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八章木院
    清晨,萧正走在小路上思绪万千:昨天修炼清河决都快睡着了,这万变莫测的清河道法难道是催人睡眠的?。

    看着远方太阳已经渐渐升起,他不由得加快了脚步,今天可是第一天上学不能迟到了。

    哦不,是第二天上学了,第一天还没来得及进学堂就被轰出来了。

    想到这萧正不由得苦笑了一声自己怎么这么背,入学之路也太过坎坷艰难了。

    萧正又来到了昨天学院前的那片广场上,昨日原本密密麻麻的新生此刻也都消失不见了,应该在上课吧,萧正暗道。

    迈进大门,金木水火土五大院落呈现在眼前,每个属性都代表着一个学院,每个人靠抽签决定要进入哪个学院。

    萧正站在原地不由的苦笑道:“昨天那个箱子应该就是分配学院的吧,可自己又要去哪里呢?”

    “你是?”从前面迎面走来一个夫子,他看着萧正踌躇不前便问道:“现在都已经开始上课了,为何你还站在这里?”

    “实不相瞒,我原本是这里的学院,但是因为昨天有些事所以耽搁了,现在反倒是不知道自己是什么学院的了”萧正苦笑道,“哦……”夫子意味深长的笑了一下:“那……既然如此你就来木院吧”,“木院?”萧正有些惊讶,“路我已经给你了,要不要走是看你的”夫子似乎意有所指。

    萧正看着他远去的背影陷入了沉思,看着前面的五条道路目光依次扫过,终于迈出脚步朝着其中一条走去。

    “万物皆有灵,灵者皆生于万物……”

    刚走到木院中便听到里面传出了教课声音,“看来已经上课了啊”萧正见状也不禁的加快了脚步。

    “万物……”上面的夫子正讲的起劲突然门口响起了敲门声,夫子放下书皱了皱眉头道:“进来”,门一开进来了一个人,底下的学员们看到来人后不由得震惊了,有些人甚至惊呼出声。

    “夫子,我应该没打扰你上课吧”萧正笑嘻嘻的说道,台上的夫子见到萧正后也不由得有些头疼,这个刺头怎么来我们南院了……

    “现在已经上课了,如果你有事的话就请你下课了之后……”夫子话还没说完便看到萧正已经找到了一个空的位子坐了下来,正一脸认真的听他讲课。

    “罢了,只要他不影响其他的人便先让他坐着吧”夫子像是认命了一般,又重新拿起书讲了起来:“万物之道,从一伸二,从二伸四……”

    ……

    这一节课让萧正听的昏昏欲睡,实在是无聊至极。旁边有些同学甚至直接趴在桌子上然后被夫子叫起来抽问题,回答不出的轻者罚站抄书,重者拿教尺鞭打手心,这让很多学生都苦不堪言。

    好在终于到了课间休息的时候。

    萧正百无聊赖的坐在位子上,四周的同学也没敢靠近他,有些向着他指指点点,这让萧正分外不爽。

    “你……你好啊”终于有个新生鼓起勇气想萧正打招呼道:“你是昨天那个在广场上跟人……跟人切磋的那个萧正吗?”,萧正转过头一看一个有些微胖的人正有些害羞的看着他。

    萧正认出他就是昨天被陈心莫名其妙打了的新生,见他这么跟自己打招呼萧正笑着应道:“是”,见到萧正承认那人不由得欣喜若狂:“你好你好,我叫姚植,昨日多谢出手相助了”

    萧正却道:“我不是出手相助而是逼不得已,是你搞错了”,听了这话姚植和他旁边要好的同学都不禁面面相觑,哑口无言。

    “再者,我现在已经跟乌辉交恶,你们再这样靠近来万一之后乌辉卷土重来,我也帮不了你们,所以你们还是多学学他们”萧正指了指其他离自己远但是眼睛却不住的往这边瞟的同学,轻生道:“有些时候……离我远点吧……”

    姚植身边的两个同学原本对这个萧正存着一些其他的心思,但是经过他这么一解说便还是觉得自己的小命比较重要,于是忙不迭的离开了。

    “你什么还不走?”萧正比较惊讶的是姚植虽然听到他刚刚这番话虽然面色苍白但是却是眼神却异常坚定:“我……我虽然修为不高,但是我却知道什么是知恩图报,知道什么是苟且偷生”

    萧正闻言不禁一阵头大,这人怎么脑子这么不好使呢,自己万一出了事还有师姐师傅照着,但是他出事了就什么没了。一想到这,萧正便想出言再劝劝,但是他就是一副不进油盐的样子让萧正有些无话可说。

    “咳咳”台上传来了一阵咳嗽声,周围四散的同学听到后便赶忙回到了位子上,姚植虽然还想再说什么,但是无奈夫子已到便悻悻的回到了位子上。

    萧正见他这样也不由得有些好笑,也不去多想转头看向了讲台。“呃……这是怎么回事?”萧正惊讶的看到讲台上已经换了一个夫子站着,但是跟另他惊讶的是这个台上站着的就是原先自己再学院门口遇到的那个老者。

    夫子朝萧正笑了笑道:“各位,我姓沈名风,是大家的修道指路人”,看到后面响起了一阵窃窃私语后沈风摆了摆手:“我问一下大家,知道什么叫修道吗?”

    “灵力入体”某一位同学说道,沈风点点头道:“那你知道这究竟是为何吗?”,见他摇摇头,便向全体询问:“你们知道为什么要修道吗?”,众人一片死寂,“你呢,你知道吗?”最后问到了萧正。

    “我觉得吧”萧正沉吟了一会道:“应该是做一些以前不敢想的事情,这才是修道的本意吧”,沈风又问道:“那你有什么以前不敢想但是修道了之后便想去做的事情吗?”

    “嗯……”萧正沉思:自己有什么远大的目标吗……自己有什么还未完成的事情吗……好像都没有,自己坐在这个学堂中已经很知足了吧。

    见到萧正沉默了,沈风道:“修道可不比家中吃饭睡觉,修道可以长生,修道可以成为人上人,修到深处便可以移山填海无所不能”

    “别看你们现在一个个的都坐在这间学堂上,个个挨的这么紧”沈风道:“但又谁知道十年二十年之后又会是怎么样的一番光景呢,你说是吧,萧正?”,突然间沈风话锋一转向萧正问道。

    萧正见状也只好嗯了一声,沈风把手一放:“那么今天便是你们拉开差距的第一天,未来的好与坏我可以在这里进行断定!”(记住本站,www.778.com,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778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