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章 销声匿迹
    艾三的伤,半个月之后基本就没什么大碍了。

    他这半个月又重新在其他地方租了一个冷库,在夜里和铜朝一起把凤香运过去了。这个冷库用来专门冷藏金凤香的尸体。

    另外,他又招手了两个伙计,水产店的生意重新又回到了以前的样子。

    “以前都是我自己瞎忙活的,现在可不行了,有你这么个弟弟,当哥哥的可不能怠慢了。”

    艾三给铜朝报了一个识字班,偶尔也会带着他去驾校学开车,铜朝也学的飞快,毕竟是特殊改造人类,脑袋自然是比常人的学习能力进步的要快的多。

    几个月之后,天冷了起来,铜朝也学会了识字读写,基本上达到了初中级的学历水平。因为一直不识字和不会用电脑,驾校这边除了学会驾驶之外,笔试考试铜朝一直没有通过。

    艾三在店里安装了三套电脑,一台自己看生意用,一台给店里的两个伙计在闲的时候打游戏;另一台就是给铜朝学习用的。

    “铜朝啊,改天要不要哥哥给你报个外语般,没准哪天你就能去当黑客了,瞧你现在打字的速度快的,键盘上我都看不见你的手指了。”

    铜朝正在网络上查询合适各样的学习资料,自从学习以来,他发现自己对这个世界的认知实在是太少了。脑子里除了想着有一天能救活凤香之外,他还想着要搞清楚一些自己一直被蒙在鼓里的事情。

    “好啊三哥。估计到时候,你的生意做大了,还有外国友人来买账,到时候我还能给你当翻译。”

    艾三看到铜朝想着朝气蓬勃的样子,想想刚开始的那阵子,简直是判若两人了。

    “哼哼~你有这份心哥哥就知足了。咱们就是卖海鲜的,怎么做把生意做大?我看呐,干脆,等你学完了高等学历课程之后,去考个文凭,到时候看你自己喜欢的,哥哥陪你一起给你开一家公司,那时候做大了,我觉得才有可能。”

    艾三随口这么一说,铜朝在心里却当真了。

    在铜朝的生活中,他已经不在去强求找寻自己义父,还有依塔克那些人了。在懂得探索知识的海洋以来,铜朝有了更加成熟的思维,也有了去分析和理解人心的健全能力。

    平时铜朝也喜欢去看各种各样的书,到现在为止,他已经开始确信,依塔克当时离自己而去,和之前搪塞说义父有多忙的话,全都是蒙骗自己的。

    但是铜朝不恨他们,因为这就是所谓的“善意的谎言”,他们不想让铜朝得知人死不能复生的事实,到那时自己承受不了打击而变的发疯。

    现在的铜朝,已经完全可以理智的去思考任何问题了,偶尔闲下来,一个人去那个冷库看望阿香的时候。铜朝也会感慨:知识是多么的神奇啊,不过,万事皆有可能,就算现在无法做到复活死去的人,早晚有一天,我会自己让你活过来的。

    其实早在之前一些时间里,铜朝在猜透依塔克他们对自己的这种孤立之后,就已经有了防范意识,那应该是在拿到中等学历证书的时候。

    “三哥,我觉得我们有必要换一下地方,换一个生意,水产店还要做,但是不能你出现了。”

    铜朝开始告诉艾三,依塔克大概是一个很神秘的组织成员。在你有利用价值的时候,哪怕给你很多钱收买你,可到了紧要关头,或许会毫不眨眼的要了你性命。

    “那你不是他弟弟吗?”

