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章缘起
    火,好大的火在烧着。

    空气中的尘埃与绝望的呐喊声混为一体成为了一出人间惨剧。

    “哒哒”的马蹄声打破了原本小山村应该有的静谧和谐,一支精壮骑兵闯了进来,像死神一样收割着鲜活的生命,像强盗一样掠夺着丰富的资源,刀上生刀下死……

    “快带孩子走,我来拖住他们!”

    “哒哒哒”

    “阿爹……阿娘……我会为你们报仇的……这群人都会死!”远处的火光照亮了一张普通的脸,他的怀中抱着一个婴儿,胯下的马也显得有些不安。

    就连畜生都为这种惨况动容了吗……

    最后看了一眼自己的家乡,转身“驾”了一声驶入了更黑的黑暗中……

    等着吧,你们这群强盗……我立下毒誓,就算身坠九幽地狱也要让你们……血债血偿!

    ……

    “入修之后是百灵,那时身体慢慢的可以与天地灵气沟通从而进行修炼……”南正负着手正在讲解道意,突然眼光看向了窗外:“你给我滚进来!”

    见老师话风一变,众学生也不约而同的看向了窗外:洁白的云在天上飘着,周围显得很安静,只有一截发带露在外面显得有些违和。

    “嘻嘻嘻,我看啊又是萧正那个野小子来偷听了”一名少女对着旁边的人低声嘲笑道。

    门外响起了一阵脚步声,一个瘦小的少年出现在众人的眼前,看这样子应该就是刚刚在外面偷听的人了。

    “我就说嘛”少女得意洋洋:“偷听这回事又不是第一次发生了……他那个村庄的人都喜欢偷鸡摸狗的……”

    众人像是恍然大悟一般,围着之前说话的少女窃窃私语,整个教室都显得十分乱糟糟。

    少年像是没听见这些话一样,只是低着头对着前面的南正。

    “你们都给我安静!”南正用眼光扫了他们一圈,眼神接触到的地方都安静了下来。

    “萧正你过来是有什么事吗?”南正问道,“我……我的活干完了,所以想来学习一下”少年红着脸低声解释道。

    “哼,我看呐就是想偷师吧”一位身着华贵的世家弟子不屑的看着萧正,“我没有!”萧正突然间大声道:“我只是想学……”,说到后面声音却渐渐的弱了下去。

    “是吗,像你这种连父母都不知道是谁的野人”恶毒的语言像是毒箭一样射向单纯的少年:“我们清河观就不该收养你!”

    “够了,林从”这句话就连南正也听不下去了:“你先别说话,这件事我会处理的”

    南正严肃道:“萧正,我们清河观从来都是有教无类的,只要你争得掌门师兄的同意那这里也将有你的一席之地”说到后面语气变得越来越严肃了:“但是你这种行为我是不能忍的”

    听到这里萧正不免泛起一丝苦笑,争得同意哪有这么容易……自己甚至都没见过清河观掌门。

    “你走吧,今天这件事我就不计较了”南正突然道,说的萧正愣了一下,就这么轻易的放过自己了吗?

    果然,南正道:“关于你萧正,我会去跟事务堂建议让你去南院干活这样你也会有事情做,省的太闲了跑来做一些败坏门风的事”

    “是”萧正苦笑道,在一片嘲笑声中低着头走了出去。

    萧正是一个孤儿换句话说萧正是被收养的,在这个修正门派中倒是显得格格不入。

    “喂,萧正”一个人喊住了他,萧正抬起头看向了来人,一身深色布衣,两只袖子绑在手臂上,两只手捧着一大堆衣服。“是花大哥啊,怎么你现在是要去洗衣服吗?”萧正扯出一抹僵硬的笑容。

    花柱掂了掂手上的衣服道:“洗什么洗,现在都洗完了准备去晾了,你这小子没事做就不知道来帮帮我……”,萧正见状帮他分担了一半衣物,一起向晾衣区走去。

    “话说你这小子是不是又去偷听了?”花柱拿起一件洁白的长袍手一甩挂在了杆子上,萧正低声的嗯了一声,手中整理好衣物递给了花柱。

    “你啊,也别理他们”花柱将衣服挂好,语重心长道:“他们就是一群眼高于顶的笨蛋”,萧正有些惊讶的看着他,不知道该说什么。

    “你想啊,那些神魔小书中的那些得道高人都是一些平易近人,都有着好心肠啊,你看看我们清河观的那些男男女女……”花柱正说的兴起,萧正一把捂住了他的嘴。

    “呜……”花柱想要挣脱,这时候旁边却传来了一个女声:“我们这些人怎么了?”旁边的衣服被猛然拉开,两个身穿清河观衣服的少女出现在面前。

    “咳咳”花柱见状便知道这下麻烦了,刚刚说的太忘我差点忘了这里除了萧正还有其他人来着,眼睛一转道:“在下花柱,两位仙子有礼了”,

    萧正一看还真别说,这两位确实是长得有点好看,但是也只是有点而已。

    “哼,又是你这个花猪,整天在这里乱嚼舌根”其中一位少女道,“哪能啊,倩姐”花柱赶紧换上一片笑容:“这不是在安慰这个小子吗,跟他说虽然有些小人在诋毁着我们清河观,但是我们观中的男男女女都是刻苦修炼,自强不息的人……”

