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0.氪命的第三十天
    祁羽赶到宿舍楼下, 就看见匕首深深没入罗飞飞胸口的一幕, 露在身体外的部分只余下墨绿色的刀柄。

    罗飞飞一手握着刀柄, 白净的手被从伤口涌出的血染成灼伤人眼的赤红,这些红色又从指缝间渗出来, 浸湿了胸前的一大片校服。

    罗飞飞倚着墙角坐在地上,泥土有些湿润,草地的凉气透过薄薄的校服让失血的脸色愈加发白,但素来温和的脸在这种狼狈的情况下却扬着奇怪的笑容, 眼神中有不可名状的斗志在燃烧。

    在场任谁看了,都不会觉得他是个败者。

    但祁羽看在眼里, 还是觉得从心底腾起一股无名火。

    粗略想想,大概就是那种“老子罩着的人你也敢碰”的暴躁感。

    罗飞飞与祁羽远远地眼神交汇了一瞬, 他始终维持着笑容, 身影在祁羽赶到时已经在原地变成一堆数据碎屑飘散,进入了复活界面。

    祁羽沉沉地走上前,心里不舒服,二话不说, 抬起拳头就先往郑容脸上泄愤似的揍过去。

    郑容先前一直看着罗飞飞, 被他主动求死的举动惊到根本没能注意身后动静,突然被祁羽一拳打在左脸上,脑袋瞬间发了懵。

    他踉跄两下才捂着迅速肿起的脸颊,看清来人后对脸色黑沉却提着嘴角的祁羽慌乱解释:“不是, 不是我!是他自己撞上来的!”

    “就是他就是他!”陈浩安躺在地上声嘶力竭地指控。

    “不是我, 真的不是我!”郑容涨红了脸大声辩解。

    祁羽面无表情地掰着指关节, 咔啦啦一阵响,嘴角危险地上扬着,眼中没有笑意。

    “谁管你。”

    ……

    罗飞飞第一次见到复活界面,本来还有点好奇,真进入后发现非常的简单朴素,以至于无趣。

    界面就是一片象征gg的暗红色,让人不舒服,随后视野中央现出一行黑色的字,同时耳边响起系统干巴巴的机械音:

    “是否使用复……”

    “是。”

    罗飞飞赶着回去揍人,没等系统问完就抢答了。

    系统停顿一秒,像是没反应过来卡壳了一样,又继续接上:“……玩家号选择复活,消耗复活卡x1,剩余复活卡x2。”

    “复活倒计时,3、2、1……”

    倒数结束,暗红色的界面被原先的游戏世界所替代。

    按游戏设定,玩家可以选择是在死亡地点复活还是随机附近另一地点,为了方便揍人,罗飞飞毫不犹豫地选择原地满血复活。

    陈浩安躺在地上看见本已经“死亡”的罗飞飞完好无损地重新出现,惊得瞠目结舌。

    郑容背对着罗飞飞,手中握着那把带血的匕首与祁羽对峙,即便是在背后都能看见他一边脸颊明显地鼓起,被揍成了猪头。

    祁羽看见罗飞飞,眼神稍微明亮了点,嘴上继续对郑容嘲讽道:“刚刚还说不是你杀的,现在又用刀对着我,怎么,想通了杀一个不如杀一双?”

    神特么杀一双,谁跟你一双。

    罗飞飞默不作声地在草丛里摸到飞落出来的羽毛球拍,站起身,用球拍侧面朝郑容的后脖颈猛地砍下。

    球拍挥舞带起凌厉风声,紧随而来的是颈椎断裂的声音。

    不经用的球拍应声而断,郑容的脖子也随着以不可思议的弧度歪向一边,整个人连一声哀嚎都没能发出,直直地倒在草丛中。

    场面一度十分安静。

    罗飞飞看着“尸体”怔了两秒,松开手:“我不是故意的。”

    “嗯……我懂我懂。”祁羽很走心地鼓鼓掌说,“干得漂亮。”

    说话间,郑容的“尸体”已经消失不见,显然也选择了复活,但只要他还没疯就不会选择这时候再次出现在他们面前。

    祁羽看着罗飞飞,眼神忍不住飘向他的胸口,刚刚红到刺眼的一幕还在眼前晃来晃去地找存在感,他突然问了一句:“罗罗,你不怕疼的吗?”

