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01章 苏家有女
    天地一片混乱,空中不时闪过雷光、火光、各色光芒,几道身影时隐时现。空中发出震耳欲聋的响声,就像浩劫来临世间一般,忽亮忽暗,硕大的水珠砸落下来。人们匆匆回家关门,藏在家中不敢出来。

    一座缠绕着黑气无比巨大的山峰上,激战声四起,耀眼的光芒闪动着。

    远处空中立着一名黄衣女子,女子鹅蛋脸、有些秀丽的眉微微含怒。一头青丝垂在身后,女子明目皓齿、清丝纠缠,衣袂飘飘。她手中拿着一把铜锁。

    “这群畜生!竟然敢在我的地盘惹事,”

    女子有些气愤的喃喃自语,一声大吼迎空而去。

    “你们干什么!”

    几道目光顿时全部看向女子,女子手中铜锁一甩,迎面而来的是几道巨大的光芒向女子袭来。女子侧身一躲,不料被其中一道光芒击中、身子被狠狠甩了出去。

    “该死的,你们给我等着,”

    女子怒骂的声音刚落便不见了身影。

    这时,空中划过一道光芒,紧接着又是一道光芒划过。

    ......

    “母亲,汐儿是个可怜的娃,还请母亲帮我照顾,”

    一个四十多岁的妇人对着一个白发老妇人说道。

    说完看了一眼老妇人怀中的婴儿,头再不回的冲向漫天火海中。

    老妇人不自觉的流下两行清泪。低头看着怀里安静的小女婴说道。

    “以后你就叫汐茹,龙汐茹,”怀里的婴儿好像听到一样嘻嘻的笑了,妇人再也忍不住低低抽泣出来。

    不一会,老妇人望着那大火的方向走神,一会,便头也不回的离开了那漫天大火的地方。老妇人没有注意到怀中小婴儿的手向大火的方向伸了伸。

    一个寂静的大山里,四围一片鸟语花香,一片大自然的景象,一条小溪从山谷里流了出来,而小溪边上有一个小院子,院子里只有两个屋子错落有致。

    “嘻嘻,外婆,”一个五岁的小女孩,在院子里玩着。

    “啪啪啪……”几块声响把正在煮饭的老妇人惊吓到,连忙跑了出去。

    ”小汐儿,你又顽皮了,”原来老妇人就是小女孩的外婆,小女孩叫龙汐茹而好外婆叫苏宁,苏宁捡出掉落的东西,一边包着惜茹,一边说道:

    “又顽皮,小心摔到,”