    说到后面,花柱的脸上一片的真诚,险些让柳倩差点认错好人了。

    “我看你是活太少了,正好北院的水缸中缺了一点水……”另一个少女却不买账,“噢我想起来了,刚刚钱大婶让我过去帮忙来着,事不宜迟我这就走了,倩姐,张姐我就先告辞了”花柱这一番话说的行云流水,在她们还没反应过来之时便逃之夭夭了。

    当她们反应过来的时候,旁边只有一个萧正了……

    “这家伙,跑的真快”柳倩跺脚道,张清摇了摇头道:“这不是还有一个嘛,看他跟这个花猪走的这么近就知道也不是好东西”

    本来也打算溜走的萧正听到后叫苦不迭,看着这两个清河观的师姐一脸的不怀好意,心中一片悲凉。

    “这花柱也太不讲义气了”

    在一条小小的山路上,从远处走来了一个人,他挑着扁担,前后挂着两个空着的大水桶,正一摇一晃的走着。

    来人便是萧正了,两个师姐见主谋跑了一身的气没地方撒,便把目光看向了萧正,结果挑水的任务也落到了他的肩上。

    其实清河观也不缺水,这只是对那些犯了错了弟子一种惩罚罢了,有些已经修习了道法的弟子他们的师傅便还会封住筋脉然后让他们去挑,不仅可以锻炼意志还可以做到警告的作用。

    不过萧正也不是那种只会打坐修行的人,他从小便开始洗衣洗碗,对此比那些一旦失去了灵力便要死要活的人强太多了。

    “哎今天真是无妄之灾,本来悄悄地去听课,结果被发现了还不说还要来挑水”萧正看着毒辣的日头,擦了擦汗内心不禁又骂起花柱来。

    “这天气可真热”萧正把担子放旁边一撂找了块石头就坐了下来休息。这条山路上人迹罕至,蝉的叫声便显得十分的大。

    “修炼时需盘膝正坐,双手朝天,意为接纳天灵,入体轮回”萧正从怀中拿出了一本蓝皮册子,上面没有任何的标注说明这本书的用途,但是萧正却知道这是一本打坐修习的书。

    因为这是他上次上街花了十文钱从一个摊头那边买来的。

    买到书后,萧正一路上躲躲藏藏,一脸神秘之色,众人见状都以为他买了什么春宫密卷,对此萧正也不做解释,只顾贴身藏着,等到现在休息周围没有一个人的时候才拿出来看看。

    “呃……这个动作看起来好奇怪”萧正将信将疑的把腿盘了起来,双手举过头顶举着。

    “怎么感觉这个动作有点像是投降啊……”萧正突然间想到,不过后来又记起书上说打坐时应该专心致志否则心魔入体后果不堪设想,想到这萧正赶紧把这个念头给打消了。

    夏日炎炎,萧正举了良久并没有一丝灵气入体的感觉反倒是自己全身热的汗流浃背。

    “是不是我的姿势不太对啊?”萧正放下了酸痛的双手,又拿起那本书仔细的看着,生怕遗漏了什么。

    “喂,大兄弟”从萧正的身后传来了一声虚弱的呼唤。萧正吓了一跳,惊疑的看了看周围,并没有发现什么人。

    萧正以为自己听错了,于是又抓紧时间看向了自己的书。

    “喂,大兄弟,我在你后面的那棵树下……”这道声音变得更加的虚弱了,但是却有着一种不容置疑的威严。

    这回确实没有听错,萧正吓了一跳,平时这条山路也没人走,现在却突然有一个声音在叫自己。

    “会不会是什么吃人的妖怪吧?”萧正不禁想到,手中紧紧的抓着自己的书:“谁……谁在那?”,周围一阵安静。

    “我可是清河观的核心弟子,法术很高的,你……你可能吃不了我的”萧正紧张的都开始结巴了。“咳咳咳咳”一阵剧烈的咳嗽传来,“你过来看看我是不是妖怪不就好了,废话这么多,这么墨迹”这道声音开始又些不耐烦起来:“还不快过来!”

    “哦哦,来了”萧正赶紧把书收了起来,扒开草丛向前面走去。“诶?为什么我要听他的话?”萧正内心一阵郁闷,难道自己天生这么狗腿?

    “啊!”萧正走到后面看到了那道声音所说的树,顿时尖声叫了起来:一个少女萎靡不振的斜靠着树下,身上可能原本洁白的衣裳现在已经被血染红,身下还流着一大滩血迹。

    “喂,看什么看,还不过来帮忙?”那个女人对前面目瞪口呆的萧正喊道,“哦哦来了,需要我干什么吗?”萧正被她这么一喊终于回过了神,也不管地上的血赶紧跑了过去。

    “你先外衣给脱了”少女下达命令道,萧正靠的近了才看到这个姑娘长的有多美:一对灵动目,一双灵巧手,一头青丝如瀑配上绝世的容颜,当真可以让时间都为之一顿。

    “你……你好美”萧正整个人都怔住了,只顾着呆呆的看着她。

    “是吗……我美吗?”少女见状突然间娇媚起来,那刹那的风情直击萧正的内心。(记住本站,www.778.com,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778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