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6.氪命的第十六天
    休息了大半日,下一轮游戏在第二天上午同一时间开始。

    罗飞飞早上走出宿舍门,就看见祁羽恰巧关上隔壁宿舍的门,一头微卷的头发大概是因为刚起床,比之前看上去更卷了些,他今天换了件休闲的t恤,见到罗飞飞也有点意外,打招呼:“早啊罗罗,真巧?”

    罗飞飞听到这名字,报以礼貌性的温和微笑,随后拉着崔子源绕过他,快步往餐厅的方向走去。

    崔子源直觉两人间发生了什么,走出十米后忍不住小声问:“大哥,你们怎么啦?诶我真的很好奇,昨天他到底跟你说什么了?你都不告诉我……”

    “没什么呀,单纯的友好聊天。”罗飞飞敷衍着,打岔问,“待会儿吃什么?”

    “哦,我今天想试试三明治,昨天看它好像很好吃的样子。”崔子源用吃的一勾就忘掉刚刚在说什么。

    “嗯……那我也试试。”罗飞飞憋着笑。

    ……

    再进入游戏室,罗飞飞看到一些游戏舱已经空了出来,上一轮尽管不算难,还是淘汰了小部分人。

    他躺进游戏舱闭上眼,下一瞬,又身处飘着游戏logo的白茫茫界面中。

    “欢迎回到《惊笑游戏》。”

    “玩家号,上一轮积分单组排名第一,获得复活卡x1,目前累计3张复活卡。”

    “本轮剩余88名玩家,随机分组请注意,祝游戏开心。”

    “是否进入游戏?”

    “是。”

    “即将进入第二关,《校园百物语》。”

    “倒计时,5、4、3、2、1……”

    随着倒数结束,白茫茫的背景渐变式退去,视野切换的同时,耳边响起一种每个字分开都听得懂、但合起来就令人一脸懵逼、并且自从数年前高考完后就再也没听过的话语:

    “根据开普勒第三定律……”

    讲台上头顶发亮的中年男人捏着粉笔板书,同时回过头对台下的同学们讲得眉飞色舞。

    夕阳的橙色光辉透过教室明净的窗户映在课桌上,罗飞飞坐在桌前,先是下意识看了眼自己衣着——很普通的校服,看不出男女,他又转头借着窗户反光确认一番,这才放下心。

    还好,这游戏还不至于丧心病狂,这次是正正常常的男儿身。

    随后,他才看着自己面前翻开至35页的《高中物理(三)》和满教室的同学,继而抬头看了眼黑板右上方滴答滴答的时钟。

    下午四点五十五分。

    讲台上的老师还在滔滔不绝,罗飞飞听了两分钟,开始祈祷下课,好像回到了高中那段暗无天日的时光。

    讲道理,玩游戏就玩游戏,在游戏里还要上课就过分了,他要投诉。

    五分钟仿佛过了一个世纪,下课铃声终于打断了老师妙语连珠演讲一般精彩的讲课。

    老师快速地收了尾,又叮嘱同学们放学后好好复习,这才夹着书本端起保温杯走出教室。

    这种无限贴近日常生活的场景,比上一关奇怪的游乐园给人的感觉还要真实。

    周围的同学都开始收拾书包三三两两走出教室,罗飞飞坐在原地慢吞吞地将书整了整,等着系统或是npc触发剧情。

    “罗飞飞!”很快,果然有人从身后拍了下他的肩膀,“发什么呆呢,不去社团活动啦?”

    “社团活动……?”罗飞飞看了眼身后的人,是穿着和自己一样校服的男学生,问他,“什么社团活动?”

    灵异社,夜里的社团活动,一听就是各种作死的开端。

    “哦……你说灵异社啊。”罗飞飞听见系统这么提示,立刻改口,“嗯对,我刚刚在想题,差点忘了,现在就去。”

    罗飞飞说着立刻收拾好书包,跟面前的同学一起走出门,这时,角落里有个同样留在座位上的女生忽然站起来,小声喊住了他们:“那个、那个……”

    “奚小白,一起啊,快点。”那个同学看见她也招呼着,“要迟到啦。”

    “哦、好。”

    女孩子应着,走到他们俩身后,罗飞飞转头看了她一眼,无害的脸配上校服更像是个纯良的少年了,他低头看着女孩,温和地问:“你叫奚小白对吧,你也是玩家?”

    他突然搭话,奚小白没有防备,被他问得一愣:“玩家?嗯……是,我是。”

    听见他们这般对话,前面带路的学生没有任何反应,显然只是个普通的npc。

    剩下的玩家,估计待会儿都会在灵异社见到。

    “社长,我们来啦~”

    推开标着灵异社的屋门,活动室内狭小的空间一览无遗,已经有几个人围着几张课桌拼起来的长桌坐着。

    罗飞飞一进门,就看见背对着自己的一颗扎着小辫子的卷毛脑袋,脚步一顿,默默扶额。

    这就是所谓的……冤家路窄吧。

    祁羽听见动静回过头,他坐在背对门的位置,手搭在椅背上,规规矩矩地穿着校服,但这发型怎么看都违反校规,搭上这张脸,依旧是人群中最闪亮的一颗星。

    他看见罗飞飞也不惊讶,反露出耐人寻味的笑容:“巧了,咱们这算不算有缘千里来相会?”

    啊哈哈,是孽缘吧。

    罗飞飞对祁羽干笑两声,特意选了离他远一点的位置坐下,同时扫了眼屋内的所有人。

    一共十个人,除去祁羽,他还见到了上一关见过的罗菲和秦莓。

    罗菲太成熟了些,虽然穿着校服,但模样比起学生更像老师,秦莓倒是没什么违和感,眼神若有若无地往对面祁羽那飘,看上去欲言又止。

    人似乎是到齐了,坐在长桌最顶端的男生是刚刚被称作社长的人,他清了清嗓子:“咳咳,难得我们社今天这么齐,连幽灵社员都出动了啊,看来大家都对这两天的传言很感兴趣?”

    一帮人你看我我看你,都露出不解的目光,社长惊讶道:“喂不是吧,就是那个啊,夜里二号楼美术室闹鬼的传言……”

    有几个人立刻做出恍然大悟的样子,也有人轻轻皱眉。

    社长瞥了瞥左右人的反应,继续说:“这种事我们灵异社当然应该替全校同学去探明真相,所以我决定——”他故意拉长了声音,“我们今晚的活动内容,就是去美术室玩招灵游戏!”

    除去社长和先前带他们进来的那个男生,余下一圈人的表情各有各的精彩。

    比起有几个人露出的退却,祁羽则是撑着下巴,饶有兴致地问:“社长,玩什么招灵游戏?”

    社长听到他这么问,神秘兮兮地压低了声音:“今晚我带你们玩个以前没玩过的,叫——百物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