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9.氪命的第九天
    镜宫,全名镜子迷宫。

    按照门口张贴的游戏要求,罗飞飞和祁羽要分别从入口和出口进入,而在迷宫中若能成功相遇,即为挑战成功。

    罗飞飞提着根金属球棍,站在镜宫入口看着里面光怪陆离的景象,捏着球棍的手指依次放松又握紧了一轮。

    “实在害怕就在原地等我,我去找你。”祁羽站在本是出口的地方,他白色衬衫的袖子挽到胳膊肘,一手握着球棍扛在肩头,像是个下一刻就要砸场子的不良青年。

    事实上,他们也确实是准备进去砸场子的。

    罗飞飞乖巧道:“好,你也要小心。”

    此时倒计时还剩五十五分钟。

    十分钟前,祁羽带着罗飞飞去搜刮了一家商店,顺出两根印着小熊贴花的棒球棍,递给他一根,说:“待会儿进镜宫如果觉得哪里不对,什么都别管,直接砸,如果害怕就闭着眼睛砸。”

    罗飞飞看着对方被这简单粗暴的过关方式弄懵了一会儿,接过球棍时眼前浮现出几行字:

    ……

    这个看起来很不妙的道具介绍是怎么回事?

    制作组你们很皮哦。

    罗飞飞克制住抽搐的嘴角,颠了颠球棍,回答祁羽:“我会试试的。”

    球棍很沉,够分量,虽然现在这个身体力气没以前大,但只是镜子的话应该能轻易砸碎。

    至于人的脑壳……还是算了吧。

    按线索说的“别走进镜子里”,说明镜中的世界跟他们所处的世界是独立开的,而危险源于镜子的话,砸碎它们,危机自然就解除了。

    以上也只是二人的推测,至于这推测是不是正确,罗飞飞表面惴惴不安,内心跃跃欲试。

    镜宫明明是个迷宫,却因为贴满了镜子,又在这样的气氛渲染下,更像是个鬼屋。

    两个人同时走进迷宫,暂时分开。

    不知是不是错觉,这里面的温度似乎比外界更低一些,但有祁羽的外套披在身上,罗飞飞不觉得冷。

    耳边蓦然传来一阵嬉笑,同时,身后入口半透明的玻璃门哐当一声合上。

    镜宫里光线昏暗,罗飞飞转身的一瞬,又看见无数镜面中穿红裙子的小女孩一闪而过。

    ……

    果然是个鬼屋。

    镜宫的特点便是四面甚至头顶和地板都是镜子和玻璃混合排列组成的,让人分不清哪里是通路,哪里是镜像。

    通道很狭窄,因为记着线索所说的不能走进镜中,罗飞飞不敢贸然触碰身旁的任何一面镜子,每走一步都仔细观察着再探路,走得小心谨慎。

    镜子映着镜子,无限循环往复,无数个罗飞飞同时在镜宫中慢慢移动。

    转过一道弯时,罗飞飞余光瞥见左边镜中的自己似乎咧开嘴笑了下,他一怔,又回过头盯着那面镜子。

    镜子里穿着宽大风衣的女孩子也站在那望着他,纯良的脸上满是无辜。

    用男性的眼光审视一番,的确是挺好看的一张脸。

    罗飞飞绝对不是在自恋。

    但现在……

    罗飞飞温和地笑着,对镜中的自己举起了球棍。

    “呯嘭——哗啦——哐——”

    “啊啊啊啊啊————!!!!”

    镜子在球棍的重击下四分五裂,而镜子中的“罗飞飞”竟然尖声惊叫起来,吓得罗飞飞手一抖,球棍差点砸在自己脚趾头上。

    “别砸了别砸了——!”镜中的“罗飞飞”恳求着,在镜子里血流了满地。

    罗飞飞重新握紧手中的球棍,劈头盖脸把镜子砸了粉碎,尖叫声逐渐虚弱,最后变得气若游丝,戛然而止。

    与此同时,镜宫另一端也传来玻璃碎裂声音。

    镜宫本来就不大,两人听着对方的动静辨别方向,在镜宫中硬生生砸出一条近路。

    最后一面镜子在眼前分崩离析,祁羽提着球棒从另一面走了过来,衬衫被飞溅的碎片划出几道小口子,割伤了皮肤,渗出丝丝血迹。

    他看见罗飞飞,再看着周围被砸得稀巴烂的惨烈镜子,有点诧异。

    罗飞飞站在一地碎片残渣中看着他,手中的球棍掉落在地,忽然扁了扁嘴,带上点哭腔:“这里好吓人……”

    演技自然,恰到好处,丝毫不矫揉造作。

    罗飞飞给自己打了个八十分。

    祁羽抬起手,似乎是想揉揉他的脑袋安慰,这时,身后突然传来小女孩气急败坏的声音:“不对不对!不是这样的!”

