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章 何去何从
    依塔克离开了虎阳城,飞速赶往同伴身边会和。

    一路沙尘风卷草,这是依塔克的特殊能力,在很早以前,还没有成为千城教授背后门徒之前,他生活在一个叫“夜光城”的地方。在东华共和国的版图中并没有记录。据说那里一年四季都是黑夜,而黑夜中的城市,也是一年四季都灯火通明的地方。

    依塔克是这个城市里的夜光,生来就有“雨男”一样的天赋之力。他的离开,也印证了这个城市从此长眠于黑夜;与千城教授的交集,也是一次儿时迷路误闯进了千城教授所属的秘密试验基地,这都是后话了。

    他给同伴简单说明了目前铜朝的情况,大家都有点拿捏不准。

    大罗是个心思缜密的粗犷小伙,他一般都会把心里一针见血的想法隐藏起来,不说,是怕令他人不高兴;在很多人看来是一种在乎别人而选择闭口不言的时候,依塔克是很急躁的,他认为这不是情商高,而是没把兄弟当自己人。

    “说吧,反正早晚的事儿,我当时光看大罗显摆了几下,我就差点学会了飞天神技,后来吴教授说我是附带古生物基因的,我会飞的能力已经退化的几乎没有了,这才只是学了潜行。”张龙坐在一个排水沟的栅栏铁盖子上,看着愣神的众人。

    大家都聚集在一条无人走动的街边,依塔克一直坐在电线杆顶上抽闷烟。

    金火蹲在马路牙子上,看着张龙:“你这话什么意思啊到底?让你讲故事呐?话说你坐在排水沟的口上什么毛病?”

    张龙嘿嘿的笑着:“下边有水,屁股凉凉的,很舒服。”

    “快说,你舒服有屁用啊,咱们要向上头汇报呢。”金火对于慢性子的人说话,生气的直嘬牙花子。

    张龙不紧不慢的说:“我就是觉得吧…”

    “你觉得什么你觉得,你能不能说重点了?”

    “行行行!嗨哟,铜朝跟咱们一个鸟货色,谁敢说把他晾在虎阳城,就保证他不会自行开发身体的能力?总是瞒着瞒着,没准哪天逼急了,他杀到白星城去,还有救吗?”张龙指着高处的依塔克:“权宜之计终归是权宜之计。”

    古长风老远的从黑影里跑了回来,手里拎着各种各样的饮料和速食商品,走到近处欣喜的叫着:“都别愣着了,各位,吃两口好干活啊!”

    “吃吧吃吧,心烦可不能饿自己肚子。”依塔克一阵冷风飘落下来,从袋子里摸出一瓶水和一包火腿肠,撕开吃了起来,牙齿咀嚼食物的时候发出恶狠狠的磨牙声。

    长风一看大伙都没精打采的,指着大罗说:“他没出个好主意吗?我靠,问他啊,你们没叫他说说自己想法啊!”

    大罗摆手着:“你别起哄。”

    依塔克看着大罗:“兄弟,有主意了就说,现在不是看谁爱不爱听的时候。”

    “顺其自然最合适,随遇而安的日子最叫人舒坦,善意的谎言往往有好的结果,可分人,换成铜朝的话,我不觉得他是个接受欺骗的人。”

    这话一出,意思就是如实上报,铜朝这边也要敞开了说。

    依塔克最担心的就是这种方式,他知道到时候铜朝一定会大闹一场。

    五人最终没能想出好对策,也只好听大罗的建议,于是即刻赶回白星城。

    张尧负责的七号地,是这次怪物暴走事件的主要地点。除了陆贤,其他几名第三基地专项科学家都去了这里。

    依塔克没有见到千城,他不想直接给陆贤汇报。于是只是说,在见到千城之后再进行详细说明。

    五个人里边,即使觉得直接说最好,可规定程序是必须第一汇报人是自己的直属科学家,那么,赶往七号地的这段路程,就不知道会发生什么变数了。

    陆贤顾不上别的,随五人一同赶往近海处的北国平原,七号地禁区的试验场。

    另一边的铜朝,天亮后艾三买了油条豆浆回来,两个人正吃着早餐。

    “我已经报警了,上午可能要去警察那里说明一下,我的车也要送去修理厂一阵子。要不,一会跟我去一趟?”艾三给铜朝的碗里夹咸菜,看了一眼他的脸,仿佛是看着一个雕塑。

    铜朝没精打采的“嗯”就一声。

    艾三想了想又说:“还是算了吧,兄弟你的身份特殊,我自己去就行了。这样,一会有过来维修卷帘门的,你就在店里看着吧;要是有来催什么采购水产品的,你就说老板不在,这几天歇业。”

