伯父吧!”

    盛建明道:“我会在这里陪老三的。”

    陆明朗迟疑了一下,拍了拍他们两个人,对赵丽君和陈楠楠道:“赵姨,陈老师,我先去看看我爸。”

    “去吧去吧。”两人异口同声地道,赵丽君面上的郁色甚至都去了不少,眼泪抹得干干净净。

    陆明朗抿了抿唇,离开了崔振翔的家,走出他家十来步以后,在途中遇上了崔敏才和吴招娣。

    吴招娣坐在他家院落外的一棵大树下,而崔敏才则一只手撑在树上另一只手点了根烟正抽。

    背对背,看起来也不是没有矛盾。

    陆明朗只扫过他们一眼,就当没看见似的略过了,来到家门口,迟疑地停下了脚步。不少乡邻都已经上门来了,而他站在门口就听见里面的喧哗吵闹之声。

    “明朗,明朗!!”陆仲松穿着一件皮衣,脖子上一条金链子,拇指上更是个粗粗的银扳指要多晃眼有多晃眼。在瞧见陆明朗的一瞬间,陆仲松双眼就亮得比金银还甚,一边喊着一边挤开人群大跨步地走过来,重重地拥抱了一下他:“好小子,这么久没见了,没瘦!”

    陆明朗道:“爸……”他顿了顿,道,“你怎么回来了?”

    陆仲松哈哈一笑,道:“赚了钱,当然回来了。”他伸手揽住了陆明朗的肩膀,揽着他往乡邻堆里去。

    “啊呦!!省状元回来了!全省第一,真了不起啊,咱们村真是飞出一个金凤凰!”

    “那是!咱陆家塘可真是头一回出省状元!上一回隔壁村那小子中考考了个全市第七就在那儿嘚瑟,谁不知道真正成绩好的都被保送了?”

    “听说明朗奖金有不少啊,而且是政府奖励的。”

    “哈哈哈哈!”陆仲松附和着笑,又给他们一人发了一根烟,“奖金是小钱,咱们这地儿风水好!明朗他这个省状元是沾了光,沾了光。”

    陆明朗手指微动,听着这众口一词的恭维却未有半点喜色,他去给这些客人们倒茶,招呼,但他们起哄吹捧的话,他都能略就略,面带笑容打哈哈地就过去了。

    他已经知道陆仲松为什么会提前一年来了,因为他考得好,被他听说了。

    若是他没有听说,恐怕就和前世一样,有了钱也想不起还有一个儿子丢在乡下,怎么说也得明年来。

    陆仲松以前对他并不算太差,只是若和陆明浩还有他新老婆比起来他总是会偏向他们。而且,他极好面子,陆明伟害他瘸腿、高分落榜,陆仲松却能大人不记小人过,还很宽宏大量地扶持陆明伟一家让陆明朗不要再和他们计较。

    亲戚之间,有什么事好计较的呢?可瘸了腿的是他不是宽宏大量的陆仲松。倒是盛建明和崔振翔帮他打了陆明伟一顿。

    陆家塘的人们表面上都在说陆仲松气度大,但其实很多人都私下里觉得陆仲松无情。将心比心,如果他们自己的儿子被人害得一辈子瘸腿,管他是什么兄弟呢?就是亲兄弟那也得闹掰,更别说这样不计前嫌地扶持了。

    陆明朗深吸了一口气,心脏仍有些痛意。他父亲是个合格的商人,若撞上了利益就能舍弃自己的儿子。不过从前陆仲松并没有太多展现他无情的机会,只除了……明知道他和沈宴珩在一起了,却还纵容陆明浩横插一脚。

    “你和沈宴珩本来就只是逢场作戏,明浩和他却是认真的。”第一次听见这话的时候,陆明朗甚至没诧异他的区别对待,而是诧异他竟然不在意两个儿子都扯上了同性恋这回事。

    同样是和沈宴珩有关系,他作为沈宴珩的合作伙伴,难道关系不更加牢靠吗?为什么他爸偏要陆明浩来参与。

    陆明朗正思考着一年后的陆仲松是不是已经对自己快没感情了,而让陆明浩接近沈宴珩,是因为那更切合他的利益一些。其实就是这样也说不太通,陆明浩在事业上给沈宴珩的帮助太有限,注定他和沈宴珩很难会有平等的地位。他则和沈宴珩一路闯过来,于公于私都比陆明浩能给陆仲松带来更大的利益——不过若沈宴珩先看上的陆明浩,先爱上的矮上几分也是常事。

    前世陆仲松都快和他断绝关系了,他对他到底还有没有感情呢?

    送走了客人们,陆仲松皱眉道:“明朗,你不开心?”

