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章楚琴
    萧正看着赵越疾驰而来也不免有些紧张,但是表面上却表现出十分的淡然,似乎胜券在握,楚琴原本不安的心在看到萧正后也平静了下来。

    赵越看着他们两个被自己吓得一动不动,内心充满了快感,楚琴也下意识的闭上了眼睛……

    “砰”一声撞到肉的声音响起,一道人影倒飞而出落到了旁边。赵越落到了地上退了好几步才稳住了身形,吃惊的看着前方的从土地上凭空升起的一只巨大的尾钳。

    楚琴张大了眼睛看着前面的土地慢慢的向上拱起,似乎地下有什么东西要出来了一般。“这是什么?”楚琴下意识的靠到萧正的身后紧张的问道。

    萧正死死的看着那道地下的裂缝:“艳心虫,常年沉睡在地下,头上有着一簇极度鲜艳的花朵,一旦花朵被拔它便会苏醒,性格十分的狂暴”说罢便拉着楚琴慢慢后退。

    就像是验证萧正的话一般,地上的裂缝越来越大一声声奇怪的声音从中响起,像是无数的虫子一起嘶鸣。

    “嘶”一只两人高的蜈蚣从裂缝中钻了出来,全身漆黑,圆形的嘴巴中布满了牙齿,看起来充满了邪恶。“嘶……”艳心虫似乎没有眼睛一般,嘴上发出了凄厉的叫声。

    赵越看着扇子上被砸出来的一个大洞,脸色阴沉似水。艳心虫似乎感觉到了赵越的位置,锋利的尾钳快速向着赵越刺去,赵越见状极速后退,手上扇子不停挥出了阵阵风刀。

    这些风刀像是有意识的一样,向着尾钳的一点打去。“叮叮叮……嚓”风刃打在的尾钳上发出了金石碰撞的声音,因为是打在一点上那一处很快就皮开肉绽了,最后一道风刃便直接打在了肉上,爆出了绿色的汁液。

    艳心虫似乎被激怒了,拖动着庞大的身躯,地下无数的脚肢在地上摩擦着向赵越爬去。“小鬼……”赵越仇恨的看了萧正一眼,脚下泛起阵阵微风,顿时速度提升了数倍,躲开了艳心虫的冲撞。

    赵越手中扇子飞舞,道道风刃打出,从不同的方向打在了之前的尾部,然后极速后撤,换了一个地方攻击。

    这是想要靠自身的敏捷来消耗死这个虽然力量大但是却不灵活的虫子。

    艳心虫发狂似的摆动着身体,周围几乎被扫出了一大块空地。赵越也渐渐的感觉到自己灵力开始不足,移动的速度也开始慢了下来,现在开始比拼谁更有耐力了。

    萧正紧紧的握着楚琴的手,显得十分的紧张。“你还记得我对你说的搏命吗?”萧正问道,楚琴看着场中的情景小脸煞白:“嗯……嗯”

    “现在就到了这个时候了”

    艳心虫开始的动作开始慢慢的停了才来,整个头也垂了下去,赵越一看也不禁的松了一口气。

    “没想到这种地方还有艳心虫”赵越用扇子戳了戳虫子的尸体道,等到完全不动了才放下心来。

    萧正皱着眉头看着那一动不动的艳心虫,楚琴道:“它……死了吗?”,萧正摇了摇头道:“如果它就这么死了,那就不叫艳心虫了”

    赵越直到完全确定下来它死了转身狞笑道:“现在该你了小鬼”,却没发现背后的艳心虫的脚轻微的动了动。

    赵越慢慢的向前走着,突然感觉身后一阵狂风来袭,一股来自灵魂的冷意遍布全身,下意识的想要躲但是身体已经完全的不能动了。

    “啊……”赵越全身上下笼罩在一片五彩的浓雾中发出凄厉的惨叫,萧正见状赶紧挡在楚琴前面,慢慢的向后退。

    百足之虫死而不僵,在赵越完全放松警惕的时候它用尽全身的力气向着这个敌人喷吐出了自己最后的生命之息,顿时五彩斑斓的粉尘将毫无警惕的赵越包围住了。

    萧正看着艳心虫在喷完那一口气息之后便轰然倒地,只留下雾中抓耳挠腮上蹿下跳的赵越。

    萧正转身找了根粗硬的木棍握在手上,楚琴也不管自己手中还留有萧正的余热了赶紧道:“你干什么?”,萧正道:“当时是搏命呀,留着终究是一个祸害,你帮我找一根比较尖细的硬木树枝过来”说罢,向着赵越缓缓的靠近。

    赵越身上的五彩粉尘已经消失了,一个浑身流脓的人显露了出来,它喘着粗气,原本的样子已经完全看不出来了,只听它发出“吼吼”的低沉声向着萧正冲来。但是却跑到萧正的前面被树枝绊倒在地,痛苦的呻吟着。

    楚琴看到这一幕不禁的闭上了眼睛瑟瑟发抖道:“他……他好像看不见了”,萧正道:“中了艳心虫的毒,还是死了比较痛快”,从楚琴手中拿过一根尖锐的刺枝,走向了已经不成人行的赵越。

    “再见了”萧正抄着棍子一棍打了下去,赵越下意识的咳了一声,像是知道现在的处境一般大叫道:“你……敢杀我?你知不知道我爷爷是……赵柏……咳咳咳”赵越剧烈的咳嗽了起来,从喉咙中咳出了少许五彩粉尘。

    萧正道:“你先转过头去”,楚琴只好转身不看了:“那个……能不杀他吗,毕竟他已经这么惨了……”

    萧正暗地里翻了个白眼,也不理她直接将树刺插入了赵越的喉咙中,一声闷响,赵越睁大了眼睛,死不瞑目……

    没有预想中的血,似乎赵越体内的鲜血已经完全的干涸了。这样也少了萧正去清洗的事了,拍了拍手道:“你现在可以回去看看你爹娘了,那些强盗应该已经跑了”

    “啊?为什么”楚琴问道,萧正走过去看着艳心虫的尸体道:“这里毕竟是清河观的脚下,那些黑衣人只是钻了巡逻的空档而已,现在差不多人已经到了”

    楚琴道:“那我回去了……你要不要跟我一起?”萧正摇了摇头道:“不了,我要走了”,这时候从远处传来了阵阵搜救声:楚小姐……

    “那我走了”萧正见状赶紧快步从另一条路走去,楚琴还站在原地:“那个……你叫什么?万一我以后是你的同门师妹呢”,萧正笑着摇摇头:“没必要,就此别过”,“你说啊”楚琴眼泪都要掉下来了。

    “我叫……林从”萧正的人影遥不可见,只留声音传来。

    “林从吗……我记住了,我一定会找到你的……一定”楚琴坚定的低声道。

    ……

    “找到了,楚小姐在这!”,“这是什么……”,“楚小姐没事吧?”

    萧正听到山上的声音,笑了笑走了。(记住本站,www.778.com,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778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