    罗飞飞注意到他的视线,后退一步皱起眉:“你在看哪,你是变态吗?”

    神色无辜,好像祁羽真的看了什么不该看的地方。

    祁羽嘴角一抽,觉得自己才应该摆出这种无辜的表情才对:“……你是女人吗?”

    这句话只是对罗飞飞反应的吐槽,但正好戳到他妄图从脑海中移去的女装大佬黑历史,罗飞飞眼底瞬间闪过一抹暗色。

    这人知道的真的太多了,要不哪天……

    祁羽注意到对方眼神的变化,没太明白,稍稍移开视线,又接着问:“主动往别人刀上撞,是游戏你就不怕疼的吗?”

    罗飞飞配合他认真地回想了一下,捂着胸口心想废话,当然疼,不然你来拿把刀往心脏戳试试?

    “长痛不如短痛。”罗飞飞有理有据地对祁羽解释,“你不知道当时的情况,我那时已经就剩半条命,苟延残喘地拖着有什么意思,倒不如一了百了,还能赶快复活回来揍人。”

    停了一下,他又补充说:“反正我命多。”

    祁羽眉头一跳,有点生气,又有点想笑,但同时也知道罗飞飞的选择并没有错。

    但这人总把命多挂在嘴上,命多了不起?

    哦,在这游戏里,命多还真就了不起。

    道理大家都懂,但在这种游戏中死亡的感觉是真实存在的,在这样的情况下即便命多,能选择死亡也需要极大的勇气。

    而能将这么真实的游戏与现实分开,对自己下狠手的人,少之又少。

    毕竟,求生是一切生物的本能。

    从这点上来看,罗飞飞倒是个非常合格的玩家。

    目睹了花式死亡与复活的陈浩安终于找回了自己的舌头,打着结说:“你你你你们到底……”

    “陈同学,你也看到了,我们都不是普通人。”罗飞飞站在他跟前用上位者的姿态居高临下,忽悠人的话信口就来,“郑容已经在别的地方复活了,很快又会过来杀你,从刚刚的现象来看,奚明明显然也已经等不及了。要不要说出真相,你再考虑考虑吧。”

    “只是再等下去,我们也保不住你。”

    “我、我说出真相,你、你就会保护我不被杀吗?”面对**裸的威胁,陈浩安犹豫再三,颤抖着问。

    “是的。”罗飞飞说,“我保证。”

    罗飞飞说得毫不心虚,当真相大白的时候,游戏也就结束了,奚明明怨气消除,郑容也会退出游戏,当然没有人或鬼再会来杀他。

    “……好吧。”一连串的变故让一直畏首畏尾的陈浩安终于下定决心将真相说出,“那个,你们先扶我起来好吗?”

    祁羽和罗飞飞一人一边将他扶起坐在墙角,在他坐着的地方旁边还残留着罗飞飞复活前留在地上的一滩血迹。

    断腿传来的持续疼痛让陈浩安呼吸颤抖着,他倒吸了几口凉气才慢慢开口说:“我跟奚明明,其实并没有说过几句话……”

    “准确来说,奚明明在班上很少说话,一直都是个乖巧安静的女生,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她会被那些人盯上了。”

    “那些人……是一个惹不起的小团体。秦莓和郑容,就是跟那些人一伙的。”陈浩安继续说,“有天上课,我偶然看见奚明明胳膊上有些青紫,忍不住多问了一句,她立刻就把胳膊藏进了袖子,脸色不太好,当时我以为只是她有什么事不想让人知道,也没多想。”

    “后来,一天下午放学,我落了东西回来拿,路过美术室时,偶然看见秦莓和郑容他们那群人把奚明明围在中间……他们有说有笑的,拽着奚明明的头发推来推去,最后直接把她推在了地上。”

