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5.氪命的第十五天
    “玩家号开始结算。”

    “初始黄牌警告-5分。”

    “完成主线任务一+10分。”

    “完成主线任务二+50分。”

    “完成隐藏任务+10分。”

    “本地图最快通关奖励+10分,当前关卡无死亡记录+10分。”

    “玩家号总积分85分,目前排名第一,下一局初始公布本轮最终排名。”

    “是否退出游戏?”

    “是。”

    游戏界面随着登出而消失,罗飞飞感觉到自己躺在游戏舱内,他活动了下手脚刚想打开舱门出去,突然意识到一件事。

    祁羽跟自己是同时进入结算的,现在出去怕是正好要对上,到时候对方都不用猜就知道刚刚在游戏里耍了他的是谁。

    罗飞飞有点做贼心虚。

    不妥不妥,再等等。

    在游戏里度过了一段惊险又吓人的漫长时光,身体不累,精神却是疲倦了,罗飞飞索性两腿一蹬继续躺在游戏舱中,合上了眼。

    ……

    祁羽迈出游戏舱的时候只有几个舱位是空着的,应该是别的地图有人先他们一步通关了,而余下几十个玩家舱门紧闭着,仍在游戏中。

    刚刚游戏结束前的一幕还在脑中无限回放,他的队友,那个看上去乖巧温驯的“女孩子”,突然掀起的裙下风光着实让他受到不小的惊吓,以至于他抽出游戏卡,站在舱位前等了十分钟想逮住这个自称“罗罗”的人。

    陆续有人从游戏舱中出来,祁羽倚在舱边不动声色地观察,觉得每一个人都可疑却又都不像。

    等了一会儿,他意识到自己犯了傻,一手插在口袋往外面走,另一手滑开手机屏幕,拨出一个号码。

    “喂,是我。”

    “嗯,游戏结束了,帮我查个人。”

    “刚刚游戏跟我一组的,他说他叫罗罗,十分钟之内告诉我消息。”

    “没什么,好奇而已。好,先谢了。”

    挂断电话,手机在祁羽修长的手指把玩下随意地转了个圈,又被他放回口袋。

    他走到门口停下脚步,回头扫视着余下紧闭的舱门,嘴角勾出带着痞气的笑容。

    他倒要看看,这个“罗罗”,究竟是什么样的人。

    ……

    罗飞飞浅寐了一刻钟,打开舱门,正巧看见崔子源也从自己的游戏舱里探出了脑袋,一头金灿灿的毛非常惹眼。

    周围一半的舱门都打开了,罗飞飞将游戏卡□□收回口袋,崔子源也看见了他,抬手奋力地打招呼,神色兴奋:“大哥大哥!”

    罗飞飞看着恢复正常的视野高度和衣着,第一次觉得自己的身体如此令人安心,他朝崔子源走过去:“通关了?”

    “当然啦!嘿嘿,我有大哥你保佑,又有林哥罩着,想输都难!”崔子源熟络地将胳膊搭在罗飞飞肩上,勾肩搭背地往游戏室外走,“哦,当然,其中也有我机智勇敢的功劳啦。”

    “林哥是谁?”罗飞飞问。

    “哦,我刚刚的队友,挺靠谱的。”

    罗飞飞想到在城堡顶端窗户往外看见的那个高个子青年,“嗯”了一声,没再多问。

    游戏中的时间流逝和现实并不一致,刚才在游戏里度过了三个多小时,现实才刚刚过了一半左右的时长。

    时间距离午饭尚早,罗飞飞跟崔子源一起将开放给他们这些内测玩家的几个楼层逛了个遍,除却已知的医疗层和餐厅外,健身房、歌舞厅、ktv、电影院、咖啡厅……各种各样的娱乐休闲设施应有尽有,平时也都是对所有员工开放的。

    “……我更想进这个公司当策划了。”罗飞飞逛完后感慨,不愧是业内最大的公司,员工福利好到原地飞升,要是进了这公司简直可以三百六十五天不出大楼。

    为了这一远大崇高的理想,就算是恐怖主题罗飞飞也能接受。

    不就是氪命吗?

