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章 捡烟头的人
    深夜,铜朝在冰窖里与凤香告别。艾三也带上钱财出去找寻自己的另一半了。

    接下来铜朝要找合适的人替三哥和自己赚钱,看着生意;还有去找那些对自己以后的计划有帮助的人。

    他们两两彼此没有留下联络方式,铜朝也没有手机,只是约好了每隔一段时间,到这个院子里留下各自的信息。

    艾三毫不犹豫的选择了夜店生活,他这个年纪,急缺的就是女人的安抚吧。

    而铜朝,一整天在净月城的几个劳务市场里转悠,一个顺眼的也没看上。

    于是就走进了旁边的一家餐馆,点了一盘水煮花生和一份毛豆,要了一瓶二锅头。

    以前铜朝不喝酒不抽烟,现在他开始喝酒了,有人说喝酒容易误事,铜朝觉得那是人的自控能力不行。而他,只是小酌,让心里的痛楚变得模糊一点。

    劳务市场里的门口,从橱窗透过去便可以看到。铜朝望向那边,熙熙攘攘来找工作的人各色各样。

    他心里感叹着,自己有着多少人都会去向往的生命力,又拿到了很多年轻人都无法抵及的高学历凭证。做一个小老板的过活,如果不必在隐藏身份的时候,那也许是无比惬意的一生。

    但是他现在要搞清楚一件事,为什么第三基地要搞那种并不友善的发明研究,又为什么选择了包括自己在内的七个人。组成了一支高于超级武器力量的改造人队伍。

    世界,就不可以和平相处吗?

    “混账东西,给你介绍了工作你嫌这嫌那的,还来叫唤什么?没给你找工作了?”

    一个粗嗓门的壮汉,大声呵斥着将一名小伙从劳务市场的大门里推了出来。

    铜朝听觉灵敏,自然是听到了,接着他看了过去。那是一个长相俊秀,带着书生气的年轻人,大约比自己小了几岁,二十出头的样子。

    他穿着简单的迷彩裤子和一件并不搭调的白色长袖衬衣,前额略长的发梢遮住了度数不高的黑边眼镜。一脸不忿却又露出委屈的坐在了台阶上。

    他朝着地上吐了一口,铜朝心里有种反感,对于现在的年轻人,动不动就随地吐痰的行为,厌恶至极。

    可无意间瞄了一下,年轻人吐在地上的是一口血水。

    这叫铜朝心里突然就冒了火,打人,打架,骂人,羞辱,都是下等人没有驾驭交际能力的时候,以无赖的行为恐吓弱势群体的一种无能表现。

    以前铜朝也经常被人这样捉弄,从去年秋收发大水,前夜与怪物对战,那是铜朝第一次对外动粗。

    马上就要过去一年了,自己伪装城翩翩公子一样的生意人,仿佛也被这种快节奏的都市生活给洗礼了。

    但是现在,铜朝掏出一张百元钞,扬了扬手:“老板,别收摊,我一会就回来。”

    他指了指桌子上的钱,店老板冲他挥了挥手:“好的没问题,小哥,去收一下。”一名餐馆服务生小步跑了过来。

    铜朝微笑着冲他们点头,起身推开椅子,朝门外那个年轻人走去。

    “嘿,帅哥,怎么了这是?”铜朝穿着西装衬衣,也不嫌脏,直接坐在了年轻人的旁边。

    这小伙看了一眼铜朝,马上用手捂着一侧的脸:“没什么,就是被人给坑了。”

    铜朝还以为他会以为之前的气愤,把自己的询问当成一种嘲讽,然后没好气的怼自己两句。

    可这样的举止,令铜朝稍稍有了好感:“哼哼~我都看见了,劳务市场里也打人啊?”

    “那是个拉人的,劳务市场里好多外头的老板来找人,我就碰上了。果然应该相信正规介绍工作的。”他看了一下铜朝,“你是来找工作的?还是找人干活的老板啊?”

    “你很急着工作吗?”铜朝拿出烟,递给年轻人一支。

    “谢谢,我不抽,不会。”

    “好习惯。”铜朝点点头,“我不是来找工作的,我是来找个人,给我帮个忙的,一天,五十块钱。”

    年轻人露出了不屑的笑脸,挠着额头说道:“别闹了,怪不得你找不到人呢。小时工一小时都几十块,你干什么啊一天给五十块钱?给你看大门坐一天吗?”

