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新月划天 第二十二章疑团
    “呃……”萧正捂着头坐了起来,头顶的光照在身上十分的温暖,他居然在屋顶上一觉睡到了正午!

    茫然的看了一眼四周,突然间像是想起来什么回头看看声旁的瓦片,发现一切如常并没有什么奇怪的地方,比如说:碎掉的瓦片……

    “昨天难道真的是一场梦?”萧正摇了摇头自嘲了一下,看了看日头去学堂肯定已经来不及了,干脆还是去看看花哥吧。

    打定主意萧正一个跟斗从屋顶上落到了地上,打开院门向着南院走去。这一路走来萧正觉得自己的脚步轻快了不少,不知不觉中已是疾驰而过,惊起一阵飞鸟。

    “王婆婆?”萧正突然看到了王婆婆正从一座房子中推门而出,惊讶道:“王婆婆你在这做什么呀?”,王婆婆眯着眼睛也看到了萧正道:“我倒是想问你呢,这个时候不去学堂学习反倒四处游荡,白费了这个如玉年华……”

    萧正一看情况不对劲,再让王婆婆说下去估计要成说教了于是赶紧道:“王婆婆今天花柱在南院吗,我来找他有事”,“你能找他还有什么好事,他不在,已经好几天没来南院了”王婆婆道。

    萧正忽略王婆婆前一句话赶忙问:“他没来是不是有什么事啊,那他现在在哪?”,王婆婆走进了萧正道:“小子,先奉劝你一句自己修自己的道,别人的路你不用管,也管不了”

    这句莫名其妙的话让他一愣:“什……什么意思”,“没事”王婆婆道:“他们现在应该在雨辉院吧”,“他们?”萧正问道:“难道还有别人吗?”,“不就是你要找的第二个人嘛”王婆婆说完便转身走了。

    “今年,清河观真是多事之秋啊……”

    萧正隐隐听到王婆婆嘴里嘟囔了一句,依稀记得谁也曾经说过这样的话。“多事之秋?”萧正奇怪道。

    也不去想这么多,萧正便直接飞奔雨辉院而去,这次速度比下山之前又快上很多跑过草边时隐隐的将草压倒之势。

    雨辉院坐落在北苑的一个角落里,名字虽然好听但是地方却十分的破旧,更有传言还闹鬼,是大多数人都不愿来的一个地方之一。

    此时一个人来到了这个杂草丛生的地方,踩着不知道什么时候的落叶来到了一间破败的屋前。

    “花柱,荷花?”萧正对着屋子试探性的喊了一声,但是屋中一片安静,似乎已经荒废已久。

    “是萧正吗?”过了良久一个疲惫的声音传了出来,让人感觉到了一丝可怖。萧正这下确定了里面确实是花柱但是却不知道为什么声音会变成这样。

    “你怎么了?”萧正赶紧退开了门,里面是一间已经落满灰尘的房间,除了桌子和床似乎有人清理过之外其他地方都一片狼籍。

    “花柱?”萧正环视一圈后目光注意在了房间的最里面的那张床,那张床上趴着一个黑色的东西现在正上下起伏,似乎是这个东西在呼吸一般。

    萧正赶紧跑过去一看果然是花柱,但是此刻的花柱却与往常的不一样:黑色的经脉遍布全身,双眼血红但是却显得十分的疲惫,身形已经变成皮包骨,稀疏的头发让整个脸显得狰狞万分。

    “萧正……”花柱伸出颤抖的手道:“你怎么来了?”,萧正刚想握住他的手但是花柱却收了回去,见状只好道:“今天没有去学院学习本来想着要去南院看看你和荷花谁知道遇到了王婆婆……这个等下说,花柱你这到底是怎么了?”

    花柱看着自己像是没有一丝血肉的手道:“一言难尽啊……”,萧正见他没了下文了更加着急道:“你倒是说啊,荷花呢?”,“她去帮我采药了”花柱抬头看着萧正道:“看你现在脚步沉稳有力应该有入修中层快要突破上层境界的实力了吧”

    萧正点点头道:“花柱,你这是生病了吗?”,花柱却道:“萧正,看在我们是兄弟的份上不要再问了吧……”

    “可是……”萧正还欲再问,花柱打断道:“我只能告诉你,这个清河大比是一个阴谋,千万不要参加,千万不要……

    “可是你得要告诉我原因啊……为什么不要?”萧正急切道,花柱看起来更加的疲惫了整个声音听起来都更加的低沉了:“整个清河观都是一个阴谋……萧正如果你有机会的话就快快离开吧……”

    “阴谋……什么意思啊”萧正看他这样也有点不知所措,“……问王婆子”花柱模糊不清道,下一秒头一低沉沉睡去了。

    “到底……是什么啊”萧正帮他盖好被子,便站了起来再次环视周围的环境:一张被磨损的很旧的桌子,上面放着一只杯子一个茶壶。

    “杯子?”萧正走了过去拿了起来,杯中十分的干净,茶壶也是空的。“这个杯子为什么这么奇怪?”萧正摩挲着杯身眼睛死死的看着空无一物的杯子,渐渐的杯子里似乎慢慢的灌满了血!

    萧正一惊,再次看向了杯子发现什么都没有。“刚刚是幻觉吗?”萧正刚想放下杯子突然想起在南院似乎也见到过这样的一只杯子……

    “普通的杯身,里面似乎盛放过血,即使被清洗干净了但还是被自己不知道用什么方法看出来了”萧正下意识的往床上看了一下,默默的放下了杯子。

    ……

    等到太阳落山荷花也没来,期间萧正还看过好几次花柱发现他也还没醒依旧是沉沉的睡着。

    “看来今天注定要没个结果了”萧正最后深深的看了一眼床上的干枯身影走出了房间:“但是你的事情我肯定会查个水落石出的”

    “刚刚他是说找王婆婆吗?”萧正走在院中思索着:“照理说花柱这个样子又在这住着明显是不想要别人找到,但是王婆婆怎么会知道的,还有不想让自己参加这个清河大比……”

    “这里面果然疑点重重”萧正离开了院子,却迎面撞上了一个人。(记住本站,www.778.com,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778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