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7.氪命的第七天
    卖烤肠和关东煮的小店散发出阵阵诱人的香气,混合着路边不知名的花香,勾得罗飞飞肚子“咕噜”着发出悠长婉转的低鸣。

    罗飞飞自己先愣住了,进游戏前明明刚吃过早饭的,游戏里竟然还会肚子饿?

    他下意识捂着肚子,抿着嘴没说话,脑中开始思考饥饿值与什么有关。

    旁边祁羽只当这个女孩子是腹中空空却又不好意思开口,主动提议:“饿着肚子没法好好游戏,趁着小店还没变成奇怪的东西,我给你买点吃的吧?”

    罗飞飞拒绝的话到嘴边转了个弯,露出个掺着羞涩与歉意的笑容:“真不好意思,那麻烦你了。”

    祁羽笑了笑,仗着身高差揉了揉他的脑袋,转身往小店走过去。

    罗飞飞如果是个普通女孩子,大概会被长相帅气的祁羽一通摸头杀弄得脸红心跳。

    可作为一个男人,他下意识伸手摸了摸自己头顶,注视着对方高挑的背影一脸懵逼。

    小店不忙,一杯关东煮和一串烤肠很快送到了罗飞飞手中。

    他已经从摸头杀带来的冲击中缓了过来,道了谢接过,关东煮隔着杯子散发出在暖夜显得有些灼人的热气,他一边疑惑游戏里祁羽为什么会有钱买东西,一边拿起温度稍低些的烤肠送到唇边,张开口。

    祁羽看着他,笑容变得有些意义不明。

    罗飞飞注意到了对方这个男人都懂的笑容,猛然意识到什么,他无辜地看着祁羽,然后对着烤肠狠狠咬下一截,这根烤肠是掺了脆骨的那种,嚼得嘎吱嘎吱响,同时内心翻了个白眼。

    认识才几分钟,他当然不会觉得对方是看上自己了。

    结合之前的种种表现,罗飞飞觉得这人八成是个仗着脸长得好看见到漂亮女孩就撩的凑流氓吧。

    这么想着,他突然就很想掀起裙子,看看祁羽脸上会变成什么精彩的表情。

    下一刻,他理智地制止了自己这种想法。

    游戏才刚刚开始,这人是他的队友,还有用。

    祁羽还不知道罗飞飞已经在想着如何挖坑了,他领着罗飞飞走到一处交叉路口的游乐园地图旁,与几个正在看地图的npc站在一处,继续刚才崔子源在时没说完的分析。

    “系统的任务只是完成四个游乐项目,而并没有指定在表世界还是里世界完成。”祁羽说道,“按常理,当游乐园在现在这样的表世界时完成项目的风险更小,可我们谁都不知道世界什么时候会切换。”

    “如果在游戏途中突然切换……”祁羽摊了摊手,“也只能说很倒霉了。”

    “时间有限,也不能总等着正常世界才行动。”罗飞飞指尖在地图滑动,寻着离自己位置最近又相对有把握的项目。

    忽然的,指尖刚刚掠过的一处像是有只看不见的手,一笔一划的在地图上画上了个鲜红的大叉。

    “诶,你看!”罗飞飞怔了一怔,喊祁羽看向那处。

    下一刻,系统音在所有玩家脑内响起。

    地图上那个红叉正是跳楼机的位置。

    这么快已经有队伍开始行动了,还是当机立断选择了听起来危险系数很高的跳楼机,而显然他们是在表世界的游乐园中完成的项目,平安无事。

    系统的公告让本还有些优哉游哉的其余玩家莫名紧张起来。

    罗飞飞快速扫了眼附近地图,转头征询祁羽的意见:“我们先决定去完成哪一个吧。”

    “你会怕过山车吗?”祁羽问道。

    罗飞飞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过去,是整个游乐园中看起来最惊险刺激的过山车,光是在空中需要倒挂的轨道就有三个弯。

    看上去就充满了危险因素,罗飞飞忍不住问:“为什么选它?”