    反正这种事情,一次两次三次,总会习惯的。

    逛完所有区域,差不多到了午饭时间。

    餐厅是自助餐式,种类繁多,味道也可口,罗飞飞还算矜持,盘中堆得满满但细嚼慢咽着,崔子源就吃得形象全无了,不过他这般吃相倒是令人胃口大增。

    吃饱饭回到宿舍,崔子源走在前面打开门,“哇”的惊叫一声:“你你你……”

    在他们回屋前屋内竟然站了一个人,他本来想说有小偷,可再仔细一看,这人他见过。

    “emmmmm……”崔子源觉得情况有些怪异,愣在门口打了个招呼,“那个,朋友,你是不是走错房间了?”

    他本想直接喊出名字,可又想到自己刚刚在游戏里是什么样子,也并不想让人认出,忙改了口。

    祁羽的视线落在他身上停了会儿,露出了然的神情,又转而看向他身后的罗飞飞,从口袋中拿出一把钥匙,对崔子源笑了笑:“这是隔壁我宿舍的钥匙,能麻烦你去隔壁坐一会儿吗?我有话想跟你舍友聊聊。”

    崔子源愣愣地接过钥匙,不明所以地看着他和罗飞飞之间莫名诡异的氛围:“大、大哥?你们……”

    罗飞飞不知道这人是怎么半个上午的时间就找到他的,他之前看过全部内测玩家的名单,姓罗的男玩家至少有四个人,而他的样貌跟游戏中女装的脸又不一样,怎么能这么快就准确锁定了目标?

    况且找他做什么,算账?打一架?

    他比量了下两人的身形,觉得自己也不是没有胜算,对崔子源点点头:“你去隔壁吧,没事。”

    “哦。”崔子源一头雾水,在两位大佬奇怪的气场中战战兢兢地退出了门。

    “罗罗。”崔子源走后,祁羽出声喊着罗飞飞的化名,故意用上了宠溺的语气,激得罗飞飞和自己都一身鸡皮疙瘩。

    他看着面前邻家男孩一般的男人,这张脸与游戏中那个女孩子的脸在眼前重合起来,都是小绵羊一样的无害,他扬着唇像是挑衅:“罗飞飞,嗯?”

    祁羽穿着和游戏里如出一辙的白色衬衫,头发稍长,在脑后扎了个小揪,发梢自然地卷着,一张脸帅气中又透着些张扬的痞气,简而言之,整个人跟游戏里一模一样。

    他看似在询问,但语气是完全肯定的,罗飞飞再假装也没什么意义,他笑了笑承认:“嗯,是我,但你怎么找到的?”

    “我当然有我的办法。”祁羽卖了个关子,“倒是你,刚刚我还真没看出你是个带把的,厉害啊兄弟。”

    “我说了,系统的锅,我也不愿意的。”罗飞飞神情是百分百的无可奈何,“我至少最后让你知道真相了,下次换你被系统弄成女装大佬试试什么感觉?”

    祁羽挑了挑眉,这张脸的表情确实无辜,可他总觉得这人并不是单纯的被迫,反是被系统顺水推舟、乐在其中。

    “别紧张,我也没打算找你麻烦,只是来给我的邻居打个招呼。”祁羽走近了些,他比罗飞飞高出一点,但远没有在游戏中的身高差有压迫感,“我就住在隔壁,以后……常联系?”

    罗飞飞记得昨天旁边的宿舍明明还没有人住的,脸上表情不变:“好啊,期待下次游戏中再见。”

    “会见的。”祁羽说着,绕过罗飞飞往门口走,擦肩而过的同时还手贱地在他头上揉了一把。

    嗯,发质很好,头发跟看上去一样软软的,手感倒是不错。

    对女孩子摸头杀就算了,知道是男人还摸是什么毛病?!

    罗飞飞眉头一抽,差点想抓住那只手来个过肩摔。

    “对了。”走到门口,祁羽像是突然想起件重要的事,回过头认真地说,“我的,比你大。”

    随后玩味一笑,在罗飞飞愣住的一瞬合上了门。

    “……艹。”

    罗飞飞注视着门后随着他关合左右晃动的装饰物,淡淡地爆出句粗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