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氪命的第二天
    《惊笑游戏》是国内最大的游戏公司——egg游戏公司最新开发的一款系列全息游戏,因为号称感官百分百真实,还未上市就赢得广泛关注。

    egg公司索性再添了把火,为游戏造势,招募玩家进行内测,并公布:能成功突破所有关卡的内测玩家,不仅有大额奖金,在游戏内的表现还会变剪辑成宣传片,与公司签约成为明星玩家。

    而其中,获得第一名的玩家更有成为该公司游戏策划的资格。

    罗飞飞作为骨灰粉,向来对egg公司很憧憬,前面两个奖励已经很吸引人了,见到最后一个更是两眼放光,毫不犹豫地报了名,心道反正就算不能得奖也免费玩了把最新款游戏,这波稳赚。

    而为了保持神秘和期待值,egg公司并未公布游戏主题。

    起先看到《惊笑游戏》这个名字,罗飞飞下意识觉得是一款既惊险又搞笑的游戏,很符合egg一贯的游戏风格。

    直到报名时需要提交体检报告,罗飞飞眉头一皱。

    好像哪里不对。

    *

    刚刚通过的密室逃脱是内测资格的最终选拔。

    当工作人员交给罗飞飞一枚印着“号”的徽章时,他的内心是有那么点拒绝的。

    emmmmmm这游戏还没开始呢,他可是要冲击第一名、成为游戏策划的男人。

    早知道就再晚点出来了,这数字真是开门不利。

    罗飞飞当然没将这些显示在脸上,他接过徽章别在胸口,对工作人员笑了笑,一如既往的乖巧礼貌,随后就走过一小段走廊来到一个像是会议厅的地方。

    这里已经聚了不少通过密室的玩家,罗飞飞随意找了个不起眼的位置坐下,一边打量着其他人,一边手指划过手机屏幕百无聊赖地刷起微博,静静等待。

    总的来说,在场男性玩家居多。

    因为报名有限制年龄为十八至三十,整个屋子里都是些年轻的面孔,有为人高调的在吹嘘自己刚刚在密室中表现多么多么精彩,旁边人一边附和一边用关爱傻子的眼神看着他。

    一副炮灰脸。

    罗飞飞在心里这么评价那人。

    当然,更多的人还是像罗飞飞这样独自坐在位置上,把玩着手机,淡淡地旁观一切。

    在第一百名玩家踏入会议厅后,大门随之关上。最前方的讲台不知何时出现了一位身穿黑色西装的中年男人,他拿起麦克风,笑容可掬:“欢迎来到egg公司。首先,恭喜各位获得《惊笑游戏》内测资格。”

    话音刚落,台下有人发出胜利的欢呼,还有人吹起了口哨。

    紧接着,中年男人便说了几个要点,又让所有人签了一份无故不得中止游戏协议,最后笑呵呵道:“考虑到大家从全国各地而来,公司为各位安排了宿舍,游戏期间你们可以选择住在公司,也可以选择自行外住。待会儿安排大家去医疗层做个体检,请各位配合,明天我们正式开始游戏。”

    egg游戏公司作为国内最大的游戏公司,高耸入云的摩天大楼内设备应有尽有。

    至于专门配备一整层的医疗层,罗飞飞只能想到游戏行业令人心肌梗塞了。

    下午的体检全面到罗飞飞觉得自己不是准备参加全息游戏,而是要应征入伍。

    结果出来得很快,有一人也不知什么指标不合格被请了回去,据说走的时候心不甘情不愿,最后是被保安叉出去的。

    而到晚上时,又听说加了一人进来。

    罗飞飞不关心这些,反正他在这里一个人都不认识,他从隔壁省而来,人生地不熟,选择了住在公司安排的宿舍里。

    公司安排的宿舍是两人间,罗飞飞拖着行李箱推开宿舍门,就看见一个染着满头金色头发的男孩已经先翘着二郎腿躺在了下铺。

    金发男孩见到他立刻放下腿,从床上一跃而起,明亮的一双眼笑嘻嘻地看着罗飞飞,在发色映衬下像个暖暖的小太阳。

    小太阳主动帮他拖过行李,又友好地伸出手掌,语气活泼兴奋:“你好呀,我叫崔子源,你叫什么?”

    “你好,我叫罗飞飞。”罗飞飞也温和地笑着,轻轻握住崔子源修长的手,这才发现他还戴了耳钉。

    看对方的脸也就十**岁的样子,薄薄的耳垂上嵌着枚暗黑色的三角形金属耳钉,搭着这一头金发,很有些叛逆。

    对初次见面的人,罗飞飞话不多,倒是崔子源似乎是个自来熟,罗飞飞在上铺收拾床,他就躺在下铺叽叽喳喳。

    谈到这次游戏,他异常兴奋:“飞飞我跟你说,我一定要到最后一关,我的梦想就是签约egg成为明星玩家!”

