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3.氪命的第十三天
    上方的“人”直愣愣地看着走上楼梯的罗飞飞。

    罗飞飞扶着楼梯的手一紧,继而定了定神,隐约看出在上面等着他的是个女仆打扮的“人”。

    女仆没有焦距的眼睛对上罗飞飞,慢悠悠开口,声音干涩没有情绪:“小姐,公主已经等您多时了。”

    她说完,侧身让开路,罗飞飞这才注意到她身后一扇华丽沉重的大门,隔着门隐隐听见门内掺杂着音乐的欢声笑语。

    “吱——”

    门轴摩擦发出沉闷的响声,罗飞飞推开门的同时,门内的声音戛然而止,死一般寂静。

    罗飞飞踏进房间,过分宽大的空间让他忍不住仰头往上看。

    高高的穹顶中央悬着巨大华丽的水晶吊灯,发出的光经过无数玻璃折射,却奇怪的依旧幽暗,只聚光灯一般照亮了灯下一小块地。

    房间中央,本该被罗飞飞丢在餐厅中的小女孩正在拎着兔子玩偶的两只胳膊转圈圈,红色的公主裙随着旋转展开,见罗飞飞来了,她停下脚步朝他招了招手:“大姐姐,你终于来啦!嘻嘻嘻,就等你啦,来陪我跳舞吧~”

    罗飞飞这才看出来,这房间是个舞池。

    而在水晶灯照出的范围外,黑压压围了一群雕塑般的“人”,他们穿着华贵的舞服,维持着僵硬的微笑,一瞬不瞬地盯着突然闯入的人。

    房间两边各有楼梯往上通去,而楼梯尽头又是两扇紧闭的门,按任务提示若要通过这个房间,就要跟这个阴魂不散的小女孩跳上一支舞。

    罗飞飞慢慢走上前,低下头看着小女孩:“好吧,跳什么舞?”

    兔子玩偶被小女孩随意丢到一边,她将他的手放在自己腰上,歪了歪脑袋振振有词:“华尔兹!王子救下公主以后都要举办舞会的,这是为大姐姐待会儿救下公主后做的演习哟。”

    罗飞飞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身份又从勇士晋升成了王子。

    他瞥着视野角落里鲜红的倒计时,他在餐厅过关很快,可爬楼梯耗时久了些,时间剩余四十分钟。

    看刚才的楼梯长度,现在距离城堡顶端大概不远,时间应该来得及。

    轻快的音乐响起,周围定格木偶似的“人”随着乐声僵硬地翩翩起舞,像一群狂欢的丧尸。

    罗飞飞被小女孩带着迈开脚,他从没跳过舞什么的,觉得自己的动作之僵硬大概与周围的背景板npc有的一拼。

    一曲舞毕,小女孩一只踏着红色小皮鞋的脚往后踮去,提起裙子朝罗飞飞屈膝行礼,聚光灯外响起热烈的掌声,在空旷的穹顶之中回荡。

    罗飞飞有些讶异,竟然真的只是单纯地跳了支舞,什么都没有发生。

    掌声过后,围观的npc自动让开两条通往两边楼梯的路。

    趁小女孩还没开口,罗飞飞转身往左边的楼梯走过去,npc让开的通路很狭窄,罗飞飞几乎是贴着他们而过,一双双无神的眼在暗处随着他的动作移动,诡异的感觉让人分外不快。

    小女孩欢脱地紧随着跟上了罗飞飞,几次想握住他的手都被躲了开,嘟起嘴,双马尾下垂着,气鼓鼓地跟在后面小碎步。

    剩余时间三十分钟。

    推开门,又是一条走廊,两旁竖立着几尊骑士盔甲,随着罗飞飞他们推门而入,所有盔甲的头盔“卡啦”一声转了过来。

    罗飞飞已经被这游戏时不时不痛不痒的“震你一下”弄得快麻木了,并不理会他们,神色平淡地穿过走廊,而走了一半时,身后传来异样的声响。

    是盔甲活动的声音。

    罗飞飞转过头,见到其中一尊盔甲不知何时已经站在走廊中央,手中握着剑与盾,面对着他的方向,头盔应当是露出眼睛的地方空洞一片。

    要糟。

    意识到要发生什么,罗飞飞拔腿就跑,下一秒,那盔甲果然以与它的体型毫不相称的速度在走廊呯呯嘭嘭地快速奔来。

    罗飞飞不认为这种东西是他一根棒球棍能打得过的,背后极速逼近的死亡威胁令他飞奔的同时心脏疯狂跳动。

    尽头的门就在眼前,他猛地扑上门旋转门把手,“砰”的一声将门抵在身后重重关上,随后只听“哐”的一声巨响,身后紧追不舍的盔甲猛地撞在门上,罗飞飞倚着门,险些被这一震动撞出脑震荡。