    陈浩安说到这里,似乎有点没了说下去的勇气,又看了眼旁边罗飞飞的血迹才闭着眼继续:“后来他们发现了我,几个人走出来硬是把我也拉了进去。”

    “然后、然后他们逼着我加入他们欺负奚明明的行列,说不然就让我也变成像奚明明那样被欺负的对象。”

    “我很害怕。”陈浩安哭丧着脸说,“我真的很害怕,他们人很多,我没办法,我不想被打……”

    “所以你就加入了他们,对奚明明实施校园暴力。”祁羽翘着一边侧角,神色讽刺。

    “我、我其实就意思意思,也没下重手……”陈浩安心中有愧,没底气地辩解,“但、后来他们命令我去扯奚明明的衣服,还录了视频,说如果我把这件事说出去就要拉我一起处分……”

    “恶心。”罗飞飞撇撇嘴评价。

    “我怕……我真的怕,但我发誓,我只有这一次,后来再也没对奚明明做过什么!”陈浩安四指并拢举起手掌对天,“但……这之后没多久,奚明明就跳楼了。从美术室在的那栋教学楼上,一跃而下。”

    “她自杀后,那群人又来找过我,再次用视频威胁我说不准说出去,说,不然……我也是杀人凶手。”

    于是,胆小懦弱的陈浩安再次选择了沉默,奚明明的死仅仅被盖上自杀而结尾,再没有人知道一名花季少女的凋零背后,是恃强凌弱的校园暴力。

    直到灵异社误打误撞地将奚明明召唤出来,尘封一年的真相才渐渐浮出水面。

    “还有吗?”罗飞飞问陈浩安。

    坦白过后,陈浩安也觉得轻松不少,瘫在墙角望天:“没了,我知道的就这么多。”

    “对了。”罗飞飞问,“你知道奚小白吗?”

    陈浩安面露茫然:“不知道,那是谁?”

    “没事了,谢谢你说出真相。”罗飞飞一直半蹲在地上听他讲话,拍了拍他的肩。

    “走吧。”祁羽说着,站起身,“找个地方把这些事告诉全校?”

    告诉全校应该就是将真相公之于众了吧,罗飞飞点点头,两人不约而同想到一个地方:

    广播室。

    “诶,我呢?你们就这样丢下我啦?”陈浩安在后面呼喊,“别、别留我一个人啊!”

    “你没用了。”罗飞飞头也不回,“所以也安全了,没人会再来要你的命……对了,你们学校广播室在哪?”

    “……二号教学楼顶楼。”

    正是闹鬼的起源美术室所在的楼,也是奚明明自杀的地方。

    无情地用完就丢,并不理会陈浩安在背后鬼哭狼嚎,罗飞飞和祁羽转身就往二号楼的方向而去。

    “待会儿去广播室你来说?”罗飞飞边走边问祁羽。

    祁羽却摇摇头,变魔法一样从口袋中拿出录音笔,在罗飞飞眼前晃晃,疑似炫耀,还对他眨了下右眼:“它来。”

    罗飞飞看着这支小小的东西,沉默半晌:“……你哪儿弄来的?”

    祁羽露出掺着一丝神秘的坏笑:“那天去教室询问的时候,顺手从一个学生课桌里拿的。”

    罗飞飞:……

    祁羽看见他的反应,理所当然地说:“游戏里到处搜刮道具不是常识吗?”

    “……行,可以,没问题。”罗飞飞嗯嗯啊啊地点着头,敷衍三连,突然觉得这游戏还能不能好了,要是游戏里搜刮习惯了出去也……

    哦豁,那就完蛋。

    从宿舍区到二号教学楼的距离算不上长,但要经过一个小池塘。

    池塘的周围是一片小型绿化,有柳树有灌木,还有一条鹅卵石铺就的小路从中间穿过,连接了生活区与教学区两块地方。

    罗飞飞他们刚踏上小路,就看见另一边罗菲、俞元洲和方文柏结伴匆匆走了过来。

    “喂——”俞元洲远远地喊着,“你们没事啊?你突然喊着罗飞飞就跑了,我还以为要出什么大事,吓死了。”

    “有什么发现吗?”罗菲也问。

    “去广播室。”祁羽扬起手中的录音笔,“给同学们枯燥无味的课堂添点料。”

    他刚将录音笔举起,对面三个人的脸色却瞬间变得紧张,罗菲惊呼着提醒:“小心旁边!”

