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7.氪命的第二十七天
    早读课老师在教室晃了一圈就回办公室吃早饭了,朗朗的读书声在老师出门后不久渐渐变了调。

    教室里邻座的同学们开始交头接耳,神情兴奋,像是在讨论什么激动人心的八卦。

    “嘿,同学。”祁羽趴在窗户边沿,对靠窗的学生打了个响指,“你们在聊什么?”

    他们昨天就在班里露过面,还把班主任气得不轻,这些学生对祁羽很有好感,被问到的学生说:“你们还不知道呀?听说昨天高三有个男生死在了自己寝室!”

    祁羽意外地挑起眉,他本以为会听见与秦莓的死有关的消息,没想到昨晚竟然除了她还有人出事。

    “而且奇怪的是,好像是被活活闷死的。”旁边的学生补充说,“你们说,正常人谁会被被子闷死啊?可他住在六楼,寝室的门又是反锁,谁能进去谋杀他?真是见鬼了……”

    保不齐就是见鬼了。

    罗飞飞站在祁羽旁边,对里面的学生问:“能不能告诉我们那个同学是哪个班的,叫什么名字?”

    他语气温和让人难以拒绝,学生们互相看了眼,摇摇头面露为难:“学校封锁了消息,我们也只知道这么多了。”

    “谢啦。”祁羽冲他们摆摆手,临走前瞟了教室后排一眼,像是才想起来似的问,“对了,你们班的陈浩安同学今天怎么没来?”

    “哦,他请假了,应该在寝室吧。”一人说,“你们找他有事吗?他寝室在三栋101。”

    “好,谢谢。”罗飞飞也对他们礼貌地道谢。

    两人刚转过身准备离开,身后突然传来气运丹田又掺杂着咬牙切齿的怒吼:“那边的同学,卷头发那个!给我站住!!”

    罗飞飞看见来人,噗嗤一声:“喏,找你的。”

    “哇哦,是昨天的秃头。”祁羽扭头看着对方艰辛地拖着大肚腩跑过来,突然绽放出和善的笑容。

    他当然不会如他所愿站住,贱兮兮地挂着三分邪气的笑容朝那人打招呼,然后长腿几步跃下楼梯,将人近中年大腹便便的高二(4)班班主任远远甩在身后。

    “你这是明晃晃的欺负人。”罗飞飞运动神经也不差,紧随其后,“真当npc没人权?”

    “看不出来啊。”祁羽边跑边打量着罗飞飞似笑非笑的无辜脸,“罗罗,你这么博爱的?”

    “爱与和平。”罗飞飞用手指比了个爱心,神情真挚。

    祁羽算看出来了,罗飞飞的脸皮并不比他薄多少。

    也是,能将女装大佬扮得炉火纯青的人脸皮能薄到哪去,可别再被这纯良的外表给骗了。

    两人离开教学楼,马不停蹄地往宿舍区走去。

    死在寝室的那个学生,或许也是与奚明明有关的人。

    联想到奚小白昨天胡言乱语似的话,不难觉得是奚明明的报复,她想让罗飞飞他们将真相公之于众,而被召唤出来后怨气越发浓厚,已经忍不住开始发泄,拉人下水了。

    只是不知道她的报复是无差别泄愤,还是有目的性的。

    “我有点不太好的预感。”罗飞飞说,按照正常游戏的尿性,此刻独自待在寝室的陈浩安肯定很危险。

    “巧了,我也是。”祁羽应和着,脚步加快了些,嘴角隐隐上扬,“如果他死了,我们怕是真要去捉鬼咯~”

    罗飞飞瞥着他:“……你好像很开心,捉鬼有这么值得期待吗?”

    “嗯哼,你不觉得很刺激吗?”

    罗飞飞:……

    是刺激,就怕要刺激到厥过去。

    说话间,两人已经走到三栋楼101寝室门口。

    铁制的墨绿色宿舍门紧闭着,祁羽将袖子捋起,先是敲了敲门:“陈浩安,你的外卖!”