    “速度最快的游戏别坐第一排。”祁羽说,“我拿到了这样的线索。”

    刚刚因为崔子源在,祁羽并没有将线索和盘托出。

    祁羽对上罗飞飞的眼神,又道:“阳阳虽然是你的朋友,但现在可是竞争对手,保留一些总没错,你应该也是想赢的吧。”

    罗飞飞并不讨厌心眼多些的人,更这样的人在一起反倒有趣,特别是游戏中。

    “当然不会啦。”他说着,对祁羽微微一笑。

    罗飞飞原本笑起来本就给人一种很舒服的柔和感,像只人畜无害的小兽,用这张女孩子的脸做出这样的表情,更是变成了十分的温柔。

    祁羽见到这笑容,难免也被吸引了一瞬。

    定下目标,两人就往过山车的方向走过去。

    过山车的轨道高耸又蜿蜒,因为是夜晚,轨道外圈还有灯光点缀,在游乐园中也是很明显的地标。

    在入口处等待下一波乘坐的几人中,有一男一女手中握着蓝色的气球,正在浅浅交谈着。

    他们见到罗飞飞和祁羽先是愣了一下,紧接着罗飞飞似乎看见那个女玩家眼前一亮,视线落在祁羽身上来回扫了一圈,又看了看身旁的男人露出半分的嫌弃,继而回过头朝祁羽娇俏地笑了笑:“你们好,我叫秦莓,他是严海。不好意思啊小哥哥,嗯……这个过山车是我们的。”

    说话间,一辆从他们头顶呼啸而过,上面的乘客惊声尖叫着,下方等候的人群却是哈哈笑起来。

    两人在离他们五米远的地方停下脚步,罗飞飞双手端着关东煮,没有刻意做出表情的脸看上去有点无辜,祁羽则是一手插在风衣口袋一手随意地垂在身侧,旁人看来倒真像是逛游乐园的普通情侣。

    祁羽朝秦莓笑了笑:“我叫祁羽,这是我的队友罗罗。”

    祁羽介绍完就没再理会他们,低头看了眼身旁的罗飞飞:“有人先来了,要坐吗?”

    游戏规则没有先来后到,想要的话抢过来就行。

    罗飞飞拨弄着杯中几串关东煮,注视着视野右上方的倒计时。

    还有一小时十分钟,也就是说这次回到表世界已经过去了二十分钟。

    罗飞飞再看了眼头顶的过山车,对仍盯着他们的秦莓友好地笑了笑。

    有人上赶着当白老鼠,何乐而不观呢。

    况且线索在祁羽手上,他们估计是没有线索的。

    会发生什么,还真是有些好奇。

    周围嘈杂,对面两人听不清他们在说什么,罗飞飞忽而抬高了点声音,但仍是很好脾气似的笑着:“既然他们先来的,就让他们坐好了,我们去找别的吧。”

    说着,就真的丝毫不留恋,转身便走。

    祁羽也跟了上去,就见罗飞飞拐了个弯就坐在路旁的长椅上不疾不徐地吃起了关东煮,此刻关东煮的温度刚刚好,不烫口,见祁羽也坐了下来他还从其中挑了一串自己不爱吃的递到祁羽跟前:“你也吃吧。”

    祁羽接过关东煮,看了眼罗飞飞因为含了颗丸子微微鼓起的脸颊。

    这个女孩子,似乎也不是外表那样单纯。

    他们一道坐在长椅上一边吃着关东煮一边默默望着过山车入口的方向,直到看见蓝队的两人上了车,在工作人员的指引下坐在了第一排。

    两人同时露出一种看戏的笑容。

    罗飞飞嘴巴咀嚼的动作不自觉地放慢了,眼睛盯着轨道上那辆疾驰的车,一眨不眨。

    每辆过山车会绕轨道两圈。

    第一圈,平安无事。

    第二圈升到最高处刚准备下落时,除了罗飞飞他们外,周围的游客忽然被定住了般一动不动,喧闹声戛然而止。

    几乎是同时,轻快的歌声回荡在乐园空寂的上空,像是死神的轻吟。

    “叮叮当~叮叮当~铃儿响叮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