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五章风波
    清晨,萧正在院中屋顶上缓缓的睁开了眼睛,金色的光芒在眼中一闪而过,虽然一夜没睡却一点都感觉不到疲惫。

    “今天是要去学堂的日子啊……”萧正这么想着,起身跳下了屋子,轻轻的落在了地上。

    “不知道那个南正看到我又会是什么样的一个表情呢……”萧正走进了屋内,从衣柜中取出一件样式普通的衣服,将自己身上代表清河观弟子的青色衣服换了下来。

    于新收的弟子一起上学堂吗……

    简单的收拾了一下,确定自己的一身打扮不会露出什么破绽后便直接向着学堂走去,为了不被认出来萧正专门挑了一条小路走,没过一会便来到了学堂大门处。

    学堂建立在置事堂的中心,是清河观弟子入门必须要学习的地方,一些没有什么灵性的弟子即使通过了清河观的入门要求也会在这边被淘汰掉,所以这里既是打下基础的地方也是最终的考核。

    此时门前已经有着三三两两的人群站在那,稚嫩的脸庞上挂着一丝紧张,看着前面高耸入云的清河观五峰露出了向往的神色。

    萧正看着他们笑了笑,他从这些人的眼神中看到了从前的自己。

    “让一让!别挡了本大爷的路”一个不和谐的声音响起,新生下意识的让了一条路出来,只见一个三个人大摇大摆的走了过来,见有些反应慢的便直接一把推开,大笑着走到了人前。

    “你们这群人听着,既然入了清河观那就得靠自己,告诉你们实力弱就要被欺负,就像这样!”那人突然右手急出,打向了离他最近的一名新人。

    “啪”一声脆响,被打的那个新生一个踉跄,一脸的不可置信。“怎么?”那人道:“还不清楚?”,一阵掌风响起另一侧的脸上一个巴掌印也出现在脸上。

    “我……呜呜呜”一阵哭声响起,那个被打的人似乎受到了极大的委屈,就地大声哭了起来:“我……我要告诉我爹去,我爹是……”,“你爹?”那人哈哈大笑:“睁开眼睛看看,现在在哪?”说罢,便要一脚向他踢去。

    “等等!”一道灵力打来,飞向了两人之间却直接打在了新生身上,将他推移了几米。“咳”新生手捂胸口,脸色苍白的看着来人。

    “哎呀,真不好意思了……”来人手捂胸口一脸的遗憾状:“陈心,你又在欺负新生了?”,“呦,原来是辉哥啊,您怎么来了?”原本一脸怒火的陈心见到来人之后换上了一副谄媚的笑容,连他的两个跟班都点头哈腰起来。

    “是啊,今天有一个重要的人来,我来看看热闹”乌辉笑着走到了倒在地上的新生温柔的伸出了手将他拉起来:“刚刚是不是有人欺负你,告诉我,我帮你出头……”,那个新生下意识的看了看站在人群中的陈心,见他底下比了个手势顿时脸色苍白拼命摇头道:“没有,没有,没人欺负我……刚刚是我自己摔得,自己摔得……”

    “哦……这样啊……”乌辉似乎有些意犹未尽:“那好吧,下次要注意脚下,清河观的路可不好走啊……一不小心就要摔个跟头,扶都没人扶”,“是,是,辉哥说的是,我记住了”新生点头如捣蒜,

    “去吧”

    那人一听赶忙便跑走了,隐藏在了人群中。

    “辉哥,你说的那人究竟是谁啊?”陈心小声道,“待会你就知道了”乌辉显然不想透露太多,面对着新生们道:“待会按次序抽签,一人抽一个,抽到同色的为一班”

    “现在……开始吧”从后面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拿出了一个箱子上面还沾染着一些褐色的污渍。

    “来吧?”乌辉举起箱子摇了摇道,转了一圈见没人上前便指了指远处的某人:“你,下来!”

    众人向着他指的地方一看一个穿着普通的新生站在那边正左顾右盼,“别看了,就是你”陈心刚刚一肚子气没地方发泄,见乌辉主动的把矛头对准一个人不由得大喜过望。

    “我吗?”萧正指了指自己:“好啊”,随即便人畜无害的走了过去,一众怜悯的目光看在了自己身上,仿佛是去往一条不归路。

    人群再次分开了一条路容萧正走了过去,“等一下……”在路过陈心的时候,他突然叫住了萧正。

    “什么?”

    “你知道这个箱子上的污渍是什么吗?”陈心不怀好意的笑了笑,“是血吧?”萧正也报以微笑,“那你知道是谁的吗?”陈心给他的跟班一个眼神,他们便心领神会的走到了萧正的旁边,与陈心形成了三角包围之势。

    “反正……”萧正缓缓道:“不是我的!”陈心脸色一变,突然间小腹间一阵大力传来,胸口一闷一阵天翻地覆后痛苦的躺在了地上。

    萧正以雷霆手段直接将陈心解决,背后狂风传来,萧正直接用手抓住了从后方踢来的两只腿。

    手上有淡淡金光缠绕,死死的将两条腿钳制住。

    那两个跟班像是见了鬼一样的神情看着萧正,他们不管怎么样甩动自己的腿都没办法挣脱分毫。

    “哼!”乌辉重重的将箱子往地上一放,脸上没有了之前的那种温和:“看来这一届新生好像有个特别刺头的啊……把他们放下,我会考虑下手轻点的”,“辉哥,快……快杀了他,还跟他讲什么”陈心捂着肚子恨恨道。

    “有句话你之前对我们说过”萧正眼神逐渐犀利了起来:“清河观的路可不好走啊……”说罢手上一用力,一声清脆的骨裂声响彻整个人群。

    众人呆呆的看着萧正,看着从萧正手下倒地的两个人发出了杀猪般的呼痛声,场中陷入了某种诡异的气氛……

    “哦?”萧正微笑道:“看来这个箱子上的污渍得要多一点了……”,乌辉一把推开了旁边站着的陈心向着周围吼道:“都给我散开!”

    周围的人也都十分识趣的围城了一个大圈,其实他们也想知道这两个人到地谁更胜一筹,心中还没想清楚帮谁的时候,场中突然间响起了另一声骨裂……

    居然这么快就决出了胜负?

    众人不敢置信的看向了场内……(记住本站,www.778.com,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778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