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四章 巨门
    香芝丽丽被直升机上的人拉了上去,他们还准备放下绳索把铜朝拉上去。铜朝却喊了一声:“把你这破绳子拿开!”

    往下一看,铜朝已经一条手臂抓在了直升机的固定起落架上。

    他一个翻身,把自己甩进了直升机舱内。里边有三个人,空手坐在里边,香芝丽丽坐在靠门的这一侧,她拍了拍身旁的位子:“请坐!”

    “你们怎么连把枪也不带啊,不是这情况的,都应该拿枪指着我吗?”铜朝还有些小失望,想着跟他们对峙一番呢。

    香芝丽丽笑着回答:“怎么可能啊!东华共和国这国家,管制可严了,直升机过境都得走巨门通道!”

    “什么是巨门通道啊?”

    香芝丽丽一拍铜朝的胸口:“别闹了大哥,你可是堂堂第三基地的人,怎么会不知道巨门呢!跟巨门齐名的,还有你们国家的海墙,三大国家防御体系,坚不可破的国门战备,研究军事的谁不知道啊!”

    铜朝心里暗暗苦笑,我他妈还真不知道。以前就寻思为什么叫第三基地,不叫第一基地呢。

    香芝丽丽见铜朝发呆的看着自己,也就明白了什么似的点着头。

    巨门,是东华共和国最初结束战乱时代时,一名叫华献忠的科学家提出的国家防御系统。当时诸多科学家,在超级武器研发成功之后,步入对常规大学,和科学研发机构,开始就任教学以及科研项目领头人的事业工作岗位。

    其中就有华献忠和夫紫平,还有以陆贤、谈小平、尤风楚等七名科学家分开的三大进阶科研体系。

    华献忠设想在东华共和国周围七个国门方向,建造巨型量子级防御大门,这就是巨门的设想。

    后来辗转多年的科研内部争辩,最后巨门计划落实,并且建造成功,常规期间以隐形、或深潜海底;战时开启防御功能。

    “如果我们带枪或者武器出入东华共和国边境的话,会被巨门瞬间粉碎掉。”香芝丽丽信誓旦旦的说着,一脸的自豪感。

    铜朝咧着嘴:“你一个老外,你脸上写满骄傲的干什么?不说这事我们国家的么。”

    她摇着一根手指,大声秀可爱的冲铜朝耳朵喊:“三基盟国知道为什么叫盟国吗?就是跟东华是盟国啊?我们是三个国家奈!”

    “你吼个屁啊!我不聋!你钻发动机里边说话我也能听见。”铜朝使劲抠着耳朵,对高科技了解的少之又少,对国家军备更是一知半解都算不上。

    只知道个第三基地,就已经是一身麻烦了。

    见香芝丽丽噘着嘴,铜朝坏坏的笑着:“哎,你说你们把我三哥打那个b样,不怕我到了地方一招救了他,然后把你们一个个的都废了啊!”

    香芝丽丽白眼的扭过头去,不理铜朝了。

    铜朝一拍大腿:“你没事吧我说?你个变性人!跟我一个纯爷们撒什么娇啊你?”

    香芝丽丽又扭头斜眼瞪着铜朝:“你凭什么说我是变性人?懂不懂怜香惜玉啊?人家是女孩子,生下来就是的!”

    “啊?!”铜朝不敢相信的看着她,脸到脖子唰的一下红透了,又看其他三个跟班一样的男的,他们纷纷看着铜朝,想笑又不敢笑的微微点点头。

    “对、对不起啊!我~~我听那谁……”

    香芝丽丽一下掐着铜朝的胳膊,使劲拧了一下。然而铜朝看着自己胳膊被拧的地方,一点反应也没有的看着她。

    “忘了你是什么人了,没感觉的家伙。”

    铜朝撇一撇嘴:“哎,那你说说海墙是怎么回事呗?我一直还纳闷呢,为什么叫第三基地,那第一第二是不是就是巨门和海墙啊?”

