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1.氪命的第三十一天
    “欢迎回到《惊笑游戏》。”

    罗飞飞回到熟悉的登录界面, 漂浮在白茫茫的空间中懒散地打了个哈欠, 耳边响起系统机械化的声音。

    “玩家号, 上一轮积分单组排名第二,没有获得复活卡, 目前累计复活卡x3,累计死亡次数x1。”

    “本轮剩余56名玩家,随机分组请注意,祝游戏开心。”

    “是否进入游戏?”

    “是。”

    “即将进入第三关, 《幽灵航线》。”

    “倒计时,5、4、3、2、1……”

    登录界面的白色潮水似的退去, 而在游戏场景加载完之前,罗飞飞鼻头轻轻动了下, 先闻到一股似曾相识的咸湿气息。

    这是……海水的味道?

    信息刚刚在大脑中成型, 罗飞飞紧随着便听见海鸟长而尖锐的鸣叫在不远处的半空盘旋,微温的海风拂面而来,带来一股股夹杂着隐约腥味的咸湿感。

    他脚下踏着东西,却感觉到整个人随着海浪微微晃着, 显然不是在岸上。

    眼下及天边都是无垠的湛蓝色海面, 此刻艳阳高照、万里无云,大海展现出它温和的一面,不需要望远镜就可以看见远处漂浮在海面上的小岛,是个适合出海的好天气。

    但罗飞飞握着手中古铜色的单筒望远镜, 站在船头, 心中觉得这游戏八成在跟他作对。

    他, 罗飞飞,晕车晕船,了解一下。

    罗飞飞在心里哀叹一声,好在现在的海面平静无波,在开阔地方的轻微晃动还不至于让他晕眩。

    他转头打量起他所在的这艘船。

    船员们在甲板上忙碌,衣着有点不修边幅,看起来不是什么官船。

    紧随着,他仰起头看见在桅杆顶端高高飘扬的旗帜,正中央画着一个以两把弯刀交叉为背景的骷髅。

    ……

    emmmmmm……是海盗船呢。

    不得不说,有点刺激。

    罗飞飞低头看了眼自己的打扮,觉得这大概是他穿过的最繁琐的一套衣服,他甚至都不知道该如何去描述它,只能说……嗯,非常海盗,腰间挂着海盗标配的弯刀和手枪。

    或许他应该感谢系统没给他弄个独眼或者钩子手什么的?

    罗飞飞拿起手中的单筒望远镜抵在眼前看了看,远处有只海鸥贴着海面划过,锐利的长喙探入海面,再抬起时叼出一条银色的大鱼,飞翔的姿态满是胜利者的骄傲。

    他收回望远镜,又从怀中掏出一个很有质感的罗盘摊在手心,罗盘指针晃了晃,最后停留在西北方向。

    只是个普通的航海罗盘,罗飞飞把它重新收回怀中,兴致勃勃地想看看系统究竟还给了他多少初始装备,身后突然有人喊道:“船长!”

    罗飞飞下意识像上课被老师逮到玩手机一样把东西全收回口袋,转过身,只看见一个小个子男人正看着自己,又喊了声:“罗船长。”

    咦咦咦?等等??

    船、他是船长???

    罗·海盗船长·飞飞先是一脸懵逼,几秒后内心:

    妈耶,有、有点酷炫。

    系统解说在此时被触动:

    这回直接发布了通关任务,罗飞飞刚听完解说和任务,面前的小个子船员又说:“船长,前面就是维多加港口了,要不要让兄弟们上岸休息一下,补些物资?”

    对一个晕船的人而言,上岸两字当然是再美妙不过的话语。

    罗飞飞轻咳一声,摆出一点他认为船长该有的威严:“嗯,上岸吧。”

    一声令下,甲板上的船员们又开始忙活,丝毫不需要罗飞飞做些什么,眼看巨大的船只就停在人来人往的码头边。

    也不知这个世界是什么设定,这么大一艘海盗船明晃晃地停在这,竟然都没有人产生恐慌。

    “不需要收旗吗?”罗飞飞忍不住问一个船员。

    他注意到船员看他的眼神都充满了崇敬,此刻被这么一问也只愣了一小下,笑着回答:“这里是海盗港湾呀,船长。”

    “哦,对。”罗飞飞压了压帽檐,将一半的脸都藏在帽子的阴影下,“这两天忙过了头,差点都忘了。”

    “船长要注意休息啊。”船员立刻说,“找幽冥海域的确太费神了,这样吧,今晚我们就在这儿休整一晚,船长您看怎么样?”

