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章 洪灾之地
    听说出现了怪物,各地百姓都变的人心惶惶,恐惧,在在脑海中想想这被怪物猎杀时的惨状,于是变得后怕。

    当时铜朝感知到水库决堤,他本以为告诉了同村的众人,就能够幸免于难。

    但是金凤香回家,成了铜朝始料未及的痛楚。

    大水汹涌而至,这哪里是什么水库决堤啊!

    浑浊的大水,肆无忌惮的在这片南国水乡地界横行充斥,漫过了附近的村子,湮灭了沟壑边上的道旁树。

    是洪水吗?

    铜朝从地上爬起来,手掌之间的龙鳞发出“滋滋啦啦”的声响。他想要立刻变化成龙的外貌,但是老猎人那一枪,他感觉自己的心脏都被打穿了!

    金凤香傻傻的站在回村的下路上,看着远处袭来疯狂如高墙般的洪水。她无助的瞪大了眼镜。

    整个人的身体就像被一座山压过来似的,金凤香捂紧了嘴巴,闭着眼睛,想要在被大水击垮的时候赶紧游到水面上去!

    就在这个时候,意识渐渐模糊,一只有力的大手搂住了金凤香的腰。

    “别怕,有我在,龙王也别想淹死你!”

    金凤香的脑海中回荡着这个声音,是铜朝的声音。

    铜朝抱着金凤香从汪洋无际的洪水中窜了出来!

    这个时候,她感觉阳光照射在脸颊上,是那么的温暖。

    铜朝抱着金凤香从半空落入水中,他大喊着:“张嘴!喘气!凤香,你清醒一点!”

    但是金凤香没有回应铜朝的大喊。

    四周都已经被洪水给吞噬了,向着阳光的那边,铜朝依稀记得小时候曾偷偷跑出村子,义父陆贤后来在高速路的高架桥上找到了自己。

    他已经多年没出过村子了,凭着这点记忆,一手抱着凤香昏死过去的身体,一手拼命的朝着记忆中的方向,使劲的游过去。

    十几分钟之后,他们来到了高架桥,洪水已经漫过了桥梁,整个高架桥的路面像是泡在水里的平台。

    铜朝蹲下来,托着凤香的身体,不停的拍打她的脸蛋:“凤香,醒醒啊,我们已经到地面上了!快醒醒。”

    没人教过铜朝心肺复苏,也没人教过他人工呼吸,他真的是一点也不懂。

    几分钟过去了,一小时过去了,凤香依旧没有醒过来。

    铜朝开始害怕了,他哭了起来,一边掉眼泪,一边看着北方。从小没离开过这个村子的他,开始无比的想念义父,他知道义父是个很厉害的科学家,他现在是多么希望父亲在身边,可以帮一帮无助的儿子。

    脑子里满是自己多么英勇去对战怪物的厮杀场景,可想着自己那么的厉害,却在此刻救不活自己爱慕的姑娘。

    “你说你,有我在家,你跑回来干什么呀?”铜朝看着凤香的脸,身上的龙鳞逐渐消退,变回了人形。

    在无奈的确定凤香死去的时候,铜朝紧紧的抱着她,哭的像个找不到家的孩子,他不敢去西边的山坡,因为小爸小妈在那里。

    他们的女儿死在了自己的怀里,他哪有脸去见他们。如果不值得,兴许二老心里还一直觉得女儿还在白星城大学里读书。

    这么想着,铜朝把凤香背在了身上,尽量压低了身子。他打算去首都,找自己的义父去。义父是科学家,他能给自己一个龙的身体,就一定有本事把一个人救活。

    在“儿子”的眼中,父亲是无所不能的存在。

    顺着高架桥,一路沿途都是被大水吞没的地方,仿佛这是一个水的世界,没有来救援的飞机,也没有漂浮在水面上求救的百姓。

    那个水库,怎么会有这么大的水呢?铜朝记得那个水库也就只能淹没一个村子而已啊。

    可是他不知道,在南国的水乡,八月的秋收季节,是这个星球上潮汛期最大的一段时间。

    水库连接了东华共和国的母河,水库决堤,就意味着母河的水会从水库这边潮涌而至,即使是一个决堤的小口子,最后会被冲垮,决堤即可成为洪涝之灾!

    铜朝心里产生了复仇的念头,可昨夜他已经把在场的怪物都给杀光了。

    那撞开水库堤坝的怪物呢?它们为什么要来这里?是在听从什么高智慧首领的指挥吗?