    话音未落,祁羽眼角余光瞥见身旁矮树后面闪出一个黑影,直朝自己扑过来,他侧身躲过,顺便驾轻就熟地抬起脚使了个绊。

    来人反应不及被他绊倒,惊叫着在空中一阵手臂乱抓,当然什么救命稻草都没抓到,紧接着“扑通”落入池中,吓得池子里一群吐泡泡的锦鲤仓皇逃窜。

    黑影在水里扑腾着露出头,岸上几人这才看清他的样子,果然是复活回来的郑容。

    祁羽穿着运动鞋的一只脚踏在池边的石头上俯视着池子里的人,舌头轻卷出一声短促的口哨,神色满满的写着嘲弄。

    “卧槽……”俞元洲小跑几步凑过来,像围观珍稀动物一样蹲在池塘边看着郑容,“他还真是‘叛徒’啊?”

    “嗯,秦莓也是。”罗飞飞看了眼他们,突然发现少了一个人,“奚小白呢?”

    他这么一问,跑过来的三人才面面相觑地发现一直跟在后面的奚小白不知何时不见了。

    “她刚刚还在的……”罗菲吃惊地看了眼旁边两人,“你们有发现吗?”

    两人都摇摇头。

    奚小白果然有些可疑,但游戏眼看已经要到尾声,执着于她显然没有必要。

    俞元洲他们三人留在池塘边看住郑容,祁羽和罗飞飞则继续奔着广播室而去。

    二号楼虽然是教学楼,但整栋楼都是美术室、音乐室、多媒体室等不大常用的教室和设备,尽管是白天的上课时间,整栋楼仍然安静得不像话,并没有几个学生。

    刚路过美术室,罗飞飞就觉得后背一阵凉意,祁羽也感觉身后站了个大冰块,两人默契地同时转过身,差不多面对面就贴上披头散发的一张惨白的脸。

    尽管有心理准备,一回头就跟鬼脸贴脸这种事情还是难以承受的。

    罗飞飞心跳飞速跃动了一瞬,才开口问:“……奚明明?”

    奚明明偏过头,白多黑少的眼珠穿过头发看着他,一言不发。

    祁羽淡定地对她展示手中的录音笔:“我们知道你自杀的真相了,现在要去广播室放一波,你要不要来看看?”

    罗飞飞立刻转头看向他:邀请鬼你脑袋没坏?

    祁羽回望过去,眨了下眼:不请也会跟来,不如表示诚意,让她知道我们是跟她同一阵线的。

    奚明明还是没有任何回应,而他们继续往前走时她也默默地隔着半人宽的距离跟在后面,除此之外没有任何动作。

    罗飞飞时不时往后回头看她,她隔着披散的头发也歪着脑袋回视,就像在问:你干嘛老看我?

    看久了,还有点萌。

    不知怎么居然产生这种可怕的想法,罗飞飞觉得自己大概是整个萌点都被游戏带扭曲了。

    广播室在顶楼,而楼层越往上,身后跟着的奚明明却显现出越发明显的躁动不安。

    “你还好吧?”罗飞飞问她,语气温和,问完又觉得自己脑子怕是不清醒。

    奚明明呆呆地愣在原地,一会儿才僵硬地摇摇头,又默默跟上。

    祁羽看着这一幕,心情有点复杂。

    这样一比,像自己这样喜欢撩撩小姑娘的根本没什么嘛。

    毕竟这里竟然有个人连鬼都撩。

    顶楼广播室旁边有个小梯子可以再往上,出去就是天台。

    也就是奚明明纵身跃下的地方。

    广播室门口,站着一个意料之外却也是情理之中的人。

    奚小白背靠墙倚在门上,看见他们踏上最后一层楼梯,迎上前露出恬淡的笑容:“你们终于来啦,我等好久了。”