    铜朝解释说:“我觉得他们和我一样,在以人的身份活在这个世上,生命构造其实是跟正常人天差地别的。”

    这一回,铜朝第一次正式的在艾三面前展示自己的特殊力量。

    他变化出一身的龙鳞,连面部变化也让他看到。同时他轻轻一下,就把一柄铁锤给捏成了葫芦形状,在铜朝的手里就像捏橡皮泥似的。

    “我还会吐火,有超凡的听觉和视觉,在这个状态的时候,别说吃下刀片或者玻璃,就算吃一个雷管也如同咀嚼花生米一样。”

    在听到铜朝这么说之后,艾三有的只是一股脑的确信,并且毫不怀疑。

    他说你对我好,我当然把你当哥哥,就算不是亲兄弟,至少也比抛弃我的人强出许多。

    这话令艾三很受感触,因为自小就是一个人出来打拼,村子里的人都说艾三是一肚子的坏水,不孝顺,整天走歪门邪道想发财。

    那时候艾三的父亲只是一个糖尿病,就在一个寒冬里要了性命。他告诉铜朝,那一年自己刚满十七岁,是在寒夜里,背着父亲的尸体,在河边用枯柴火化之后,敲开冰冻的河面,撒入河水里的。

    “从那时起,哥哥就相信一件事,我的世界他们不懂。在后来我赚到一些钱的时候,回村子里把户籍挪走,将老家的户籍安在了虎阳城,他们都巴结我,给我介绍媳妇。切~哥哥我可是宁缺毋滥的人。”

    他说那天夜里,依塔克用恐吓的口气吩咐自己,心里其实是赌气的,但是又觉得惹不起,反正都拿了他的钱,总比过自己与之叫嚣,再落一身麻烦要强许多。

    后来在依塔克的指引下,陆贤教授来虎阳城找寻铜朝,这里早就没有他的踪迹了。

    艾三和铜朝来到了南国边陲的一个海边城市,净月城。用剩余的钱和这小半年赚的一些,在这里重新做起了水产批发的生意。

    “兄弟,果然叫你给算准了,幸好虎阳城的水产店里安装了监控设备。我们可以远程观看,看他们急的团团转。”艾三把一个牛皮纸袋递给铜朝:“兄弟,这是你的新身份,我的也换了,以前的所有种种,咱们哥俩重新在这里干一番事业。”

    铜朝苦笑着接过纸袋,拿出身份证件看着,上边写着自己是净月城的渔村户籍,名字也不在叫铜朝,换成了“屠龙”!

    他们在这里起先是租了一个大院子,然后开始重建自己的小居所。

    这里不是他们做生意的地方,是居住的地方。艾三知道铜朝的心思,他从外省请来了一波建筑工人和装修队,在院子的地下三层,修改了比在虎阳城的时候更加敦实的冰窖。

    在竣工的夜里,凤香的尸体又经过各种周转送到了冰窖之中。

    “哎,小龙,你试一试看看能不能感知到冰窖里边的东西。我按你之前交代的,修了双层壁垒结构。”

    铜朝一点也感知不到冰窖里边的东西,只是能模糊的感觉,是一个排水系统,像个地下沼气池。

    “自从学完了高等教学,拿到了大学学历证书之后,我就对这个世界有了彻底的一些认识。所有改造人的超能力,其实都是一种生理特征上的电磁感应,以后这个院子还要加上人工电磁场,无论多么厉害的改造人,都无法察觉我们的存在。”

    铜朝在净月城的一个函授机构,学完了大物理学和生物学,他想知道,义父陆贤这个大物理学教授,到底是在研究一个什么样的领域。

    同时,一开始打算学医,可后来选择了生物学,这门科学的极致,在未来一定有可以在复活凤香的研究上有所帮助。

    “怎么说,兄弟你现在也算是个科学家了吧。”艾三叼着烟,坐在院子的木桩板凳上,看着仰望星辰的铜朝。

    而铜朝却说:“学无止境,我还不够资格,不过,我觉得这么平淡的活着,有悖我一身能力的放任,的确有些浪费了。”

    “那你打算干点什么?咱们现在的水产公司,正经八百的生意,现在可稳稳的挣钱呢啊?”艾三把一张银行卡交给铜朝,“兄弟,里边有几百万,你拿着花,我一个粗人,你就算叫我去学各种东西,我也没你那个脑子,是吧。”

    “生意的事,我会找一个人帮你接手,你就安心的化作一个中年萌大叔,到各种场合去找个心仪的爱人吧。这段时间里,我打算去四处转转,顺便想想再去做一个什么生意,有钱,好办事嘛。”

    一说起另一半的事儿,艾三想想自己也快四十岁的人了,去各种征婚的网站或者相亲吧,现在的人都太浮躁,把财产看的比人重要。

    “诶?兄弟,你说,我装一个什么样的人好一些呢?”

