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章 迷茫的孤独
    铜朝救下来的那个中年男子,名叫艾钱。

    在他所在的城市,搞海鲜运输生意,知道他的人都叫他艾三。可能是排行老三的原因吧。

    依塔克让铜朝脱了夹克,他查看了一下铜朝胸口的伤势,心想一定是当时他一定没有用龙体鳞甲防御,不然别说是普通的猎枪,就是穿甲弹也未必能伤到铜朝。

    “忍着点喽!铅弹头好像还在里边。”他说着,按住铜朝的肩膀靠在墙上,另一只手,两根手指像个夹子一样的从胸前的伤口上伸了进去。

    子弹头像被磁铁吸引一般的,从铜朝的体内自动跑到了依塔克的两个手指之间。他捏着一个像小蘑菇一样笔帽大小的铁锥,抹掉上边的污血,给铜朝看。

    “你呀!以后记住,不管任何情况下,一定要提前分析周围人的心理活动,苗头不对,别管那么多,直接鳞甲防身。实在不想动手的时候,尽管扭头就跑,这世上能追到你背影的也没有几个。”

    铜朝倒吸凉气,伤口像火烧一样的疼。

    依塔克并没有做出其他举动,铜朝的伤,就已经开始自行愈合了。

    “兄弟,我们到底是什么人啊?”铜朝傻傻的问着。

    依塔克在卫生间里一边洗手一边说:“多少年之前,世界都在打仗,各种战争的硝烟漫天飞,那时候,咱们东华共和国是个弱鸡,所有人都来欺负。好在老天爷有眼,一大批爱国人士涌现,好多还都是在外国留学的科学家。”

    他甩了甩手上的水,耸着肩道:“知道超级武器吗?毁灭级的。”

    铜朝摇摇头。

    “目前来看,杀人的战争武器,分成了七大类,冷兵器、轻型热武器、化学武器、重型武器、次时代武器、远程打击武器和超级武器!其中超级武器,就是毁灭级。”

    “这才六个,你不说七大类吗?”

    依塔克睁大了眼睛:“哎哟,哥啊,你还会数数呐?你不没读过书吗?”

    “那数数还可以吧,我能从一数到一百呢。”

    “哈哈哈,行,行,可以的。以后有时间慢慢来,不过,既然我要告诉你,就基本的告诉你一些重要的,其他的到时候再说。”依塔克摸了一支烟,叼在嘴上,抱起双臂。

    他像个意犹未尽的老者,细细的品着烟香,看着卫生间里闪来闪去的吊灯:“第七武器,就是我们七个了吧!当时也是因为我们的国家没有超级武器,而世界哪个国家拥有超级武器,就等于有了这个世界的话语权,主导地位。”

    “所以就把我们当成超级武器了是吗?”

    “超级?屁啊!超级武器在咱们眼里算个鸟啊!当时双管齐下,陆贤和负责我的千城老儿,他们七个被研发超级武器的科研单位剥离了出来,因为他们发现了这个世界的秘密,那就是人类,无论多么厉害的武器,最终拼杀的还是人。”依塔克说到这里,一张嘴把整根烟吃进了嘴里,腮帮子恶狠狠的咀嚼着,然后咽了下去。

    艾三的抢救手术做完了,医生告知他俩说要住院几天,需要有人陪护。

    铜朝毅然觉得自己是最佳人选。

    可是依塔克却找了一辆车,他要把艾三接出去。

    医院里当然是不同意的,可不知道依塔克跟他们说了些什么,最后就莫名的同意了。

    离开医院的路上,依塔克给艾三喂了一颗药丸,不一会他就清醒了过来。

    “你是……”艾三虚弱的张开眼睛,看到依塔克正搀扶着自己。

    铜朝抱着凤香坐在一侧,前边开车的司机,像个木头人一样的一直向前开着。

    “我是他的弟弟,是我哥救了你,你都忘了?”依塔克用命令的口气道:“你已经没有生命危险了,我哥救了你,你就得报答,说,你是哪里人?”

    “呃…我是虎阳城的,今天早上出车去进货,拉了一车海鲜,没想到……”

    “得得得,现在就是早晨,你说的是昨天早晨吧!行了,我不管你是拉屎还是拉货,这里就是虎阳城,还真他ma的巧了,你家住哪儿?”依塔克一脸不耐烦的问着。

    艾三咽着口水,有些惶恐的看了一眼旁边抱着一个人的铜朝。

    铜朝笑着:“艾大叔,没事的,我弟弟人挺好的,就是对外人都比较生分。”

    依塔克翻着白眼,冲艾三点点头:“嗯。”

    艾三朝着车窗外看了几秒钟,冲前边司机说道:“师傅,五里牌坊海鲜大市场知道吧,那里最大的一个海鲜水产批发店就是我的。艾钱水产!”

