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三章入师
    “你好的差不多了?”李天峰看着站在堂前的萧正道,“回师傅,确实已经完全好了”萧天行了一礼道。

    距上次与柳心的战斗已经过去两天了,萧正从刚开始的命若悬丝到后来的完全恢复居然只用三天,当然这两天清河观中也并不太平……

    “师傅”吴显的声音传了进来显得有点焦虑,“尸体已经被确定了,就是彭长老的”吴显进来后对着李天峰行了一礼,又看向了站在旁边的萧正:“小师弟,你已经可以下床了?”

    萧正道:“我已经好的差不多了,多谢师兄挂念”,李天峰点点头:“掌门有什么话传出来?”,吴显道:“掌门只是把门中大比推迟了,其他的似乎没有什么了”,但是李天峰听到推迟了却显得有些烦躁。

    “把他们都给我叫过来,我有事要说”

    “是”吴显听到后快步出去了,看到这里萧正不免有些好奇:“师傅,门中出什么事了,为何吴师兄如此的着急?”,李天峰看了他一眼道:“既然你已是我门中弟子,那有些东西确实是你该知道的”

    “你知不知道我们三年一次的比武?”,“知道一点”萧正道,“那你可知道这是为了什么?”李天峰问道,“应该是为了选出出色的弟子然后精心培养吧”萧正如实道。

    “确实是这样,但又不完全是这样”李天峰摇摇头:“那些优秀的弟子会在五年后派去一个地方,而那个地方跟一个上位宗有关”

    “上位宗?”萧正第一次听到这个词,李天峰道:“这又是另一件事情了,总之那个地方奇遇无数,如果能回来那便是已经化成龙了”笑了笑,不在说下去了。

    但是却没有一人回来……李天峰还是没有把这句话说出来。

    门外传来了脚步声,“师傅”四个人对着李天峰行礼道,“嗯,也都来了”李天峰点点头。

    吴显、林夏、柳心萧正都见过现在在他们身后还站了一个高瘦男子,这应该是自己另一个师兄吧。

    “林夏,奇湖的事怎么样了?”李天峰问道,林夏道:“回师傅,剑显得有些躁动,就在昨日剑突然失控杀了看守剑的彭长老,其余人都或多或少的有些受伤”

    “真是多事之秋啊……”李天峰喃喃道,“夏长老还跟掌门建议说……”林夏迟疑道,“说什么?”,“建议掌门请您来作为守剑人……”

    “真是岂有此理”吴显忍不住开口道:“血怪的事情已经让师傅忙不过来了,现在还要做那个守剑人,这又是何道理?”

    “别脉打压我们多年了,现在又要让师傅涉险,真是卑鄙”一向守规矩的柳心也不住道。

    “守剑人……这个位子可不光彩啊……”李天峰轻笑一声道:“鹿正,新收的弟子也快来清河观了吧?”,“回师傅,明天到了”站在后边的鹿正道。

    “那好,明天萧正你也去学堂学习吧,基本功还是要会的”李天峰看着萧正道,“是”萧正应道,自己去那边从来都是偷偷摸摸的,现在终于可以正大光明的进去了吗?不知道那个南正看到自己会是怎么样的一幕……

    “柳心,你明天就教萧正清河决第一重吧,我看也差不多可以学了”李天峰又道,这句话一出每个人的脸色又各不相同。

    师傅可真是宠这个小师弟,自己那时进门时那都是学完课堂上的那些知识,然后经过一番苦练这才接触到了清河决第一层,这个小师弟干脆直接就开始练了,这让人或多或少的羡慕。

    只有萧正没有想这么多,只是开心道:“多谢师傅”,李天峰点点头道:“那你先出去吧”,“是,弟子告退”萧正行了一礼走了出去。

    “师傅这是有心想让小师弟去参加大比啊”林夏见萧正出去了便道,“一个天才必须要给他一点压力才能快速成长……柳心你应该知道要怎么做了?”李天峰道,柳心迟疑了也只好应道。

    “在所有同门中,我们这一脉人是最少的,但是却也有好处,就是在参加大比时我们可以全员出击”李天峰说完自己笑了起来。

    但这个笑容怎么看都显得有些苦涩。

    柳心道:“那是因为师傅选人很严格,宁可不要也不能将就”李天峰道:“废物即使放在哪里都会让人恶心,如果这样的人是我的弟子,那我的境界估计都要被气掉了”

    不知怎么的,鹿正听到这话后突然脸色苍白,头不由得更低了。

    萧正走出堂外,看着美丽的清河观大山不由得深吸一口气,清新的空气涌了进来让萧正倍感愉悦,拍了拍自己身上崭新的清河观弟子的衣服,趾高气昂的走了。

    清河观虽然叫做观但是却一点都不小,三面环山常年云雾缭绕;前有置事堂处理俗间杂事,五座山峰成扇形阵列称为清河五峰,五峰各有一名长老首座收天下弟子无数,中间的最高峰便是长峰坐立在四峰中间,是掌门和各个长老的处地,是清河观的要地之一。

    萧正回到了院子里已是中午,李天峰这一山脉好处就体现出来了,因为人少所以院里十分安静,这让萧正在修炼的时候很受用。

    是的,萧正每当夜深人静都会把自己身上的绷带解开一点,直到可以盘腿坐下为止,回忆那晚的感觉就这么修炼了起来,然后累的睡着”

    萧正不知道打坐会不会睡着,认为自己应该是方法不对吧。

    摇了摇头也不去想这么多,师傅给师姐师兄的那些事自己现在也没能力参与。

    人生啊就是寂寞。

    干脆去看看荷花他们吧,这两天自己有事也没能告诉他们,萧正想道,还有花柱……打定主意了便离开了院子向着置事堂走去。

    南院还是那么的忙碌,并没有少了一个人而有所改变,王婆子依旧喜欢训斥人,只不过今天却发了很大的火。

    “荷花,你是不是傻了?”王婆子指着一个少女的鼻子骂道:“这几天一直心不在焉也就算了,现在居然连我的话都不听啦……”说罢似乎还不够瘾再用手指戳了戳她的头。

    萧正进来便是看到了这一幕。(记住本站,www.778.com,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778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