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二章 抓捕任务
    六月初七,大风,夜,铜朝拜师成功。

    也说不上是特别激动,总感觉是意料之中的事情。这下铜朝可耐不住了,还没学功夫,就开始自我陶醉的耍上了。

    算是他自己想出来的招数,或者看什么电视剧影片里学来的。走在少有人的大街上,东一拳,西一脚的,挥舞几下之后,要么就把自己摆一个“大”字,跳起来摇头晃脑一阵。

    从北国来到净月城处理秘密公务的人,并不知道铜朝就躲在这个地方。

    正趴在三楼的阳台栏杆上,捧着一杯热咖啡细细品尝的大罗,他看到了大街上的这个“二货”;笑的差点没喷出来。

    “哎哎,后勤的,你来你来,看看这个傻子。跳的那是什么舞蹈啊。”

    一名年轻女子,在房间里给大罗铺床,她甩开倒垂下来的大卷丝马尾,扶一下黑边眼镜,低垂的眼神看着撅起屁股扭来扭去的大罗。

    手中捧着一个黑皮记事簿,另一只手捏着一直金色钢笔,走过来之后看着大罗的屁股,有些厌恶的说道:“注意下你的形象,这让净月城的外巡人员看见了,像什么样子。”

    大罗嘿嘿的笑着:“不是,姐妹儿,我一看见这货撒欢儿的样儿,我就忍不住想起了一首夜店曲子,不由自主的就跟上节奏了。”

    “夜店”?这个字眼在后勤官的眼里是个极其不严谨的词汇,堂堂第三基地奇兵主将,怎么嘴里冒出来的都是些低俗言语。

    后勤官顺着大罗的视线看了过去,她翻了一下记事簿:“如果没猜错的话,那应该是95号实验品吧。”

    大罗没在意的笑着问道:“什么95号?谁啊?来一起跳,帮我想想,那个电音曲子叫什么来着?放一曲,乐呵乐呵。”

    “95号实验品,代号土龙,非在册成员,陆贤教授给他起了名字,铜朝!”

    大罗大叫一声:“什么呃?”

    “你要的曲子,应该是the·party·troll!真的要播放吗?”

    大罗已经一只脚踩在了阳台栏杆上,歪着头质问:“你确定是他没错吧?我没见过他,怎么感觉不到他的改造体质啊?”

    “是的,不会有错,他的衣服某个地方安装了内嵌式人工磁场,或者那是他的独有能力。曲子还要播放吗?”

    大罗在她还没说完之前,就已经跳了出去。后勤官冷冷的低声道:“等你回来播放也可以。”

    铜朝没有接受过专业级的改造人潜能特训,他也不清楚其他五个改造人的特殊体质和特别力量。在他的记忆当中,只是明确自己和依塔克。

    大罗加速飞在半空,像一道看不清的薄雾,连声音都没有,一瞬间就出现在了铜朝的面前。

    他整个人落在一个路灯杆的旁边,一手抓着路灯杆,轻盈落地,同时一条胳膊伸出去,拦住了铜朝的去路。

    铜朝脸上洋溢着单纯的喜悦,跑过去跳起来在大罗的手掌上拍了一巴掌:“晚上好,大块头!”

    说完笑嘻嘻的朝前方继续蹦蹦跳跳。

    大罗瞬间的一阵泛懵,很没面子的回身大叫了一声:“喂!土龙!见了哥哥怎么不打招呼?”

    铜朝撇嘴的邪笑着:“是你啊?打招呼了,哦,你谁啊?”

    他眼见四下无人,身形一闪,跳进了路边的冬青丛中。

    大罗气急败坏的跑过来,大巴掌挥舞起来一下朝着冬青丛中拍了下去:“你还给我玩无厘头啊你!这就叫你老实!”

    “嗯?人呢?”大罗低头看冬青丛中,并没有铜朝的影子,因为穿了一身干净的西装,不想被冬青上的灰尘给沾染,脚下一个没站稳,直接趴了上去。

    大罗一手撑着地面,跳到了一排冬青的里边,蹲下一看,冬青的绿化根部,是一堆刚刚被掀起来的松软土壤。

    “这他娘的!我怎么把他会遁地的事儿给忘了,土龙的嘛!”大罗一把抓着头发,心急的不得了,感觉要立大功的样子,这么好的机会给错过了。

    回到下榻的宾馆里,大罗一开房门,就听到了之前的那首自己很想找节奏感的曲子。

    那位身材妖娆的后勤官,正一手端着一杯红酒,踏着脚下暗红色的高跟鞋,轻盈的迈着欢快的步伐,身体前后来回倾倒摇晃摆动的跳着。

    见到大罗回来,她面无表情,只是一边的眉梢微微扬起,冲大罗吹了一个标准的流氓级口哨。

    大罗本来手中失误有些不爽,见到这番景象,一下冲过去,搂住后勤官的小蛮腰,粗鲁的岔开两腿跟着音乐摇晃起来。

    后勤官一下把手中的红酒倒在了大罗的头顶上!接着把酒杯往他怀中一推,松了手。

    大罗一把接住酒杯,生闷气的瞪着美女后勤官。

    她后仰着坐躺在床上,依旧是眉梢上挑的看着大罗:“窝囊废拿我来什么劲啊?这是你的正事儿吗?”