    司机师傅没听见似的,一点反应都没有。

    依塔克前倾着身子,在司机的肩头拍了拍,随手向前的手势指了指。司机这才点了点头。

    到了海鲜市场之后,铜朝抱着凤香下车,依塔克就搀扶着艾三从另一侧下了车。

    他捏着艾三的肩头道:“我要你找一个冷冻仓库,这个对你来说应该不算什么难事。不要管干什么,钱我出。你就好好养伤,这一阵子,生意的事就先搁置,等你伤养好了,要教我哥学车,让他给你打下手当小工。总之,我还会回来找你,别想动歪心眼。”

    艾三一头雾水,可依塔克从身上又神奇的拿出一张与之前给村医一模一样的银行卡,交在艾三的手里。

    “我调查过了,你就是个地痞,开个水产店也没几个臭钱。这里边是一千万,你随便花,但是记住,以前什么德行,之后也保持原样就好了。我哥,你就当他是个一无所知的傻小子吧!”

    “这样真的行吗?那他抱着的那个是?”

    “一个对他比命还重要的死人,冷冻仓用来干什么,不用我废话了吧。”

    “老大,我…嘿嘿,说实话,我是个地痞,可谋财害命的事儿,我可从来没干过啊!”

    依塔克龇牙缝的骂道:“谋你奶奶的财啊!那是他未婚妻,别废话了,我现在有事,你给我拖住了。否则我活剐了你。拿着!”

    艾三接过银行卡,一想到那么多钱,又是欣喜又是担心,也不晓得这哥俩是什么来头,既然狠话都说了,自己又有伤在身,那就先照办好了,反正人家也确实救了自己。

    铜朝等着没见人,就绕道了车子这边,却只看到艾三一个人。

    “哥,听话,兄弟有要事在身,先走一步,必要的我都安排好了。”

    往车里一看,依塔克已经坐在了驾驶座的位置,而之前开车的那个司机,车里完全没有他的人影,更不知道去了哪里。

    一句话也没来得及说,铜朝就这么眼睁睁看着弟弟开车后退着离去,在车子倒车出去一段距离的时候,一阵狂风吹过来,他和艾三都闭起了眼睛。

    等再睁开眼睛的时候,依塔克的车子已经不知去向。

    艾三凑过来,下意识的看了一眼抱在怀里的女子,谨小慎微的拿着银行卡问:“兄弟,要不,这个你拿着?”

    铜朝无助的看着艾三:“大叔,你叫我铜朝吧!我是打算去白星城的,可我弟弟说你还有伤,叫我照顾你一段时间,现在我回去也没办法救凤香,麻烦你能给安排一个…”

    “冷库!知道知道,没问题。”艾三捂着肚子,稍稍弯着腰往水产店的卷帘门先,一变喃喃自语的:“凤香是吧,嗯,还真是个傻小子。”

    艾三的车子还在城市以外的某个地方,他身上的钥匙也不知道去哪了。正当着急之时,铜朝走了过来。

    他一脚踢在卷帘门的下沿上,门就被踢的凹陷了进去。

    门锁被破坏,艾三连忙说着:“很棒很棒!这就挺好的。”他把门向上推起,招呼着铜朝进来。

    一股浓郁的海腥味扑面而来,这是铜朝从没有过的一种味道,却感到了一种亲切。

    找来一床棉被,艾三的水产店里就有冷藏室,把温度调至最低后,铜朝用棉被裹着凤香的尸体,放了进去。

    “你弟弟说,你要学开车,不过得等我伤养好了的。这阵子,就先帮哥哥买买吃的喝的,等我好了我带你去学开车。”艾三疲惫的坐在一张老板椅上,店里到处都是湿乎乎的地面,叫人感到很不自在。

    铜朝站在冷藏室的门口,提醒的说着:“大叔,你那个的车还在那个地方呢。”铜朝手指着一个方向说。

    艾三摆了摆手,叫着铜朝往里边走,在另一个内门那里,走上台阶,是打开门是一个走廊。

    这是艾三居住的地方,俩人走进去,艾三打开走廊里的第一个门,开灯之后就看到了卧床。

    “以后啊,别叫大叔,我有那么老吗?我还单身呢。叫大哥,三哥,都行。”艾三指了指屋内,“你就现在住这里吧,我住旁边一个。等天亮了,我报个警,我的车叫他们给我弄回来得了,先睡一会吧。”

    艾三弯着腰朝一旁走,铜朝想要过去搀扶,却被他挥手拒绝了。

    走进了那间的卧室,铜朝有些迷茫的看着天花板,心里乱极了。

    他不知道为什么依塔克说走就走掉,也没有说清楚原因;他说义父现在很忙,说外头还有很多怪物在肆虐。可自己又是跟他一样的存在,那种被说成是比毁灭级超级武器还要厉害的存在。

    但是现在自己却要在这里等待,等着艾三养好伤去学车,等着义父忙完的日子,这种等待,就像那时候在水乡的村子里,一年又一年的等着义父回来一样,毫无方向感和目标里的时间限制。

    这样的日子,都是因为自己要救活凤香吗?还是说,命运的轮盘,注定要让自己这样未知的孤独下去。

    他睡不着,眼角滑落着泪滴,手里摸着依塔克留给自己的皮夹克,感觉自己像是被抛弃了一样,这种孤独感,比一枪打进自己胸膛的时候还要难受,还要疼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