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章 杀人凶手
    :

    秦晴的出现,让她对爱情的渴望彻底破灭,而她一直在自欺欺人,哪怕许晟不能只爱她一个人,只要心中有她的一席之地,她都可以满足了,可是秦晴一步步地让她的渴望彻底破灭。

    可是只有她自己知道,她的心还是为了他许晟而跳的,如果他向她伸出手,她还是会爱他。

    外面的雨淅淅沥沥地下个不停,湿气从她的床底渗进去,湿答答的,陆小曼的身子感觉很不好爽,却也没有办法说什么,幸好她这一病,狱卒和囚犯都怕承担责任,也没有人为难她。

    她盖着潮湿的被子,睁大了眼睛看着天花板上的霉斑,心中一遍一遍地勾画着许晟的模样。

    “陆小曼,有人来看你。”狱警大声地喊着,手脚利落地打开了牢门。

    陆小曼听着耳边轻脆的门锁声,心中升起一丝丝的希望……

    也许是许晟知道自己做错了,来见她的吧,不然他这么厌恶她,怎么会来这里看她呢?

    陆小曼下意识地拉了拉起皱的囚服,有些局促不安。

    狱警上下打量着陆小曼,嘴角有着若影若现的邪笑。

    他的笑,让陆小曼的情绪直接警惕到了极点,他眼中的邪欲让陆小曼的整个身子都在发抖。

    “别忘了我是谁送进来的。”陆小曼抗拒的眼神要狱警清醒了过来,许少这种人,他根本惹不起。

    “走吧。”狱警压下了自己的邪恶想法,带着她走进了会见室。

    陆小曼拖着沉重地锁链,站在了门口,有些犹豫,她想要见,却又不知道,如果真的是许晟,她又该说些什么。

    “进去啊。”狱警有些不耐烦地看着磨磨唧唧的陆小曼。

    陆小曼缓缓地推开了门,却只看到了一个清瘦的身影,陆小曼的心沉了下来。

    “怎么是你!”陆小曼站在门口,看着秦晴。

    修长的大腿,交叠在一起,清冷的脸上画着精致的妆容,秦晴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走近陆小曼,噔噔噔的高跟鞋像踩在陆小曼的心上一样,让陆小曼的心都开始揪了起来。

    “那你以为是谁?哈哈,你不会是以为晟哥哥吧。”秦晴捂着嘴巴,娇滴滴地笑着。

    “你来做什么?”陆小曼的心在颤抖,她已经被秦晴害成这样了,还是不肯放过她吗?

    “自然是来看看我的手下败将呀,怎么样,这种滋味还好过吗?”秦晴的眼底淬着毒,狠狠地看着她。

    “秦晴,我已经输了,你也得到了你想要的一切,你还要怎样?”陆小曼想不懂,自己也没有威胁到她,她为什么要这么针对自己。

    “哈哈,陆小曼,因为你什么都比我好,我就想要摧毁你的一切!”秦晴的眼里,有着不一样的疯狂。

    “你疯了吗?”陆小曼惊恐地看着她。

    “疯了?哈哈,陆小曼,凭什么,凭什么你能被你的爸妈细心的呵护着,而我就要在孤儿院里学着自己成长?”秦晴的眼中全是恨意。

    “可是这和我的爸妈有什么关系?”陆小曼想到自己惨死的爸妈,心中的思念和愧疚更是无法抑制。

    “因为我就是被你的爸爸抛弃的啊,他抛弃了我们母女,我才不得不要在孤儿院里寻找生路!全都是因为他那个负心汉,而你又是他的女儿,那自然是父债子偿啊,你说对不对?”秦晴看着这双和自己有些相似的眼睛,更是想到了自己在孤儿院里所承受的痛苦。

    “你胡说!我爸爸很爱我的妈妈!”陆小曼的眼泪蓄满了眼眶,不愿相信这个事实。

    “陆小曼,如果不是因为我跟你是同一个爸爸,你觉得你的肾会那么巧跟我配型吗?愚蠢至极!”秦晴用力地抓着陆小曼的脸,逼迫她看着自己。

    “你放开我,我不相信,你是个疯子。”陆小曼用力地挣扎着,可是久病未愈的身子,根本没有办法挣脱她的控制。

    “疯子?对,我是个疯子。那天你爸妈死的可真是惨啊。哈哈哈,你知道吗?是我让人剪了汽车的刹车。不知道那个负心汉发现刹车失灵的时候,有多恐惧,是不是比我一个人在孤儿院还要恐惧啊。哈哈哈哈,他们都该死。”秦晴疯狂地大笑。

    “你疯了!你竟然害死了我的爸妈!”陆小曼痛苦地看着秦晴,恨意无法控制。

    “他们都该死!哦,我差点忘了,你的爸妈正好跟你的好朋友撞上了,真是一场好戏啊,哈哈哈,陆小曼,你痛苦吗?连老天都让你不好过呢!哈哈哈,连老天都在帮我!”秦晴用力地甩开了陆小曼的脸,掏出纸巾,细细地擦拭着自己的手指。

    陆小曼的眼泪一滴一滴地滴在了地上,原来她的爸妈是被害死的,原来她的朋友也是被害死的,原来都是被害死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