    铜朝又冷冷的“嗯”了一声。

    看到小兄弟这样,艾三心里觉得这可不行。照这样下去,那他不就是跟废人差不多了么。

    于是在吃完早饭,临出门的时候小声叮嘱铜朝:“哎,别说做哥哥的不疼你。等修卷帘门的来了,活干完了,你把门就在里边反锁了。我屋里有棉衣,你就穿上,到冷藏室里陪一下凤香,这样可能你会好受一点。比方说,想想你们以前在一起开心的记忆。”

    铜朝终于抬起头来,眼睛里闪现着泪花,呜咽着一把抱住艾三:“三哥,我觉得他们都在骗我!呜呜呜~是不是人死了之后,就真的救不活了啊……”

    铜朝突然抱着自己大哭起来,这令艾三并不意外,依塔克走之前也说了,就当铜朝是个傻小子。

    可是,人的情感是没办法去掩饰和假装的,如果他真是个傻小子,那现在他自己猜想和担心的话,是傻子会去在乎的吗?

    艾三搂住铜朝,在他耳边小声的说:“兄弟,有哥哥在,以后什么事都可以给我说。哥哥不会嫌烦,也不会骗你,今天就先委屈你一个人在店里了,等我回来,我带你出去想想办法。三哥要出门了,身上还有伤,你轻着点。”

    铜朝赶紧松了手,看了一眼艾三的肚子。

    他拍了拍铜朝的肩:“把眼泪擦了!什么样的坎儿过不去啊。等三哥回来的。”

    艾三去了警察局,说明了自己昨天被抢劫受伤的整个过程。当警察问起他是怎么获救的时候,艾三只是说,自己让一个过路的好心人给叫了车,送回虎阳城医院得救的。

    他的货车被送去了修理厂,打过电话的人也来维修凌晨被铜朝踹坏的卷帘门了。

    拆掉旧门,换新门。铜朝也没心思去与他们搭话,也没听从艾三说的去穿棉衣,开着冷藏室的门,就走进去坐在了凤香的身边。

    等到修门的人把门修好之后,看到铜朝没在店里,就准备朝着向外冒冷气的冷藏室过去打个招呼。

    “哎,我说,卷帘门修好了啊!我们回去了啊。你不来看一下吗?”

    铜朝摆了摆手,没有说话。

    “我说,你不来看一下试一下吗?要不合适那就得我们再跑一趟了啊!”

    “滚!!”铜朝不耐烦的大叫着,手掌冲着冷藏室的外边用力一挥!

    冷藏室地面和周围的一些碎冰被铜朝这一掌,冷风呼啸着冲了出来,那个维修工被一堆碎冰渣子打在脸上。吃痛的后退了几步,想用手去挡,却根本来不及。

    “什么人啊这是,要杀人啊你?”抹一把脸,虽然很疼,好像并没有出血受伤,看到铜朝心情不好,也不敢惹,于是他摆一摆手,跟一起来的维修工悻悻的离开了。

    铜朝看着凤香结了冰霜的脸,摇着头说:“阿香,有我在,谁也不能来打搅你休息,除非他想死。”