    大罗瘪着嘴,把酒杯放在电视桌上,掐着腰,一声闷哼的长叹,面向墙壁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后勤官从床上站起来,随手把黑皮记事簿拿在手里,翻开之后走过来:“罗爱国,明天上午十点,海边的环海大道釉色娱乐城,他们在那里有一次碰头会。是个夜店,你的最爱。”

    大罗看着后勤官走出了房间,又看着地毯上湿漉漉的红酒,还有皱巴巴的床单,没好气的冲着空门走廊喊道:“上午十点什么夜店那个时候营业啊!什么后勤官啊你是?”

    “第三基地奇兵主将后勤官!”这美女从一侧斜着身子弹出头来,后仰着回应,说完就又不见了。

    大罗一张嘴想要说什么,又大喘气的咽了回去,生气没处撒,抓起红酒杯仰头使劲往嘴里倒,一滴红酒粘在杯子壁上就是不滑下来。他伸着舌头舔了几下,咋么咋么嘴巴。

    这时后勤官又是刚才的样子探出头来:“请注意你的形象!”

    “你…”

    “晚安,好梦,拜~~”

    “你欺人太甚你!”大罗抬手一挥,房门就“砰”一下关上了。

    铜朝从一个临近海边的街心公园,在一个长椅后面的土里顶着一堆泥土窜了出来。摇晃几下脑袋,脱了衬衣抖搂几下尘土,翻身一甩重新穿好。

    他继续又蹦又跳的朝大街上走去。

    来到一家酒店前台,铜朝摸了一张纸币拍在前台上:“打个电话。”

    “先生您好,我们这里不提供公用电话。”

    “打个电话!”铜朝又拍了一张百元钞。

    前台服务员是个女孩,见到这个场面大多是在电视里头,这回头一次自己遇上了,愣是被唬的长大了嘴巴。

    铜朝觉得无趣,直接探着脑袋:“姑娘,说吧,你想要多少?”

    “我想要…”

    一个男服务员从大堂一侧的走廊中出来,看到这一幕,指着这女孩冲了过来。

    女服务员赶忙迎上去着急的说:“亲爱的不是你想的那样,你听我解释!”

    铜朝伸长了手臂把里边的电话满把抓的拿了上来,拨了号码:“喂,启东,我,你龙哥,我碰上之前给你提过的那些人了。嗯,就一个,给我查一下,看看是不是来找我的。”

    启东正在店里呆着打游戏,连星和怀明已经睡下了。

    在接到电话指示之后,他马上缩小了电脑屏幕上的一切,按了几下键盘,屏幕上弹出几个窗口,一个卫星地图样式的画面出现了。

    “哥,不是冲你,赶巧的吧!他们来了几十个人,没有联系当地警方,好像是抓人没错。不过上边写的不是你的信息,是个女人名字吧,香芝丽丽!”

    “了解,查这个人,明天你和怀明休息,出去转悠一下找你们的替补去,连星守店。拜!”

    女服务员和那个男的还在叽叽歪歪的争吵,铜朝两根手指夹着两张百元钞,冲这边摆手道:“小美女,免费的真是太感谢你了,对我真好,爱你哟!”

    铜朝坏笑的眨一下眼睛,大步快速的走出了酒店。

    这女孩抬手想要追着需要铜朝解释:“哎哎,先生先生,您不能这样就走啊!”

    一出门,铜朝早没影了。这男生大叫着冲过来:“走都走了,你还去追?你都没这么追过我!”

    女孩有口难辩,只能泄了气的露出难堪的表情,气的直跺脚。

    次日天一亮,铜朝就在吴启东查到的那个地点等候了,釉色娱乐城!

    几个不男不女的家伙从外边进来的时候,大概是八点左右,进了娱乐城,这里已经是休息时间了。

    铜朝穿了一身清洁工的衣服,低着头打扫着卫生。

    那几个不男不女的家伙,一开口就是公鸭一样的嗓音,对里面的服务生说道:“成色好的不多,也不少,太多了来不了;叫你们老板出来聊两句吧。”

    服务生听完之后,点了点头。

    不一会,一个身材略显臃肿的中年老女人出现了,她叼着一只跟棍子一样的雪茄,手里拄着一只明晃晃的银色手杖。边走边甩弄手杖,凑过来之后,她的声音更加令人感到凄美。

    仿佛是卡碟之后的声音,一脸友好的用她那张肥嘟嘟的小嘴说:“不是说好十点的吗?啊?这么早是嫌净月城的警察起得晚是吗?十点,说好十点就十点!我饿了,还要去吃早饭呢。”

    铜朝蹲下来双手抓着地上的塑料垃圾,捧着往垃圾桶里放,紧跟着弯着身子,拖拽着带有地轮的垃圾桶往卫生间方向走。

    那几个不男不女的家伙,一脑袋的各式各样的鲜言大卷毛,见到铜朝就叫起来:“哎呀阿姨阿姨,你来你来。”

    铜朝忍住笑走过来,点头哈着腰。

    只见他朝铜朝手边的垃圾桶啐了口痰,手背甩一甩:“去吧去吧,谢谢了阿姨。”

    铜朝心中暗骂:你们眼珠子都是二手的吗?老子这么爷们的人,居然叫我阿姨?你的视网膜是自带合成特效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