    铜朝伸出三根手指:“据我现在掌握的现实状态,三哥你擅长的是做贩卖生意,要么去当一个图书管理员,开个小书店也行;人流量有了,姑娘肯定也有来的,目的性的去接触,投缘的就在一起。第二个是去某个贸易公司做业务员,高学历的女孩也多,合适的,在一起了,你也可以离开,反正去工作又不是以赚钱为目的。”

    去开个小书店,窝在一个定点,艾三觉得有点束缚感;给人打工,自己本身就是有点钱的人,受了气那还不得动手打上司?

    于是艾三急着问:“那第三呢?”

    “这第三吧,就有点扯了,不过最实际,但不一定有你能觉得可以过一辈子的,那就是夜店!去那里千万不要泄露咱们以前的身份,女孩是一点也不缺的。就是成色不太靠谱。”铜朝笑嘻嘻的摸着下巴,看着艾三,“哥,我就是个建议,你干什么还是你自己去考虑。我也要去四处云游了。”

    铜朝打算要去找一些可以传授自己拳脚功夫的人,虽然有一副精钢般的身体,但是在以后说不准的对决中,可能有帮助,总不能只是头脑发达而已。

    还要去给自己以后做对自己很重要的事打一打基础,无论以后自己的计划是什么。

    剩下的,也许应该学会一些淡忘吧。毕竟超级改造人,也不那么喜欢孤单。

    那些跑去国外的暴走怪物,被第三基地的五个超级改造人,杀的杀,抓捕的抓捕,虽然并没有完全都清除掉,但是那时候令人心神不安的风潮已经渐渐在世人的眼中消退了。

    第三基地的元老们都各自回到了自己秘密研究的岗位。

    陆贤似乎并没有自己想要去的地方,于是就跟随张尧去了七号地。

    两个老伙计去看着年幼的林卫兵,希望他能快快长大,这在所有七个改造人里头,算是最强存在的小娃娃。

    “我现在就想知道铜朝这孩子到底出了什么事,他去了哪里。是不是在他心里真的就是那么的恨我。”陆贤看着林卫兵在杂草丛生的荒野里玩耍,心里特别不是滋味。

    张尧看着远处玩耍的小家伙,心里是很美滋滋的,他们这几个科学家,除了千城和尤风楚,其他人都没有伴侣。

    年近半百,有一个膝下小儿,那一定是无比快乐的生活享受。

    可在听到陆贤的自责时,张尧收敛了笑容,他走过来,靠着老哥们坐在草地上。

    然后一下点燃了两支烟,分给陆贤一支:“哎,七神兵,七个人还都没有凑齐,我也很糟心呢。不过,他们几个出去找了着大半年,就这样的都没找到;八成这小子是跑到国外去了。”

    “你胡说什么呢?他没有正式身份,怎么出国?就算去了,他一个人什么也不懂,怎么活啊?”

    张尧手指冲着陆贤指指点点的说:“你呀你呀,你也太狭隘自负了吧!哼~铜朝可是未来的七神兵之一,可不要小看改造人的本事。没准啊,他现在就是故意躲着咱们,隐匿在这泱泱大国之中,看上去像是消失了一般躲起来了。搞不好哪天,他会在最关键的时刻出现,给你这个义父一个大的惊喜。”

    “哼~但愿吧。我现在已经对那种事无欲无求了。和平年代,七神兵就是个军力的储备战力。只要铜朝不恨我,到时候反过来对付你们这帮家伙。我就心满意足了。”

    那次依塔克等人赶往七号地之后,在向自己的主管上司千城教授,汇报了整个事件过程的时候。陆贤整个人的希望都几乎崩塌了,他知道自己没有能力复活一个死人,可又担心自己养大的儿子被外头的人欺负,于是发了疯的在整个东华共和国,用国力最强的未来七神兵的五个人,找了几个月,都没能找到铜朝。

    那一期间,陆贤巴不得自己来一个天灾就这么死掉算了。

    可是远在南国边陲沿海的铜朝,能明白一个未能当面说清楚的误会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