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一章 三基盟国的使者
    年仅13岁的林卫兵,他被第三基地科研组织内定为七名改造人之中,战斗力和各项实力最强的存在,也是未来成立“七神兵”组织之后的指挥官,七大改造人的领导者。

    可是他是个有些记仇的小孩,因为自己顾影自怜的命运吧,他打算集结七名改造人之后,首选与七号地开战,从而逐一摧毁其他几个重要科研基地。

    多年之后在他长大成人之际,他说当时他并不想与国家为敌,只是觉得,最起码的人道主义,不该用人来当做试验品。既然违背了,那就需要付出代价,天理轮回。

    这个公报私仇的幌子,目前身在净月城医院的铜朝是不知道的。但是他很快就知道了,并且不是林卫兵告诉他的。

    “铜朝?没有这个人。”医院咨询台帮助查询了入院人员名单,对铜朝的就医查无此人。

    负责看住大罗不闹事的女后勤官,被大罗支开,来医院里准备接铜朝出院。可是医院的人说没有这个人,她就感觉是大罗在耍了自己。

    “这个混蛋,一定是想出去鬼混了,用这种恶俗的理由把老娘支走?”女后勤官骂着,看到咨询台的护士惊愕的看着自己。她连忙补充了一句:“你再好好查查,是不是不叫这个名字?叫什么别的?”

    护士没理会她,扭头冲窗口外喊着:“保安!保安!你过来一下。”

    女后勤官见势不妙,掏出自己的证件来给护士看:“喂!你叫保安是什么意思?”

    护士看了她的证件,上边写着:党薇薇,东华共和国第三基地直属军魂岛后勤部后勤官!

    “你这是什么证件?我不认识,不好意思。”护士看过之后,大叫了起来:“保安你赶紧过来一下,这有人医闹,叫精神科大夫来一下。”

    “行!你牛b,小婊砸你给我等着。”后勤官党薇薇,百口难辩,只得认怂离开。

    保安走过来的时候,目送着这位身材妖娆的“医闹”分子,一脸的欢喜模样。

    “哎,眼珠子掉下来了。”小护士冲保安吼着。

    那保安靠在咨询窗口上,眼睛一直盯着党薇薇离开的背影:“你弄错了吧?哪有这么漂亮的精神病啊。”

    在这个国家,名字的姓氏是“党”字的人,多有些是出自福利院的孤儿。是被所谓“父母”的人,或者那些“家人”,因为某些出生时的“嫌弃”因素,而遭到抛弃的孤儿、弃婴!

    国家的福利机构,提供无偿的一切养育、教育义务,把这些被视为“不想要”的孩子当做国家的孩子,将他们抚养成人。

    因为没有孤儿的详细资料,作为人,就要有名字,最后就基本上会以特殊字眼用来当做姓氏。

    与之相同寓意的姓氏,还有类似“福”、“爱”、“永”、“健”、“安”、“康”、等等许多带有特殊寓意的姓氏。

    因为你的“父母”不要你了,那好,祖国不会不要你。

    养育你,并且会让你在未来成为高人一等的“人才”!

    希望“你”的未来“福爱永健安康”,也希望那些抛弃亲生骨肉的“人”,以后“心、志(智)、善、良”。

    党薇薇,就是来自东华共和国北国高智商福利院的孩子。仅仅只是因为她出来有先天性心脏病,她的“父母”就在她出生不到一天时间,用襁褓包起来放在了福利院的门口。

    她在十五岁时,福利院安排她进行了心脏后天修复手术。十八岁时已经是个倾城美女了;重要的是,十八岁成人礼,她是由孤儿院几百人为她庆祝的。那一天,她还获得了首都白星城中子星大学通用物理系博士学位,至今也从未愧对养育自己福利院的“高智商”名号。

    离开医院,党薇薇没有马上离开,去找大罗算账。而是坐在一辆并不显眼的小面包车里。车子外边贴满了“空调移机”、“专业防漏”这样的标签,车里有一名中年大叔的司机。

    她说外边太热了,想要在这位师傅的车子里休息一下下。司机师傅满口答应了,毕竟,隐藏自己的好色,用眼睛的余光欣赏这样一位美女,也是不错的养眼享受。

    在党薇薇走出医院之后,不多时,一名游客打扮的外国人,拎着一些看望病人的食品走进了医院。

    巨神国来的?党薇薇随手抓起车子仪表台上的一顶棒球帽,问着司机:“大哥哥,请问你有墨镜吗?外面好热呀,我想去买点东西就回来。”

    这司机嘿嘿傻笑着:“有,有,开车的没有墨镜算什么老司机啊。”说着,他从副驾的储物盒里摸出一副墨镜,同时还故意放慢动作,在党薇薇的两腿上方歪着头,仔细嗅探着汩汩体香。

    一张百元钞一下挡住了司机的视线,党薇薇一把抓过墨镜,语气冰冷道:“给你钱,几十岁的人了,别活的这么猥琐!”

