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氪命的第三天
    罗飞飞刚刚观察周围的时候先是感叹了下感官的真实性,继而就觉得哪里不对劲。

    如今一抬手跟对面那兔子打招呼,更觉得哪里都不对劲。

    先不说别的,这视线高度怎么好像腿被砍了一截?

    这只手怎么这么瘦小??

    还有胯下似乎有点……凉飕飕的???

    罗飞飞有点惊恐地低头看向自己的下半身。

    入眼先是一双锃亮的圆头皮质制服鞋,再来是穿着黑色长筒袜的白皙双腿,再往上是一条蓝黑色百褶短裙。

    ???!

    制服play?

    罗飞飞一时间也没空管对面那只兔子了,他看了眼周围没有人在意他,小心地伸出双手,一手抓在胸口,一手探向两腿间……

    还好,该在的还在,不该有的没多。

    但这仍然无法阻止他想跟系统谈谈人生。

    有害玩家身心健康,他要投诉。

    这个念头刚冒出来,系统机械的声音干巴巴地解释:“玩家号您好,因为本关需要玩家两两组队完成,系统判断两个男性玩家一起逛游乐园gay里gay气的,已对部分男性玩家外型做出相应调整,望理解。”

    ……

    神特么gay里gay气,我理解你个大头锤子!

    罗·女装大佬·飞飞:“我。”

    这消音???

    系统:“净化游戏,文明用语。玩家号黄牌警告!扣除积分5分,当前分数-5。”

    “……”

    游戏还没开始就变成负数可还行。

    不等罗飞飞继续进行苍白无效的抗议,小路尽头的那只兔子玩偶突然动了起来。

    与此同时,系统也发出提示:

    罗飞飞放弃了反抗,心中只剩下一个念头:

    希望崔子源别在这个地图。

    他一点也不想让认识的人看见自己这副样子,甚至一时间自己都不敢照镜子。

    兔子玩偶迈着肥短的双腿,挺着肚皮朝罗飞飞蹦蹦跳跳地走了过来。

    它浑身上下粉嫩嫩的,只有肚皮和脸上一圈白色,两只高高竖起的耳朵和手上握着的一束气球都随着动作一晃一晃,没一会儿,就站在了罗飞飞跟前。

    罗飞飞现在的身高看这玩偶的脸竟然需要微微仰视。

    兔子玩偶漆黑发亮的塑料眼睛直勾勾地注视着他,将罗飞飞整个人映进这双眼中。

    虽然看不清模样,罗飞飞还是很不情愿地从这倒影中看到了自己脑门后面一束长长的马尾辫。

    “嘻嘻嘻嘻嘻嘻~”

    兔子玩偶突然把毛茸茸的手掌放在自己嘴巴前,动作可爱软萌,却发出一阵怪异的笑声。

    这东西突然出声,罗飞飞下意识后退一步,对方又是一阵怪笑,毛茸茸的手掌搭在了罗飞飞肩头:“可爱的女孩,感谢你接受邀请,来到我们精心准备的游乐园~”

    罗飞飞:……你才女孩,你全家都女孩。

    兔子玩偶:“公主殿下等这一天等了很久了呢,希望你们能够陪伴她度过美好的一夜~”

    它说着,从一束气球中抽出一只粉色的扣在罗飞飞手腕上:“还有九位客人分散在游乐园中呢,请拿好这只气球去寻找你的搭档吧~记住,只有拥有同样颜色气球的才可以组队哟~”

    绳子扣得有点紧,罗飞飞试着拿下,可气球扣在手腕的绳子好像长在了皮肤上一样,丝毫不动。

    换言之,也不存在交换气球换搭档的可能性。

    兔子玩偶发完气球就一蹦一跳地绕过罗飞飞,走出十来米后“砰”地化作一团粉色烟雾,原地消失。

    而它手中剩下的气球失去了控制,分散开来,飘飘摇摇地升上了天空。

    同时,远方某处的天空也升起几只气球,看样子是有别的玩家在那边。

    罗飞飞听到“嘀”的一声,视野中央浮现出一行字:

    这个游乐园与正常游乐园的夜晚似乎没什么不同,到处都是灯火通明,最中央的城堡外形建筑打着灯光,更是给游乐园镀上了层别样的梦幻。

    罗飞飞一时还弄不明白游戏的意图,只能先按系统提示去寻找搭档。

    他先往刚刚看见气球升起的方向走去,碰碰运气。

    罗飞飞走得不快,东张西望着,用指尖捻了捻路边的灌木叶子,触感与真正的叶子无异,过分真实,夜风刮过树叶沙沙作响,空气中隐隐有花香随风飘来,香暖宜人。

    远处五彩斑斓的摩天轮缓缓转动,将一节节车厢送上顶端,再慢慢降落。

    路上可以见到来往不绝的游客,罗飞飞甚至试图与一个小孩子交流,小孩的父母见到了,立刻紧张地将孩子拉了过去,用怀疑的眼神看着罗飞飞。

    罗飞飞仔细观察着这些应当是npc的人的面部表情和肢体动作,一切都毫无违和,如果不是视野角落总是有一个小小的“”浮在那,他几乎要以为这不是游戏,而是另一个现实。

    科技真是太可怕了。

    罗飞飞忍不住叹道。

    “叮叮当~叮叮当~铃儿响叮当~”

    突然间,园中无数的广播同时飘出这段不合时宜的音乐。

    圣诞歌?

    罗飞飞抬头看了眼最靠近自己的喇叭,整个上空都飘荡着轻快灵动的歌声,一时间,所有的npc都停下了动作,静止在音乐响起的一刻。

    整个游乐园除了这歌声外忽而变得极度安静,广播仍在播着圣诞歌,森然渗人。

    音乐声停止的一刻,忽然有无数的蝙蝠从前方树丛中乌压压地铺天盖地而来。罗飞飞立刻蹲下身子,抬手遮挡,而这些蝙蝠并没有冲着他,只是从头顶扑棱棱而过,翅膀和利爪蹭过头皮,稍稍刺痛。

    再抬起头时,罗飞飞低低地“哇”了一声。

    道路上、设备上,空无一人。

    路旁的灌木树丛绿叶鲜花顷刻间凋落殆尽,只余下枯败的枝丫,几只蝙蝠倒挂在高高的树枝上,双眼血红,朝罗飞飞张了张蝠翼,露出一口獠牙。

    先前的灯火通明消失了,几盏将灭未灭的路灯滋滋作响,闪烁不定,还有好些飞虫聚在灯泡下,灯泡脏兮兮的,底部积着一层灰。

    地上的心形砖块四分五裂,远处的摩天轮霓虹不再,隔着湖都能听见它因着旋转发出巨大的“吱呀”声,好像随时要整个倾倒下来。

    罗飞飞还未从周围的异变中缓过来,脑后蓦地响起小女孩空灵的笑声。

    他头皮一炸,迅速转过身。

    不远处,穿着鲜红色公主裙的小女孩站在路口,她怀里抱着粉嫩的兔子玩偶,朝罗飞飞咯咯直笑,笑容像吃了蜜一样甜美可爱。

    视线下移,小女孩站在路灯下,但没有影子。

    罗飞飞:……

    妈妈,见鬼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