    维修工走后,就给艾三打了电话,说你这个兄弟真不好惹,一个人呆在冷藏里头,也不嫌冷,临走给他打个招呼,他还要打人了。

    艾三连连抱歉,在交代完自己被洗劫的事之后,他就匆匆的赶回了水产店里。

    “怎么了?心情不好是吧?走走,跟三哥出门,看看能不能找到什么办法。”一回来,艾三满脸的笑容的招呼铜朝。

    两个人打车去了车行,艾三用全款买了一辆小轿车,随后他开着车带着铜朝,来到了一家私人医院。

    艾三正跟医生简单说着什么,铜朝却对门口的广告电视起了兴趣。

    “哥们,这是我一个兄弟,他呢,没读过书,也不识字,从小好像就是在村子里窝着,啥也不懂。等会我把他叫过来,你可别说起死回生是不可能的,知道吗?你就按照你知道的,分析一下一个死了的人,怎么才能救活。就这么简单,钱少不了你的。就当你也替我做回善事,安慰一下受伤的心灵。”

    医生接过艾三递过来的一沓钱,不屑的笑着:“那你这个弟弟得傻到什么程度啊?行吧,一会不老仙丹或者什么生理学人体结构之类的,我给他扯一会,听不懂我就没办法了。”

    “对对,就是这么回事。只要让他知道把死人救活很难就行了。”

    艾三笑着走过来:“铜朝啊!”一开口,却发现人不见了!

    “哎哟卧槽,人呢?”他赶忙走回来,一把从医生手里把钱抢过去,“得了,等我把他叫过来,你再表演吧。”

    “哎嗨?这什么意思啊你?”医生追着艾三跑了出来。

    艾三看了一眼广告电视上的视频,上边是在说有不明生物在南国边境肆虐,希望东华共和国所有公民不要随意去抵抗怪物的新闻提醒。

    “好家伙,这怎么养出来的东西啊,那么大个头!”医生摇头着,“幸好咱们是北国地界,跑吧,都跑去国外才好呢。”

    艾三心里着急的顾不上多想,捂着肚子就尽可能的加快脚步跑出去追。

    可追出来之后,却看见铜朝正坐在路边的马路牙子上,一个人静静的发着呆。

    艾三长舒一口气,走过来之后吃力的坐下来:“怎么了弟弟?又哪里不高兴了?我刚不正在跟医生说咱的情况呢么?”

    铜朝看了艾三一眼,微笑着:“三哥,谢谢你。我知道,依塔克给你说我是个傻小子,但是你不把我当傻子,你想找个医生来哄我心里踏实。我都听到了。”

    “啊?是吗?”这被人揭发的感觉无比的尴尬,可艾三还是皱着眉头的安慰他:“弟弟,这人呐,总要一步一步的走,一天一天的活下去。三哥虽然不清楚你的真实身份是怎么一回事。可是就凭你救过三哥一命,你说吧,哥哥能办到的,绝对帮你到底。”

    铜朝摇了摇头:“我刚才看了新闻,怪物还有很多,还在祸害人。说到底要不是这帮怪物,我可能就不会受伤,哪怕是他们把水库弄塌方,淹了水乡,我也有足够的能力,用最快的速度赶到阿香身边,保护她。”

    艾三认同的点点头,觉得铜朝有一小点想开了。

    “所以三哥,等你伤养好一点了,我就得离开这里,去找那些还没死绝的怪物报仇。我要让它们都死,然后把它们的脑袋提回来,给阿香祭奠。”

    艾三着急了,抓着铜朝的手腕:“这个医生屁都不是,你爸爸不是科学家吗?万一他真能把阿香救活,你这报仇去,你要是受伤了,阿香谁来护着?”

    “万一?嗯,也对,三哥不知道我义父有多厉害,所以也觉得是救不活的对吗?我现在很平静,可又觉得心里很乱。我不知道自己到底该怎么办,是在这里干等着,还是去平息这场祸乱。依塔克说我们几个兄弟是有大的责任的,可我现在什么也没做,是不是我自己太自私了。”

    “想这么多干鸡毛啊!反正你义父永远是你义父,他忙完得闲了,到时候一问便知。什么怪物不怪物的,现在啊,你就是吃饱喝好,陪着三哥把伤养好。到时候那些怪物都叫人弄死了最好,有剩下的,无论跑到哪个国家去了,三哥带你坐飞机过去寻仇。就这么定了,走走,咱哥俩去买衣服,然后去饱餐一顿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