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4.氪命的第三十四天
    塞壬, 是希腊神话中会用动听的歌声迷惑水手、使其陶醉而让船只触礁的海妖, 传说她有时会化作美人鱼的模样, 是致命而诱惑的存在。

    乘着海妖塞壬号,去寻找塞壬的宝藏, 听起来有点意思。

    想到这儿,祁羽问船员:“这个宝藏与我们的船名字有什么联系吗?”

    船员哈哈笑着摇头:“船的名字是我们船长抓阄定的,塞壬的宝藏是传说中的宝藏,所有海盗都想得到, 但一般海盗别说找宝藏了,连幽冥海域都不敢进去。”

    说到后面一半, 船员的语气颇为自豪,看上去已经人到中年了却像迷弟一样补充吹捧道:“也只有我们船长敢去了, 罗船长是当今最伟大的海盗!”

    抓阄……

    这种随性的方式令人哭笑不得, 祁羽懒得吐槽了,又问:“那为什么大家都不敢去幽冥海域?”

    “因为……赛维·拉尔。”船员压低了声音,神神秘秘地说。

    祁羽只觉得自己在剥洋葱,一层一层又一层, 耐心地继续问:“那是谁?”

    “是一个疯狂执着于塞壬宝藏的海盗。”船员用讲故事的语气缓缓说, “传闻说百年前,他曾经带领他的船员们乘着‘美杜莎号’出发寻找塞壬宝藏,最终驶入了如今被称为幽冥海域的地方……”

    祁羽静静地听着,没有打断他, 船员继续说:“后来, 他们的船沉没在那片海域, 谁也不知道他们在那里发生了什么,只是从那往后就出现了一只幽灵海盗船,他们神出鬼没,把所有踏入那片海域的船都当做抢宝藏的敌人,凡接近者,屠杀殆尽。”

    “所以,他们最终也没有找到宝藏?”祁羽轻轻扬着眉问。

    船员看了他一眼,摇摇头:“谁也不知道,有人说他们还不知道自己死了,还在不停地寻找,也有人说他们找到了宝藏并成为了守门人,所以才会截杀一切肖想宝藏的人。”

    船员说着转了下舵,又开始无脑吹:“但不管是哪种情况,我们船长一定可以找到宝藏的,嘿嘿,只要他想做的事情,从来没有失败过!”

    祁羽对这个船长万能船员死忠的设定笑了笑,继续问:“我有一点不明白,为什么我们要去找塞壬的宝藏?为什么大家都想得到它,这个宝藏,到底是什么?”

    夜里的风稍微大了些,海浪颠过船身,也带来大海清冷的咸味。

    船员转头看着他,忽然笑起来,露出一排被烟熏得黑黄的牙,说:

    “朋友,你不是海盗,不会明白的。”

    “它对海盗而言,是个信仰。”

    人总是会莫名执着于一些东西,一些或许在外人看来很愚蠢的东西。

    精神,信仰。

    祁羽听完,不置可否地笑笑,最终还是将手中的酒袋递给了船员。

    船员接过酒袋,很开心,看透人世的一双眼点起了比提到信仰时更为灼热的光,对祁羽更加热情。

    二人交谈间,罗飞飞从船舱走了出来,船员的最后两句话随着海风吹入他耳畔,他捂着不大舒服的胸口驻足在原地。

    作为一个扮演海盗船长的玩家,他到底不是海盗,应该并不能体会他们所谓的信仰。

    可听到这两句话,他的精神莫名一振,又觉得自己好像能理解它们的意思。

    “哟,船长。”船员看见了他,热切地对他打招呼。

    祁羽跟船员道别后朝罗飞飞走过来:“罗罗,你怎么出来了?”

    罗飞飞在船舱里被晃得又开始晕船,正难受着,没回答他。

    他对船员点头示意,旋即走到船边吹海风,因为游戏设定而变长的头发被风卷起扬在脑后,才总算活过来般舒坦地半阖起眼。

    圆月和星空倒映在蓝黑色的海面,好像船只行驶在天河中一般。

    不得不说,海面的景色虽然重复着单调,却让人百看不厌,白日与黑夜各有风情,如果不是这该死的晕船,这轮游戏一定是趟美妙的航行。

    “你……”祁羽走到他身边,结合他之前的举动,不难作出猜测,“你是不是晕船?”

    罗飞飞还是没回答他,看着远方反问:“怎么样,你问出什么了?”

    祁羽觉得晕船并不是什么难以启齿的事,但既然罗飞飞不愿意承认,他也就不追问了。

    他将刚刚问到的信息全盘托出,沉重地拍了拍罗飞飞的肩:“加油啊船长,你的船员们可都对你寄予厚望。”

    罗飞飞干笑一声。

    可是船员们,你们伟大的船长,他他他他晕船啊!

