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18章 赠宝遭截
    “紫烟,”

    眼见紫烟快要落入水中,汐茹差点尖叫起来。

    一阵白光晃过,只见紫烟已经化为人形稳稳落在水中,吓死她了!

    “紫烟,你怎么样,”

    望着紫烟受伤无力垂下的手臂,汐茹眉毛一紧。

    “主人,吾没事,只是可以会沉睡一段时间,”

    紫烟皱着眉说道,把手上翠绿色的灵草递给汐茹。

    “谢谢,”

    汐茹愧疚的说道,灵气一划,手掌渗出鲜血,递到紫烟眼前。紫烟的目光躲了躲,最终,吸了汐茹手掌中的血。汐茹只觉得手掌痒痒的。

    望着手中的疗星草,汐茹会心一笑。外婆,我说过不会让你离开我的。

    “主人,吾要去沉睡段时间了,”紫烟抬起头看着汐茹。

    “嗯,好好休息,我会好好照顾自己,”

    “主人记得把那条黑晶蛇收拾一下,特别是妖丹,”紫嫣虚弱的说。

    “嗯,放心吧!”汐茹应道,她不想自己老是让别人担心。一阵白光出现,紫烟消失了,汐茹感知一下灵兽袋,紫烟已经化为原形沉睡了。想来她一定很累。

    汐茹走到那条黑晶蛇边上把剑拨出来,那条蛇已经死了不能再死。

    汐茹记得妖丹好像在妖兽的内脏里,摧动灵力,一点一点挖着。等汐茹的灵力快要消耗完时,才拿到一个白色的珠子,看着手掌心一般大的珠子。

    “这就是这只七阶妖兽的内丹了?不知道有什么用!”汐茹好奇的喃喃自语。

    “真脏,”汐茹看着身上满是鲜血,连忙把身上给洗干净。

    看着那只黑蛇长而大的毒牙,这个似乎还有点用,汐茹把它砍下来,放进了储物袋里。这时她才发现因为这条蛇整个溪水被染的遍红。

    “这下可糟了,汐茹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万一被人发现怎么办。一声苍老的声音惊的她整个身子僵住。

    “哈哈哈哈…小丫头,这只七阶妖兽是你杀的,”

    苍老的声音伴随着惊讶的口气说道。果不其然,还好自己已经洗干净了,

    汐茹不慌不忙的看着来人,有男有女,有老老少的一堆人走过来。

    望着一堆穿着各色衣服的人,汐茹皱了皱眉。她不知道这些人会不会杀人夺宝。说话的是一个白衣老人,老人慈眉善目,让她感觉不到一点恶意。

    “前辈说笑,我一个炼气弟子又怎么杀的了七价妖兽呢?”汐茹笑了笑说道。

    “哼,不要以为我们好欺骗。那条黑晶蛇的气息分明是从你身上散发出来。”

    另一个年轻一点穿着黑衣的老人不屑的道。

    汐茹一惊,竟没想到他们如此厉害。那老者要是知道自己欺骗了他,不知会怎样对待自己。

    “臭丫头,只要你把那妖丹交出来,我们便饶了你一命。”一名年轻人威胁道。

    汐茹知道今天自己不交也得交了,只是明明是紫烟拼了命才得到的东西,她心有不甘,但她小命要紧啊!

    “前辈就算如此,你也不能白白抢小辈的东西吧!”汐茹冷冷一笑道。

    “大胆,你竟然如此跟玄衣道君说话。”

    老者背后一名四五十岁穿着黑衣的人骂道。

    汐茹嘲讽一笑,她就是在赌这玄衣道君不敢当众人的面抢她一个小辈的东西。

    “小丫头放心,本尊不会白白拿了你的东西。”眼前名为玄衣道君的白发老人保证道。

    汐茹听了哈哈大笑道:“既如此,给了前辈又何妨,”

    玄衣道君闻言也哈哈大笑起来:“好!丫头的性子我喜欢,”

    而玄衣道君身后两人听闻微微一愣。一个郑惊、一个淡然。

    玄衣道人身后那名身穿黑衣,四十多岁面露阴险的青年,复杂的看了汐茹一眼。汐茹仿佛被毒蛇盯上的感觉,随着目光望去,懵懂的看向他。而那名青年却是偏过头去。许是注意到汐茹的目光。玄衣道君笑着说:“丫头本尊这里有三样东西你看看,”说完递过一个储物袋给汐茹。