    这种情景,令罗飞飞紧张的同时又感觉到一丝熟悉的气息。

    好像前不久,有过相似的经历?

    “哎呀,我们走到囚室了~”眼前的房间本是一片漆黑,小女孩笑嘻嘻地点燃了房间内的烛台,“听说这里以前用来囚禁犯错的公主的哟~好可怕。”

    光线亮起的一瞬间罗飞飞在正前方看见了自己——准确说,是镜子中的自己。

    不算大的房间,镜子,烛台,梳妆台。

    太强的既视感让罗飞飞反是愣了愣,有些怀疑自己的眼睛。

    emmmmm……

    还是熟悉的配方,还是熟悉的味道。

    因为是第一关就送分送成这样的吗?

    这游戏为了让他们不至于第一关就gg还真是煞费苦心……

    按照之前在密室逃脱的记忆,罗飞飞上前拿起烛台——这次是真的烛台了,幽暗的室内,烛火将镜中他自己的脸照得阴森,而小女孩明明站在他身边,镜中却映不出她的影像。

    乳白的蜡滴顺着蜡烛滚落,罗飞飞端着烛台走至墙边,果然见到两边和顶端的墙上贴满了人脸,他满不在乎地随手拿下一只,怪异的触感却让他手一抖,人脸软趴趴地掉在地上。

    这特么……是真的人脸。

    小女孩好奇地捡了起来在手里把玩,还将它贴在自己脸上像贴面膜一样,对罗飞飞做鬼脸。

    “啪嗒。”

    化妆台的方向传来东西掉落的声音,罗飞飞握着烛台转身朝那边照过去,有个金发白衣的女人坐在梳妆台前的影子闪现,隐约听见一声叹息,随后桌面留下一支口红。

    小女孩已经先跑过去拿起了口红,作势要往自己嘴上抹,而她面前的镜子上也出现了一行熟悉的红色字迹:

    “我的爱人啊,你会出现在今晚的黑暗中,带我逃离这牢笼吗?”

    罗飞飞不用思考就知道下一步该如何做了,他慢慢将烛台放在桌上,坐在刚刚白衣女人坐着的位置,注视着镜中自己微白的脸,轻轻吹灭了蜡烛。

    镜子上应该是口红写出的字像融化了一样顺着镜面流下,紧随着,又融入镜子慢慢消失不见。

    一片黑暗中忽然传来一声极低的轻笑,有什么“人”对着他耳朵吹了口气,低沉又诱惑的声音在耳边轻喃:

    “来找我吧,我的甜心,我就在你身边。”

    镜中,一张惨白的脸紧贴着罗飞飞的脸庞出现,罗飞飞捂着耳朵愕然地朝身旁看过去,空无一鬼。

    耳边又是一声勾人的浅笑,再看向镜子,那张脸已然不见。

    下一刻,桌上的蜡烛自己点燃,小女孩涂着艳红嘴唇的脸骤然出现在罗飞飞眼前,张开血盆大口咧嘴一笑。

    罗飞飞闭上眼捂着心脏,缓了一会儿,站起身开始在墙上一张张人脸中寻找刚刚那张脸。

    那张脸的辨识度很高,找到并非难事,罗飞飞踮了踮脚伸长胳膊,将身体伸展至极致,指尖绷紧,顿了两秒后还是认命地搬来了凳子,踩在上面才取下那张脸。

    过于真实的人皮手感让罗飞飞感觉到不太自在,他取下脸皮背后的钥匙后重又将脸放回原处,随后,被他握在手中的这张脸朝他弯了弯唇,轻笑一声。

    罗飞飞:……

    他跳下凳子,赶紧走到出口处的门边将钥匙插了进去。

    “咔嗒”一声,门锁应声而开。

    剩余时间,二十分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