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章半道
    “不准回头!”谦雨真艰难道,萧正愣了一下终于还是没回头。

    此刻如果萧正回头的话就会看见谦雨真不一样的姿态:在身体周围有着一层血红色的薄膜环绕,细微的红色电流包围着谦雨真的酮体。“呃……啊……”少女突然睁开眼睛,里面的瞳孔此刻已经变成血红,一脸狰狞的看着萧正的后背。

    “杀了他……渴求献血……”少女似乎已经变成了一个人,无尽的杀戮**充斥着她的大脑,“杀吧……杀一个奴隶有什么好可惜的”谦雨真喘着粗气。

    “雨真……我觉得你不舒服的话还是要去看大夫的”萧正道:“实在不行我们就上清河观,我去求求师傅们”

    谦雨真突然看向自己已经伸出的右手,此时没有了刚刚的细腻光滑,现在反倒是青筋密布,形容枯槁。

    “不行……我不能这么做了……啊!”谦雨真发出一声咆哮,身上闪出了点点金光,随即金光越来越亮,直至完全露了出来,竟然是十枚金色透魂钉!

    “嘿嘿……”谦雨真突然间低声笑了起来:“这十枚魂钉之仇我们以后在算”,丝丝红线爬上了谦雨真的脸。

    “给我……出来!”

    十根魂钉似乎在被一股强大的推挤着,猛然间十根魂钉爆射出来,直接穿破了血红色的护罩,向着四周疾射,有一枚甚至向着萧正飞去,在他脸边几寸处划过,钉在了地下。

    萧正的背后响起了落水的声音,“好了,转过来吧”谦雨真道,虽然声音还是有些疲惫但现在却隐隐有些开心。

    萧正停了一下才转过了身,顿时一副没人出浴图便呈现在眼前,乌黑的长发飘浮在水上与极具美感的皓颈成了一副鲜明的对比色。

    “咳咳,对不起对不起”萧正想要赶紧转回去,“你敢?”谦雨真慵懒却有着不容质疑的的声音传来:“你再说说我好看吗?”最后又像是变成了撒娇的感觉。

    “嗯……嗯嗯好看”萧正眼睛不知道往哪放,想着干脆直接看向另外的地方好了,然后一眼看到了散落在地上的衣物……

    “呵呵呵”谦雨真捧起一小瓢水洒向了自己洗干净身上的血:“原来,你还有这个癖好,要不要我送你一件小衣?”,“不用不用”萧正又赶忙把目光转到了地上金光闪闪的东西。

    “这是什么?”萧正惊奇道,手下意识的便要去拿,“不想活的话就直接去拿好了”谦雨真随意道:“话说回来,你刚刚……有没有什么不舒服的”,萧正点点头道:“刚刚感觉像是自己的灵魂被吸出去一样”

    “只是这样而已?”“嗯,只是这样”

    “这不可能啊……”谦雨真心中暗道:“血神纵天的压制足以将一名化灵大圆满的灵者给直接碾碎……”想到这不由得有些歉然,因为刚刚情况太过危急所以不得不用了那一招。

    想到这里不禁有些歉然,刚想道歉,结果萧正做了一个嘘的手势。

    谦雨真又有些恼怒,自己人生第一次道歉居然被这样无视了?又想呵斥这个木头的时候萧正却凝重道:“你听是不是有人在喊救命?”

    “管他呢,你听我说”谦雨真本就是冷血的性格,即使比萧正更早的知道那边有状况她也不想管。萧正刚才又听到了一声呼救声,“嗯,等我回来再说吧”便赶紧朝着那边飞奔而去了,有种落荒而逃的感觉。

    “你这个木头!”谦雨真气愤的拍打了一下水面,“算了,我还是跟着去吧,好歹这呆子也帮过我,可不能让救人的也给搭进去了,白白丢我的脸”谦雨真给了自己一个“充分”的理由,手一招萧正的那件外衣便飞了过来。

    ……

    “保护小姐,老爷夫人!”一名壮汉拿着一把刀对着两个黑衣蒙面的人向着周围喊道,这两名黑衣人在他说话的时候又向前攻了几招但都被壮汉给拦了下来。

    “喝!”壮汉怒喝了一声,抓住了一个黑衣人的破绽直接将他砍死,另一个见状只好退走了,融入了一群黑衣人当中。

    周围的黑衣人见这名壮汉有些难缠,遍不在发起攻击了,反而围成一个圈将他们困在里面。

    这时候马车前面的帘子被掀开了,从上面走出来了一个老者,见旁边一片狼藉自己的家丁护卫都死伤大半后心中一惊颤声道:“各位好汉……不知道需要多少银子才能……让我们离开”

    “银子?我们只要干掉你们我们就有大把大把的银子,还缺你这点破铜钱?”一名紫衣男子道,看样子应该是他们的领头人。

    老者睁大了浑浊的眼睛:“老夫为官几十年什么场面没见过,你们以为今天可以留的下我?”那个壮汉将刀往身前一横,刀上尽然产生了点点光芒,隐约可以听见其中的雷鸣声,剩余的家丁护卫则紧紧的围着马车,看着他们稍微松了一口气。

    “你是不是高兴的太早了?”一道声音从黑衣人人群中传了出来,众黑衣人分开两边露出一条道路,从中走出了一个白衣书生。

    白衣书生手持一把扇子,微笑道:“入修中层?”,壮汉一惊握着刀的手不由得紧了紧,沉声道:“手持千风扇,一袭白衣照月江……莫非你是书生赵越?”

    书生打开扇子扇了扇:“看来还有认识我的人呢,也不算做了糊涂鬼”

    随即轻轻一扇周围顿时狂风大起将老者旁边的家丁和侍卫吹的东倒西歪,唯独那名壮汉用刀死死的抵抗住了。

    “哈哈哈哈,让我来看看大夜国宰相之女究竟长的有多好看,是不是真如传闻那样的沉鱼落雁”赵越大笑道,再次挥动了扇子。

    “你敢!”壮汉的刀上一瞬间布满了雷电,带着“滋滋”的电流声向着书生冲去。“哼,一介莽夫”书生合上扇子,用扇向着壮汉的刀上点去。

    “叮”那一刀像是砍到了了一块坚石一般,自己的全力一击对方纹丝不动。

    扇面突然张开,壮汉顿时觉得一股推力传来,手上劲道不由得一松,扇面再一收露出了后面赵越潇洒的笑容,说时迟那时快,壮汉感觉到危险下意识的想要收刀抵挡,但是突然感到自己胸口一凉……

    赵越打开扇子轻轻的扇着,背对着壮汉,仿佛刚刚动手的不是他一般。“呃……”壮汉想要捂住自己胸口的一个大洞,但是还没碰到便轰然倒地,激起一片尘埃。

    “真是不堪一击呢……”赵越轻笑道,看了一眼已经完全惊呆了的侍卫和家丁心情更加的愉悦。

    “好了,现在是欣赏美人的时间”赵越收起扇子满脸笑容的看向了那辆已经被刚刚的狂风吹掉顶的马车。

    “什么,人呢?”赵越生气的喊道,刚刚的书生之气消失的无影无踪。原来现在在马车上只有一个吓得说不出话的老者和一名贵妇,唯独少了一个倾城的少女。(记住本站,www.778.com,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778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