    她对跟着他们而来的奚明明一点也不惊讶或是害怕,伸出半握的手,罗飞飞迟疑着摊开手掌接在下方。

    她轻轻松开手,一枚古铜色的钥匙落在罗飞飞掌心,沾染着奚小白手心的温度,微微发热。

    奚小白从档案室开始就有许多不合理,此刻这般举动罗飞飞也不多诧异,捏着钥匙问:“你怎么知道我们会来这?”

    “猜的。”奚小白双手背在身后,柔顺的眉眼微微弯起看向祁羽,“那天我看到你从同学抽屉里拿走录音笔了。”

    “嗯……”祁羽点点头,用开玩笑的口吻说,“那还请你不要说出去?”

    “哈,我不会的。”奚小白也笑了声,“今天过后,我就会离开这里。”

    游戏结束,作为玩家当然会离开这里。

    可奚小白特意强调这句话,总觉得哪里怪怪的。

    罗飞飞看着她,轻轻拧起眉。

    广播室的门随着钥匙插入轻而易举地打开,里面陈放着他们需要的设备,空无一人。

    祁羽对着设备捣鼓一阵,打开麦清了清嗓子:“喂喂,试音试音,同学们好呀~”

    一秒的延迟过后,整个校园的广播中都飘扬出他带着笑意的声音,所有师生都不由停下课,注意力放在这突如其来的声音上。

    祁羽将手中的录音笔转了一圈,继续对着话筒说:“老师们,同学们,接下来我要说的事情非常重要,希望你们能放下手中的事情,认真听完。”

    “我想你们中很多人都知道一年前,我们学校曾经有个美术生自杀。”祁羽看了眼跟着他们进入广播室的奚明明,“她叫奚明明,她很文静,不爱说话,就像我们中很多人一样,是个长相清秀、性格乖巧的普通小姑娘。”

    广播室里的奚明明抱着脑袋,竟是弯下身蹲在地上,似乎是头疼,又像在忍耐什么,发出细碎的呜咽声,细小的声音无助又凄凉。

    “可自杀背后的真相,并没有人关注。”祁羽收回视线,继续说,“今天有位勇敢的同学将一切前因后果说了出来。接下来,我将要播放这段录音。”

    祁羽按下录音笔的播放按钮,陈浩安有些虚弱的声音透过广播室的话筒传向学校每个角落。

    随着录音的播出,整个校园也如同烧开了的水般沸腾开。

    一桩校园怪谈的背后竟然是真实存在的校园暴力,一时间,在素来看似平和的校园中引起轩然大波。

    而校内师生的反应,在广播室的几人暂时是看不到了。

    祁羽专心广播的时候,一旁的罗飞飞眼看着奚小白从背后轻柔地抱住了蹲在地上颤抖的奚明明,尖瘦的下巴抵在对方肩头,声音柔和,像安抚一个受惊的孩子:“没事了没事了,别怕。”

    这场景大白天的看也有点诡异。

    随着广播播出,沉冤得雪,奚明明的躁动不安也随着减轻下来。

    “你的愿望终于实现,可以安息了。”奚小白将脸附在奚明明凌乱的乌发旁,瘦小的手掌轻轻抚着对方头发,神色温柔,呢喃着,“……姐姐。”

    姐姐?

    罗飞飞眉头舒展开,心中隐隐的猜测得到证实。

    此刻录音也播放完毕,祁羽回过头看着拥在一起的两个女孩,微微挑眉。

    这游戏什么走向,怎么……橘里橘气的?

