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06章 父子蛊
    接下来的几个月里,汐茹整天除了学蛊术,就是去三舅舅那里学一些强身健体的武术。

    刚开始,苏宁一点也不同意让她去学,经过自己几天的纠缠苏宁终于同意了,只有三舅舅有空时才能去学不能打扰别人。

    “为什么?”

    此时的紫焰蛇的心情特别不好,他本想让那丫头慢慢接触修仙的事,结果事情的走向不是他能控制的。

    夏天的上午还是有点炎热,在位于苏家村中间的一个四合院里,一个偏辟的小院里,二个人影,如果注意就会发现有条蛇盘在二人不远处,一个立在那里不动一个在边上不知道再说些什么。

    “小汐儿,其实也没有要要教你的,主要多做一些体力活就行了,”

    说完摸了摸自己的头,而另一个就是汐茹,汐茹对面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一副老实的模样。

    汐茹收起动作道:“谢谢三舅舅,”

    对面的男的憨厚的笑笑说:“小汐儿,为什么想要学武功,可惜我这没有什么教给你。”

    汐茹笑了笑,“没事的,三舅舅,”

    “是这样的汐儿,最近要做庄家了所以以后没有时候教你了,”

    对面的男人有点不好意思的说。

    “没事,三舅舅,你已经教我一个多月了,我现在也可以一个人练,”

    离开了三舅舅的家,汐茹虽然有点可惜,但已经是就好的成果了,毕竟自己一开始就没有想过苏家的人肯帮她。

    外婆是给找她三舅舅教她,本来她也没有信心说别人就帮她,毕竟都分家好多年了。

    现在已经慢慢快到中午了,阳光越来越烈。

    “真搞不懂你,找一个什么都不会的人来教你,还不如去买一本,不就完了吗?再说了,这都一个月了也没有什么效果,”

    紫焰蛇鄙视的看了一眼汐茹,

    “我觉得已经挺不错了,如果出去买,离这里最近的路程来回也要半个月,我没有那么多时间了,毕竟外婆的伤也越来越严重了,”

    其实她来说如果出去,以自己的血脉她一点都不放心,外婆也不会让她出去的,她才七岁而已,

    紫焰蛇不满的嘟嘟它的蛇嘴,心里暗想:还不是因为她的血脉,和她契约时他就觉得她的血液很奇怪。

    紫焰蛇觉得这丫头越懂事怎么感觉越不信任它。如果知道自从他消失那断时候后,汐茹就不再全心信任他了,他会不会发怒。

    两人一直走,不!应该说一人一蛇,汐茹一直走,突然前面出现一个穿着黄色衣服比她小一点的女孩。原来是二舅舅的小女儿,只是为什么她会来,看样子是特意来找自己的吧!

    说来这个二舅舅家也不是什么好货,特别是那个舅妈那个不要脸,多年前她可是亲眼见世过。而眼前这个也就是二舅舅家视如珍宝的苏宝儿。

    汐茹满脸笑容的迎过去道:“苏表妹,”

    眼前的清秀女孩不满的瞪了她一眼,不屑的道:“干嘛呢?”

    噫!这个表妹不是来找她的,是找三舅舅的?

    接着她看到苏宝儿不自在的对她说:“那个…三…叔叔在吗?”

    好吧!敢情人家是找三舅舅的,她难道不知道三舅舅早就走好一会了吗?害的自己误会。她可清清楚楚看到她眼里的不屑。

    “三舅舅,早走了,表妹不知道吗?”

    汐茹说完用一副我以为你知道的表情看着苏宝儿。听到这,苏宝儿好像特别生气的样子,鼓鼓的小脸,好像生气的样子,好像要说什么,才注意到汐茹肩上的蛇。

    “啊,你……”

    说完,指了指汐茹肩上,话还没说完转身就走了。

    “嘻嘻…”肩上的小紫偷偷笑道,

    “你吓到人家了,”

    汐茹无语的说。

    哼!她知道了,这是人家根本不想搭理她。恨恨的瞪了一眼得意的小紫。

    走过了许久,望着眼前冒着清烟的小院,手掌握的紧紧的,心中的想法更坚定了,她不会让外婆比她还早走的。看着小女孩的目光,紫焰蛇的目光闪了闪。

    “外婆,我回来了,”

    说完扑向刚走出来苏宁怀里。

    “今天这么早,累不累啊!”

    看着小孙女欢快的样子,苏宁心里暖暖的。

    “我……”

    还没有说完,一阵抽痛让汐茹陷入黑暗之中。

    “汐儿……”

    “丫头……”

    苏宁坐在床边看着满脸痛苦的汐茹,上去查看了汐茹的手,

    “这……”

    她不惊吓一跳,汐儿被下蛊了,怎么会明明之前还好好的,苏宁又仔细的摸了半天,最后松了口气还露几许笑容,盘在地上的小紫抬起头复杂的看了眼苏宁。

    忧忧转醒,汐茹还记得刚刚那一阵抽痛,痛的她晕过去。

    睁开眼,看见坐在床前的外婆问道:“外婆,我刚才怎么了,”

    汐茹想了想这种感觉像中蛊的感觉,一想到这个想法汐茹感觉一阵恶寒,明明自己没有接触过怎么人啊!