    此刻太阳已经快消失在身后的海平面了,余下半个露在外面,像个流油的咸蛋黄。

    罗飞飞对这一关还不了解,连系统说的几个名词都还不知道是什么,再加上其他玩家还没有出现,他点点头:“好,你去安排一下。”

    罗飞飞是因为自己完全不知道这里的情况才让船员去安排一切,可早知道是这样的“安排”他宁可滚回船上闻着海腥味入睡。

    不过海边的港口,又是海盗聚集的地方,味道确实也比船上好不到哪去。

    这里的人似乎都认识他,他被盛情邀请进一间豪华的屋子中。

    整间屋子、或者说整个世界的风格都是大约17世纪时期的欧洲风,暖黄的光将桌上丰盛但略显粗犷的食物照得让人更加有食欲。

    同时,也将屋中两位衣着袒露的女人映得更加美艳动人。

    罗飞飞觉得好像哪里不对,他们把他们船长当成什么人了?!

    他手背在身后刚摸到门把,坐在桌边的两个美人就带着迷人的微笑,朝他款款走来。

    “噢~罗船长。”穿着浅黄色裙子的那位首先亲昵地挽过罗飞飞的胳膊,小鸟依人地倚着他肩头,“你终于来了,人家都半年没见过你了。”

    余下的那位穿着暗红的长裙,也从另一边拉着罗飞飞的胳膊:“就是呀,姐妹们都很想你,今晚知道我跟艾丽可以来见你,她们都嫉妒坏了呢~”

    “哎哟,别这样说嘛薇尔。”叫做艾丽的美人娇声说,“你该让我们的船长骄傲自满了。”

    说完,两个美人都轻声笑起来,联手将弄不清状况的罗飞飞半推半就地按到桌边主座。

    随后,两人又一左一右地贴着他身边坐下,半露在空气中的柔软胸脯紧贴在罗飞飞身上,隔着衣服都能感觉到令人遐思的触感。

    罗飞飞被挤在中间,手脚僵硬,脸上礼貌性的微笑都快绷不住了。

    他这个游戏角色设定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游戏再这样下去的要很危险哦,发展成十八禁的节奏啊!

    等等……仔细想想,这游戏选内测玩家的时候确实要求年满十八来着?

    罗飞飞在这边胡思乱想,两边的美人也没闲着,艾丽给他切开面前厚厚的肉块,用刀具插着递到他嘴边,薇尔则伸出纤纤玉手替他拨好葡萄。

    鲜嫩多汁的肉张口就来,一颗颗晶莹剔透的浅绿色葡萄肉盛在银制的碗里,任君采撷,美人相伴美食当前,的确是再好不过的享乐。

    真是,何等,奢侈糜烂的海盗生活啊。

    难得受到游戏的厚待,罗飞飞也不抗拒了,索性顺从地饭来张口,温驯的样子让两个美人微笑更甚。

    被喂得酒足饭饱后,罗飞飞开始思考该怎么让这两个美人离开。

    若让她们留着,别说休息了,怕是要被……

    “罗~”艾丽倚在罗飞飞胸口,柔软又富有弹性的胸脯紧紧挤压着他的身体,伸手挑逗地在罗飞飞微敞的领口画着圈,“吃完食物,是不是该,吃点别的东西了?”

    超、超危险的发言!

    薇尔也用手指勾着他的下巴,轻轻吐息:“明天又要出海了吧?下次见面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不如今晚就别睡了……”

    不睡觉,然后明天顶着肾虚脸出海喂鲨鱼吗!

    罗飞飞微笑着轻柔地握住她们两只不安分的手,开始酝酿拒绝却又不会太伤到她们的话。

    这时,像系统安排好了帮他解围一样,有人“咚咚咚”地敲响了房门。

    罗飞飞立刻扬声问:“怎么了?”

    敲门声停顿了一秒,门外船员的声音响起:“船长,我们捉到一群可疑的人!”

    “进来。”罗飞飞说着,隐约觉得不是什么关键线索就是其他玩家该出场了。

    船员推门而入,看见他左拥右抱的场景习以为常,两边的美人也没有觉得被打扰,反是慵懒地贴着罗飞飞,饶有兴致地看向船员。

    船员上前两步,说:“有四个贵族打扮的人在港口乱晃,其中三个男人已经被我们押到船上牢房了,还有个女人我把她带来在门口。”说着,他目光飘过艾丽和薇尔的脸蛋,露出不寻常的微笑,“船长,您看要怎么处置?”

    罗飞飞装作不在意他不正经的目光和语气,抬抬手:“带进来。”

    船员露出果然如此的表情,对门口喊道:“把女人带进来!”

    另外两个船员押着一位衣着华丽的女子应声而入,即便是罗飞飞什么都不懂的也能看出她从头到脚散发着有钱人的气息。

    罗飞飞坐在椅子上没动,倒是对面的贵族女子先抬起头,见到罗飞飞愣了愣,旋即眼神在整间散发着奢靡气息的屋子里转了圈,最后落在罗飞飞和两个美人身上,神色丝毫没有被海盗抓走的慌乱,反是充满玩味。

    罗飞飞看见那张脸的一瞬间也险些以为自己认错了人,直到看见那人熟悉的表情才确认这个可怕的事实。

    震惊过后,他心里忍不住爆出一串哈哈哈哈哈哈哈。

    因吹斯汀。

    女装大佬这种事情,还真是风水轮流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