    奚小白不住地安慰着怀中的奚明明,对罗飞飞他们轻声道:“谢谢你们。”

    “嗯,不谢。”罗飞飞大方地应下。

    祁羽坐在设备前的办公椅上,关掉麦,翘着二郎腿用肯定的语气说:“你不是玩家。”

    奚小白看向他,点点头承认:“我不是玩家,我也知道你们不是这个世界的人。”

    “但这些都不重要。”奚小白抿着唇,眼圈微红,“你们是谁无所谓,我转学到这里,从来就只想要给姐姐一个公道。”

    这种发言,让罗飞飞产生并不是在玩一个全息游戏而是穿越进了另一个真实世界的错觉。

    “美术室的闹鬼传言是你放的。”

    “是我。”

    “档案也是你故意引我们找到的。”

    “嗯。”

    “秦莓是你杀的。”

    “……是姐姐。”奚小白扬起笑脸,“我只是,稍微帮了点忙。”

    一切的违和,都变成了理所当然。

    因为奚小白压根就不是玩家,而是只活在游戏里的角色,一个起着推动剧情作用的重要npc。

    游戏剧情到这里差不多全部结束了,系统判断任务完成,许久未见的提示终于响起:

    视野右上角,游戏的倒计时转变为退出游戏的一分钟倒计时。

    罗飞飞忽然就想起上一关退出游戏前自己卡着秒对祁羽做了什么,朝对方看了眼,突然有些莫名的心虚。

    当初,谁特么知道会被这么快发现,还紧接着又分到同一组?

    虽然因为祁羽没脸没皮,罗飞飞自己脸皮也不薄,并没有想象中的尴尬就是了。

    祁羽被他这么一看,也想起了上一关结束前的裙下风光,视线不由自主地往对方两腿之间流连一圈,嘴角泛起意味深长的调侃微笑。

    罗飞飞:……

    感觉仿佛给自己挖了个坑。

    倒计时三十秒。

    “你们要走了吗?”奚小白突然问。

    她怀中的奚明明渐渐变得透明,周身扬起星屑似的光芒,再抬起头,映进他们眼中的是档案上那个清秀的小姑娘。

    “我明天就转学。”奚小白与奚明明肩并肩站着,朝他们微微一笑,“骗了你们很抱歉,还有,真的谢谢你们。”

    奚明明也张了张口,无声的唇形似乎也在说“谢谢”。

    倒计时十五秒。

    祁羽瞥着不断递减的数字,对罗飞飞抬起手掌:“来个二次胜利的击掌?”

    罗飞飞盯着他的掌纹看了会儿也抬起手,然后pia地把他的手拍开。

    倒计时五秒。

    祁羽笑意不减,被打开后顺势把手插进口袋,批判道:“啧啧,用完就丢真无情。”

    “我还以可以更无情。”罗飞飞半真半假地恐吓,用温和的表情说着截然相反的话,但经过两轮游戏的相处,祁羽已经丝毫不会觉得这二者有任何的不和谐了。

    游戏场景随着倒计时分崩离析,重新汇聚成结算界面的一片纯白。

    罗飞飞独自漂浮在这篇白茫茫中央,看着面前出现熟悉的字体。

    “玩家号开始结算。”

    “完成任务一+10分。”

    “完成任务二+10分。”

    “完成最终任务+40分,48小时内完成+10分。”

    “通关贡献度+10分。”

    “找出隐藏敌对玩家+10分。”

    “玩家号总积分90分,本轮排名第二,目前拥有复活卡x2。”

    “是否退出游戏?”

    “是。”

    游戏界面消失在眼前,所有的感官回归现实,罗飞飞听见游戏舱的舱门锁自动解开,只要轻轻一推就可以踏上真实的地面。

    90分竟然不是第一。

    罗飞飞躺在舱里,不是很满意。

    思来想去,只可能是祁羽第一了,而自己大概是死亡过一次没有无死亡记录的分数加成,所以才落后了一截。

    这次在游戏世界里度过的时间有些长,尽管现实中可能并没有过去多久,人的精神多少感到疲惫。

    罗飞飞在游戏舱中躺了约半个小时才慢吞吞地推开舱门,脚刚踏出游戏舱就听见耳边传来一声熟悉的:“哟,罗罗。”

    “……”罗飞飞拔出游戏卡放入口袋,偏头看着倚在自己游戏舱门口的人,百思不得其解。

    他刚刚可是在这里躺了半小时,这人难道一直在这里等?