    她下车后,尾随那个外国人重新走进了医院。

    那个老外,径直朝着一楼尽头的电梯走了过去。

    等他上了电梯,党薇薇快步走了过去,一旁闲逛的保安似乎认出了她的衣着,也跟了过来。

    盯着电梯,数字显示着电梯到了二楼停住,接着是三楼,四楼……

    “别看了,医院一共二十二层,几乎每一层都会停一次的。”保安站在党薇薇的身边,笑嘻嘻的说着。

    她一回头,本来看到保安还有些紧张的,可他这么一说话笑嘻嘻的模样。马上就宽心了许多。

    “保安哥哥,我不是那个小护士姐姐说的精神病,我只是…只是想给我妈妈一个惊喜。她一个人病了住院,因为最近一个外国人总是缠着妈妈讨好她,我又不知道妈妈住在医院哪一层。所以…刚才被赶出去,就只能等着这个未来‘爸爸’自己带路了嘛,又不想让他发现我,免的不带我去了。”

    这保安看美女都看傻眼了,哪里还顾得上这话的真假。傻乎乎的摘了大盖帽,挠着油乎乎的头发,嬉笑着:“这样啊?那你是个挺有孝心的女儿了,现在咱们年轻人工作都忙,父母不理解,闹个脾气也是常有的事。没关系,我带你去监控室,那里整个医院都有记录,我帮你找刚才那个花衬衣的外国叔叔。”

    党薇薇一把搂住保安的胳膊:“保安大大你真好。”

    “嘿嘿,哪有啊,应该的,别这样,让领导看见了不好。”

    “哦,好哒,我跟着你。”

    二人徒步走楼梯上了二楼,在一个人不多的没有窗玻璃的防火门前停下来,保安一开门,做出一个“请进”的手势。

    这就是整个净月城中心医院的监控机房。里边有其他三名保安在执勤当中,这小保安把一个外人领进来,三人齐刷刷的投来紧张的目光。

    “哥们,别误会,这个是…”

    “我是他的好朋友!”党薇薇抢着说道,同时做出一个挽起保安手臂的动作。

    那三个人纷纷露出“我们懂”的表情,指指点点道:“不带这样的啊,上班期间撒狗粮,遭天谴哦!”

    等到监控室的门关好之后,党薇薇身法迅速的做出逼近其他三个人的举动,只是手背在三个人的颈后拂过,这三个保安马上就趴在了桌子上不动了。

    带她来的小保安顿时慌了,紧张的扯了好几下,没把腰里的警棍抽出来。

    “别动!我没有恶意,也不想伤人!”党薇薇弯着身子摆弄监控控制台,目光紧盯着大屏幕上许许多多的分镜头:“我是军魂岛的后勤部队后勤官,你不会知道这是个什么地方,只要记住,这个地方是国家最高机密基地就行了。你敢乱动的话,这家医院一会就要对你进行抢救!懂了吗?”

    保安点点头,党薇薇又说道:“我没时间看你,懂了就应一声。”

    “懂了懂了。”那保安就这么傻愣愣的站在原地,直挺挺的立正站好。

    在查到那个外国人的乘坐电梯影响之后,一路追寻监控,他走进了一间病房,病房在十五楼,病房门外的两名警卫人员似乎遭到了他的袭击,全都倒在了地上。他还把这两个警卫拖进了病房里。

    党薇薇查完了,走过来打量着保安:“怎么才能清空电梯直达十五楼?”

    “这个真不行,医院每天人特别多,三部电梯全天都是满员开启的。”

    “行,知道了。”党薇薇走向门口,又回头看着保安的背影:“军姿站的不错,平时多学点东西,报考个军校,比这个有前途。”

    “哦,好,谢谢啊!”监控室的门摇晃两下,人早就走了。

    铜朝在病房里躺着,身体动弹不得,医生说是脑震荡,需要输液静养。因为铜朝的身体素质不错,并不需要清理脑补淤血。

    这个外国人突然的闯了进来,还把门外的两名警卫给打晕了。铜朝躺在床上,两手握拳都有些吃力。

    只是这老外走过来之后,用十分标准的普通话道:“我是巨神国特工,现役东华共和国的南部边境邻国的三基盟国。不管你相不相信,我现在要告诉你的是我不会伤害你,也不会带你走,我只是来传达消息的。你仔细听好,我的时间不多。”

    铜朝眼睛瞪大,微微张嘴想要说什么,可老外低头在他耳边耳语起来,根本由不得自己拒绝。

    党薇薇快步从二楼监控室跑出来,一口气冲上了十五楼,猛的推开铜朝的病房门时,门口正对的窗户打开了,只有窗帘随风飘荡着。

    她上前看到铜朝,这家伙正在闭目养神。

    “哎!别装死,你以为你是普通人啊!那个老外呢?”说话间,她凑到窗口看了一眼外边,并没有跳楼逃走的人影。

    铜朝张了张嘴,党薇薇凑过来:“你说什么?”

    “水…”

    “水你大爷!给老娘起来!”党薇薇一把揪住铜朝的头发,硬是把他从病床上扯了起来。

    铜朝大叫着:“神经病啊你?我这正住院呢!”

    “你也不是第一个说我神经病的,是就是了!快说,刚才进来的老外呢?”

    “我渴了,我要喝水,我要是烧鸡!”铜朝把脸扭向一边,傲娇的耍着脾气。

    党薇薇脸色怒火中烧,一脚踩着病床,手指铜朝的鼻尖:“你好意思吗?还有脸要烧鸡?堂堂第三基地的最强战斗力,就你这样的?一个普通变性人就把你快给废了,要不是大罗及时赶到,你就喂牲口了你可懂?”

    这话瞬间刺激到了铜朝的内心,所谓最强战斗力的铜朝,是被一个改造人之外的女孩给嘲笑了。

    可是一想到那个来自三基盟国的使者说的话,铜朝强压自己的不服输脾气,佯装半吊子的笑着:“你离我这么近,是喜欢我么?别这样,我可是名草有主的。”

    “我呸!果然改造人一个个都是臭流氓!你少给我来这套,这招我免疫,给我下来,走,回去把事说清楚。”党薇薇一把揪住铜朝的胳膊,铜朝用力向后一震,挣脱了。

    “你…”

    铜朝指着床头,上边病号信息上写着:户籍,净月城;姓名,屠龙,男。

    “我是净月城的合法公民,受法律保护,这次陨石追击受灾群众之一,看清楚了!我不是你们要找的人。”铜朝冷冷的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