    陆明朗道:“没有啊。”

    陆仲松道:“那你板着个脸干什么呢?”他忍不住数落他了,“你这么不热情,别人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恃才傲物,考了个状元就瞧不起乡亲了。”

    陆明朗道:“我没有瞧不起他们。”

    陆仲松便道:“那下次记得热情点,就算心里不愿意,面子上的功夫还是要做做的啊。”

    陆明朗被他拍了两下肩膀,目光幽幽地看着他。

    陆仲松仍是这样好面子,心里不愿意,面上却还要做得十足。

    “你收拾收拾,到时候和我一起去b市,搬家去那边,上学也近。”

    陆明朗道:“我最近还有事……过一段时间再搬吧。”

    “还有事,什么事?”

    陆明朗端起给自己倒的茶喝了一口,道:“老三家——振翔家他们那儿闹小三呢,小三把老三的志愿给改了。我今天刚知道。”

    陆仲松一屁股坐到了椅子上,道:“这个,别人家的事,你管得了吗?”

    陆明朗道:“爸,老三他成绩离a大只差几分,志愿是被别人给改的,你说中考五分之内可以买分,高考可以吗?”

    陆仲松皱眉道:“可以是可以,但是志愿得填上的,要不然都被别的学校录去了,a大凭什么录他啊?”

    陆明朗道:“没有别的办法?”

    陆仲松斩钉截铁道:“没有。”

    陆明朗便觉得心中多了一层阴霾,挥之不去。

    陆仲松把自己带来的水果都放到了桌上的果盆里,然后把袋子放到了椅子下。

    “刚才有人跟我说你堂兄被抓了,怎么回事?”

    陆明朗默了默,倒没想到他没先提陆明浩和他母亲的事却先提了陆明伟。斟酌了一下,就把事情告诉了他——他并没有丝毫的隐瞒,而且还说了警方对此的态度。前世陆明伟打断他的腿是没有闹到警局的,甚至很久之后才被他知道罪魁祸首是谁。

    陆仲松瞳孔微缩,手上的橘子都掉了下去。

    “这点小事就闹到了派出所了?都是一家人——”

    陆明朗道:“当时那小混混们用棍子朝我脑袋打,我怕了就往派出所跑,警察看见他们用那么粗的棍子招呼别人脑袋,就说他们故意杀人。”

    陆仲松一个哆嗦,道:“这么严重吗?”他似乎有些狐疑地上下打量陆明朗,陆明朗身上可不见一点伤痕。

    陆明朗道:“是警方让我不要管这件事的。”他顿了顿道,“因为这是刑事案件。”

    陆仲松当然是想和解的,这种事一旦闹大了简直是丑闻!再说了,陆明朗完好无缺根本没见出什么事,要是他亲兄弟一家蹲了牢房,以后陆家塘的人怎么看他?可听到这是刑事案件之后,陆仲松也有点怂了。这几年乱来的人多,所以法治也严。这种案件一个不好他自己牵扯进去还救不了人,白白给人添话题。

    “……我到时候再看看!”陆仲松皱紧眉头,喝了一大口茶,道,“总不好真让你堂兄坐牢。”

    陆明朗扯了扯嘴角,只是笑而已,不过却有些皮笑肉不笑。

    陆仲松喝完一大杯茶就往楼上去了,当时他和陆明朗母亲跑路的时候几乎把家里所有他们俩的东西都带走了。而陆明朗就剩下一个住的地方还有各种各样卖了也不值几个钱的家具。

    “这些,这些……都不用带去。”陆仲松在陆明朗房间里巡视了一下,有些嫌弃地道,“这些家具都卖了,卖不掉的就扔。带点衣服去就行——算了,衣服能扔也扔吧,到那儿重新给你买过。”

    陆明朗道:“爸,你既然回来了,有没有想过把妈找回来?”

    陆仲松的脸色微变,没想到陆明朗会提这个。

    “是因为找不到妈吗?”

    陆仲松似乎想了一想才道:“找过了,我们已经离婚了,现在各有各的家庭……”顿了顿,续道,“忘了和你说了,我这一年新讨了个老婆,她有一个比你小点儿的儿子,等你到了b市,咱们都住一起。”

    陆明朗便笑了笑,笑意却不达眼底。

    扭头,转身。

    “明朗,明朗?”陆仲松皱眉喊他的名字。

    陆明朗直接就下了楼梯,道:“搬家的事过几天再说,我先去找老三!”他仿佛故意一样地道,“他家可惨了,崔叔叔背着赵阿姨在外面养小三,现在小三要鸠占鹊巢了,可恶心人了!还好我们家没这样,我先去安慰赵姨去!”

    陆仲松的面色变化无端,最终只能喊:“早去早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