    ……

    是有多无聊。

    “怎么在里面耽搁这么久?”祁羽站直身子,此刻大多数玩家都已经离开了游戏舱,整个游戏室里并没有几个人。

    他想起上次登出游戏后想逮人也没逮到,不由有点好奇,一次就算了,次次登出游戏那么久不出来是在里面做什么?

    “睡着了。”

    罗飞飞言语与行动保持一致,很配合地打着哈欠,眼角还溢出一滴很有说服性的泪花,反问祁羽:“你在这干什么?”

    “等你出……”

    “咦?大哥!”

    祁羽话没说完,就被一个元气满满的声音横插一脚,金灿灿的脑袋欢脱地从罗飞飞背后冒出来,熟门熟路地勾肩搭背:“大哥,真巧,你也刚出来啊?”

    “是啊。”罗飞飞被撞得一晃,随后自然地跟他打招呼,“通关了?”

    “通关啦,这次没有玩心跳感觉好像更简单了些。”崔子源看上去丝毫没有被游戏中连续数天的疲惫影响,“一出游戏突然好饿,几点啦?我们去吃饭吧?”

    罗飞飞看了眼等在旁边的祁羽,问崔子源:“我也有点饿了,去吃什么?”

    “emmmmmm……意大利面!”

    看着这两个人待在一起,祁羽脑中总忍不住回想起刚见到罗飞飞的时候眼前这两个大男人都是一副软妹模样,莫名有点……反差萌?

    祁羽也没思考自己这个想法哪里不对,他接过崔子源的话:“想吃意大利面的话,我知道一家很棒的意大利餐厅。”

    崔子源愣了下,这才注意到祁羽的存在,吃了一惊后附在罗飞飞耳边小声问:“大哥,他怎么还跟着你啊?”

    罗飞飞笑笑不说话,他也很想知道,就因为第一轮皮了一下怎么就招惹上一只狗皮膏药精了。

    “因为我们这一轮分在一组了。”崔子源的悄悄话根本不悄悄,祁羽听得一清二楚,大大方方地主动回答,“为了庆祝我们二轮游戏都通关了,我请你们去那家意大利餐厅如何?”

    罗飞飞想都不想立刻婉拒:“我觉得在公司的自助餐厅非常……”

    崔子源本来因为对方听见自己小声议论有点尴尬,听到下一句霎时间两眼放光:“真的吗?好啊!”

    “……”

    罗飞飞想说的话噎在喉咙口,抬头用慈母般的微笑看着他,恨铁不成钢。

    吃吃吃,这孩子白长这么大个子,怎么就知道吃。

    “祁哥……咦叫祁哥好像有点不顺口……羽哥!”崔子源摇着尾巴就跑上前,“羽哥,我们去哪儿?”

    “就在公司不远的地方,我们可以走过去。”祁羽回答着他,视线却一直朝着罗飞飞的方向。

    崔子源看见他的视线,立刻了然,煽动罗飞飞:“大哥,我们去吃吧,不吃白不吃,有人请客诶!”

    罗飞飞对着瞬间倒戈的崔子源,脸上笑嘻嘻,心里mmp。

    有钱就是爹,有奶就是娘,很好。

    既然有人主动提出请客了,本着吃穷对方的心理,罗飞飞还是跟着他们走出了公司大楼,刚到楼下,就看到一个眼熟的背影。

    “啊,这不是郑容吗?”罗飞飞认出了人。

    郑容一个人出门不知要去哪,听见这声音肩膀肉眼可见地一抖。

    “还真是郑容。”祁羽意义不明地笑了起来,装模作样地邀请,“我们准备去吃饭,你要不要一起?”