    看到胡思乱想的孙女,苏宁欣慰的笑笑说:“汐儿是中蛊了,”

    汐茹心里咯噔一下,不会吧!

    苏宁怕孙女想多连忙又接着说:“是父子蛊,没事的汐儿,”

    父子蛊,难道父亲没有死,一想到这种可能,汐茹激动的现在就想去找父亲,可是刚才自己的情况,不解的问苏宁。

    “外婆,那我刚才为什么会这样子,”

    难道父亲发生什么事了。

    。。。。。。

    “父子蛊,”

    汐茹觉得这个蛊真的是自己父亲中的吗?

    “嗯,父子蛊,同生共死,如一方死亡,另一方也不得活,只有发作才能看的出,难怪一直以来都没有发现。”

    虽说这样挺好的,但苏宁觉得,龙亦天自己要死干嘛要拉着自家孙女,真是厌恶致极了,只是想想又觉得龙亦天不是这样的人。

    而一边的紫焰蛇听到,不满的皱皱眉想:这不害人吗?这种拉人陪葬的事情,真是丫头家父亲做的吗?看来事情不简单嘛!想着某只蛇勾起嘴角。

    “那这样说,父亲是生下来我后走的了,”

    汐茹觉得以后自己可以措助父子蛊找到父亲了,到时找父亲问一下母亲的事了,只是外婆……想到这汐茹变得悲伤起来,

    注意到孙女异样的表情,苏宁心里也跟着难受。

    “汐儿,我看这件事也不简单,据我了解你父亲不是这样的人,”

    听到外婆这样说,汐茹顿时觉得自己呆死了,任谁家女儿哪个父亲会做这样的恨心的事。只是到某一天汐茹才知道也有虎毒食子的人在,当然这里后话。

    紫焰蛇听到这话却是想:这个女人真的不简单,只是………

    “外婆,可是我今天无故晕倒难道和父亲和关吗?”

    汐茹不安的表情,让苏宁有点不自然说道:“也只能说是遇到什么危险,没有多大的事,只是这样以后你父亲受伤连带汐儿你也得受苦,”

    苏宁想了想又说:“不行,我一定要解开这父子蛊,”

    她可不能让自家孙女痛苦。

    某只蛇怎么感觉酸酸的。

    “没事,外婆,我现在还不想解,我想以后靠它找到父亲,”

    苏宁也想到自家孙女会这样做,只是叹了口气,不放心的说:“汐儿,外婆不放心你去找你父亲,你父亲在的那个家族里可是个古老的蛊术家族,他们之前不是很喜欢你母亲,我怕你找去他们对你不利,”

    苏宁重重的又叹了口气,真不知道找去了是好事还是坏事。

    “外婆放心吧!没有能力自保,汐儿是不会做傻事的,”

    看着孙女这样懂事,苏宁感到痛心,明明才七岁,正常人家的孩子都是天真无邪的样子。

    看着外婆的神情,汐茹以为外婆不放心自己,征重的说:“

    “外婆,你放心了,汐儿答应外婆的事是不会不作算的。”

    “好好……”苏宁微笑的摸了摸孙女的头。

    “外婆,以后我不能去三舅舅那里去学习武术了,”

    汐茹一副可怜的模样说。

    “这有什么不好的,一个女孩子家家学什么武术,和外婆好好学蛊术吧!”

    噫……原来外婆不喜欢她学武术,那之前还给我找人,汐茹觉得外婆对自己真的越来越好了。

    “说起来,外婆的蛊术平平,这一身蛊术还是你父亲教的呢?”

    “啊!父亲教的?”

    汐茹觉得自己遇到的事够离奇了,没想到这外婆的蛊术还是父亲教的,那父亲一定很厉害了。

    “是啊!本来你父亲是不放心你母亲要教你母亲的,只是你母亲不喜欢学,后面就被我学去了,”

    想到女儿的死,苏宁的目光暗了暗,要不是还有汐儿说不定自己也会随他们去的。

    “外婆,你能告诉我母亲是怎么死的吗?”

    苏宁的悲伤又加重几分,懊脑道:“要不是我没有能力保护你们,你母亲也不会刚生下你就死了。”

    此时,汐茹躺在床上一直再想今天外婆说的事,母亲刚生下自己,因为父亲屋里着火,去救火,结果就再也没有出来了。而自己父母一死,龙家的那些人,就迫不及待的赶她们走。想来父亲在家里的生活也很不如意吧!

    “好了,什么也不要想了,我一定会治好外婆的!”

    汐茹喃喃说着。

    紫焰蛇此时也想着事情,因为这段时间,它感觉汐茹对自己慢慢冷淡了起来,这样下去可不是好事,看来自己得做出确定不管那丫头最后选不选择,自己也问心无愧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