    铜朝把烟点着,只是抽了几口,就丢了出去。

    年轻人觉得他是要起身走了,应该与自己的攀谈并不愉快。

    铜朝指着自己弹出去的半截烟:“这附近,人流众多,你只要给我捡烟头,捡够一千个,五十块就是你的。”铜朝挥手指着面前的小广场。

    年轻人摇头看向一侧,并低声道:“奇葩。”

    “一千个五十块,一万个可就是五百块哦!”铜朝歪着头看了一眼劳务市场门楼顶部的一个大钟表,“距离夜里零点还有不到十三个小时,你觉得你能挣多少钱?”

    年轻人回过头来:“大哥,你别拿我开涮行吗?捡烟头?这里有清洁工,他们一天扫进垃圾桶的,我直接去翻垃圾桶,你要吗?”

    “可以啊!越多给你的钱越多。”铜朝掏出一张一百的,“我先估算你今天再怎么努力,都挣不到这一百。”

    “两千个烟头吗不就是,切~行,哥们豁出去了,你别耍我啊,我回头看你要是不在了,我就把烟头都撒在这满地都是!”

    年轻人跑到前面去了,铜朝摇了摇头,站了起来:“我就在这个小餐馆里等着你,靠窗的位置。”

    年轻人停住脚步,站在原地看着铜朝走进了小餐馆,然后坐在原来的位子上。

    “老板,你这里有刷卡机吗?我现在需要一点现金。”铜朝头也不看店老板的坐在那里,看着站在原地不动的年轻人,于是他招了招手。

    店老板走过来,起先不想给铜朝兑换,但是看到铜朝拿出一张金卡的时候,就有点开心起来了。

    “兄弟,你有这种银行卡,打个电话,他们就能给你送过来的啊?”

    铜朝笑道:“我没有手机!反正你的钱都是零钱,早晚都要去换的,如果方便就帮个忙,我可以在这里坐到晚上零点,每个小时给你按一千块给你。”

    “哎哟,行行行,怎么都行。”店老板盘算着,这一天下来,也就四五千块的净收入,还要让厨师忙前忙后的炒菜,按铜朝说的,自己就是给他提供一个休息场所的意思啊。

    “哥们,要是觉得不清净,要不,我把店里的人都请出去?”店老板笑嘻嘻的想着到零点,可是一万多到手的好事,就顾不上自己的买卖了。

    铜朝摇了摇头:“这多热闹啊,餐馆就是要招待客人的嘛。您忙去吧,我只要能看见那个小伙就行。”

    顺着铜朝手指的方向,店老板啧啧的说:“他呀,哼~前几天就来闹了,好像是有人给他介绍了工作,收了中介费,结果不知道出什么事了,应该是不喜欢那份工作吧,就来这里要重新给安排工作,结果安排的又不合适,就来要退钱了。刚才叫人给打了吧,我看见了。”

    “行了行了,你忙你的去吧。”铜朝不耐烦的举着一百块扬起手来。

    老板接过钱笑嘻嘻的走开了。

    外面的那个年轻人,他低着头四处的转悠着,捡一烟头就捏在手里,生怕丢了,最后捡多了,就塞进了裤兜里。

    铜朝看的入神,那年轻人也时不时的回头看这边。

    等到两个裤兜里都捡满了的时候,多说也不过几百个烟头。感觉到处都没有烟头了,他还甚至看到抽烟的,就上去笑着问要不要丢掉。

    好多在这里抽烟的,几乎都被这个家伙问了一遍,人家都以为他有毛病,报以难听的言语和冷眼,甚至有人骂他脑子有病的,叫他滚开的。

    可他都是不与之争吵,没时间吵,一个下午很快就结束了,距离一千个烟头还早呢。

    也许是一开始不想去翻找垃圾桶,觉得那样像个要饭的;但是眼看天就要黑了下来,没办法,只得去翻垃圾桶。

    他需要把垃圾桶里的东西都倒出来挑,挑好了,回头看一眼铜朝,还在那里。心里又觉得这样会不会引起铜朝的反感,于是又把除了烟头之外的垃圾都塞回去。

    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在铜朝看来,就像在看一个“劳动者”对自己的“工作”进行展示;而年轻人来不及数自己已经捡到的烟头,他觉得一直都还不够数,时间在他看来过去的飞快!