    带着这些疑问,铜朝眼下最紧要的就是去白星城,只要找到陆贤,找到义父,他一定会安慰自己,给一个能够接受的答案吧。

    第三基地组织的几位元老科学家,派出自己麾下的五名改造人来到了南国。

    千城教授养大的依塔克;谈小平教授养大的金火;尤风楚教授养大的大罗;与吴波教授像亲人一样的张龙;还有听从图大雄一人山令的古长风;这五个人都各自身怀绝技,从北国议事厅到南国水乡,几千公里只用不到一小时就出现在了洪水上空。

    大罗肩头扛着一根长长的棍子,金火和依塔克站在棍子上面,因为他俩不能长时间悬空的飞,也不像张龙这条“鳄鱼”一样有水下潜行的本事。

    张龙从洪水中顶着古长风钻出水面。

    古长风脱了变成泥浆颜色的白衬衣,拧着水:“张龙你就不能给我留点干净衣裳吗?你看看,又湿了。”

    张龙斜眼上瞟着站在自己头顶的家伙,嗤之以鼻:“那你到他那儿去啊,他那里是干的。”

    飘在半空的大罗连连摆手:“别别,我这已经有俩了!哎,依塔克,你该减肥了啊!这么瘦的身子骨咋这么沉呢。”

    “为什么说我沉啊?这不还有金火呢吗?”

    “一根棍子扛你两个,哪边沉一些我还不清楚?”

    “行了,别废话了你们!这地方没错的话,那铜朝去哪里了?”金火右手握拳,时不时打开手掌,火焰在他手掌里攒动着;而他的左手,同样攒动的,是融化之后的银色金属。

    古长风和大罗都表示感觉不到。

    大罗一脸沮丧的说:“连你俩都感受不到,这就难办了,回去怎么交差啊?”

    “会不会是铜朝在大水出现之前,驱散了当地的百姓,他自己被大水冲走了呢?”依塔克最擅长的分析能力,现在能够想到的现有资料分析,也只有这个可能性了。

    最后,依塔克决定让大家分头去找,一来,是看到有受灾百姓就马上施救;二来是如果发现活的实验怪物,就立即通知“七号地”,让他们的行动队来回收标本。

    那么第三,依塔克的指示是:见到铜朝,无论死活,用一切手段带回基地。

    同时依塔克也如实向首都那边汇报了现场的情况。

    陆贤在得知铜朝的下落,连五名奇兵都无法找到的时候,他一下子瘫软的坐在了椅子上。

    谈小平虽然平时在科研工作上跟陆贤是死对头。但是这会他心里也很不舒服,为了缓和气氛,他开玩笑道:“没关系吧老陆,就算铜朝死了,我们六个也不会因为你没有奇兵,就在以后的日子里不给你好脸色的。”

    图大雄端过两杯咖啡,一杯给陆贤,一杯给谈小平。

    “行了小平,二十年前你这么说,我没意见,因为那时候我们都年轻;可你这个年纪了,就积点口德吧!”接着,图大雄又冲陆贤说:“陆老哥,我们做长辈的,适当一些的时候,应该选择相信他们才是啊!是,铜朝是不见了,退一万步说,即便铜朝不存在,真要需要的时候,我和千城开发的克隆人计划,还怕没有奇兵吗?”

    “每个人都是亲娘生的,我们夺走她们的骨肉已经是违背天道人性了;克隆人本来就是禁令项目,我没事,你也别劝我。现在,就是小平在我头上撒泡尿,我都懒得跟他吵。”

    听到这话,谈小平脸上也有些觉得惭愧起来,他走到跟前,蹲在陆贤身旁,一脸担心的仰着头轻声说:“你对你那个小孩,有多少的了解程度?”

    陆贤仔细想了想回答:“一半一半吧。”

    “我和你就不一样,我虽然对金火整天骂骂咧咧的,可我信任这小子,我百分百相信他,身为即将在未来战争中登场的七神兵之一,我的金火万里无一!”

    谈小平说完,拍了拍陆贤的肩膀,起身朝议事厅外走去。

    在他刚走到门口的时候,陆贤大声说着:“我的铜朝也是万里无一,比你家金火厉害一万倍!”

    “这样就好。”谈小平微笑着离开了。

    屋里的众人,也都相视会意的从阴郁的气氛里露出了笑容。

    在依塔克的汇报中,他多次声明没有发现铜朝在洪水附近的迹象;还说当地已经成为了荒芜之地,除了洪涝淹没之外,两个鬼影都没有。

    不过后来他们在铜朝所在村子的西边山坡上,发现了幸免于难的一大批村民。似乎除了这一丁点的喜悦,接下来内疚自责的,是其他村落附近的百姓都没有找到。

    “这个除了气候上的汛期,洪水出现的主要原因,还是因为从‘七号地’跑出来的怪物。初步统计,这次莫名的洪灾死了至少也有几千人。张尧,你的七号地,会不会从版图上除名,就看接下来怎么收场了。”

    说话的是东华共和国最高科学部的负责人,他从几十年前就不提倡这种有违人性的科学改造人实验。

    张尧却依旧很坚持的说:“零以上几率,时间足够长,必然性的事件总要发生。”

    对于元老级科学家的自负态度,这名负责人摇头的说:“也对,你们七个,除了陆贤,另外六个有专项负责科研基地的,哼哼~版图上你们的基地从来就不存在,当然不会在乎除不除名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