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章 入狱
    :

    陆小曼现在站在阴冷潮湿的监狱,才相信,自己爱了这么多年的男人,竟然真的把她送进了监狱。

    小小的空间里挤满了人,各种体味混杂在一起,难闻的气味简直要令人作呕。看什么看,还不快进入,狱警一把把陆小曼推了进去。

    本来她顶着许晟的妻子的这个名分,怎么说监狱里的人也是要顾及一些她的,可是既然许晟都发了话,他们自然也不会对她多客气。

    一个女人,被丈夫这么嫌弃,要么奇丑无比,要么德行有亏,又是因为杀人罪入狱,自然也没有什么好脸色。

    陆小曼看着她们,或面露凶光,或无所关注,她的心中凄凉无比,她爱了这么多年的男人,小心翼翼地讨好着他,却这样毫不留情地把她送进了监狱,只是因为以为她伤害了秦晴。

    她眼神空洞地抱着冰冷坚硬的被子,想到了许晟叫她最后一面的时候……

    许晟的脸上没有怒意,却让人感觉到他身上的怒意已经滔天,他冷冷地看着狼狈的陆小曼,刀削的薄唇抿了抿。

    “陆小曼,你真该死。”

    “是,我是该死,我最该死的地方就是我他妈爱上了你!”陆小曼的情绪走到了崩溃的边缘。

    “呵,你觉得你说这样的话还有用吗?”许晟只当是陆小曼装可怜,想要让他放她出去。

    陆小曼抬起头看着他,为什么没有人相信她?她什么都没有做过啊!

    “许晟,我说过很多遍了,我没有伤害你的心爱之人,没有伤害你的白月光!”陆小曼的眼泪汇满了眼眶。

    许晟厌恶地看着陆小曼,这样一个恶毒的女人,自己竟然会关心她,真是鬼迷心窍。

    “陆小曼,我不会再相信你任何一句话。晴儿还一直为你说好话,你竟然会这么残忍的伤害她。”许晟的心中有些失望,为什么她要这般恶毒,为什么要这样伤害秦晴?

    “许晟……”陆小曼站起了身,定定地看着许晟。

    “我发誓,如果我捅伤了秦晴,就让我不得……”

    “啪……”陆小曼还没说完,就被许晟一个重重的耳光打断了。

    脸上传来火辣辣的疼痛,却怎么也比不上她心里的疼痛,一丝猩红的鲜血顺着她的嘴角划落。

    陆小曼看着许晟,笑的十分凄美,原来,他真的一点信任都不肯施舍给自己。

    “许晟,哈哈哈哈!”陆小曼突然笑出了声,笑的越来越大声,却越来越绝望。

    “你笑什么?”许晟看着她嘴角的鲜血,心中有些懊悔,他没有想要对她动手,只是下意识的不想让她说出恶毒的誓言,他也不知道誓言这种东西是否有作用力,他没有胆量冒这个险。

    “哈哈哈哈!许晟啊,许晟。”陆小曼笑出了眼泪。

    “我问你,你笑什么!”许晟用力地掰过她的脸,额头上的青筋暴露了他一直隐忍着的情绪。

    “许晟……你真的这么相信秦晴吗?”陆小曼冷冷地看着他,一双美丽的桃花眼好似能看透许晟的内心。

    “晴儿她那么娇弱,那么温柔,她怎么可能会这么害你,反而是你!如此恶毒,她到底做错了什么,你要这么害她?哪怕现在她都让我不要怪你!是她自己的错。”许晟的眼中满是厌恶。

    “本来就是她自己的错,是她自己伤了她自己!”陆小曼的心来回煎熬着,秦晴真是太狠了,她真的成功地夺走了自己的一切。

    许晟讥讽地看着她,冷冷地笑了笑。

    “陆小曼,你真的是死性不改,那你就在这里好好地反省吧!”许晟转身离开了,留下陆小曼一个人,愣愣地发着呆。

    她像个行尸走肉一样,被狱警带回了牢房,呆呆地坐在狭小的空间里。

    这才10平米的地方,竟然住了10个人!每个人都神情呆滞地坐在床上,机械地穿着手工珠串。

    陆小曼呆呆地看着她们,鼻间是浓重的霉味和汗味,她皱着眉头……

    “看什么看,你来穿。”一个面部冷硬的女人突然把一盆珠子放在她的面前。

    “为什么?”陆小曼看着她,这是她自己的工作,凭什么让自己来做?

    “不为什么,你做也要做,不做也要做!”她恶狠狠地看着蜷缩在一旁的陆小曼。

    这么久了,也没人来打招呼,证明就是个犯了罪还没有背景的人,那还不是任由她搓圆捏扁?

    陆小曼环顾了一眼四周,每个人都冷漠地做着自己的事情,她也知道,这可能是许晟对她的特别照顾。

    她认命地穿着珠子,靠在冰冷的墙上,她的眼泪不知不觉的滑落。

    如果当初她没有被爱情蒙蔽了眼睛,她就不去让父母如此生气,以至于他们的最后一面都没有见到,也不会害死她的好朋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