    罗飞飞被他这自然而然脱口而出的“飞飞”噎了一下,好一会儿才从说不出的怪异中缓过来,敷衍道:“年轻人有梦想是好事,你加油。”

    下铺的崔子源用力地“嗯”了一声,又问罗飞飞:“我说了这么多,那你呢,你为什么来参加这个游戏?”

    “我啊,”罗飞飞轻描淡写地随口道,“我想进egg当策划。”

    崔子源静了好一会儿,罗飞飞奇怪地想着自己难道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突然床吱呀晃了两下,他抬起头,就看见崔子源踩在扶梯上,小半个身子已经趴在了上铺,用一种充满崇拜的眼神看着他。

    罗飞飞毛骨悚然:“……你做什么?”

    崔子源两眼放光:“当然是来抱大腿啊!大哥,带我飞!”

    罗飞飞:“……不是,我就是说说,别当真。”

    这一夜,罗飞飞睡得死沉死沉,而崔子源激动得在下铺翻来覆去,一夜没睡着。

    第二日,百名玩家聚集在游戏室门口。

    一百台整齐排列的体验仓随着工作人员打开大门而出现在众人视线中,如此壮观的场景令罗飞飞忍不住发出穷人的声音。

    钱!

    跟在他旁边的崔子源顶着黑眼圈却无比精神,夸张地大呼小叫,恨不得从上到下由里至外将游戏仓摸个遍,兴奋得像个十八岁的孩子。

    罗飞飞不着痕迹地离远了些。

    工作人员将所有人引进门,脸上挂着职业性不失礼貌的甜美笑容:“请各位玩家对号入座,我们游戏马上开始。”

    罗飞飞低头看了眼自己胸口的“”,认命地走向号体验仓。

    分开前,崔子源远远对他握了下拳:“大哥!加油!”一下子周围人的目光都朝他聚过来。

    罗飞飞笑着抽了抽嘴角。

    将公司给的游戏卡插入卡槽,罗飞飞躺进体验仓,闭上眼,瞬间感觉整个人被软软地包裹起来,还挺舒服。

    紧接着,他发现自己悬在一片白茫茫的虚无中,茫然地四下看了看,一秒后脑中响起毫无情感的机械音:“欢迎来到《惊笑游戏》。”

    白茫茫的背景随之出现游戏logo。

    罗飞飞还处在奇妙的感觉中没缓过来,那声音又说道:“检测到初次登录游戏,玩家号,是否了解游戏规则?”

    “是。”

    ……

    罗飞飞差点没被乱七八糟的规则给绕晕,自行在脑中划了个重点。

    总之通关条件就是要完成系统发布的任务,而除了基础任务外完成额外任务可以加分。

    第一关一百人共分了十个地图,也就是十人一组进行游戏角逐,而一开始的游戏相对简单,关卡往后,难度自然也会上升。

    每个玩家每关初始有一张复活卡,本关没有使用的可以累积到下一关,而每组每关分数最高的,又可额外获得一张复活卡。

    “玩家累计复活超过一定次数,可以获得特殊称号‘氪命玩家’,请努力哦。”

    罗飞飞:……

    复活这种东西有什么好努力的,努力什么,努力去死吗……

    这个游戏果然哪里不对吧?

    给了玩家二十秒消化时间后,系统冷冰冰的声音再次响起:

    “即将进入第一关《暗夜游乐园》。”

    “倒计时,5、4、3、2、1……”

    暗夜游乐园……

    罗飞飞觉得这关卡名莫名有点中二。

    机械音倒数着,却让他无端生出一点紧张和迟来的兴奋。

    倒数结束,视野突然像是被黑幕遮蔽住。

    场景切换,再恢复光明时,罗飞飞发现自己站在一条爱心砖块铺就的小路上,路两边是一排亮晶晶的暖黄色灯泡和低矮的灌木花圃。

    不远处,充满少女心的旋转木马在夜色下伴着轻快的音乐追逐着,霓虹灯装饰的设备璀璨闪亮,小孩子和年轻的女孩们骑在木马上,旋转着播撒下欢声笑语,就如所有的游乐园一样,画面温馨欢乐。

    罗飞飞的正前方,一只穿着兔子玩偶服的东西站在爱心小路尽头。

    兔子玩偶手中握了一束五颜六色的气球,稀稀落落的游客三三两两结伴路过,却对它视而不见。

    它正好逆着背后的一束灯光,一双萌萌的黑色大圆眼珠隐在阴影中,黑洞洞又直勾勾地盯着罗飞飞。

    罗飞飞回头看了一眼,确认自己身后没人,下意识朝它招了招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