    “不了不了,我吃过了。”郑容连连摆手,“我还有事,先走了啊。”

    说完,抬腿就跑,像游戏里的鬼从里面追出来了一样,十万火急。

    而事实上对他而言,这两个人跟鬼也没什么差别了。

    “他怎么了?”唯一不认识郑容的崔子源不明觉厉。

    “不知道。”罗飞飞笑着回答,这表情让崔子源脑袋上更是冒出几个问号。

    隐约觉得,他大哥大概对人家做过什么呢……

    餐厅的确不远,身体在游戏舱中躺久了,外出活动一番倒也舒服,步行了大约十五分钟就看到一家中心商场,现在时间是下午一点,人不算多。

    商场顶楼有家看上去卖相不错的意大利餐厅,三人在服务生的带领下坐在靠窗的位置,从这边窗户看出去正巧能看见egg公司高耸的摩天楼。

    “点菜吧。”祁羽将菜单推给对面坐着的两人。

    罗飞飞随便翻了两下,他并不是特别喜欢西餐,兴趣不大,崔子源两眼冒星星:“哇这个看起来好好吃,这个好像也很好吃……羽哥,我真的可以随便点吗?”

    “随便点,我请客。”祁羽说着,抿了口免费供应的柠檬水,薄薄的柠檬片浮在水面,入口微酸。

    他继而看向罗飞飞:“罗罗,你也点啊,我们都出生入死两回这么熟了,别跟我客气。”

    罗飞飞:不熟,兄弟我们不熟。

    连崔子源都被他这句颇为熟络的“罗罗”震出小半截鸡皮疙瘩。

    他偏过头,小心翼翼地看了眼自家大哥的反应。

    咦咦咦?在笑?

    莫非,这两人关系并不像他以为的不太好?

    唔,这下就可以放心地吃了。

    罗飞飞从崔子源手中接过菜单,眼神毒辣地随口点了两个最贵的菜,又抬起眼皮偷偷观察祁羽的表情,可对方神色依旧,眼皮都没眨一下。

    没得逞,有点小失望。

    这家餐厅的价位不算很高,但果然如祁羽所说,口味相当不错。

    三人肚子吃得圆滚滚地滚出了店,直到回到公司,崔子源还砸吧砸吧嘴意犹未尽。

    晃晃悠悠地走到宿舍门口,罗飞飞旋开门,看祁羽站在自己后面一动不动的样子似乎在等待什么,试探地说了句:“嗯……再见?”

    祁羽显然想要的不是这个,抬起眉:“不请我进去坐坐?”

    罗飞飞看了眼狭窄的二人间宿舍,果断拒绝:“别了吧,太小了。”

    容不下你这尊大佛。

    崔子源刚吃了别人一顿饭,此刻眼珠在两人间反应飞快地转了一圈,立即机智地往外走:“我突然想起我有点事,我先出去一……”

    话没说完,就被罗飞飞拎住后领拽了回来,按住肩膀笑得和蔼:“不,你没有事。”

    崔子源:……

    有、有点害怕。

    “噗。”祁羽笑出声,也不再拿崔子源为难,对罗飞飞挥挥手,“算了,你们好好休息吧,明天见。”

    停了会儿,他又笑着补充:“明天,游戏见。”

    游戏见?

    这笃定会见面的语气让罗飞飞觉得疑惑,他倒不信了,几十个人随机分组就每次都能分到一起?

    这人是哪里来的自信。

    心里这么想,罗飞飞脸上仍是挂着素来温和的微笑:“好啊,明天……对了,等等。”

    祁羽本已经转过身,又被罗飞飞这一声叫住。

    罗飞飞是突然想起件事,本也差不多能猜到,还是忍不住想问:“今天的游戏,你是第一吗?”

    祁羽将宿舍钥匙捏在指尖,金属微凉的质感透过指腹的螺纹传入,笑道:“是啊。”

    “好,知道了。”罗飞飞得到答案,嘴角扬起更大的弧度,在他一贯温和的脸上展现出来,终于像个真心实意的微笑,却又掺上了更多的情绪。

    他转身进屋,声音轻飘飘地落在祁羽耳中:“明天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