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章 坚强
    :

    陆小曼的睫毛微微颤抖着,她的眼泪顺着眼角滑落。

    手术室的灯,突然地熄灭,许晟急忙站起身,看着手术室。

    -----------

    “怎么样了?”

    “秦小姐的手术很成功。”医生摘下了口罩,满意地笑了笑。

    “还有一个呢?”许晟突然的大吼,吓住了医生。

    “死了吗?她还是死了吗?”许晟突然被抽光了所有的力气,低下了头。

    “没有,没有,只是昏迷。”医生看着突然失态的许晟,急忙出声。

    “那就好……那就好……”

    “好疼……”陆小曼恢复知觉之后,便是剧烈的疼痛。她努力地动了动手指,铺天盖地的疼痛,袭卷了她所有的感观感受。

    “妈妈……”

    “孩子!”陆小曼的猛的睁开眼睛,没有生机,甚至连情绪的起伏都没有。

    满眼的白,白得令人心慌,令人绝望,消毒水的味道窜进了她的鼻间。

    王妈从椅子上坐了起来,激动地看着陆小曼,苍白的脸色,美丽的眼睛却没有一丝的生气。本来就瘦弱的身躯,这次过后,显得更是娇弱。

    “小姐,你醒了!太好了,佛祖保佑,佛祖保佑!”王妈激动地感谢着上苍。

    “水……”陆小曼的声音有些沙哑,心中有些暖意。

    她没有死,这里不是天堂。

    “好好好,水。”王妈小心翼翼地用沾湿的棉棒轻轻地蘸涂着她的嘴唇,陆小曼轻轻舔着唇边的水。

    “小姐,你感觉怎么样啊?你快吓死我了,你都已经昏迷了七天七夜了。”王妈的眼中有些湿润。虽然她只是一个佣人,但是看着跟自己差不多年纪的孩子,就这么毫无生气地躺在病床上,又是照顾了好些年的孩子,心中怎么会没有担心?

    “王妈。”陆小曼心中感到了一丝温暖。这大概是这个世界上唯一一个会为自己担心的人了吧。许晟……应该是希望自己死掉的吧。

    想到他,陆小曼的心中有一阵痛意,缓缓地闭上了眼睛。

    “小姐,你先休息会,我去找医生和许先生,他们一定都很高兴。”王妈小心翼翼地放下了陆小曼的手,却被陆小曼紧紧地抓住。

    “在哪?”陆小曼想要问王妈,自己那个可怜的孩子在哪里。

    王妈愣了一会,有些尴尬。

    “小姐,许先生在照顾秦小姐,你别想太多,我这就去告诉他,他一定会很快来看你的。”王妈会错了意,可是陆小曼的心中却没有什么波动,到了这个时候,她的心已经麻木了。她的不要还没有说出口,王妈就消失在了病房中。

    陆小曼闭上了眼睛,她都能想象到许晟会用什么样冷漠的态度对待欣喜的王妈,她都能想到许晟会多细心的照顾着秦晴。

    王妈待她再好,到底也是许晟的人,她没有办法阻止她的心中更偏向许晟,也没有立场去要求她做什么。

    王妈对她的好,已经让她快要忘记自己是被监视的人了,已经是她唯一的温暖了。

    一想到许晟亲手将她送进手术的冷漠无情,一想到她那个被刨妇产的孩子,一想到这些年他对自己的漠视,她的心,就一阵阵的疼。

    她为了许晟,跟父母断绝了关系,弄了个众叛亲离的下场,最后还被这样对待。

    陆小曼看着医院的吊顶花灯,留下了眼泪。

    我真的好孤独……

    突然一阵冷风传来,陆小曼知道,许晟来了,空气一阵安静。

    他是来看自己死没死的吗?他是希望自己就这样死去的吧,他可以为了秦晴做任何事,只要她想要,他都可以给她,包括自己那未出世的孩子,包括自己的肾。

    “你来了啊,让你失望了,我还没死。”陆小曼呆呆地看着天花板,茫然地眨着眼睛,卷翘的睫毛,看起来那么得不谙世事。

    “你……”还好吗?可是这句话他怎么也说不出口。许晟看着陆小曼苍白的小脸,有些手足无措。

    他不知道会这么严重,他以为一切都是陆小曼的诡计,他不知道的。

    陆小曼静静地看着许晟,他俊朗的面容里难掩着他的憔悴,一双桃花眼中有着些许放松。秦晴应该恢复的很好吧,怎么会不好呢?有他许晟精心的照顾,有她陆小曼血淋淋的肾源,秦晴有着她最想要的一切,有着这世界上最好的一切,又怎么会不好呢?许晟又怎么会允许她不好呢?

    很快医生就赶来了,检查着陆小曼的各方面的身体指数,惊叹着她的坚强。

    “陆小姐,你真坚强。”医生看着陆小曼,这么一个被放弃的人,如果不是有着坚定的信念,是撑不过去的。

    “你的心跳都已经停止半分钟了,我们都以为你没救了,没想到你又自己恢复了心跳。”医生惊叹着这样的医学奇迹。

    陆小曼吃力地扯了扯嘴角,笑得比哭还难看。

    她一点都不希望自己坚强。她已经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坚强下去了。

    医生的脸上有着春风得意,陆小曼的“死而复生”,让他这个手术直接成为了医学案例,而他自己也因此而升职,看着陆小曼,像是看着自己最得意的作品一样。

    “陆小姐,你有什么地方不舒服吗?”

    陆小曼看着医生,摇了摇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