    到后来的时候,年轻人居然脱了衬衣,用衬衣把脏兮兮的烟头包裹起来,一手抓着衬衣,一手弯腰去捡。

    铜朝看到他脱掉衬衣去装烟头的时候,脸上露出了满意的笑容,同时摇着头,眼里有点酸酸的。

    天黑之后劳务市场下班关了门,这里务工的人也都陆续的离开了,换成了一些夜晚出来散步闲逛的。

    这个时候已经基本上没有几个烟头可捡了,于是他就开始盯着过往的路边行人,一旦有人想要丢掉抽完的烟头,他马上就冲了过去。

    小餐馆到了十点左右的时候,来吃饭的人几乎没几个了,只有一桌四个男的和两个女的围坐在一起喝酒闲聊。

    铜朝看着外边的家伙,问着老板:“几点了?”

    “十点多一点,十点零八分!”老板笑着跑过来,坐在了铜朝的旁边,他看着外边捡烟头的家伙,把手里一瓶碳酸饮料放在铜朝面前:“来,喝点水。”

    铜朝看着他:“老板,你不用跟我客气,那个才是金主!去炒几个荤素搭配的菜,钱另算,到十二点的时候,叫金主过来吃宵夜,还有俩小时呢,现在炒菜估计会凉了,你看着点时间。”

    “诶,行嘞,那您还要点什么吗?”

    “我要这几个人吃完赶紧走,他们喝高了,我看着烦。”铜朝一伸手:“手机借我一下。”

    铜朝拨了一通号码打过去,老板也朝那一桌吃饭的走了过去。

    “喂,连星啊,店里关门了吗?”铜朝给水产店那边的一个店员打了电话。

    连星是个十八岁的小伙子,是来艾三和铜朝的水产店的暑假工。他听到是铜朝的声音,马上招呼另一个店员:“东哥,是小龙哥电话,你接吧。”

    被叫做东哥的,叫吴启东,是跟着艾三从虎阳城过来的,也算个老店员了。他擦着手上的水,走过来接过电话:“喂,小龙哥。”

    “启东?哎哟,没什么事,店里要是没什么事的话,你俩开车都过来吧,我现在在净月城第三劳务市场,到了这里看见一个转悠着捡烟头的,问他就知道我在哪儿了。”

    “好嘞龙哥,我马上过去。”

    午夜到了,吴启东、楚连星,还有那个抱着慢慢一衬衫裹着的烟头的年轻人,都来到了小餐馆里。

    铜朝把金卡递给吴启东:“去,你俩到处去找取款机,能取多少取多少。”

    他们接过银行卡应声出去了,铜朝又招呼店老板过来,叫他安排人过来数烟头。

    到了最后,店老板合计完了过来报数:“兄弟,一共一万七千三百五十六个烟头!”8678

    大家都不知道弄这么多烟头干什么,等到启东和连星回来了,他们叫苦的说道:“哥,你逗我们呢?里边钱是真不少,转了好几个取款机,就只能取十来万,要不就是没钱了,要不就是上限。”

    铜朝嘿嘿的笑着:“够了够了,我这个一天也就能换十个取款机,一般的一天也就两万快的限额。”

    铜朝拿出八百块递给年轻人:“多出来的六十七块八,我不想给你,因为你一开始不太相信我。”

    年轻人接过钱,满脸的脏污,估计是擦汗的时候抹的,上身的白色背心也脏了。

    接着铜朝拿两万块给了店老板:“本该没这么多,咱们说好的,可是你们态度很好,真不愧是搞服务餐饮业的。算是我的答谢。”

    启东脸上没什么表情,似乎很了解铜朝的意图;但是连星却有点按耐不住的问了一句:“小龙哥,什么意思这是,你吃他家白银了还是黄金?”

    启东却笑着拍了连星一把,凑过来冲铜朝道:“我觉得行,能带,就看你了。”

    铜朝点点头,指着年轻人:“给你份工作,十年之内不失业,没准以后比他牛,你做不做?”

    启东赶紧闪开:“哥你这话说的,我算什么啊。”

    “我说的是比你现在牛!你不想高升了吗?”

    连星突然就笑了起来:“他现在不就是咱们店里老大了么,还往哪儿升去啊。”

    “注册了一家宾馆和一家网吧,网吧的手续是从以前停业的人手里买来的,我本想着你俩一个去宾馆当经理,一个去网吧当店长。连星,你是有多瞧不起你龙哥我啊?”

    听到这里,年轻人有些激动的说:“我愿意做!龙哥,我叫林怀明,净月城的夏香户口,读完高中我就出来打……”

    “行了,启东交给你了,陪着他在这里吃饭,吃完饭,带他四处找找,或者明天,换身行头,一个月之内教会他你会的。”

    铜朝指着桌子上的钱,又指着一堆烟头:“把这个丢垃圾桶里去吧。”

    交代完之后,铜朝抓起桌上没喝完的饮料,哼着小曲走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