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7.第十七章
    第十七章

    陆明朗重到了崔振翔的家,就见盛建明和陈楠楠都已经在屋外,而崔振翔和赵丽君也是,都站在屋外的屋檐前面。

    “明朗,你怎么又来了?”陈楠楠讶异道,“你爸呢?没回来吗?”

    陆明朗道:“我见过我爸了,和他说过一声,然后才过来的。”他看向崔振翔。

    崔振翔的面色仍旧不太好,赵丽君站在门口,他站在她身边几乎是半点笑模样都没有。往日里崔振翔几乎是常年带笑的,如今却一下子都改了。

    盛建明道:“老大,老三准备去读专科了。”

    陆明朗面色一凛,道:“老三,你真是那么想的?”

    崔振翔呼出一口气,仿佛呼出了一大口郁气一般:“既然都已经这样了,去读专科就读专科——只不过补助金我不会给他们的!而且我要带我妈搬出去。”

    陆明朗正色道:“你决定了?”

    崔振翔道:“决定了。”

    赵丽君叹气道:“妈跟你去,只不过……”

    崔振翔似乎不愿意听赵丽君的懦弱之言,打断她道:“只要妈跟着我出去就好!咱们一定可以独自生活的,等过两年你再考虑离婚的事——那女的连孩子都有了,他说不准早就想把人扶正了!”

    赵丽君的脸色发白,但到底还是没说什么。

    陆明朗道:“老三,你要不要和我一起去b市?”

    崔振翔摇头道:“过两年吧,等我读完书,我会去b市找你们的。”

    陆明朗听到这话首先是想劝,但是转念一想,崔振翔读专科不跟他去b市未必是件坏事。崔振翔前世也是读了专科的,混得并不算差。他们这代人只有百分之十五的人能上专科及专科以上的学校,哪怕是专科学历都好过很多很多人,而且他自主创业的能力不应该被他扼杀,跟他去b市,也许没经过磨砺就成了他的附庸。

    崔振翔是有白手起家能力的人。

    “你一定得来找我。”陆明朗凝视着他,终于松了口。

    崔振翔拥抱了他一下,然后又去拥抱了一下盛建明。

    赵丽君又开始抹眼泪,然后崔振翔就道:“我打算这两天就带着妈搬走。”

    “这两天?”陆明朗有些吃惊,“这么急?”

    崔振翔道:“先找地方安顿下来,还要准备找工作——奖金够了学费的钱,但是三年的生活费我还是得挣来。”

    陆明朗第一个念头是借给他钱,但他压住了这个想法,道:“你准备找什么样的工作?”

    “打打工,晚上想办法进货去街上卖点儿东西。”崔振翔叹了一口气,道,“做生意的人多,而且比较赚钱。”崔敏才做得到,他一样可以做到。

    陆明朗道:“打工就算了,你要读书打不了长期工,不如直接学做生意,一开始做点小本买卖,去批发市场进货然后去夜市卖——每天晚上做几个小时,阿姨也能帮你看铺子。”

    崔振翔一愣,想了想道:“好。”

    陈楠楠道:“学校方面那儿的奖学金我也会给你申请。”

    “谢谢老师。”

    崔振翔和他妈就先住赵丽君他娘家去了,而今日盛建明他们帮他们搬了一天的东西。吴招娣就在一旁偷偷地看,而崔敏才则是铁青着脸坐在家里任他们忙活。

    ——陆明朗后来才听盛建明说,他离开的那段时间崔振翔父母闹起来了。吴招娣被一通数落后憋不住气,回屋子里以后忍不住嘲讽了赵丽君一通。崔振翔登时火了,什么忍辱负重循序渐进都抛到了脑后,直接问赵丽君是要崔敏才还是要他。

    赵丽君终于还是选择了他,可她还是不敢和崔敏才离婚,所以退而求其次,答应了崔振翔搬出去。

    崔敏才恼火但是没有办法。崔振翔高分落榜,他也是一肚子的火一肚子的后悔。所以这样一来,反而没有办法理直气壮地阻拦他们。

    九零年代的陆家塘,仍有些出嫁从夫夫死从子的思想,赵丽君若没有崔振翔这个儿子,和崔敏才离婚,按照本地习俗,是要净身出户的。但有了崔振翔这个儿子,崔敏才如果要直接和她离婚,就不得不分给她一部分财产。许多人背地里都道,崔敏才赚了钱以后找了个新女人很正常,赵丽君都有孩子了,闹离婚未免不懂事了些。都有钱了,为什么还不装聋作哑呢?但是就算这种说法在陆家塘里甚嚣尘上,崔敏才仍旧出了大臭名——他为了外头的女人把自家的婆娘给气走了,而且还害得自己考上b大的儿子去读专科!