    “嗯,算你聪明。”

    海墙,是当时与巨门首席科学家华献忠齐名的夫紫平教授提出的,他的理念和华献忠相似。只是华献忠的理念,并不需要大量人力物力去完成,只需要七个超级大门就可以的设想。

    而海墙,是自我危机意识的升级,古有城墙,今也需要海墙。因为东华共和国的海岸线很长,故而先要从海防建设开始制造,得名海墙。

    当巨门先行被国家批准建造之后,海墙计划被搁置,后来发生了某个逃亡事件之后,海墙被特批许可开工建设。于是东华共和国,成为了世界上最强防御体系的国家,没有之一。

    假设战争爆发,无论是什么形式的,巨门可以七门合力,将整个国家形成一个无形的人工磁场护盾。虽然天空是没有巨门的,但是巨门的威力无可挑剔,七道无形的力场将整个国家笼罩,就算天落陨星也是可以排斥弹开的。

    至于海墙,在一定期间与巨门相似,不参与防御持续,只有在战时,可以以最快速度将整个国界线完全与外界隔绝。整个工程仅仅用了五年时间,就全部建造完成,也是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没办法,也不可能完成的超级国家防御工程!

    后来第三基地被国家批准正式进入科研阶段。是巨门、海墙,两大固定防御系统之外的,第三个活人超级防御,等级在超级武器之上的,都算作人类巨型工程。

    以前科研内部的人曾说过,毁灭世界不知道行不行,但是要毁灭东华共和国,痴人说梦!

    听完香芝丽丽这么激昂的解说之后,铜朝感到浑身热血沸腾。因为在这一年的求学时期里,他也了解了历史,自己的国家,是个多灾多难的国家,自国家成立以来,就没有过任何的对其他国家的侵略行为。

    这说明什么,说明我们国家善良啊!只有那些狼子野心的家伙想要欺负东华,可惜在知道自己的祖国这么牛,这么厉害时,铜朝真想有机会站在巨门之上,冲全世界大吼一句:还有谁——

    凌晨时分,到了国境线附近,铜朝在香芝丽丽手指的一侧,看见了那自己永远都不敢去亵渎的奇迹“建筑”,巨门,像一位恪尽职守的国门哨兵,屹立在国境南线的山岗之间,古铜色的月下幽光,仿佛一股强大的震慑力在向四面八方告诫:友好者请便,来犯之敌找死!

    “这有多高啊?我滴个祖国妈妈,你太伟大了!”铜朝眼泪都快下来了,比第一次自己有名字的时候开心不知道多少倍。

    香芝丽丽平淡的抓着铜朝:“高一百七十四米,宽七华里,巨门厚度三华里!海墙就在巨门脚下深处,没打仗是看不见的,海墙高一百四十七米,厚度两华里!”

    “哇喔!真牛啊!真·牛!!”铜朝冲香芝丽丽竖起大拇指,“哎,我受累问一句啊!我们国家都这么牛了,你们怎么还不老实呢?还要干人贩子勾当,还抓我三哥?”

    “小人物,拿钱办事,就像军人服从命令,像上班族听老板安排啊!”

    “滚一边去吧你!就你们这个还跟军人服从命令相提并论,别跟我在这嘴炮了!就是欠,欠揍、欠收拾!告诉你们几个啊,我们东华共和国的巨门看着我呢,你们敢发浪,分分钟叫你们翘辫子!”

    那三个跟班终于忍不住了,看铜朝激情高涨的样子,完全憋不住哈哈大笑了起来。

    直升机飞出了国境线,铜朝冲他们:“笑屁啊!”

    接着他又回头看着后方的巨门,在窗口挥手着:“巨门老爷,我出趟远门,放心,他们敢动我,我就干他!不用您老人家操心。”

    香芝丽丽忍不住笑话铜朝:“你呀,叫谁老爷呢,人家巨门虽然没有生命灵魂,也没有思想看你在这里冒傻气。巨门这才完工不到十年呢!”

    “那怎么了?年轻也是我们东华的啊,它是我兄弟,咋了?真要有事,我们并肩作战,有毛病吗?”

    “没毛病,你们东华,这个!”香芝丽丽举起大拇指,直升机上本来是一次要挟而来的行程,却充满了莫名其妙的欢声笑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