    汐茹打开一看,那些法器上竟有灵气,想必不是什么凡品。

    一个炼丹炉,一把青色古剑,一本修仙功法。汐茹皱了皱眉,看向玄衣道君,这些法器未免太珍贵了些,她并不觉得自己手中七阶妖兽的内丹能有这么贵重。

    “前辈你给的东西太贵重了,怒汐茹不能接下。”汐茹微微颔首道。

    玄衣道君满意的看了眼面前的小丫头,知道避锋芒心性不错,一时起了爱才之心。

    “要不,丫头,你回去给本尊当徒弟算了。”玄衣道君调笑的说。

    汐茹嘴角抽动很是无语,这才见过自己一天不到的功夫就要认自己为徒。而其他人听到,却全是惊讶的目光,看着眼前的小姑娘。

    “前辈,可能要失望了,并不是汐茹不肯,而是汐茹的资质很差。”汐茹开玩笑的说。虽说自己的资质很差,但她一点也没有颓然的样子。

    众人听闻一下子松了口气,下一刻却更是惊骇。

    “没事,本尊不介意,”玄衣道君笑眯眯的说。

    “师祖,这不可,她一个三灵根的弟子,那用得着您收徒,”黑衣男人不满的说。

    明明自己向师祖求了那么多年的功法,如今师祖竟给了一个三灵根的炼气三层的弟子,眼神不由发恨的看向汐茹,感受到阴恨的目光向她看来,自己竟然成了众矢之众,自己得快点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前辈恕罪,汐茹现在有重要的事不能拜师,”汐茹看了眼玄衣道君,害怕他一生气把自己给灭了。

    “要不,前辈把这个给我好了,”说完随手拿起一本功法,把其它东西扔给玄衣道君,不等玄衣道君反映。

    “前辈,汐茹还有事先行一步,”

    说完转身离去,汐茹快速离去。

    玄衣道君接过手中之物,看着离去的背景,沉思起来,自己算到自己命中徒弟会在此幻雾森林出现,打算来找自家命定徒弟,也顺道来取这七阶妖兽的内丹来练丹。

    没想到竟遇到这么有趣的丫头,如果本尊没记错,她只有七岁,七岁炼气三层,又能一战七阶妖兽,资质差了些,但实力不差,身上应该也有宝物,怪不得看不上自己的。想到她拒绝自己的收徒,不谦不卑,真真喜欢这丫头可惜了。

    此时,汐茹并不知道玄衣道君的想法,要不然她会一头撞死的,那七阶妖兽是她家紫烟杀的,可不是她杀的。

    汐茹飞快的奔跑着,她知道现在有很多人肯定在打她的主意,现在她一心想要回去救治自己的外婆。

    汐茹一路奔跑,就在快要出去幻雾森林时。

    一道威压锁住了自己,汐茹顿时觉得全身不能动弹,密林处走出一个蒙面黑衣人。汐茹看着来人,果不其然,当时他的目光中有一种想要杀死自己的感觉,不知道是玄衣道君派他来的?还是他自己擅作主张来。

    “你偷偷前来杀我,你家师祖不知道吗?”汐茹忍着难受说道。

    “你是怎么知道是我的?”男子恶狠狠地问。

    “从你看我的眼光那一刻起我就知道。”汐茹嘲讽的说道。

    “你不必浪费口舌,杀你一个区区练气三层的弟子,师祖他怎么会介意你的死活。”黑衣人拿下面巾说道。

    “你就不怕我告诉玄衣道君。”汐茹打赌的说,虽然只有一丝希望,可她白白放过。

    男子哈哈大笑起来:“哈哈哈……不会有人知道是我杀了你。”

    望着男子扭曲的面庞,一股寒意笼罩在汐茹身上,难道自己要死在这里了,不!她不甘心,外婆…她还没有治好外婆。

    “那你总得告诉我为什么要杀我?”汐如强自镇定的说。

    “为什么杀你?为什么杀你?凭什么!我苦苦求他多年的东西,今天他竟给了你一个小孩,我不服,我不服,”

    汐茹看着发了疯的男子,无枉之灾,又降临在自己的身上了。

    “噗……”汐茹吐出了一口血,全身内脏疼的厉害,整个人缩成一团,痛的小脸扭曲起来。

    “他不是喜欢你吗?今天我就杀了你,”男子阴寒的声音越来越小声。

    面前的视线越来越模糊。第一次汐茹感觉死亡离自己如此近,难道自己要死在这里了吗?外婆……汐儿不能救你了,原谅汐儿,汐儿只怪自己没有能力,汐茹慢慢陷入黑暗中,原来死亡竟是如些-没有任何妄想。

    突然,突变发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