    等崔振翔和赵丽君彻底搬出崔敏才那儿之后,后面那个说法渐渐地成了主流。崔振翔考上b大却被改了志愿的事没多久就被曝光了,哪怕再爱钱的人都忍不住叹一声“造孽”。考上普通本科的连孩子自己都想读专科早点挣钱,但考上b大的,砸锅卖铁都得供!这是对知识分子最朴实的向往,对金钱再渴望都改变不了。

    八月中旬末a大的军训就要开始,陆明朗把不断催促自己搬家的父亲抛到了脑后,跟着盛建明给崔振翔做未来规划。

    崔振翔在家中耳濡目染知道些做生意的流程,而陆明朗则是把生意经简单的复杂的系统的零散的全都给他灌输了一遍。

    崔振翔诧异于陆明朗的“经验”,陆明朗所说的最朴实的“人无我有人有我优”那些也就罢了,他还和他说“广告”、“饥饿营销”、“产品包装”等等他先前从未听说过的东西。

    “夜市的小买卖用得着这些吗?”

    陆明朗道:“大生意都是从小生意做起的。”顿了顿,道,“老三,我相信你做得大。”

    崔振翔目光微动,咧开嘴角道:“好,我一定会做大!”

    八月中旬,崔振翔和赵丽君启程去了c市,陆明朗和盛建明都去送了,崔敏才远远地看着他们走,没敢上去。吴招娣则是没来——连装贤惠大肚的样子都装不出来。

    这段日子崔敏才两个人几乎受尽了白眼,整个陆家塘还有隔壁村都在私下里议论鄙夷他们家的做法。

    如果崔敏才只是因为有钱变坏,哪怕是女人只要穷怕了的都可能说一句赵丽君该忍,如果她们是赵丽君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绝对不会离婚。但是涉及到高分落榜私改志愿的事,每个人都恨不能踩他们一脚,而原来在他们眼里可以原谅的事一下子成了恶毒的佐证,非常不能原谅了起来。

    吴招娣把自己的儿子抱进了崔家,崔敏才没有如前世一般摆酒席昭告天下。

    崔敏才家里自赵丽君和崔振翔走后简直是天天可以听到吵闹声,而陆仲柏找了几次陆仲松的家门替自己老婆儿子求情,陆明朗早先都因为去崔家而成功避开。到了陆明朗快要启程搬去b市的时候,陆仲柏怕人跑了再也找不到,横了心直接找上了陆仲松开门见山。

    都是亲戚,难道还真要他老婆孩子坐穿牢底不成?

    “老二,不是我不想帮,是警方专门和明朗说这件事不让我们家插手……”陆仲松也是一个头两个大,要是陆明朗松了口,他早就带着陆明朗一起回b市了。偏偏陆明朗也不知为什么一直要留在这里,崔振翔他们一家走了他也还是要留着。

    陆仲柏近乎是哀求了:“大哥,明伟是你的侄子,而且明朗也没出事……你和大嫂走的时候我还给明朗送过钱,就当是我求你们看在当初我给明朗送钱的份上!”

    陆仲松支支吾吾的,就道:“这事难,难,我只能再和明朗说说。可是求上警方也不一定能成,那边不愿意……”

    陆仲柏就直接给陆仲松跪下了。

    陆仲松吓了一跳,连忙把他扶起来道:“你这要是让别人知道了像什么样子?我会和明朗说,但是明朗去警局也不一定有用——毕竟那边是早就打过预防针的。”

    陆仲柏忙道:“能让明朗帮忙求情就行,只要他能帮忙求情!”

    陆仲松只能答应,送走陆仲柏后,就开始烦恼怎么向陆明朗开这个口。

    不知道为什么,他觉得陆明朗现在很不听话,哪怕他是他父亲,他也未必会给他面子。

    陆明朗在离去a大报道还有几天的时候天天住在盛建明的家里,一直在观察朱美珍,据他观察,朱美珍的确出现了身体不适的状况——这绝对不是朱美珍疑心病发作,她在难受的时候面色是发白的,而且有的时候是心情好的时候发作的。

    现在症状已有,前世要了朱美珍性命的病估计已经存在了。盛建明的奖学金使得他家的境况一下子好上不少,但为了挤出盛建明的学费,仍然手头紧张,所以现在唯一的问题还是怎么让朱美珍去大医院。

    离新生报道军训开始还剩四天的时候,陆明朗终于开口:“朱阿姨,快开学了,我们一起去b市吧。”

    朱美珍道:“一起去?这个不用一起去的吧,一个人一张票,b市火车票不便宜呢……”

    陆明朗道:“大学开学的时候家长都要跟去带孩子熟悉一下环境的,再说,你们就不想去a大看看老二的生活环境吗?”

    朱美珍心中一动,现在他们家的经济没有那么紧张了,而且盛建明考上的可是a大!别的家长哪有这福气能凭着孩子去a大参观?咬咬牙,道:“我和他爸商量商量,要不……就一起去那儿看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