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八章 去死吧
    :

    陆小曼走到了他平日里藏文件的杂货间里,到处翻找着文件。

    可是找了好久,也没有任何线索。

    陆小曼心生疑惑,难道是慕容雪在挑拨他们两个人的关系?就在她准备转身离开的时候,杂货间的灯突然被打开。

    “小曼,你这么晚不睡觉,找什么呢?”慕容博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陆小曼转过身,惊恐地看着他。这个声音是如此的熟悉,这么多年,都是这个声音支持着她度过了那些低谷期,而现在,这个声音却让她感觉到了恐惧。

    原来,慕容博早就知道了她在怀疑他,而她的这个行为,也让他彻底确定了自己已经知道了真相。

    慕容博和陆小曼四目相对,她的身子已经完全僵硬住了,她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这么恐惧的慕容博。

    “我……”陆小曼下意识地往后退。

    “小曼,你在找什么?你可以告诉我呀,我帮你找啊。”慕容博上前拉住陆小曼,一如既往地关心着她。

    “我,没什么,我就是……在这里掉了一个耳环。”陆小曼的心里十分慌张,搪塞着找了一个理由。

    “哦?耳环?你难道不是来找我的犯罪证据的吗?”慕容博的眼神阴森可怖,像一条危险的毒蛇在吐着蛇信子一样。

    陆小曼猛然抬起头看着他,原来他早就知道了,这一切都是他在演戏。他到底有多可怕,才能够这样不动声色。

    她苦笑着,最终还是逃不开这样的厄运。

    “你果然还是知道了。”

    慕容博温柔地整理着她额头上散落的发丝,摸了摸她精致的脸。

    “小曼,从小到大,你能有什么事瞒得住我呢?你的心思,我不用猜都知道。”慕容博得意地看着陆小曼,这精致的小脸,完美的身材,这一个女人,从今往后,就是他一个人的。

    “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我和你无冤无仇的!我那么相信你,我那么依赖你!可你竟然是伤害我最深的男人!”陆小曼用力地推开了慕容博,惊恐地看着他。这个男人,真的是她遇到的最恐怖也是最恶心的男人。

    慕容博看着逐渐失去理智的陆小曼,笑了笑。

    “小曼,你要乖,我才会对你好,你要相信,这个世界上,我是最不愿意伤害你的那个人,只有我一个人会对你好。”慕容博一把抱住了陆小曼。

    “你放开我!你这个恶魔!我所有的不幸,都是你造成的!”陆小曼在他的怀里挣扎着。

    慕容博松开了歇斯底里的陆小曼,眼中的耐心和温度逐渐消失。

    “我走的时候,不停地告诉你,等着我回来娶你,可是你却移情别恋,爱上了他许晟!他有什么好的?值得你这样爱他?是你先辜负了我!”慕容博用力地抓着陆小曼的手臂,眼中满是灼热。

    “你疯了吗?你什么时候跟我有过婚约?”陆小曼恐惧他眼中的灼热,她有些不寒而栗。

    “你真的没有把我说过的话放在心上啊。小曼,你是真的薄情寡意啊。”慕容博的眼中有些受伤。

    “我之前从来没有见过你!”陆小曼大声的怒吼着,发泄着心里的恐惧。

    “没有见过我?你难道不记得你五岁的时候,在许家碰到的那个小男孩吗?是你跟他说,他很好的,是你说如果是你,你会愿意嫁给他的!”慕容博想到记忆中的那个女孩,眼底温柔。

    陆小曼想到,当初她跟着父母去参加许家的宴会,而当时有个小男孩在许家外哭泣,她便上去安慰了几句。可是没想到,她一时的善心,竟然是她不幸的来源。

    “是许晟他夺走了我的一切,他的妈妈逼走了我的妈妈!心安理得地享受着许家的一切,而我却要和我的妈妈嫁到慕容家,一切从头开始,还要忍受别人的白眼!凭什么!陆小曼,你告诉我凭什么!”慕容博摇晃着陆小曼的身体,眼底的疯狂让陆小曼心惊。

    “既然他许晟夺走了我的一切,让我一无所有,我再夺回来,也是合情合理的,你说对吗?小曼。”慕容博得意地看着陆小曼,有些骄傲。

    陆小曼不可思议地看着他。上一辈的恩怨,为什么要让她来承受这些?她又做错了什么?

    “可是我做错了什么?”陆小曼的眼中,有些泪意。

    “小曼,你没有做错什么,你错就错在你爱上了许晟,你错就错在也让许晟爱上你!凭什么我一无所有,而你们却互相相爱!”慕容博嫉妒地看着陆小曼。

    “你真的是个疯子!你母亲都没有怨恨,你又有什么资格来怨恨,来复仇!”陆小曼怒吼着,为什么要让她来承受这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