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二章 辞别
    “难怪之前找了几个月都没你的消息,五个大傻子把全国都快翻了个遍!还以为你投敌出过了!”党薇薇气呼呼的一下扯掉那个病号床头卡,撕碎丢在垃圾桶里。

    铜朝指着她:“你把这个撕了,医院也只承认我叫屠龙。”

    党薇薇在表面上无法说服铜朝,于是准备联络大罗等人,前来把铜朝强行带走。因为她一个女孩,再怎么接受过特殊训练,也没办法与身为改造人的铜朝敌对,更别说是有一丁点胜算。

    在她走到窗口去的时候,铜朝提醒的说:“劝不了人,就要寻短见呐?”

    党薇薇鄙视的看着铜朝:“你怎么变成这样了?二流子!”

    她继续用随身携带的基地内部通讯设备联系大罗。铜朝却有些觉得很不是滋味,刚才她说找了自己几个月,本以为是要抓回去惩罚自己的。

    毕竟自己是基地里的一个“实验品”。可是…这一次的惨败,他们大可以解决了这帮难缠的“恶魔”,同时把自己也一并抓捕了。

    他们为什么没这么做?因为战斗,是力不从心了吗?林卫兵这小子做的吗?那为什么大罗身边的女孩会来找自己呢?

    顾不上这些,铜朝撑着虚脱的身子,一个踉跄跑到了门口。党薇薇听到声响:“行了,赶紧来市中心医院!他要跑!”

    断了联系,她冲到门口去抓铜朝的胳膊,病房门却“哐当”一下关上了。等开门出去看的时候,两边走廊里,铜朝早就不知去向了。

    此时被拖进病房的两名警卫也清醒了过来,看到一个姑娘站在面前,他们揉着晕沉的太阳穴,爬起来第一时间掏出了手枪。

    “那个袭击我们的人呢?姑娘,你是干什么的?”一名警察质问党薇薇。

    党薇薇一撇嘴,指着窗口:“人都给抓走了,你们怎么看的人啊?早知道我们自己来看着了,连个老外都打不过。”

    警察二人跑去窗口查看,心想党薇薇说的没错,之前的确是一个外国模样的男子笑嘻嘻的出现在眼前,继而瞬间把他们给打晕了。

    再一回头想要多询问一些什么的时候,党薇薇也离开了病房。

    铜朝离开了医院,打车在一个小广场的边缘处于吴启东会面。启东给了出租司机车费,搀扶着铜朝:“龙哥,市南区海边爆炸的事儿,新闻上说是陨石坠落;别怪兄弟多嘴,这事您当时也在场吧?”

    铜朝点点头,看着启东:“林怀明安排的怎么样了?我的眼光没错吧?”

    “嗯,他跟连星俩人,从一个几年前倒闭的网吧老板手里买了手续;用连星的身份过户注册的法人,另外你交代的宾馆也注册好了,用的三哥的名字。”启东从单肩背包里掏出一瓶水递给铜朝。

    俩人坐在了路边的花坛旁长椅上,铜朝大喘着气:“我现在不知道自己该干什么去,现在我不能露面了,之前跟你俩说过的,我以前的义父开始来净月城了!我得藏一段时间。”

    “嗯,好,我来安排。哥,你头上出好多汗啊,是不是发烧了?”启东摸了一下铜朝的额头,担心的掏出手机,想要给连星打电话送药过来。

    铜朝一把按住他的手腕:“不必了,我身体可以自愈,这是医院那帮白痴给我打了西药吊瓶,肚子里正在拼命吸收代谢。”

    启东把一张银行卡交给铜朝:“有件事得麻烦您去查一下。我和连星都不够看的,一点消息也差不到。三哥好几天没联系家里了。”

    “是吗?行,一会我就去查。哎,你这是干什么?”

    “哥,拿着,知道你不需要钱,全把大头利益都给了兄弟们。这是上个月结余的水产外贸的钱,人情冷暖,你不说以前有对你胜似亲生父母的两个老人么。兄弟什么都懂,不知道两个老人的地址,你就自己去给他们安排一下吧。人情需要走动,咱兄弟之间几年不见,我也不会忘了你这个大哥。可兄弟感情比不上人家养育你的恩情不是?”

    铜朝默默的把银行卡装好,一点也没有大老板的架子,仿佛自己拿这个钱,都有点不好意思。

    吴启东看着远处小广场上飞起的和平鸽,他挠了挠头:“林怀明是个不错的苗子,我觉得他比我跟连星都强!龙哥你一双慧眼,用捡烟头就能试出一个人的品行来,真是厉害了。”

    “想怎么安排你自己拿主意吧!不用试探我口风,我一开始就是觉得他受得了这份气,不能遭人羞辱的人,怎么以后明白繁华的可贵。你自己看着安排了,我得走了,一会警察不来找我,他们也会找过来。记住,公司现在是你们几个的,广罗贤良,全心扶持,时间久了,谁知道珍惜自然花开见月明。”