    看样子要连续多日都在船上度过,晕船的罗飞飞感受到一丝游戏生涯的绝望。

    他甚至不愿意再回到船舱过夜,凝视着月光照耀下的甲板,产生了打地铺的念头。

    “船长,回去吧。”船员在身后喊着,“有我在就可以了,您好好休息就行。”

    “夜深了,回去睡觉吧。”祁羽也说,“睡着就不会难受了。”

    罗飞飞听到这句话,倚在船舷边上看着祁羽:“……我没晕船。”

    祁羽哄小孩一样:“好好好,你没晕船,最伟大的海盗船长怎么可能晕船呢。”

    罗飞飞不动声色地吃下一波嘲讽,像印证自己没说谎似的往船舱走回去。

    其余玩家已经被安排进别的房间休息,罗飞飞把床上衣服和书本扫到一旁,躺在不算舒适的被褥中,想了想,又硬着头皮将落在地上的书捡起,大致地翻看。

    书里其实是基础的航海知识,显然不是游戏设定中这样等级的船长需要看的东西,只是为了方便玩家。

    看到大半夜,罗飞飞实在支撑不住,书页摊开着盖在脸上就睡着了。

    船体轻微的摇晃像摇篮似的,一夜无梦。

    第二日天亮,整艘船恢复了活力,木板船的隔音并不好,罗飞飞被船员们活动的声音吵醒了。

    这一夜睡得还算安稳,醒来到也不难受,罗飞飞穿好衣服靴子,有些懒散地走出门,在餐厅中找到聚在一处吃早饭的船员们。

    祁羽和那三名玩家也坐在桌旁,餐厅里热闹异常。

    几人都在啃着面包和鱼,祁羽更是和船员们聊得火热,丝毫没有外来人的样子,他先看见罗飞飞,打招呼:“哟,罗罗,早啊~”

    船员们随即也注意到罗飞飞,立刻热情地打招呼:

    “船长早。”

    “船长!”

    “早安船长。”

    只有祁羽旁边还有位置,罗飞飞走过去坐下,面前放着一杯热牛奶和几片看上去干巴巴的面包,还有几片火腿肉。

    出海的伙食肯定不比岸上,况且海盗出海是为了掠夺和探险,绝不是奔着享乐去的。

    “嗨,昨晚睡得好吗?”祁羽已经吃完了早餐,坐在位置上侧首看向罗飞飞。

    罗飞飞拿起面包啃了一口,轻轻皱了下眉,随后把剩下的面包泡进牛奶:“睡得很好,谢谢关心。”

    “我们睡得可一点都不好,”自从罗飞飞见到他,陈元就是一副怨念脸,此刻神色萎靡不振地嘟囔着,“跟一群邋里邋遢的海盗睡在……咳咳咳咳咳!”

    话没说完,他被旁边的王一山一掌拍在背上,猛地咳嗽起来,瘦小的身躯在王一山宽厚的手掌下简直要被拍散了。

    王一山爽朗地哈哈一笑,数落他:“跟船员们住在一起有什么不好,祁羽不也跟我们住一起,没少爷命还有少爷病吗你?”

    “咳咳咳咳咳……我看你才是有病!”陈元咳得满脸通红,骂道,“你神经病吧!”

    “哎呀,一大早的,和气生财和气生财。”周浩坐在两人旁边,敷衍地劝架。

    “呵,年轻人。”

    有个一大早就泛着酒气的船员听见他们对话,醉眼迷茫地嘲笑着:“想出海还怕脏?呵,我们这里有多少人一个月没过洗澡你知道吗?”

    “???”几个玩家瞬间将目光聚集在这名船员身上,这话一出,不止陈元,就连刚刚还哈哈笑着的王一山表情也不自然地僵住。

    祁羽笑容不变,不着痕迹地从一位船员身旁慢慢挪向罗飞飞那边。

    罗飞飞嚼着牛奶泡过的面包,牛奶的香气也不能阻止他顿时觉得屋子里所有船员身上都扬起了具现化的臭气,忍不住悄悄抬起胳膊闻了闻自己。

    嗯,还好,没臭。

    早晨的海面与昨天傍晚和夜间又是完全不同的风光。

    罗飞飞拿着罗盘和航海图站在高高的瞭望台上,努力想从茫茫无际的大海中分辨出什么,微凉的海风将羊皮纸的边缘吹起,海盗旗帜在他头顶猎猎作响。

    “罗罗!”祁羽和另外三个玩家站在下面抬头看着他,高声问,“你在做什么?”

    罗飞飞低下头看了他们眼,攀着绳索从瞭望台滑下,落地不稳崴了下脚,又若无其事地往前走了两步:“我看看离目的地还有多远。”

    然而并看不出来,其实就是装个逼。

    五人站在甲板上简单聊了几句,陈元忍不住又在抱怨跟船员们睡在一起那些呼噜声是多么扰人,并指责祁羽占领了唯一一间空屋。

    其他两人嘴上为了团结不说,其实内心多少也有点不满。

    祁羽面对这样的指控扬起唇,无可奈何似的摊开手:“船员们安排的,屋里也只有一张床,再说如果随从跟少爷一个待遇,我们人设要崩的。”

    陈元/王一山/周浩:……去你大爷的人设!

    交谈间,罗飞飞拿着手中的羊皮纸航海图,突然发现不知何时起,海风没有再将它的边缘卷起。

    一直以来的海风渐渐停息了,整片海面出奇的平静,平静到即使是对大海所知甚少的罗飞飞都觉得有些不对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