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0章 不会痛
    :

    “陆景琛,有一件事,我想问你。”

    时间一天天的过去,许绾绾终于受不了这种莫名其妙的状态了。

    她明明是带着复仇之念回来的,而他找她,也是为了赶尽杀绝,可为什么到最后,居然变成了外人眼中一对成天腻歪在一起的新婚小夫妻?

    陆景琛坐在她对面,亲自给她剥葡萄。

    如今是寒冬,窗外还在下雨,这些葡萄,都是高价培育后空运过来的。

    只因为她喜欢吃葡萄。

    “我没有害死你的父母。”陆景琛似乎知道许绾绾在问什么,“如果我说你二叔是骗你的,你肯定不相信。”

    许绾绾听后,就笑了,“没错,我二叔让我重生,而你却毁掉了我的所有,你觉得,我会相信谁?”

    陆景琛没作声,只是将剥好的葡萄,靠近她的双唇。

    许绾绾看着表情淡漠的他,张口一咬,就咬住了他的手指,葡萄被她囫囵吞下,但进入喉咙的还有他的血。

    她是用力咬他手指的,而手指不同手腕,痛感和脆弱度都更强,可即便被咬破得流出鲜血,他也没皱过一丝眉头。

    再用点力,说不定能咬到骨头,但许绾绾看到对方不痛不痒的样子,却是瞬间屋里,松开了嘴巴。

    “陆景琛,你不会痛吗?”

    许绾绾忍不住问出声,但回答她的,仍旧是沉默。

    许绾绾笑了,“我这是什么问题,你当然不会痛,正因为你感觉不到痛,所以就理所当然的以为别人也不会痛。”

    “你果然是没心的。”许绾绾转身离开去涑口。

    陆明来的时候,就看见陆景琛一个人,在那里包扎手指。

    最近陆景琛经常受伤,大部分都是被咬的。

    “先生,为什么不告诉少夫人真相?”陆明忍不住道,“现在许家已经被并入陆家,许施明也在牢狱里,老爷子也不再发话。”

    言下之意,所有的阻碍都没了,为什么不跟许绾绾说清楚,然后好好的在一起。

    陆景琛却反问道:“该怎么说。”

    他其实何尝不想对她说,他爱她,可许绾绾的性子,一定会打破砂锅问到底,若他说自己有苦衷,她一定会问为什么。

    到时候,他再怎么给她解释。

    更何况,现在的许绾绾,根本就不信他,他锁什么,她都不信,哪怕她有证据,证明自己没有害她的父母,她也觉得是他的狡辩。

    陆明沉默了,如果少夫人得知真相,以她的那执拗的性子,指不定真的,会又做出什么傻事。

    “现在挺好。”

    陆景琛看着手上的手指,她恨他,在成功的报仇前,就会好好的活着,而因为报仇对象是他,她就不会离开他的身边。

    陆景琛简单看了陆明给来的几个报告,就离开了茶水室,去了许绾绾的房间。

    不同于过去寡淡的味道,许绾绾现在的房间,全是浓烈的香水味。

    陆景琛鼻子对味道很敏感,最是不喜香水太浓,于是许绾绾的身上,从来都不喷香水。

    她本来对香水很是感兴趣,甚至还想过去当一个调香师,但为了陆景琛,她硬生生将自己的这份爱好割舍了。

    但现在,没这个必要。

    陆景琛闻到香水后,的确非常不适,但他忍住了,依旧是素常的样子。

    许绾绾看了,就笑了,看来他以前不是不喜欢她身上的香水,只是不喜欢她罢了。

    但她现在不太明白,陆景琛不是很不喜欢她吗,为什么现在成天和她在一起,就像是很喜欢她的样子。

    “陆景琛,你这是愧疚吗?害了我全家,杀了我的孩子?”所以现在才对她百般的呵护。

    许绾绾走到他面前,“既然你想弥补我,那你答应我一件事吧。”

    陆景琛淡道:“什么事?”

    许绾绾试探道:“把我二叔放出来。”

    陆景琛低垂眼帘,似在思考,然后道:“可以,不过作为交换,明天你和我去参加一场家宴。”

    “家宴?”许绾绾问,“什么家宴。”

    其实让她在意的是,陆景琛居然真的同意把她二叔放了。

    “思浩的百日宴。”

    听到陆景琛说陆思浩,许绾绾才意识到,自己居然和陆景琛做新婚夫妻,做了近三个月了。

    “因为时间临近春节,所以相当于一起过了。”陆景琛简单解释。

    许绾绾突然意识到一件事,“陆景琛,你不会是想让我,当那孩子的后妈吧。”

    因为姚沁儿不过门,从法律意义上讲,那孩子就是个私生子,只有抱在她的名下,才算是有了合理的陆家小少爷身份。

    陆景琛点了点头,许绾绾就癫狂了,“你在开什么玩笑,我为什么要当那个孩子的后妈,那是你和姚沁儿的野种,我为什么——”

    听到野种两个字,陆景琛才皱了皱眉头,“看在这个名字的份上,你也不能叫他野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