    “外婆,兽兽,汐儿要去玩兽兽”说完睁开大大的眼睛看着苏宁,一脸天真无邪的样子。

    苏宁一阵无语,为什么,记得好女儿可没有这么……咳咳…不说了。

    “好!小汐,明天外婆再带你去啊!好不好,太晚了,兽兽们要睡觉了,”苏宁连哄带骗的说着。

    小汐儿睁着她水湿大大的眼睛,一脸懂了的表情说:“噢,兽兽们也要睡觉啊,汐儿也要睡觉,”“汐儿也要睡觉,”说完,张开她两只小手欢快的跑进了屋子里。

    这件事都怪她,要不是有一天看到她在养着蛊虫,小小年纪的汐儿就好奇了,整天玩她那些蛊虫,都害怕玩死蛊虫了。

    说来这件奇怪的也是也是在小汐一岁的时候。在屋子的一角,一岁的小汐儿不知在玩些什么东西?苏宁好奇走了过去,一看脸色苍白,连忙抢过小汐手里的东西道。

    “汐儿你再玩什么,这不能玩知道吗?”看着外婆严肃的样子,还不太会说话的小汐好奇的说。

    “虫虫,好玩,好玩……”说着还拍拍自己的小手。

    苏宁忙的拿过小汐的小手,看着小手背上红了一片,连忙走过一边上的药。可能是小汐儿看到外婆紧张的样子说道。

    “汐儿不痛,不痛,”说着还拍拍自己的手背。

    苏宁半信半疑的说:“汐儿真的不痛,痛了要告诉外婆。”之后帮小汐儿上了药。

    不得不说这件事还真吓到她了,

    要知道她自己养的这么蛊有的还是没有解药的,也不知道那些咬到的,还好没事。

    从那之后,只要小汐儿一看到那么蛊就把它们玩啊玩,可怜她好不容易才找到的珍品啊,苏宁表示压力山大。

    苏宁抬头回过神了看了看天空,脸色一下子沉了下来嘴里喃喃道。

    “也该来了吧!”。

    天色渐渐开始暗了下来,太阳只有最后一点霞光照在院子里。

    院门口远处的小路上,传来沙沙的响声,远处的人影越来越清晰。

    是苏家的二媳妇,当然这不是苏宁的的儿媳妇,在这个苏家里,苏家老爷有三个儿子,二个女儿,一个女儿嫁给了村里的,一个嫁去了外镇,只有过年才回家一次,而苏宁是苏家的大媳妇,而对面走过来的妇人便是苏家二媳妇,李氏。

    看到来人苏宁的脸更沉了,一般都是苏家老三媳妇来的,今天怎么是她来。

    “大嫂子,今天老三有事,所以我今天给你送些东西过来,”李氏嘻皮笑脸的说。说完还不忘把手里的东西翻开来。

    苏宁看着这么点东西脸色更黑了,想当初他家男人在时,可不是只有那么点东西的,或许是李氏看到苏宁的脸色不好,语气也不好起来道。

    “大嫂,你就知足吧!以前大哥还在时还好说,现在我们都分家了,本来我们也不会管你们的,但爹说了,都是一家子,大哥也走了只有你们两口子,挺苦的,叫我们多照顾照顾你们,给你已经不错了,还嫌少,”说完哼的一声,不屑的看着苏宁,一副你不要不知好歹的样子。

    “就算如此,老二家的你也不应该扣我的份吧!”苏宁觉得这个李氏真会装,谁不知道她自己做的那些事,然后一副我知道的眼光看着李氏继续说。

    “我可记得上次老三来时给我们可不止这些的,”说着阴阴的笑了起来。李氏被苏宁看的发寒,好像自己被眼前的人看透一样,也不管什么了,就一把把篮子放下马上飞快的跑出了院门口。

    “反正,没有了,就没有了,”说完头也不回的跑了,李氏的背景越来越走远。

    李氏这个人每次总偷偷回扣她家的东西,连莲氏都被她扣的不成样子,要不是老爷子还在,这个苏家她还不是她说什么就是什么。

    叹了口气,看着篮子的米,这么少也就只够她婆俩最多吃个五六天而已。而小汐儿还在长身体,看来还得要进山一趟了。

    还记得她男人还在时,他男人也老是上山捕个兽,然后卖了,那时候几乎苏家一大家子都靠他们家过活,如今她男人一走,连管都不管他们两婆孙了。这样下去连小汐儿都嫁妆都没有了,看来她必须要做点什么事了。

    “外婆,外婆快点快点……”寂静的早晨,被一声童声给破坏。

    “小心点,慢点走,”望着前方的汐儿,苏宁感觉就像自己的女儿陪在自己的身边一样,想起女儿,自己也不忍悲伤起来。

    望着山下宽大的青砖院子,苏宁忍不住冷笑出来,想当年他自己的儿子死了,他竟然一点也不伤心。想到那个白发的老爷子,苏宁都忍不住想自己的男人是他的儿子吗?不会是他捡来的吧!

    苏宁非常不满。生活也越来越难过,想到自家的小孙女,无论如何她都会好好带她的,不会让她走她母亲的老路,也不会让她走自己的老路。

    难道自己真的要用蛊术生活,苏宁站在原地想了好久。

    过了半天,暗暗下定决心,为了自家孙女,她不管了,只是原谅外婆不能长久陪伴你了小汐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