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8.氪命的第二十八天
    罗飞飞本以为陈浩安哭着开了头,是想开始陈述罪行之类的了,结果他自顾自埋在那哭唧唧,怎么问都没有再开口。

    “陈同学。”祁羽故作惋惜地叹了口气,“你再这样,我们也保不住你了。”

    陈浩安听见这话还是有点害怕,从臂弯中抬起脸,泪眼婆娑地看着两人,张口道:“我……呃!”

    他声音突然被夹断似的,惊恐地瞪大了眼,双手颤抖着慢慢掐上自己脖子,然后用尽全身力气一样收紧,手臂青筋毕露。

    “陈浩安!”罗飞飞第一时间去掰他的手,感觉像在掰一块雕像一样僵硬,纹丝不动。

    眼看陈浩安把自己掐得快要口吐白沫,惊恐的眼泪流得满脸都是,凄惨无比,祁羽“啧”了一声,双手捧着他脑袋往后面床角狠狠磕去。

    “咚”的一声,陈浩安软绵绵地倒在地上,手松开瘫在一边,半闭着眼没了动静。

    “你下手轻点……没死吧?”罗飞飞看得后脑一痛,有点担心。

    “没死,死不了。”祁羽摸了摸他的颈动脉确认过,又在他脑袋后面摸到一个迅速肿起的大包,毫不心虚。

    “刚刚什么情况?”让陈浩安就这样随意地躺在地板上,祁羽问罗飞飞道。

    “……见鬼的情况吧。”罗飞飞说,“响应你的号召,给他点颜色看看呗。”

    祁羽耸耸肩,无言以对。

    此刻距离时限还有一天多,看上去似乎很充足,但陈浩安这个重要的线索昏迷不醒,也不知什么时候才能醒过来。

    二人商量后决定兵分两路,罗飞飞留在这看着陈浩安,祁羽则去活动室找余下的人,看看能不能将“叛徒”抓出。

    “如果出什么事不行的话就把陈浩安弃了,我们再找其他办法。”分开前,祁羽对罗飞飞关照道,“别逞强,保命要紧。”

    “没事。”罗飞飞满不在乎,“我命多。”

    听他这么说,祁羽刚踏出门的脚又收回来,看着他,忽然伸手用力揉了把对方手感柔软的头发:“命多也不是这样用的,别逞强。”

    体感真实的游戏,就算人性化设计死亡时的感觉会被减弱到百分之五十,濒死的恐惧与痛苦也是存在的,并不会是令人愉快的经历。

    在罗飞飞反应过来把他的手拍开前,祁羽已经将手收了回去插在口袋中,吹着口哨轻快地走出门。

    罗飞飞神色复杂地看着门口,抬手摸上自己脑袋。

    说出的话是在关心自己,但不分性别的喜欢摸头这个毛病还能不能好了,真当摸头杀万能哦?!

    作为一个男人被男性同伴揉脑袋,就算对方长得确实好看,罗飞飞表示也并不会开心的!

    祁羽扎着小揪的后脑勺离开视野,罗飞飞忍着冲上去拽他辫子的冲动,默默坐在寝室床边,紧盯着躺在地上毫无知觉的陈浩安,突然觉得有点烦躁。

    他轻轻踹了陈浩安一脚,又对他的脸捏捏打打,最后使劲掐上对方人中,都没有任何反应,只有微微起伏的胸膛证明他还有气。

    另一边,祁羽很快抵达了活动室,推门进去却只看见罗菲和奚小白坐在里面。

    罗菲眼底有一大块乌青,精致的妆容也掩不住神色憔悴,奚小白没有昨夜那么神神叨叨了,但精神也仍然不好,只抬头僵硬地看了祁羽一眼,又垂下头恹恹地趴在桌面。

    “其他人呢?”祁羽轻轻皱起眉,问罗菲,“俞元洲他们呢?”

    “他们坐不住,郑容先出去说找线索,没多久俞元洲和方文柏也一起出去了。”罗菲说,“我担心小白,留在这陪她。倒是你们去哪了,你怎么一个人,罗飞飞呢?”

    因为觉得这些人中还有“叛徒”,罗飞飞和祁羽一早悄悄离开并未跟任何人提起。

    “那三个人中有一个‘叛徒’,在阻止我们找到真相。”祁羽说,接着把刚刚发生的事情简单说了一遍。

    “这么说,秦莓也是‘叛徒’?”罗菲没想到游戏玩家中真有其他立场的存在,“她是因为要阻止真相才被鬼杀死的?”

    “可能不止如此。”祁羽思索着,“从陈浩安的反应看,他显然以前就认识‘秦莓’,说不定在游戏设定中秦莓跟奚明明的死有关。”

    奚小白突然抬起头看着他。

    “怎么了?”祁羽问。

    她无神地摇摇头,又趴了回去,看起来昨夜目睹秦莓的死亡对她打击真的很大。

    祁羽看着她,突然又想到一个问题。

    如果秦莓是相关人员才会被奚明明报复,那么昨天奚小白说她也被按在水池中的真实性就很值得商榷了。

    “小白。”祁羽微微倾下身,双手撑在桌上注视着她,嘴角笑容循循善诱,“你是不是也有别的身份和任务?奚明明,是不是与你有关?”

    奚小白眼神穿过刘海往上看着他,又垂下眼,声音干涩细弱:“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这样直白的询问会承认才怪,祁羽也没指望对方会坦白,只是多少能施加些心理压力。

    “你知道另一个‘叛徒’是谁,对不对?”祁羽接着问。

    这回奚小白只是看着他,连话都懒得说了。

    “砰!”

    活动室的门突然像是被人狠狠摔上一样合起,发出一声巨响。

    屋子里三人都被不同程度地吓了一跳,一齐看向门的方向,紧接着,活动室所有的桌椅都自行移动起来。

    刚开始只是小范围的移动,渐渐的移动幅度越发加大,最后变成在屋子里横冲直撞,有几个甚至摔在墙上变成一堆木料。

    大白天的都开始闹鬼了?

    罗菲尖叫着拉过奚小白,紧接着就看见一个从书架上飞出来的盆栽砸在奚小白刚刚待的位置。

    祁羽靠近门,立刻躲闪着跑去门边,使劲拽了两下后果断夺过一把飞来的椅子,用力往窗户砸过去。

    玻璃应声而碎,不用他说,罗菲忙带着奚小白先行爬窗出去,祁羽紧随她们后面,直到跳下窗户还有个不知什么东西擦着头皮而过,摔进前面的草丛。

    祁羽抓了把头发,突然有点懵,这看来怎么又像是无差别攻击?

    “她生气了。”奚小白却突然说,“她在警告我们。要快点找出真相,不然,她会杀了所有人……”

    “……小白?”罗菲忧虑地看着她,又看向祁羽,“她从昨天后就一直……不会是被什么附体了吧?”

    祁羽笑笑,不置可否。

    奚小白行为古怪,但细细回想,她的一切看似可疑的举动似乎都在推动游戏进程,帮他们找出真相。

    或许不是附体,而是影后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