    启东低头答应着:“嗯,我记住了。”

    身前一股影子闪动,铜朝不见了。

    铜朝一走,吴启东就打电话给楚连星:“龙哥说了,广罗贤良,全新扶持,日久见人心!继续招人吧,一年之内,把科技公司发展起来。别叫龙哥和三哥觉得咱们都是得过且过的家伙。”

    铜朝换了一身行头,简便的深蓝色运动装,头戴耳机,小跑着上了一栋大楼的顶层。

    日前相识的女师父付仙农,正拿着花洒喷壶,在给一排排蔷薇科的鲜花浇水。

    “来了?”师父放下花洒,微笑着走过来迎接铜朝。

    铜朝从怀里摸出一个牛皮纸包:“师父,虽然您没教我什么功夫,但起码我们也有了师徒缘分。这阵子我要出趟远门,您和小芸儿别亏待了自己。房子我已经安排好了,一会打这个电话联系,就说我是您徒弟。”

    付仙农欣然接了那一袋钱,铜朝给的电话号码她好好的收进了口袋里。但是钱袋,她很随便的,把钱袋丢在一张被雨水冲刷过,出现许多黑色印记的桌子上。

    “你再忙,做师父的也不能荒废了你的青春时间,我打一套以柔克刚的推手,你仔细看好了,然后在出远门的时候,闲下来自己琢磨。这几天我也研究了一下,你是个刚性很强的孩子,但是,太刚了,容易折!”

    铜朝看了看天空,有些等不及的说道:“师父,我真的得走了。别说您见过我、认识我!只要您相信我不是坏人就行。”

    “违背师命,这钱你就拿走,我也没你这个徒弟!”付仙农冷冷的看着铜朝。

    “行行行,师父您快着点吧!我站远点看,我眼神好。”铜朝后退到上楼的门口,把铁门给倚靠住。

    “过来!”付仙农指着自己的身边。

    铜朝很是着急,因为他知道在来这里的时候,就已经感觉到自己被人跟踪了。

    没办法,骨子里就不是个臭脾气目无尊长的人,师父发话,死也拼了。

    等他走到师父跟前的时候,付仙农一边说一边开始施展她的一套推手功夫。

    “新闻师父也是会看的,爆炸而已嘛!又不是没见过,看好了!这套拳是我练了一辈子功夫,专门给你这个关门弟子量身打造的!核心只有一个,以柔克刚!因为你的刚性已经足够强大,就差这一点东西,在武术界绝对可以横扫千军!”

    铜朝还是不太放心,于是把身上的人工磁场装置打开了。

    一面看师父演示功夫,一面心里打定了不想给师父带来麻烦。就算他们是冲自己来的,可师父也难免会被纠缠。

    芸儿似乎不在家,大概是被师父送去幼儿园或者托儿所了吧。

    一记石头片打在铜朝的脸上,他看过去,师父并没有停下演练功夫动作。

    “仔细看,用心记,你不是说你很强的吗?一日为师,终身为父!师父是个女人,给不了你如山的父爱!可是,我们那个年代活到今天的人,最在乎承诺,有了拜师礼,你就是我半个儿子!儿子出门在外,做父母的没有哪个不会担心。所以,你好好学,我就少一点担心。”

    铜朝又一次看了一眼身后的铁门,实在是难以集中精力。

    付仙农一个地堂横扫靠近铜朝,他马上起身躲开。师父一掌打过来:“接我的推手!”

    铜朝立刻伸出手臂,其实只是看了一小会,还没记的娴熟;可是师父引导铜朝的胳膊,二人开始演示推手套招式。

    “敌人锁喉手,我来推前庭!”师父说着,一招锁喉抓铜朝的脖子,而铜朝的手被引导着来推师父的脸。

    “有足够的速度,足够的力量,不骄不躁,攻为守,随大势所趋!敌对我露杀心,我便一招致命!”

    铜朝的手呈现二指钩子,去抠师父的心窝,这是师父引导的动作;但是师父是女人,这是很不敬的动作,可是手并没有碰到师父的身体,师父的一只手已经斜着掰住了铜朝的脖子,使得勾手向外侧偏。

    来不及反应,铜朝的右侧软肋被师父一掌打中,因为是演练,所以并不疼。但是师父提醒说:“如果对方露出杀机,千万不要心软!假如他没有杀人心,你也不可以痛下杀手!”

    “是了,师父!”

    渐渐的铜朝进入状态,师徒二人推演几分钟后,师父突然问道:“孩子,师父问你,那晚你从高楼跳过来,确定有这个本事没错吧?”

    “嗯,师父,怎么突然问这个?那天我不是证明了吗?”

    “很好,我现在要休息了,天黑前还要去接芸儿。你可以走了!师父送你一程!”说着,付仙农身形一猫腰,肩膀架起铜朝的胯下,起身一扛,就把铜朝从楼顶扔了下去!

    铜朝心头吃惊的瞪着眼睛,只听见楼顶的铁门“砰”的一下,被人破门而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