    两人一愣,同时朝那边看过去,就见红裙子的小女孩跺着脚:“耍赖!你们耍赖!我还没出场呢!”

    这幅样子反倒像个闹脾气的普通小女孩,祁羽挑了挑眉:“你要出场干什么?”

    “我,我本来要追大哥哥的!”小女孩气鼓鼓的,伸出手指着祁羽,“追上大哥哥,大哥哥就会死掉,然后大姐姐陪我继续玩!”

    罗飞飞想到了先前玩过山车的两个人,秦莓摔死后这小女孩就替了她的位置。

    跟她一起玩……饶了他吧。

    祁羽哈哈笑了两声,球棍在手中转了转,罗飞飞毫不怀疑下一刻就会砸到小女孩头上。

    “唉,算了算了。”命悬一线的小女孩眨眨眼,叹了口气,“算你们过好了,大人真讨厌,就会耍赖!”

    说完朝祁羽做了个鬼脸,气成河豚的小女孩“噗”地原地消失,留下一只耷着嘴角的兔子玩偶躺在满地的碎玻璃渣中。

    这回的兔子玩偶缺了一只耳朵,从断耳的棉絮中又是取出了一张纸。

    “最高的地方并不可怕,只要保持平衡。”罗飞飞念了出来。

    这时,系统也发出了他们完成游戏的公告。

    倒计时四十五分钟。

    伴着一阵欢快的音乐,游乐园又恢复了灯火辉煌的样子。

    将线索先撇到一边,趁着绝对安全的表世界,罗飞飞他们赶紧去隔壁小飞机排了队。

    跟一群小孩子一起坐在小飞机随着机器启动上上下下,罗飞飞觉得自己像个二十二岁的大傻子。

    从小飞机下来,系统完成游戏的公告再次响起,罗飞飞他们也发现了一件事。

    在表世界完成游戏,小女孩不会出现,也就不会有任何线索可以得到。

    他们手上只剩下一个关于游戏项目的线索,而除了那个必玩项目外,他们需要完成的也只剩下一个。

    那条线索指向的是摩天轮。

    似乎没什么可选的了。

    倒计时三十分钟。

    罗飞飞跟着祁羽一道踏进摩天轮的车厢,车门缓缓关上,狭小的密闭空间内只余下他们两人。

    还不太熟的两个人面对面坐着,外界的喧嚣隔着窗户闷闷地传进来,谁也没有先开口讲话。

    罗飞飞身上还穿着祁羽的外套,宽大的外套显得他格外小只,像是个小动物缩在座椅上,紧抿的唇角看上去有点紧张。

    祁羽则是托着下巴静静看着对方,不知在想什么,唇角的笑意若有若无。

    摩天轮缓缓转动,将一节节车厢送上顶端。

    罗飞飞倚在窗边,视野中,下方的光亮越变越小,人群的喧嚣也离他们远去。

    说快不快,说慢不慢,眼见他们这一节车厢即将爬升到顶端。

    “罗罗。”一片静默中祁羽突然开口道,“你的真名是什么?”

    罗飞飞将视线从窗外收回,摩天轮的霓虹灯透过窗户映在他脸上,是暖洋洋的颜色。

    他用素来人畜无害的表情回望着祁羽,脑中一下子闪过七八个名字准备随口乱编。

    下一秒,摩天轮猛地震动两下,罗飞飞始料未及,被突如其来的震动晃歪在座椅上,差点咬了舌头。

    广播传出嗞嗞的电流声,紧接着,毫不意外的,轻快又诡异的音乐再次响彻了游乐园上空。

    “叮叮当~叮叮当~铃儿响叮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