    一旁的罗飞飞:……

    里面似乎响起什么掉落在地上的声音,然后就没了动静。

    祁羽继续敲着门,罗飞飞不动声色地绕到宿舍楼另一面,远远的,看到有个穿着校服的短头发人影在楼后的杂草掩映间鬼鬼祟祟的。

    “站住!”罗飞飞以为是陈浩安从窗户逃了,而那个背影听见这一声后更是慌不择路。

    罗飞飞快步追过去,路过陈浩安寝室时,余光却瞥到一个怎么都不对劲的影子。

    从窗户看进去,一个同样穿着校服的的人影吊挂在宿舍顶端的电风扇上,背对着罗飞飞,绳子还在左右微微晃动。

    罗飞飞低骂一声,果断放弃那个逃走的人影,踏过杂草小跑两步撑着窗台翻窗而入。

    陈浩安还有意识,本已经在去世的边缘徘徊,听见有人进来又艰难地发出破碎的声音,蹬着腿剧烈挣扎起来。

    罗飞飞踩在椅子上抱住陈浩安的腰将人往上提,差不多是同一时间寝室的铁门被暴力地踹了开。

    祁羽冲进来看见罗飞飞抱着陈浩安的场景,愣了半秒,立刻跨上前帮罗飞飞将人抬起。

    二人合力下,陈浩安终于从圈着脖子的粗麻绳中解脱出来,瘫在地上翻白眼,像个破风箱一样大口大口地喘着气。

    “有人要杀他。”罗飞飞看了眼电风扇和一旁桌子的高度,目测了下若站在桌上的确可以将人挂上去,“刚刚有个人在窗户外跑了,只看得出是个男生。”

    “所以害人的是人不是鬼。其他人可能都在活动室待着,等回去问问谁中途离开过,就水落石出了。”祁羽说着,半蹲下拍打着陈浩安的脸颊,“喂,陈浩安,活着吗?”

    陈浩安刚从两眼发白的状态缓过来,看见眼前两个模糊的人影,定了定神:“你不是那个……咳咳咳,侦、侦探?你怎么在这……”

    罗飞飞已经都忘了这被擅自安上的身份,被这么一喊,顿时忘了要说什么。

    祁羽憋着笑问:“陈同学,刚刚是谁要杀你?”

    “我、我不知道……”陈浩安哭丧着脸,“我不知道,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你怎么什么都不知道。”祁羽无奈地想把他再挂上去,“连谁刚刚要杀你都不知道?”

    陈浩安哭泣:“这我真的不知道……我在宿舍躺着,突然有人从窗户进来,我都还没看清呢就被打晕了……”

    “陈浩安。”罗飞飞喊了他一声,在他注意力集中过来后望着他的眼睛,平淡地说,“秦莓死了。”

    陈浩安露出一丝迷茫,大脑因为缺氧还出于迟钝状态,消化完这句话的意思后神色可见地紧张起来。

    “你果然知道什么。”祁羽与他平视,目光紧逼,“还有今天有个学生在寝室里死了,你知道吗?”

    “我、我不知道……”陈浩安鸵鸟一样在注视中往下缩。

    “被活活闷死的。死去的男生也是奚明明报复的对象,她回来了。”罗飞飞语调慢慢的,“她想要真相大白于世,不然,你们都要死。”

    陈浩安看着他,脖子上的勒痕非常扎眼,表情像是真的要哭出来:“你们、你们不是侦探吗,也、也信鬼神吗……”

    祁羽被这npc的关注点折服:“怎么还不许侦探有信仰了?”

    罗飞飞一本正经地说:“同学,昨天是怕吓到你,其实奚明明就是我们的委托人。”

    陈浩安听到这话,两眼又要翻白。

    许久,他把头埋在臂弯里,呜咽一声:

    “我、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